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25-26)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20年9月1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              25、堕落的女侠   「啊!不要舔……」女侠羞耻而愤怒,颤抖着声音叫了起来。   当她昨天被匪徒们带回据点里的时候,那些
.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
2020年9月18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
              25、堕落的女侠

  「啊!不要舔……」女侠羞耻而愤怒,颤抖着声音叫了起来。

  当她昨天被匪徒们带回据点里的时候,那些穷凶极恶的白党当然不会放任这
么美妙的肉体白白浪费,少不了被他们玩弄奸淫。女侠虽然变身,但留在小穴里
的精液还是不能随着身份的转变而消失,依然黏糊糊地涂在肉洞例外,就连她自
己都感觉恶心不已。可是史蒂夫好像完全也不介意,竟然用嘴为女侠舔舐吮吸,
而且看起来还是津津有味的样子。

  「哇哦……」观众席上的市民不约而同地爆发出了一阵惊讶的唏嘘。黑星女
侠性感的身姿,早就成了城市里无数少年梦寐以求的肉体,就连对着电视里播放
的新闻画面,也会忍不住撸上几发。这样的亲昵方式,许多人也曾在幻想中实现
过,可真正看到眼前发生这样的事,还是免不了震撼吃惊。

  奶酪骑士桀桀地怪笑着,拿着话筒杵到了史蒂夫的嘴边。通过话筒,吮吸而
产生的滋滋声被无限放大,不停地在剧院上空回响。这种时候,比起昨天在摩天
大楼播放黑星女侠的淫荡影像时更加触目惊心。

  「啊!」女侠忽然感觉身体里仿佛有一股电流在穿行,不停地刺激着她最敏
感的部位,让她忍不住地抬起屁股,把整个胯部朝上挺送出去。

  「不!啊!怎么,怎么会这样?」女侠对自己的表现十分震惊,按理说在如
此羞耻的境况下,她绝不可能产生快感。可今天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居然
对史蒂夫的吮吸十分迷恋,甚至有些忘我。等到她意识到自己失态的时候,胯部
早已挺送了四五下。

  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被无数双眼睛看得仔仔细细,谁也不愿意错过女侠受
辱的细节。

  「母狗,下贱的母狗!」市民们看到女侠居然在匪徒的挑逗下身体出现了反
应,变得比昨天更加愤怒和兴奋。也不知道是谁率先喊了一声,后面的观众也跟
着一起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叫喊。

  「不!我,我不是……唔唔!啊!」女侠不停地摇着头,后脑贴在虎鲨头汽
车的挡风玻璃上来回滚动,可她嘴里的抗拒,丝毫也抵挡不住身体里的逆行,就
在她慌乱之际,胯部又有意无意地往前挺了过去。一不留神,已经迎奉了十几下。

  忽然,黑星女侠发现,身体已经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思维和行动完全背道
而驰。她根本不知道,刚才匪徒们让她吸进体内的粉末,不再是能让她产生幻觉
的毒品,而是黑市里最畅销的春药。变身后对气味变得尤其敏感的女侠,对春药
的药效自然也被无限放大,根本无法抵抗。

  劳拉本来就对史蒂夫有着莫名的好感,甚至一度芳心大动,想把自己的秘密
告诉他。她虽然是一个英勇无畏的女侠,但从骨子里,也还是一个女人。女人大
多是感性的,劳拉也不例外,即使在知道了史蒂夫的真实身份后,她也不可能在
短时间内把这个男人彻底忘却。

  既然劳拉对史蒂夫有情,自然也无法抵挡住他的温柔,尤其是这种露骨的挑
逗,在春药的加持下,已经变得忘乎所以。她把手上和脚上的铁链绷得紧紧的,
身体仿佛已经完全属于史蒂夫的,跟着他的吮吸节奏,一下紧接着一下地蠕动着
身体。

  「啊……」劳拉呢喃着,感觉自己已经陷入最深的绝望之中,浑身上下已经
被欲望彻底包围。

  不……我不能……上帝啊,在这么多人的眼前,我怎么可以……劳拉在心里
拼命地呐喊着,可是完全徒劳。

  这时,史蒂夫已经用口水把劳拉短裙下的护裆舔得湿透,极富质感的皮具上,
沾满了亮晶晶的唾液。随着他舌尖的不停用力,把柔软的护裆一起塞进女侠的淫
穴里,把灌在里面的精液都从肉缝里挤压出来,在她的大腿根部不停地流淌。

  「呜呜……太羞耻了……」黑星女侠呻吟似的叫着,身体就像被压在磐石下
的蛇一样痛苦地扭动起来。想起自己曾经是多么令人敬畏的女侠,此刻却在大庭
广之下被掀开了裙子,屈辱地舔舐阴部,让她深感痛苦,几乎不能自已。

  史蒂夫舔着舔着,似乎觉得还不够过瘾,又用手指勾住了女侠的裤裆,用力
地往旁边一拨。藏在裆里的肉唇一下子裸露出来。由于看台和中间的表演场地距
离很远,坐在原处的观众们根本看不清这片区区的弹丸之地,许多急躁的观众已
经离开了座位,不顾一切地冲到了看台的护栏旁边,大声地呐喊着。现场变得极
其混乱,充当安保的匪徒们几乎控制不了场面。

  「先生们,女士们,请不要着急!」奶酪骑士连忙拿起话筒说,「请大家回
到自己的座位上去!啊!受人尊敬的兰斯洛特骑士已经为你们准备了视频播放,
能让大家都看得真真切切!」

  爱好摄影的奶酪骑士当然不会错过这么好的拍摄机会,在黑星女侠刚刚入场
的时候,已经安排了十几个摄影师在场地边缘待命。他话音刚落,就看到这几个
摄影师已经抱着摄像机冲了上来,把镜头对准了女侠的私处。

  偌大的剧院上空闪现出一片蓝幽幽的光,就像有数不清的幽灵在夜空里游荡。
原来,在每个观众席头顶的遮雨棚上,都被安装了一台巨大的显示屏。一打开显
示屏,无线蓝牙数据马上和现场摄影师手中的拍摄设备连接起来,镜头里拍到的
每一个细节,都从显示屏上播放出来。

  显示屏虽然在观众们的头顶上,但坐在东面的观众可以把目光眺望到对面,
看到西面观众席遮雨棚上的画面,西面的观众也能望到东面观众席上的画面。四
个方向,共计八块巨屏,同时播放着一个画面,让整个剧院看起来更加香艳淫荡。

  迷离的细雨还在不停地从夜空里落下,把摄影机的镜头罩得有些模糊。不过,
透过雨幕,还是能够看到全身上下已经被淋得湿漉漉的女侠全身。

  雨水把女侠金黄的头发打得湿透,一绺一绺地粘在额头上和鬓角两边。沾满
了水珠的暗红色战袍,此刻看起来也更加富有质感,让女侠的胴体看起来极具诱
惑性。

  镜头慢慢地拉近,一直在女侠的两腿之间来了个特写。凌乱的耻毛,红肿的
阴唇,以及遍布整个大腿根部的精液痕迹,无一不再证明着,即使在观众们看不
到的地方,这位英武的女英雄也难逃被蹂躏和奸淫的厄运。

  「唔唔……不要拍……」女侠有些激动,可她的激动完全没有表现在反抗上,
而是将自己的屁股往上挺得更加激烈。

  「哦!天呐!史蒂夫,」奶酪骑士好像有些不耐烦,对着话筒怪叫起来,
「你能不能换个方式?咱们亲爱的观众朋友已经看腻了这个姿势!」

  史蒂夫虽然在苏珊和女侠面前表现得十分强势,可面对邪恶的奶酪骑士时,
还是有些害怕。听他这么一说,只能弯着双腿,爬上了引擎盖,解开了自己的皮
带,从裤裆里掏出那条巨大的肉棍来。

  「呵……」黑星女侠一看到史蒂夫的肉棒,吓得几乎倒抽了一口凉气。她手
脚并用,拼命地想把身体往汽车的车顶上爬去,可铐在四肢上的锁链却紧紧地又
把她拉了回来,将她死死地固定在原地。

  剧场四周的大屏幕上,忽然进入了一支乌黑又丑陋的肉棒,在闪烁的荧光下,
显得格外巨大。

  龟头慢慢地顶住了女侠的阴户,经过昨天一整夜的凌辱,女侠的阴唇难看地
翻开着,里面鲜嫩的淫肉看起来有些不堪入目。史蒂夫似乎有意要让女侠好好地
感受屈辱的滋味,并不急着马上插进去,而是用龟头在她的阴唇和阴蒂上不停地
磨蹭。

  「啊!不……」女侠身体里的酥麻感越来越严重,不停地刺激着她的每一条
神经,在巨大的羞耻感中,竟然感受到了无尽的空虚。这时,她发现自己有些矛
盾,从理智来说,她十分抵触恶徒们的所有暴行,可是从肉体的欲望上来讲,却
又隐隐地希望对方的肉棒能够蛮横得插入进去,给予她充分的满足。

  「劳拉,你可要做好准备了!」史蒂夫狞笑着,「我的肉棒可不是吃素的!」

  女侠除了叫喊和摇头,竟什么也做不了。她惶恐地睁开眼睛,在聚光灯下的
雨点,看起来如此清晰,就像无端地从天空落下许多根细针,一起朝着她的眼睛
和眉角上刺扎过来,让她有些看不清史蒂夫的脸。可是眼角的余光里,她还是能
够看到显示屏上的肉棒在她的身体上肆虐戏谑。根本无法想象,史蒂夫这样长得
英俊帅气的人,居然会长出如此丑陋的阳具。

  史蒂夫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把腰部慢慢地往前推送着。紧接着,那条几乎
能够令人胆战心惊的肉棒,也跟着缓缓撑开了女侠的阴户,从两扇肥厚的阴唇里
顶了进去。

  「啊!」女侠的娇躯一震,忽然用力地勾起了四肢,把锁在她手脚上的铁链
拉得咯咯作响。

  「怎么?吸入了毒品,你还想反抗不成?」史蒂夫轻轻地笑着,可是腰上的
动作已经明显加快起来,肉棒也像开始启动的马达一样,由慢及快,啪嗒啪嗒地
在肉洞里进进出出。

  巨大的肉棒插进去的时候,把阴唇夹带着一起塞进湿漉漉的小穴,等到拔出
来的时候,又把阴唇带着翻了出来。在春药的作用下,女侠的阴道里已经汁液泛
滥,每一次抽插和轻微的撞击,都让四处飞溅,就像正在夜空里洒落的雨点一样。

  「哦!天呐!」奶酪骑士忽然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抱着自己那张枯瘦的脸
说,「伟大的黑星居然居然被匪徒们强奸了!而且,她的样子居然还十分享受!」

  正在奸淫着女侠的史蒂夫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但这个时候也没法和奶酪骑士
计较。女侠小穴里的淫肉紧致,裹住了史蒂夫的整个龟头,让他无法再分心于其
他。他的脸上涨得通红,就像要滴出血来一样,英俊的五官也因为快感而变得扭
曲。

  「骚货!浪货!干死她!」看台上的市民怒吼起来,像澎湃的潮水,几乎要
把黑星女侠淹没在他们的口水里。

  「啊!啊!救命!不要!啊啊啊!」黑星女侠感觉自己好像被硬生生地劈成
了两半,一半是属于她自己的,是性感,冷艳,理智的,另一半却已经属于别人,
是屈辱,淫荡,疯狂的。两种人格不停地折磨着她,让她痛不欲生,不知道自己
到底该遵从于身体的感受还是心理的冷静。

  奶酪骑士兴奋地摆弄着手上的一个遥控器,把现场的音量调到最大。史蒂夫
结实的小腹和女侠丰美的髋部撞击在一起时,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变得更加响亮,
更加悦耳,惹人面红耳赤。安装在剧场上空的扩音器不停地把声浪传输到城市的
每一个角落,让整座城市仿佛都在现场直播女侠最羞耻的画面。

  黑星女侠忽然发现自己沦陷,在史蒂夫的奸淫中,一阵阵强烈的快感一点一
点地攫住了她的心,驱使着她往深渊里一步步地迈进。

  「停下来!停下来!啊啊啊……」女侠快要疯了,拼命地大喊着。尽管她心
中不停地告诫自己,绝对不能在这种时候做出丢人现眼的事,可是她能很清晰地
感受到,来自于膀胱的一阵收缩,虽然有些隐隐作痛,但强烈的尿意还是涌了上
来。

  高潮?哦!不不!

  女侠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这么多双眼睛下表露出自己最羞耻的样子,可肉棒的
蛮横和体内的药性,却在不停地逼着她走上绝路。要是被这些匪徒们强暴到了高
潮,那么……那么……后果简直让女侠不敢想象。

  虽然黑星女侠这几天已经身败名裂,但她总是想抓住什么,为自己保留最后
的一丝尊严。而现在,奶酪骑士和史蒂夫仿佛要揭开她的最后一层遮羞布,将她
最脆弱的一面彻底暴露在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真是个骚货!看,她居然快要高潮了!」市民们既愤怒,又兴奋。

  黑星女侠已经感觉到,那些人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彻底发生了变化。曾经,这
些最底层的市民,看她的目光是多么景仰敬畏,虽然有时会带一些渴望,但这时,
已经彻底变成了欲望,仿佛放在他们眼前的,就是一个最下贱的妓女。

  史蒂夫就像一台被按下了启动开关的马达,不停地低沉的嘶吼着,肉棒快速
地抽动不停。忽然,他仿佛被掐断了电源,居然停了下来,咽呜一声,甚至还把
坚硬的肉棒从女侠的肉洞里退了出来。

  「啊!呜呜……」女侠似乎有些失望。正在她兴头上的时候,令人满足的饱
胀感一下子停了下来,仿佛让她在狂热之中,突然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一样。

  史蒂夫的肉棒仍然硬得好像钢铁一样,乌黑丑陋的阳具上湿漉漉的,就连他
小腹上的阴毛都被沾得一绺绺地贴在皮肤上。一缕拉丝般的透明液体正在无声地
往下滴落,从高昂的龟头上流到女侠结实白皙的大腿上,让女侠的下半身看起来
更加狼狈。

  女侠的肉洞已经被操得比刚才更不堪,朝两边翻开的肉唇当中,淫水就像被
挖开的泉眼一样,汩汩地往外冒。

  镜头在连续不切换的情况下,又给了女侠一个屈辱的特写,证明此时的画面
正是来自于这个可耻的女人,让观众们可以尽情地嘲笑。

  然而,眼尖的观众还是发现,虽然史蒂夫停止了抽插,但女侠的腰部还在不
停地蠕动着,好像对刚才插进她身体里的肉棒依依不舍,无比留恋。

  女侠虽然嘴上没说,但是她的身体已经老老实实地陈述了一切,把她的内心
彻底暴露出来。

  「啊!你这个臭婊子,看来你很喜欢我的肉棒啊!」史蒂夫狞笑着,把手握
在自己的肉棒根部,用巨大的龟头用力地在女侠的小穴上磨蹭起来。

  「呜呜!不要碰我……不要……」只要那滚烫的龟头一触碰到女侠私处,就
会在她的身体里产生一波连锁反应,把她在高潮的路上推波助澜。女侠害怕极了,
担心自己的身体随时都有崩溃的可能,但心里却又对这种羞耻和屈辱隐隐渴望不
止。

  史蒂夫使劲地蹭了好几下,惹得女侠更加亢奋,那种欲求而不得的样子,比
起刚才机械般的抽动,效果来得更加明显。

  「婊子,你现在是不是很想要啊?」史蒂夫慢慢地俯下身,趴在女侠丰满的
胸口上说。

  在这个过程中,他的龟头依然不离女侠的阴户,双手却使劲地在那对结实的
乳房上揉摸起来。

  「不!你别胡说!」女侠当然不会承认自己的羞耻,摇着头说。可是这话说
出来的时候,她自己的心底也没有底气,声音听起来仿佛有些颤抖。

  「是吗?」史蒂夫轻轻地把肉棒往前一顶,却没有让整根整根阳具再次深入
进去,只是刚好把那巨大的龟头撑开女侠的阴道口子。

  「啊!」女侠忽然又是一阵紧张,酥麻的电流让她顿时颤抖不止。

  「插,插进来……」女侠彻底投降了,巨大的满足感仿佛稍纵即逝,她想要
紧紧地抓握住这快感,心理防线顿时崩溃下来。

  「你说什么?我可没有听明白啊!」史蒂夫说着,低下头,把挂在嘴边的话
筒凑近女侠。

  「我,我说,让你插进来!」女侠脑海里一片空白。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感
觉自己一定是疯了,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身体彻底高潮,所有的羞耻好像也显得
不再那么重要。

  声音从史蒂夫的话筒中扩散出去,让看台上的每个人都听得明明白白。顿时,
四面看台又炸开了锅,异口同声地辱骂着卑贱的女侠。

  「好!既然你这么不要脸地求着我,那我只能满足你了!」史蒂夫说着,忽
然把腰用力地往前一推。

  「啊!」在充斥着扩撑感和快感的一瞬间,女侠发现身体已经不可抑制地痉
挛起来,穿行在体内的电流好像一下子被调到了最大。

  她居然……来了高潮!

.
               26、上瘾

  一个月后。

  一个阴沉的地下室里,空气仿佛被停滞了,看起来不大的一间小房子里,烟
雾缭绕。袅袅的香烟不停地在两个人的头顶变幻着各种形状,却怎么也散发不出
去。

  「下面播报一则快讯!」放在墙角上的电视机上,主持人面无表情地读着稿
子,「前段时间在本市流行的一种被称为午夜的迷幻蘑菇的毒品,曾经遭到了黑
星女侠和本地警局的联手打击,一度销声匿迹。然而,近日这股毒品风潮又卷土
重来,价格比之前降低了三分之二,以致于许多人都能轻而易举地购到这种毒品,
染毒上瘾者与日俱增,现状令人担忧……」

  画面切换,是几个身穿警服的人截住了一个行人,很轻易地就从他的身上搜
出了一包淡蓝色粉末状的东西。

  「这种能够致人迷幻和兴奋的毒品,已经到了无可收拾的地步,就连在本地
的中学生里,也被发现有人私藏毒品到学校!」

  播放的电视有些聒噪,却丝毫也没打断沙发上两人的激情似火。

  史蒂夫仰面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一支香烟,星火黯然,可以看得出他的注
意力并没有放在抽烟上。

  苏珊光着身体,张开大腿跪在史蒂夫的腰部两旁,屁股牢牢地坐在他的大腿
上,让对方高挺有力的肉棒完全插进她的肉洞里。史蒂夫的肉棒仿佛令苏珊十分
陶醉,她的双眼迷离,屁股却不停地一前一后地扭动着,让肉棒在她的阴道里使
劲地摩擦起来。

  虽然苏珊有些怨恨劳拉对自己的背叛,但她对史蒂夫的痛恨更深。帮助白党
对付黑星女侠,从很大程度上来说,其实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可现在,她已经染
上了毒瘾,堕落在肉欲之中,除了对白党和史蒂夫顺从之外,别无他法。

  新闻继续播报:「白党势力重见天日,在城市里横行。他们对黑星女侠的凌
辱和拷问,已经为时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他们把黑星女侠带到城市的每个角
落里巡回,并对全城市民现场直播。如今,黑星女侠的名声一落千丈,再也不是
曾经市民心目中的那个暗夜保护神了。一个星期以前,有人在夜间偷偷砸毁了黑
星剧院前的女侠雕像。关于黑星女侠的AV录影带和漫画又开始流行,甚至出现
在城市的各大书店之中……」

  啪!啪!

  史蒂夫的手用力地拍打在苏珊的屁股上,命令道:「快,动得快点!」

  苏珊顺从地把健朗的腰肢扭动得更加热烈,深插在她肉洞里的阳具和她肉壁
之间的摩擦,发出咕叽咕叽的水声。

  「啊!啊!啊啊!」苏珊不仅没有因为史蒂夫的抽打而愤怒,相反却显得陶
醉起来。

  在电视的荧光下,苏珊一头翻飞的暗红色头发,就像在黑夜里鬼魅的女妖,
性感之中,藏着令人恐惧的危险。

  史蒂夫丢了烟头,吐出最后一口浓烟起来,把双手用力地捏在苏珊的乳房上,
手指摘着她的乳头,来回揉搓。

  「啊!」苏珊晃动得更加激烈投入。看样子,她离高潮好像也已经不远了。

  「这几日,无数市民已经亲眼目睹《先驱报》的女记者劳拉变身成黑星女侠
的经过,令人咂舌。而《先驱报》的主编也发文声明,报社的记者劳拉已经一个
多月没有上班了!不过,从昨日开始,白党好像停止了对黑星女侠的蹂躏,也为
他们为时一个月,所谓的巡回演出告了一个段落!」电视里冷漠的声音继续说着。

  「啊!啊啊!我不行来,要,要丢了!」苏珊一边颤抖,一边疯狂地自己的
屁股扭动起来。忽然,她大叫一声,身体仿佛在史蒂夫的身上不停地舞蹈着。几
秒钟后,她紧绷的身子忽然软了下来,就像突然被拔掉了塞子的气球一样,瞬间
瘪了。

  就在苏珊高潮的时候,史蒂夫也在她的体内射了精,大声地喘息着。

  「贱人,滚开,别压着我!」史蒂夫用力地把苏珊推到了一旁。

  苏珊差点没有被他从沙发上推落下去。不过,她很快就调整了姿势,仍然紧
紧地依偎在史蒂夫的身边,好像要把自己和史蒂夫融为一体。

  「警方居然和白党沆瀣一气,联手对付黑星女侠!上帝啊,我们的城市没救
了!」新闻的主持人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大声地指责着警方的无所作为。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屏幕上顿时一片血红。从画外音里爆出了一声枪响,
击碎了那个主持人的脑袋。

  苏珊的视线连在电视上看都不看一眼。要是换在一个月以前,这种赤裸裸的
杀人暴行,一定会让她暴跳如雷,令人彻查到底。

  「史蒂夫,」苏珊的眼里好像只有史蒂夫,「奶酪骑士为什么下令暂停对劳
拉的巡回呢?」

  史蒂夫说:「奶酪这个人就是个怪胎,鬼知道他现在心里正在想着什么恶毒
的点子呢!」

  「可是,为什么我们要转移到这个地下室里来呢?还有,我已经大半个月没
有看到哈曼博士,他去了哪里?」苏珊好奇地问。

  白党东山再起,警方已经彻底沦为了他们的走狗,而黑星女侠也成了阶下囚,
整个城市里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再威胁到他们了,无需再过东躲西藏的日子。可是,
白党的行径却变得反常起来,除了在各工坊加班加点制作毒品外,大本营却转移
到了这个已经被废弃的地铁通道里来。

  废弃的地铁通道肮脏得就像一个下水沟,很多地方都已经开始渗水,空气里
到处弥漫着一股发霉的恶臭。

  史蒂夫说:「哈曼那老头听说最近在研制一个什么药,好像是他毕生最大的
心愿。他不希望自己被人打扰,所以暂时把白党的事务都交给了奶酪处理。好了,
你快起来,咱们去看看,黑星母狗今天过得怎么样!」

  两个人从沙发上站起来,只穿了一件宽敞的衬衫,光着下体就往外面走。

  屋子外面漆黑一片,只有每隔十几步,安装在墙壁上的微弱灯泡在散发着橘
黄色的光线。地铁的轨道已经生锈,地面上到处都是苔藓,气氛有些阴森森的。
两人来到一扇沉重的铁门前,看起来像是民防室。史蒂夫两手握住那好像方向盘
似的把手,使劲地转动起来。

  在厚重的铁门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刺耳响声,忽然听到门舌咔嚓一声,铁门朝
外打了开来。

  铁门里,同样是一个密不透风的严实房间,但看上去比刚才史蒂夫和苏珊待
的那个更大一些。歌洛塔夫人半个身子都陷在沙发里,两条修长的腿架在对面的
凳子上,比头顶还高。她仍穿着红色的高开叉长裙,两条玉腿上的奇怪符号和图
案,让她看起来有些像印第安人一样。在她的脚上,依然是红得像血的高跟鞋,
像锥子一样锋利的鞋跟上,似乎带着血迹。

  没有变身的女侠劳拉光溜溜的跪在歌洛塔夫人面前,这时的女记者,哪里还
有往日的神采奕奕,蓬头垢面,浑身上下都沾满了污泥,光着的屁股簌簌发抖。
在一场场的巡回演出中,她的阴道和肛门被白党恶棍和市民们奸淫了无数次,几
乎已经撕裂,整个大腿根部上,全是血和泥的混合物。

  劳拉并没有反抗,虽然看上去也并非十分顺从的样子,可是双臂紧紧地抱在
胸口上,浑身抽搐不停。苏珊很快发现,她的眼中流着泪水,鼻孔里也不停地淌
着清涕,口水更像是失禁了一样,稀里哗啦地从下巴上往下掉。

  「求求你,给我……给我午夜的迷幻蘑菇!」劳拉颤抖着低声叫喊。

  原来,这种被白党新近研制出来的毒品,具有强烈的致瘾性。就算是普通人,
吸食上几回,也会成瘾。更何况,变身之后的女侠,对气味尤其敏锐,一个多月
下来,居然染上了毒瘾。毒瘾一发作,就涕泪横流,就连像黑星女侠这样,曾经
英武威风的女人,一下子也被消磨掉了所有锐气,变得卑躬屈膝,跪在歌洛塔夫
人面前讨要毒品。

  歌洛塔夫人拿出一包淡蓝色的粉末,洒在油纸上,用打火机在下面烘烤了一
阵。粉末受热变成了气体,她用力地深吸一口,整个人舒服得晃动起来,眼神好
像被蒙上了一层烟雾。

  「不!给我!」劳拉好像抓到了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朝着歌洛塔夫人扑了
过来。

  歌洛塔夫人早有准备,抬起抬起一脚,尖锐的鞋跟顶在劳拉丰满的胸脯上,
把她用力地蹬了开去,喝道:「母狗,给我跪好了!没有我的命令,你什么也别
想得到!」

  劳拉只能继续屈辱地跪着,可是目光却紧紧地盯着歌洛塔夫人手里剩下的半
包蓝色粉末。

  「咦?奶酪骑士呢?」史蒂夫看了看四周问。

  歌洛塔夫人说:「哈曼博士的研制有了新的突破,打电话给奶酪骑士,两个
人去城里最好的餐厅庆祝了!」

  苏珊忽然有些想笑,很难想象奶酪骑士那么夸张疯癫的人,在城里最高档的
餐厅里正襟危坐的样子,指不定什么时候会突然拔出一把手枪来,在服务生的脑
门上狠狠地开上一枪。

  歌洛塔夫人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号码,很快就接通了:
「哈喽,奶……不,兰斯洛塔骑士,有何吩咐?……好,好!……啊?你说什么?
……好,我知道了!」

  歌洛塔夫人在打电话的时候,目光不停地扫向苏珊,让苏珊从背心里感到有
些毛骨悚然。当她挂断电话之后说:「是奶酪骑士打来的,告诉我们接下来该怎
么处置黑星母狗!」苏珊这才松了口气。

  有时,苏珊虽然会有些后悔,但更多的时候,她还是感到庆幸。因为如果当
时一念之差,说不定自己将面临着和黑星女侠一样的下场。

  劳拉还在渴求着毒品,手脚并用,爬到歌洛塔夫人的身边,紧紧地抱住了她
的大腿说:「求求你,把东西给我……一点,一点就好……求求你……」

  「你很想要吗?」歌洛塔夫人把高高架在凳子上的双腿放了下来问。

  「对,对!求求你,给我……」劳拉思维已经不受自己的控制,这时唯一的
念头,就是得到歌洛塔夫人手里的蓝色粉末,暂时缓解自己体内作祟的瘾疾。

  「哈哈哈哈!」歌洛塔夫人忽然一阵狂笑,「黑星母狗,想不到你也会有今
天啊!不过,今天你可别想再尝到半点药粉了!」说着,她竟用力地往手中的那
个塑料袋子里吹了一口气,淡蓝色的粉尘顿时扬了起来,洒向房间里的每一个角
落。

  「啊!」劳拉近乎绝望地惨叫一声,连忙像狗一样得到处乱爬,想要把还没
落地的药粉都吸到鼻子里去。

  乔纳森噔噔噔地走了上来,一把揪住女侠的头发,用力地拖到了外面,吼道:
「母狗,想要药粉,就自己去想办法!咱们可不会每天白白供给你的!」

  「不!让我进去……进去……呃!」劳拉一头栽在了坚硬潮湿的水泥地上,
却没来得及顾上自己凄惨的模样,又转身朝着民防室的大铁门上扑了过去。不料,
那扇大铁门已经轰鸣一声,牢牢地关了起来。

  「开门!求求你们,快开门!……呃呃!」劳拉用力地拍打着铁门。可是她
的手拍在用厚钢板和混凝土浇铸出来的实心铁门上,居然连声音都没有。

  劳拉叫了一会,忽然发现自己的咽喉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地扼住,有些透不
过气来。当药瘾发作的时候,让她连呼吸都开始觉得困难起来。她再也没有力气
拍门,后面靠在布满了锈迹和青苔的铁门上缓缓地滑了下去,瘫在地上。

  劳拉的每一寸肌肤上,都像有针在不停地刺扎一样,让她浑身难受,可是这
些不适感又像捉摸不定捉摸不定的幽灵,摸不到,也捉不住。

  民防室里的几个人好像被蒸发了一样,没有丝毫响动。劳拉在里面待过几天,
知道除了这扇大铁门当做主要出入口外,后面还有一个小门。其实,民防室里本
来是只有一个门的,可是白党的党徒们似乎为了研制什么惊人的阴谋,竟隔着废
弃的地铁通道,又挖了一个巨大的空间出来。那边按照军规标准,隔出了许多实
验室,而且像辐射网一样,四通八达。

  要是歌洛塔夫人等人从后面的小门离开,那么劳拉就算在这里把手臂拍断,
也是徒劳。

  「呜呜,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否则,我,我会死的……」劳拉痛苦地自言
自语。终于,她打定主意,硬着头皮往前爬。

  前方不远处,只不过几百码开外,就是一个地铁站——正在投入运行的地铁
站!

  劳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要是上帝庇佑,她或许可以从正在等候地铁
的旅客身上要到一切毒品。虽然这看上去像是饮鸩止渴,但为了能让自己暂时摆
脱毒瘾的困扰,她只能如此。

  通道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可是在不远处,灯火通明,无数日光灯把
这个建在地下的站点照得像地面上的太阳一样。从这里望出去,能看到有许多人
影正在晃动,估算着时间,这时大概已经是下午四点,还没到人流的高峰期。

  如果能在下班人流高峰之前要到毒品,让她暂时缓解身体里的困扰,那就再
好不过。要是运气好,她还能从某个女孩子身上讨来一粒避孕药。只要没有毒瘾
作祟,只要她一瞬间化身成黑星女侠,那么她就有办法彻底远离白党。

  在这场和邪恶势力的战争中,劳拉感觉自己已经彻底输了。凭她现在的样子,
再也没有脸面在这个城市里待下去了。此时,她只想远离这里,等到摆脱毒瘾,
重振旗鼓,再来和恶棍们算账。

  「啊!我永远也不会放过这些可恶的猪猡!」劳拉喃喃自语。

  可是越接近站台,她的心里就越忐忑不安。这一切,会不会被自己想象得太
过简单?难道,恶棍们真的胜券在握,就算把她放走,也能保证再一次将她擒住?

  民防室的后门被打开了,歌洛塔夫人和史蒂夫、苏珊等人走进那个像防空洞
一样的实验室里。苏珊还是第一次来到这里,看到这里被分成上下两层,每一层
都有二十多间实验室,许多穿着白色大褂的人正在各个实验室之间穿梭,让她感
觉自己好像到了生化危机的现场。

  「真没想到,这里的空间不小啊!」苏珊感叹道。

  歌洛塔夫人笑着说:「哈曼博士的实验非常成功,他想要邀请尊贵的苏珊警
长参观参观他的杰作!」

  「是吗?」苏珊心里不禁暗暗自喜。看来,白党已经彻底将她当成自己人了,
连他们的秘密基地也毫无保留地展示给她。

  几个人到了一扇比刚才的民防门还要沉重的大铁门前,歌洛塔夫人让身强体
壮的乔纳森去把铁门打开。

  乔纳森用尽全力,隆隆地转动方向盘门把,终于把厚重的铁门完全推开了。

  里面一片漆黑,但当铁门洞开的时候,从门口忽然扑出一股冷风来。风中夹
带着厚厚的腥味,好像在这个不见天日的密室里,豢养着什么恐怖可怕的动物。

  苏珊好奇地盯着里面,却发现这就像一个巨人张开的大口,能把所有人都一
起吞没了似的。除了黑暗,她什么都看不见。

  「进去!」歌洛塔夫人大喊一声,冷不丁地在苏珊的后背上推了一把。

  苏珊一个趔趄,撞到了黑暗中。等她大惊失色,回头想要跑出来的时候,大
铁门已经被乔纳森推着,轰隆一声,又重重地关上了。

  「啊!你们干什么?快放我出去!」苏珊没来得感到愤怒,心中却被一股深
深的恐惧攫住了,她不顾一切地大叫起来。

  可是……一切都为时已晚。她的大喊大叫,好像惊动了潜伏在黑暗里那头猛
兽,猛然之间,苏珊发现有一条黏糊糊的冰凉东西正在顺着她的大腿往上爬。

  「啊!这是什么?」苏珊的头皮一下子就炸了,差点没吓得跳起来。她连忙
用手去驱赶那条东西,可不料,她脚下一滑,整个人被拖倒在地。紧接着,她感
受到一股巨力,迅速地将她朝着黑暗深处拽。

  「救命……」苏珊的声音最终被黑暗淹没。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