海棠书屋

【丧尸幸存者(第四卷)】 (1) 作者:pyoushen(菌毛)

海棠书屋 2020-11-16 00: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丧尸幸存者】 作者:菌毛2020/11/15发表于:这里 .第四卷~疫病之源第一章  得到了邱山的赏赐,牧师如获至宝的把女人带回了家把她装扮成女牧师,用绳索把她捆绑在十字架上面好似受刑一般在教堂玻璃穿透的光芒映
.

【丧尸幸存者】

作者:菌毛
2020/11/15发表于:这里

.
第四卷~疫病之源 第一章

  得到了邱山的赏赐,牧师如获至宝的把女人带回了家把她装扮成女牧师,用
绳索把她捆绑在十字架上面好似受刑一般在教堂玻璃穿透的光芒映照下还真多了
几分神圣的味道。牧师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趁着白天抓紧去走访镇民,晚上夜
深人静的时候再来享受美人。想到这里他面露红光神采奕奕起来,自从病毒爆发
以来他还没有如此的轻松愉悦过,那些被他视为恶魔的可怕的丧尸,现在已经成
为了用来服务人类的工具,这种思想的转变再想到世界上如此之多的丧尸,那就
好像等待开发的宝藏一般,在邱山得带领下他才得以领悟到神的真正意图,果然
他就是神派来的使者。

  邱山留在医院里面在苏西与茉莉为丧尸们制作食物的时候,一同把它们的胃
部剖开来检查里面有没有什么线索。长期的劳动与精液的滋润让儿女从动作上已
经非常灵活,没有半点原本的笨拙模样,就连把骨头上的肉剃下,把内脏切割出
来都无比熟练,在邱山身边就是两个不会说话的佣人。

  每天丧尸们只用一具尸体就足够了,即可以保持它们的活性,又不会浪费资
源。只需要很少的食物就可以超长待机,简直是违反了科学定律。

  邱山把胃里面的东西好好的检查了一遍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发现,又让他开始
一筹莫展起来。病毒能在多地同时爆发,就一定会给人留下线索。这些身体表皮
完好的初代感染者一定有什么共性可以发现。

  塞西亚现在正忙着当保姆,没有许多空闲时间,于是邱山就亲自来到凯瑟琳
家。

  开门的是瓦尼塔,一见到邱山她就眼神发亮,上来热情的抱住他:「怎么才
来找我,有了新欢就忘记我们母女了吗。」

  「我正在进行丧尸的研究,你也是知道的。最近又发生了一些新的问题,一
直困扰着我。」邱山搂住少妇的腰肢贴紧身体,让她感受到自己强有力的拥抱。

  瓦尼塔顺势依偎在他怀里淘气地坏笑道:「你再不来,我可爱的女儿可就要
被别人骗走了。」

  「凯瑟琳被别人抢走了,你不应该高兴吗,这样你就可以独占我了。」邱山
轻吻在她脸蛋上面,故作夸张地吸吮她的体香陶醉其中。

  「你这个偷心的贼谁知道你还有没有别的女人。」瓦尼塔埋进它的肩头享受
着短暂的幸福,责怪道。

  贪恋于邱山的温暖就把他拉进了自己的房间,两人坐在床边慢慢的躺下,瓦
尼塔靠在邱山得胸口说道:「凯瑟琳那里有朋友来做客,我们不要打扰到她们。」

  「她在这里还有什么朋友吗?」邱山想到当初见到凯瑟琳的时候,和她一起
的那两个小子已经成为了丧尸的食物,剩下的镇民也都被赶尽杀绝。

  「是那个叫莎娜的女孩,她最近经常来家里做客。」

  「她的男朋友没有一起来?」邱山想到她的那个男友就觉得凯瑟琳和莎娜的
关系这么亲密不是什么好事。

  「你也会吃醋吗?」瓦尼塔来了兴致。

  邱山坏笑着捉住了她,一把用力捏住了她的臀肉把圆滚滚的臀肉用力捏扁,
吃痛之下她一下就呻吟出声,又想到女儿还在和朋友在隔壁赶忙捂住自己的嘴巴,
用眼神向邱山求饶。但是邱山并不打算这么久放过她,啪的一下抽在她的臀肉上
面,隔着裙子也能想象到下面的肌肤已经被虐待的通红,可瓦尼塔只能用双手捂
紧口鼻:「嗯!唔!!」

  她俏脸通红着急求饶的模样让邱山看得欢喜,愈发用力的抽打起女人的丰臀,
抽打之下女人的娇躯颤抖不已,连连的呻吟说不上是痛苦还是喜悦,眼角挂着泪
珠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

  「你的丈夫没有这么欺负过你吧。」邱山停下来,好像抚摸宠物一样抚摸起
她的后背。

  女人喘息着松开了颤抖的捂住嘴巴的手:「没……有……」

  「我离开以后,你有没有再找别的男人。」

  「我又不是来着不拒的女人……」瓦尼塔语气委屈。

  「你还想要我奖励你吗?」邱山又抽打了一次,这次她来不及预备就大叫出
声,随即警惕的看向门口有没有关好。

  「我……」瓦尼塔一时语塞,突的被邱山抱着腰部倒着从床上抱起来慌乱起
来想要用手盖住裙子:「啊!不要!」

  「不要什么?」邱山拿开了她的手,把口鼻埋进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探
索到了她的小穴位置轻咬住她的阴蒂:「这样吗?」

  「唔~ 放我下来~ 」快感突然袭击瓦尼塔双腿夹住了邱山的脑袋反而让他埋
得更深,她蜷起身子想要反抗也是无济于事。

  邱山把她慢慢的仰面放倒在床上脱下她的内裤,女人已经主动地蜷起双腿抱
住大腿分开两侧,呻吟着舔舐起自己的嘴唇,用身体语言对邱山发出邀请。许久
未得到疼爱的肉体正急切的需要爱的滋润。她也不管此刻自己的模样是不是像一
个发情的婊子。想到情动之时,下体的蜜汁已经在穴口流淌而出,里面是一片水
光。或许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的身体就已经有了生理反应。

  「不要这么着急,我不会很快离开这里,我们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玩。」邱山
把她晾在那里一只手托起她的一只脚踝仔细欣赏起来,上帝所创作的人体之美,
骨骼与肌肉的轮廓,掌心传来的火热温度,随即他开口问道:「最早的小镇的丧
尸是怎么出现的?」

  放浪的瓦尼塔看到邱山如此冷静,后知后觉的害羞起来想要把腿抽回,可邱
山得手仿佛有着无穷的魔力让她无法离开,转过了羞红的脸蛋回答道:「是小镇
有些居民突然就???被感染了,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接触镇外的,我们和别的
地方也经常的来往。」

  「等一会你和我去认一下,在丧尸里面有没有你认识得原着镇民。」邱山放
开了她的脚踝,让她的心有些空落落的。

  「为什么要等一会?」瓦尼塔好奇的询问道。

  邱山用行动回答了她,猛地扑倒在她的身体上,拥抱着她一点一点的把女人
的裙子脱下,被脱的赤身裸体的女人同样的帮男人脱去衣物,好干干净净的滚到
床上去,白色的床单被两人卷在身上,肉体与肉体也是纠缠不开。女人像猫一样
伏在男人的身上,一双大手抱住了她的丰臀,把一根通红火热的硬物挤进了她的
臀瓣之间。插入了错误的位置,让女人痛苦的咬牙皱眉,可又不能叫出大声被外
人听见,只能轻锤男人的胸膛表达自己的反抗。

  「为了补偿我们这么久不见,今天就把你彻底玩坏吧。」邱山把她的身体压
制在身下,毫不留情的撑开她的后庭抽插,括约肌紧紧束缚在棒体上面好像锁环
扣住了肉棒,直肠里面温度火热,在异的刺激下分泌出少量的肠液来润滑异物,
女人的痛苦更多来源于紧张的肌肉被撑开的撕裂感的恐惧,她的身体还需要一段
时间来适应。

  一直插进了最深处,根部被锁住导致棒身更加胀大,意识到这一点点的女人
更加的害怕起来,一点点的感觉在恐惧下被无限的放大,那根肉棒就好像一个庞
然大物,塞满了她的肚子,整个人都要被不断胀大的它分成两半。女人的双腿缠
在男人的腿上,让两人的下体融为一体不可分割,双手抱住了男人的胸膛乳房被
自己的拥抱压的变形呼吸都开始困难,紧张的情绪一直在蔓延,身体的敏感度升
高,尤其是自己的后庭纠缠在肉棒上面摩擦过神经带来的过电快感。

  邱山看到女人的表情逐渐迷离,涣散的目光不知在看何处,脸蛋火烧一般的
热,嘴巴不自觉的张开,小口的急促呼吸。低头裹住了她的嘴唇,舌头在她的口
腔中游走,轻轻扫过带来的瘙痒感,让女人的舌头忍不住来和他贴在一起,品尝
她口中甜蜜的津液。手抚摸再女人的脊背,沿着脊骨花火她娇嫩的皮肤,让她的
身体舒服的颤抖起来。

  水声啪啪啪得越来越大,在不知不觉时两人下体交合的地方就已经被女人蜜
穴中的爱液打湿,有些滑腻的液体让二人结合的更加紧密。女人的感官变得如梦
似幻起来,意识飘忽不定,仿佛沉浸在暖洋洋的水里,舒服的根本提不起力气。

  等到意识重新回到身体里面,后庭的肌肉酸痛无比,感觉有点麻木已经肿了
起来肛门被摩擦的通红肿的像一朵小花,在花芯里好像还积攒着一肚子的火热液
体,因为出口肿胀已经无法自行排出。即便如此邱山还在不知疲倦的使用她的身
体把两只脚丫合在一起,脚尖向着男人,足弓之间的曲线就就留下了一条缝隙,
肉棒从十根脚趾间插入,被两只脚掌夹在中间,柔软的脚心就被龟头顶着来回摩
擦,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不知道多久,两条美腿又酸又麻,都开始有些僵硬。那夹
在两脚心的凶物突然跳动起来,那种脚心传来微妙的触感让她也开始兴奋,用力
的夹住肉棒一下子就撸到了根部,十只脚趾抵在下体,调皮的像个八爪鱼一下扒
在身上。噗嗤——喷涌而出的精液满溢出来,脚心上黏密的感觉酥麻麻的,筋疲
力尽的瘫软在床上,腿抬都抬不起来。

  「我用精液在你的全身上下都留下了我的气味,不准别的男人来碰你,明白
吗?」邱山捏住女人的脸蛋戏谑道,大战过后他也有些疲惫,到一旁的椅子上坐
下,床上已经占满精液无处容人。

  瓦尼塔作为一个印度女人,骨子里的那种卑微,在邱山面前表现出来,诚惶
诚恐的把自己连着床单一同卷起来,不让精液把房间弄脏,那粘稠的精液与床单
一同裹在身上的感觉就好像掉进了什么蜂蜜池一样说不出的难受。赶忙踩着湿脚
去清洗身体,留下一串白色的脚印。

  社会退步同时就让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原始,当生存都存在问题时,尊严、
人格相较而言就无足轻重,本身体质就弱势的女性一方更简单容易沦为受害者。
而维护原本人人平等的世界观这种事情就只有圣人才能做到,邱山知道自己不是
圣人,也不会用圣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自己也已经间接或直接的杀死了许多人
类,就连饲养丧尸的饲料都是尸体,以至于都开始麻木起来,已经忘记了自己和
他们曾经还是同类。

  瓦尼塔从浴室中出来一股女人的香风扑面而来,湿漉漉的头发,肌肤上还带
着水珠,她曼妙的胴体摇曳着身姿一步步的向邱山走来,少妇丰满的肉体带着十
足的女人味,营养不足的瘦削身材,胸前的两只乳球就更加凸显的雄伟,平坦的
小腹隐约可以看到些肌肉的线条,原本圆润的大腿可以从根部夹紧在一起,现在
并起腿来在私处与大腿内侧已经有了明显的三角真空地带。看到她的身材与初次
相见判若两人,就不禁的想到了这些日子她们风餐露宿受的苦难。邱山开始心疼
眼前的这个属于自己的女人,站起身来缓缓地拥抱住她,感受着她全身心的对自
己放开,好像久别重逢的恋人一般,心中没有半点邪念,就只想此刻和她能够保
持现在。

  受到邱山如此的对待,瓦尼塔有些受宠若惊,一直以来自己仿佛是邱山召之
即来挥之即去的泄欲工具,自己也在邱山的庇护下坦然的接受了两人的关系,这
种既不属于主仆也不属于夫妻的奇妙关系。也不会去再想要多奢求什么,毕竟那
天邱山也就是这样突然地抛下她们母女而去的。可仅仅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拥抱,
就触动了瓦尼塔心中的柔软,开始对邱山和自己有了更多的奢望,一瞬间就患得
患失起来。

  邱山感觉到怀里的佳人看向自己的目光变得幽怨,不知自己做了什么事情,
只以为她在怨自己独自离开的事情,低声对她说:「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照顾你们
母女的。」

  「那……你爱我吗?」瓦尼塔问了一个傻傻的自己说出口以后都会后悔的问
题,可她又急切的想要知道答案,那种不确定的结果如果得不到回复是会把人逼
疯的。

  「我爱你。」邱山认真的回答她,他自己也不知道说的是不是实话,只是觉
得这样回答她才能让这女人安心地在自己身边。

  「我也爱你。」瓦尼塔开心的回应道。

  二人穿戴好衣服才从房间中走出来,凯瑟琳和莎娜正在大门前相互道别,见
到了邱山莎娜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不怀好意的坏笑,凯瑟琳催促着把她推出门一副
慌张的模样。

  「你怎么突然来了?」凯瑟琳整理着自己的衣服随口找个话题。

  「我想要调查一下小镇上最早的被感染者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症状的,说
不定我可以找到疫情的源头,不然这样下去谁也不能保证不会再次爆发新的疫情。」
邱山曾经在海外处理过这种病毒,就更加清楚这种疫情的爆发是有人有意而为之
的。

  听了邱山的话,这对母女也觉得这件事情是有必要去弄清楚的,虽然现在邱
山已经把小镇周围的丧尸们关进了医院里,可如果查不清疫情源头,这个小镇就
还在隐形的危险当中。

  凯瑟琳突然想到线索,便告诉邱山,曾经就见过有人没有被丧尸攻击就突然
变成了丧尸,将其击毙以后身上没有发现任何伤口,还在当初的医院据点引发了
一阵不小的恐慌,最后还是当做他的伤口太小了没有观察到大家才安心一些,这
也是自欺欺人罢了。

  「他在感染之前有做过什么特殊的事情吗?」邱山想从这个线索追查下去。

  「他是食品库的管理员从来没有去过感染区一步,几乎不可能接触丧尸。」
凯瑟琳搜肠刮脑想不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无奈的说道。

  邱山又详细的询问了一些细节,也没有什么灵感,只能暂且作罢,和母女二
人亲昵了一阵后,告别二人回到医院。

  在塞西亚的精心照顾下,那几个被折磨到精神崩溃的女孩,已经接纳了塞西
亚,鬼鬼祟祟的跟在塞西亚的身后看着她照顾那些被关起来的丧尸们。看到茉莉
和苏西也没有表现出害怕的样子。

  看样子她们已经不能分清活人和丧尸,毕竟他们都有着人类的外形。

  这时邱山突然灵光一闪,想到了传染病的一些特征,如果丧尸是有症状感染
者,那自己就是无症状感染者,那也会有携带者的存在,一直看过的生化危机的
电影形成的刻版印象让邱山几乎忘记了这也是病毒引起的传染病。

  那个食品库管理员被感染变成丧尸,必然是接触过病毒才可以被感染,那传
染源头最大的可能就是食品库里的食物。

  邱山按着凯瑟琳提供的信息找到了保存食物的仓库,就在医院的地下,很有
年代感的厚重闸门上面还带着层层的锁链,上面堆积的灰尘证明这里已经很久没
有被打开过。在小镇原住民变成的丧尸被新的居民清理的时候,凯瑟琳偷偷的找
到了仓库的钥匙,保存了起来以防万一。

  用钥匙把锁链解开才能拧动闸门,邱山推开大门,带动的空气扬起一阵尘土,
呛得邱山忍不住咳嗽起来。在黑暗中摸到了应急电源,恢复了照明供应。

  这仓库远比想象中的要大,看起来像是为了战争做准备的避难所,罐头和纯
净水被堆积成山,整整齐齐的码放在一边,而跟前凌乱的堆积着他们到处搜集来
的食物,大多也是包装好的商品食物,隔着包装袋就看到已经有大量的食物开始
腐烂发霉超出保质期,这也是为什么凯瑟琳就算知道这里储存了这么多的食物也
没有对它们动心思。

  为了验证病毒最初是不是通过食物传播的,邱山取了些食物样本带回去化验
看看,因为种类和产地多种多样,这无疑成了一个浩大的工程。接下来的日子可
有事情要做了。

  化验了一些样本后邱山又找到了更为快捷的方法,把多个样本一同化验,如
果出现了病毒再去这些样本里面挨个检验,饶是这样分组化验都用去了三天的时
间才完成。

  最后的结果不如人意,所有的食物中都没有检测出病毒得存在,看来食物并
不是传染的途径。线索就在这里中断,邱山也无可奈何,不由得心情烦躁起来。

  把操作间门一关就直奔自己的卧房里来,自己的这些宝贝们被他放置的已经
进入了深度的休眠状态,第一时间都没有一人唤醒过来。她们胡乱的在客厅东倒
西歪的,沙发上,桌子上,地毯上。除了茉莉和苏西以外的宠物们还没有进化出
这么高的智能,不能让她们在医院里自由活动,都关在房间里面躺尸。

  从丧尸危机爆发以来邱山还没有见到过一个丧尸腐烂掉或者因为没有食物而
饿死,丧尸的生命力已经顽强到超出了科学可以解释的地步,邱山无厘头的想到,
或许这真的是上帝用来惩罚人类的劫难,才能用神力来解释清楚这么多的不可思
议的现象,深受现代科学教育的邱山一步步的放弃了科学的思维方式,用简单粗
暴的思考方式反而更能得到想要的结果,从培养各种异形丧尸来看就是如此。

  邱山开始整理这些宝贝们,把他们用一个舒服的姿势摆放在沙发上,按照获
得的顺序依次排开,除去了在工作中的苏西和茉莉。

  金发可爱的妮可多半是死后才转变成丧尸的,肢体仍有些僵硬,娇小的她穿
着粉色的连衣裙,翘着的二郎腿不自然的抬着脚,好像要把她白嫩的小脚丫送到
你手里一样,赤足的她还有些俏皮淘气地感觉,在喝了安娜的母乳之后她就一直
没有苏醒过来,就像一个睡美人的芭比娃娃。

  同样娇小可人的樊珊就与她是两种风格亚洲人的黑色秀发和奶黄的皮肤在一
众白种女人之中那么亮眼,而且她只穿着一件黑色的性感内衣,装饰着白色蕾丝,
剪裁成内衣版本的女仆装。那两只沉甸甸的乳球被胸衣托住,那完美的形状光是
看到就要让人鼻血喷涌,更别说再搭配上她那张精致幼齿的娃娃脸,童颜巨乳的
搭配永远都受欢迎。她同样喝了母乳后未苏醒过来,身子贴着妮可,脑袋就枕在
她的肩头,一副相亲相爱的百合模样。

  随后就是被重点保护的安娜,因为她臃肿的孕肚,只能板板正正的坐在沙发
上,双腿倒向两边,双脚又在地上交在一起,分成了◇的形状,松松垮垮的孕妇
装根本遮不住她的下体,肉穴被使用的微微敞开,就像个欢迎任何人进入她的身
体的婊子孕妇,那对奇耻大乳直接从吊带的两侧露了出来,把衣服都夹在了乳沟
里面,尺寸大到都可以搭在自己的孕肚上面,双手被摆在腹前,也算是起到一个
保护的作用。她一直睁着眼睛看着邱山把自己放在沙发上摆放好,乖巧的像个小
宝宝。

  三人就把一条沙发占满了,海伦就背放在另一个方向的沙发上面,勤工俭学
的她年轻漂亮,身材也最为匀称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包裹在黑色吊带袜的里面,
深大V 领的连体短裙紧紧的包裹住她的圆润的屁股,上身饱满的双乳酥胸半露,
时尚又性感,放在大街上一定是一个回头率100%的尤物,如今只能成为邱山的私
人玩物。她把从地上搬起来放好她才慢慢的醒转过来,确定了眼前人的身份,又
慢慢进去了小憩的模样。

  挨着海伦的就是那个才捡到的少妇人妻,温柔近人的脸蛋变成丧尸了让人看
起来还是那么治愈温暖,肉肉软软的丰满肉体上伤痕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全身雪
白的肌肤不着片缕,就连乳晕都从黑褐色开始恢复粉嫩,最不安分的她双手双脚
都被绳子绑住,像一条嗷嗷待宰的两脚羊,这么肥嫩的美味就只有邱山才能亲长
到她的味道,为了加快调教进度,她的肉穴口还塞着一只按摩棒,好把邱山的精
液全部都锁在她的子宫里面,慢慢的滋养她的身体,单从她伤口的恢复情况来看,
这种方法有着十分显着的效果,那圆鼓鼓的小肚腩就不知道是她身体原本的丰满,
还是因为子宫里面塞了过多的东西才变成的这个样子。总是没有个名字也不太方
便,邱山拿来笔在她得圆挺白软的双峰上面写下两个汉字「雌豚」,有些这么一
副淫荡肉感得身体,又不知道她的来历,就干脆抹消她的所有身份,当做一个纯
粹的肉玩具吧,正好安娜的肚子不适合受力,她就是一个完美的称职的新的肉垫。

  折腾了这么久,邱山也没有多少剩余的精力捉住绑住雌豚双手的绳子,把她
拖行到卧室,丢到床上,邱山直接扑上去趴在她的胸口,半边身子压在她的身上,
就这么睡着了。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