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仙棒】(13)(乱伦后宫纯爱) 作者:秋风吹老猫

海棠书屋 2020-11-22 00: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仙棒】 作者:秋风吹老猫2020年11月2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13章 在瑶姐眼前给姐姐破瓜   简陋的客厅里,和我坐一起吃饭的瑶姐低着头,显得有些扭捏,也难怪她这样,对面坐着的妈妈气场实
.

【仙棒】

作者:秋风吹老猫
2020年11月21日发表于第一会所

.
          第13章 在瑶姐眼前给姐姐破瓜

  简陋的客厅里,和我坐一起吃饭的瑶姐低着头,显得有些扭捏,也难怪她这
样,对面坐着的妈妈气场实在太过强大。

  裴豪媚穿着村里基本看不见的黑色包臀连衣裙,裙子紧紧贴在身上,将s型
身材完全凸显了出来,裙子上方是水平抹胸造型,靠异常挺翘的蜜桃胸给予支撑
点,完全是挂在上面,让我这个土包子以为会掉下去,结果不管她怎么动,就是
不会松掉。

  她的下身被桌子挡住了,但我在落座前瞟了一眼,她性感的下半身就深深烙
印在脑子中,只需回想下就能想象出她桌子下面被裙子包裹住的蜜桃臀和黑丝美
腿,我还是第二次看见穿黑丝的女人,第一次看也是裴豪媚,仅仅两次我就彻底
迷上了黑丝。

  32岁的妈妈脸比瑶姐还嫩,像是可以掐出水来,五官精致,妩媚的桃花眼
比别人的桃花眼狭长一些,多了一些凌厉,头发简单盘在头上,美艳高冷的气质
扑面而来。

  反过来看李芳瑶,她鼻青脸肿,头发湿漉漉的趴在头上,穿着姐姐陈素素的
旧衣服,很是土气。

  瑶姐虽然也是位身材高挑的美少妇,但身高,颜值,身份,打扮都比不过裴
豪媚,甚至瑶姐引以为豪的巨乳也稍微落后妈妈,她能比得过的也就是年纪比妈
妈小了。

  最关键的是瑶姐是被裴豪媚买过来的,对于裴豪媚来说,她只是一个勾引自
己儿子的骚妇村姑而已。

  一切的一切,都让李芳瑶底气不足,甚至是自行惭愧。

  我见瑶姐低着头不说话,将桌子底下的手伸过去握住她的手安慰道:「瑶姐,
我永远都记得你的好,以后我家就是你家,不要客气。」

  李芳瑶瞬间抬起头,眼中闪动泪花看着我,嘴唇颤动:「小甲,姐害了你的
名声。」

  我没想到瑶姐会想这么多,当初她可是一点不怕的,胆子大的很,看来瑶姐
受得打击比我想得还要重,毕竟是女人啊:「瑶姐,你教会我好多好多『知识』!
我把你当老师一样尊重,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

  「瞎说什么呢~」瑶姐害羞的看了裴豪媚一眼,再次低下头耳朵都红了。

  哐当!一只碗丢在瑶姐身前的桌面上,让我和瑶姐吓了一跳,同时转头看向
丢碗的裴豪媚。

  「你天天喂小甲喝奶,今天也挤一碗奶给他喝吧。」裴豪媚看着李芳瑶,冰
冷的眼神中闪动着一丝异样,不过我和瑶姐都没注意到这丝异样。

  李芳瑶羞得不行,嗔怪的看了我一样,然后拿着碗不知所措。

  「豪哥,我今天不想喝奶。」我见瑶姐不知所措,就替她解围。

  啪!裴豪媚一拍桌子怒道:「闭嘴,今天没你的事!」

  我吓得一缩脖子,暗道:「豪哥是吃错药了吗,怎么突然发脾气!」

  李芳瑶见裴豪媚迁怒我,连忙说道:「伯母,我马上挤奶。」

  「伯母?」裴豪媚皱了一下眉头。

  「呃~」李芳瑶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慌张地看着我。

  我这时脑子突然特别灵光,这是瑶姐把妈妈叫老了呀,我拉拉她的手,小声
道:「叫媚姐。」

  李芳瑶这才知道原因,赶忙道:「媚姐姐,我这就挤奶。」

  瑶姐掀起绷得很紧的T恤,把椰子大奶漏了出来,因为被我吸了一年多,奶
头有些长,接近1。5厘米,食指粗,颜色也成了深红色。

  我看着这个大奶头,下意识咽了一下口水,真想马上含住它舔弄,让它勃起,
我知道瑶姐的奶头勃起有两厘米,超级色气。

  瑶姐用手抓住奶子根部,然后用力向前挤压,对着碗的奶头冒出好几股细小
的奶水,全都射进碗中,反复几十次,拳头大的碗就满了。

  「瑶姐的奶水还是跟一年前一样多啊!」我发出感叹道。

  瑶姐放好奶子,再次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咳咳!赶紧把奶水端去给你姐喝!」

  「啊?不是说给我喝的吗?」我倒不是舍不得这碗奶,就是奇怪妈妈出尔反
尔。

  「素素身体虚脱,得补补才行,快去!」

  「哦,我马上去喂姐姐喝奶。」我心疼姐姐,赶忙端起奶走向姐姐的房间。

  李芳瑶羞得不行,没想到奶水会被拿去给小甲姐姐喝。

  裴豪媚坐在对面,心里不知怎么的,就是有些不爽,她想压下这股子怒气,
可看到儿子这么体贴李芳瑶,心里有种儿子被抢走的感觉,所以控制不住的想刁
难李芳瑶。

  「臭小子,你当她是你妈啊,这么关心她!她奶水也不怎么多嘛,妈妈当年
喂你时,奶水可比她多多了!」裴豪媚心里发泄着不满,但表面还是一副冷冰冰
的样子。

  心里吐槽完毕,气顺了许多的裴豪媚望着鼻青眼肿的李芳瑶,想着她也是个
可怜人,语气好了些道:「你叫李芳瑶吧,现在人人都当你是荡妇,后悔没?」

  李芳瑶摸摸红肿的脸,望着裴豪媚沉默一阵,然后呼出一口气,坦然道:
「后悔什么?有什么好后悔的!我只知道这一年多年来,我很幸福很快乐。」

  「幸福?呵呵~」裴豪媚语气有些酸:「你明白的,小甲不可能娶你,你以
后打算怎么办,当小甲一辈子的情妇?」

  李芳瑶没想到裴豪媚如此直接,有些慌张道:「只要能待在小甲身边就行,
我愿意为他付出一切代价,我已经没得选了,也不想选,我只想永远做他的女人!」

  「不,你有的选!你年轻漂亮,身材也好,完全可以找个好男人,我可以给
你安排一个比小甲成熟帅气的男人,保证他对你一心一意,绝不会嫌弃你。」

  「不要!」李芳瑶尖叫一声,离开凳子,急走几步一下跪在裴豪媚身前:
「求您不要让我离开小甲,我只想做小甲的女人。」

  裴豪媚没有被李芳瑶的举动打动,语气冷冷道:「现在你只是被眼前遭的罪
蒙蔽了双眼,急切想找个依靠,等冷静下来你会后悔的!」

  李芳瑶跪在地上,急得抓住裴的手臂摇头道:「不会的,不会的,我爱小甲,
我永远都不会后悔!」

  「爱?怎么爱?你可以为他做什么?你自身难保!」

  李芳瑶眼泪直流,哭道:「我就是死也不要离开小甲,我愿意为此付出生命。」

  「死可没有你想的这么简单,嘴巴动动就能做到!」裴豪媚语气有些嘲讽。

  李芳瑶只觉得脑子天旋地转,心中绝望至极,一个念头怎么也压不住:「不
如现在就死给她看,证明我对小甲的爱!」

  正当李芳瑶准备付诸行动时,裴豪媚一把按住了她,仿佛知道她心中所想的
一样,提前阻止了她。

  「起来吧,听我说一个故事,听完再做决定!」

  裴豪媚把李芳瑶拉起,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伸出手抚摸她肿胀的脸,然后嘴
唇轻启,把裴式一族的传统,自己当初的遭遇,陈小甲和陈素素的关系都一一说
了。

  李芳瑶听完后,眼睛瞪的大大的,像听天书一样,根本就无法说服自己相信
裴豪媚说的一切。

  可是自己肿胀的脸在她不停地抚摸下,竟然一点点消肿了,等裴豪媚说完收
回手后,自己的脸已经痊愈,事实让自己不得不信。

  「如何,你能接受小甲姐弟乱伦吗?」裴豪媚站起身,离开凳子走向儿子的
房间:「能接受就跟我来,不能就离开这里,到时我会带走小甲和素素,让他们
去一个没人认识他们的地方,结婚生子。」

  「不要带走小甲,我接受,我接受!」李芳瑶想到永远见不到陈小甲,心里
就是一阵绞痛,再也顾不得什么,急切地起身跟在裴豪媚身后。

  什么修仙啊,乱伦啊都被她选择性忽略了,只要不离开陈小甲就行。

  此时我正端着奶水一脸纠结的看着姐姐,是要叫醒她喝奶呢,还是让姐姐继
续睡觉休息?

  姐姐平躺在床上,上衣穿着T恤,下身只穿了白色小内裤,内裤很紧,把小
屄形状都勒了出来,她的头发铺在身下,小脸因为天热而发红,大腿皮肤也透着
粉红色,整个人都散发着少女的香味,真是诱人至极。

  「姐姐真是太色气了!」我移动身体,坐在床边欣赏姐姐的酮体,忍不住感
叹道。

  我看姐姐下身穿着内裤,馒头小屄夹着双腿中间十分诱人,忍不住用手指沾
上奶水抹在上面,手指传来软绵的触感,感受内裤被奶水打湿,小屄隔着内裤的
滑嫩。我仔细摸着中间的小缝,微微用力,内裤就陷入小缝中,刺激得我全身发
颤。

  摸了好久,我将奶水碗放好,转身趴在姐姐身下,将她双腿分开,俯下身子
观察透明内裤里面那一抹粉嫩的颜色,深吸一口气,满满的小屄味道和瑶姐的奶
水味。

  咕咚!我喉咙动了一下,嘴里流出口水,再也忍不住一口将姐姐的小屄含在
嘴里,大口大口品尝起来,我嘴巴张大把整个馒头含在嘴里,用舌头猛舔,下巴
张合轻咬馒头,噗呲噗呲地吸着两片大阴唇,然后吞下嘴里混合着姐姐香味的口
水。

  「嗯哼~」睡觉的姐姐下意识的呻吟出声。

  妈妈和瑶姐正在外面吃饭,而我却在偷偷吃着姐姐的馒头屄,弄得姐姐睡着
了都舒服得叫出声来,真是刺激无比。

  哐当!木门被推开,裴豪媚和李芳瑶走了进来,我正撅着屁股趴在姐姐腿中
间吃馒头,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动也不动,就这样尴尬地维持着姿势。

  「啊!小甲你在干什么!」李芳瑶惊呼出声,心里震动,就算刚刚听裴豪媚
说了原由,但姐弟乱伦真的发生在眼前,还是让她震惊不已。

  听道瑶姐的惊呼,我才猛的坐起身,脑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如何是好,慌张
道:「你们进来干嘛!」

  裴豪媚迈动黑丝长腿走进床铺,抿嘴看着女儿,见她内裤黏糊糊的,突然一
脚把儿子踹翻在床,生气道:「叫你喂素素喝奶,你在干嘛!你是发情的公猪吗?」

  「哎哟~」我倒在床上直叫唤,真的像个公猪一样打滚耍无赖。

  「下来!」裴豪媚看着我命令道,语气有些冷。

  「哦!」我身体吓得一抖,赶紧起身跳下床,来到瑶姐身边。

  我见瑶姐此时眼瞪得滚圆,身子像木头一样僵硬,知道得安慰安慰她,就伸
手抓住她的玉手道:「瑶姐,这事很复杂,我会跟你解释的。」

  瑶姐身体一抖,回过神来,转头看着我:「小甲,我一切都知道的,媚姐刚
刚都跟我说了。」

  「啊~是嘛,那你能接受我和姐姐的关系吗?」我赶紧追问瑶姐。

  瑶姐先是转头看了一眼姐姐,才转头看着我的眼睛语气坚定道:「不管你做
什么,只要不丢下我,我就接受一切!」

  「瑶姐,我永远都不会丢下你!」我感动的搂住李芳瑶。

  「小甲~」瑶姐也紧紧抱着我,叫着我的小名。

  哐当!丢碗的声音把我和瑶姐吓了一跳,同时松开手转头看向裴豪媚,见她
坐在床边扶着姐姐,让她靠在自己怀里,姐姐嘴边还挂着一滴奶水,碗里的奶水
已经不见了。

  「豪哥,你怎么老是喜欢丢碗啊,这习惯不好,怪吓人的。」

  「我喜欢!」裴豪媚看着慢慢分开身子的我和瑶姐,脸色有些难看。

  「你喜欢就好,你喜欢就好。」我见她又要变脸,赶紧说道。

  「哼!」裴豪媚哼了一声,不再理我。她伸出手按压姐姐的太阳穴,过了一
阵,姐姐睫毛颤动,睁开眼醒了过来。

  陈素素看着家里多了一个人,一时搞不清状况,眼神呆呆的看着李芳瑶,等
看清了是谁,一下挣开裴豪媚的怀抱,坐直身子惊讶道:「大奶子你怎么在我家
里?」

  「大……大奶子?」李芳瑶有些懵。

  我跟姐姐说过我和瑶姐之间喝奶的事,所以只有我明白姐姐为何叫瑶姐大奶
子。

  「弟娃,你怎么把她带到家里来了!」姐姐语气有些不善。

  李芳瑶见陈素素一副女主人家的样子,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也不敢说什么,
只好转头跟着陈素素一起看着陈小甲。

  我心里大呼不妙,姐姐如果不能接受瑶姐可怎么办!

  3人之间气氛诡异得很。

  「行了!」裴豪媚起身走到我们之间,打破了尴尬,看着3人道:「素素,
小甲,是你们两人离开河沟村,去一个没人认识你们的地方光明正大的一起结婚,
还是留在这里继续保持姐弟关系,我给你们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当然,留在这里你们也要结合生下裴式血脉才行!」

  陈素素真的很想选择前者,但她说不出口,她不能让弟弟为难:「让弟娃来
选,他的选择就是我的选择。」

  李芳瑶也紧张的看着陈小甲,捏着拳头的骨节都发白了。

  我此刻的心情真的很复杂,不过我没有犹豫,坚定的开口道:「我爱姐姐,
也爱瑶姐,所以我选择后者。」

  「小甲~」李芳瑶一下抱住我,激动得哭了。

  陈素素也流泪了,看着两人抱在一起心痛的哭了,可是更另她难受的是,看
着弟弟抱着大奶子,两人身子紧紧贴在一起,自己小屄竟然流出了骚水,她赶忙
低下头,没让三人看到她的异样。

  「行了!今天就把事办了吧!」裴豪媚无情地打断了我和瑶姐之间的感动拥
抱。

  「什么事?」我恋恋不舍地放开瑶姐问道。

  「你现在就和素素结合,把精液射在她子宫里。」裴豪媚语气不容置疑:
「李芳瑶,你得亲眼看着他们做爱,打心底接受姐弟乱伦,这样我才放心。」

  「什么!」我和姐姐、瑶姐三人同时惊呼出声。

  陈素素难以置信地抬头看着妈妈,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居然要让大奶子参合进
来,心里就十分难受,但小屄却不争气的狠狠抽搐了一下。

  李芳瑶心里也不是滋味,但也不敢说什么,只能站在一旁不说话。

  「这也太刺激了!」我看着姐姐和瑶姐,想着在瑶姐面前给姐姐破瓜,鸡鸡
就慢慢开始充血。

  我瞄了一眼裴豪媚,突然意识到不只是瑶姐看着,妈妈也会看着啊,想到妈
妈看着儿子给女儿破瓜,我的鸡鸡猛的就站了起来,把裤子顶得高高的。

  感受到鸡巴的跳动,我想着自己还真是个天生的乱伦者,难道是因为裴家血
脉作怪?

  「怎么这么大!」裴豪媚见儿子的裤裆顶得老高,心里惊呼,但表面还是端
庄镇静,催促道:「别磨磨蹭蹭的,快点!」

  我早就等不及了,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脱得光光的,露出20厘米的鲜红怪
鸡巴,有意无意的对着裴豪媚,一跳一跳的。

  裴豪媚只见过两次鸡巴,还是十几年前,早就记不清楚了,这时看到儿子鲜
红的鸡巴,也没有多想,只是有点奇怪鸡巴原来是红的?而且儿子的鸡鸡真的好
大好粗,让她本能的夹紧了黑丝美腿。

  陈素素见妈妈和李芳瑶都看着弟弟的鸡巴,心里一急,直接一把将弟弟拉倒
在床上,然后翻身趴在弟弟身上,像老母鸡护崽一样挡住弟弟的鸡巴,不给妈妈
和李芳瑶看。

  李芳瑶气死了,真想冲过去把小甲压在身下狠狠肏几下给陈素素看看,可是
现实只能想想,她咬着呀想道:「李芳瑶啊李芳瑶,你就不能为了小甲大气一点。」

  裴豪媚眼中闪过一丝慌张,好像女儿看穿了自己一样,下意识的抬手挽起鬓
角的头发放倒耳后,不敢再看儿子的鸡巴。

  我被姐姐香糯的酮体压在身上,还以为姐姐等不及了,激动地将姐姐翻身压
在身下,对着她的小嘴亲了下去。

  我嘴唇紧紧贴在姐姐软糯的香唇上,上下左右不断嘶磨允吸,房间里不断发
出「滋滋」的亲吻声。

  姐姐双手死死抱着我的后背,喉咙不受控制的发出呻吟声。

  亲吻一阵,我不满足只是亲姐姐的嘴唇,将舌头伸出抵在姐姐牙齿上,姐姐
心领神会的张开嘴,把我的伸头吞了进去。

  两人的舌头不断纠缠,彼此交换着体液,允吸声充斥着李芳瑶和裴豪媚的耳
朵。

  李芳瑶身体颤动,眼睛死死盯着床上纠缠的两人,嘴里喃喃道:「你们是姐
弟啊,怎么能这样!」

  她的下体被姐弟乱伦刺激得流出了骚水。

  裴豪媚也好不到哪去,儿子女儿激烈的舌吻,让她抵在馒头肥逼上的黑丝湿
透了,她害怕在等下去,裙子都得被打湿,只得提醒道:「别亲了,快做正事!」

  吧唧!我狠狠亲了一下姐姐的小嘴,抬起头不满道:「妈,你怎么能这样,
这是我和姐姐的第一次啊!」

  「恩?」裴豪媚一挑眉头,拿眼审视我。

  「豪哥,我马上就做正事。」我立马屈服道。

  此时姐姐双眼迷离,满脸桃红,小嘴微微喘息,真是诱人至极:「姐,我帮
你把衣服脱了吧。」

  「恩。」姐姐微不可闻的应道。

  我掀起姐姐衣服,一点点的向上移动,把姐姐的奶子释放了出来,最后姐姐
配合的抬起手,让我将衣服脱了。

  姐姐偷瞄了一眼李芳瑶,然后抓住奶子道:「弟娃,姐姐的奶子粉嫩吧~」

  姐姐居然挑逗我!

  「姐,你的奶子想桃花一样粉嫩,我超喜欢。」

  李芳瑶见陈素素看了自己一眼,然后说起自己的奶子粉嫩,马上明白过来这
是挑衅!她咬牙看着陈素素,听着陈小甲说超喜欢粉嫩的奶子,即生气又委屈。

  裴豪媚下意识的比较自己和女儿的奶子,发现自己的奶子一样的粉嫩,暗暗
的松了一口气。

  我并没有注意到姐姐和瑶姐两人之间的暗战,依旧痴迷的看着姐姐的奶子,
忍不住伸出手盖在姐姐的娇乳上,轻轻按摩揉捏,姐姐的奶子有属于少女的q弹,
手感舒服极了,她小小的粉嫩奶头已经勃起,捏住感觉硬硬的,我俯身含住,用
牙齿轻咬,满嘴都是少女奶香。

  「嗯哼~」姐姐抱着我,脑袋后仰,露出腻白的天鹅颈。

  我移动嘴唇,划过姐姐的奶子,肚脐,小腹,最后到达阴阜,我狠狠舔了几
下馒头小屄,然后抬头道:「姐姐,让我看看你的处女膜。」

  「弟娃,看吧,姐姐的处女膜只属于你,只有你能看!」陈素素声音高昂,
仿佛不只是在说给弟弟听。

  李芳瑶听见,心脏一下坠入深渊:「是啊,自己的处女膜永远也不能给小甲
了啊。」

  裴豪媚心中不舒服,暗道:「我生了你们,哪里还能有处女膜啊!」

  我闻言激动的脱掉姐姐的内裤,见内裤和肉屄都拉丝了,看来姐姐也是很舒
服。

  我丢掉内裤,将姐姐的双腿摆成M形,然后向姐姐胸部折叠,让姐姐抓住膝
盖窝,这样姐姐的馒头白虎屄和小菊花都凸显了出来。

  我俯下身子,见姐姐大阴唇因为充血鼓了起来,肥美多汁,中间是一条紧闭
的肉缝,这是处女才有的样子,小缝虽然紧,但还是流出了爱液,把下面的小菊
花都打湿了,我忍不住嘟起嘴唇贴在了菊花上,伸出舌头舔舐上面的骚水。

  「哎呀~不要舔那里~痒~」姐姐菊花一抽,赶忙阻止道。

  我问声移开了嘴唇,咂咂嘴道:「姐姐菊花都是粉的,真美。」

  此时正是中午,室温很高,我和姐姐身体都出了细汗,我摸在姐姐大腿上的
手,感觉滑滑的,不过最滑的还是她被爱液打湿的馒头屄,我伸出中指挤进肉缝,
两片充血的大阴唇把我的手指咬住,q弹的触感让我的鸡巴跳了几下。

  我再伸出食指挤了进去,用力分开手指,把姐姐的肉缝撑开了,只见里面全
是粉色的嫩肉,黏糊的爱液在两指之间拉丝,黏糊糊的,我伸出舌尖,将嫩肉上
的黏液舔去,然后下拉手指,把姐姐的阴道撑开。

  姐姐的阴道分泌物堵住了阴道口,我再次俯下身子,用嘴把里面的骚水吸了
出来,抬头就看见了姐姐的处女膜。

  处女膜并不是一片肉膜,而是在阴道突出围成一圈的嫩肉,只有中间有个小
洞。

  「姐,看到你的处女膜了,可我有点舍不得将它插破啊,这可是姐姐一生中
唯一的处女膜,破了就没了。」我伸出手指轻轻抚摸姐姐的处女膜,有些不舍道。

  「弟娃,姐姐的处女膜只有你能插破,快点插破它,姐姐好痒啊~」姐姐满
脸桃红,小屄流出的水再次把阴道口灌满了。

  「姐,你的骚水真多,我得好好尝尝泡了处女膜的淫水。」

  我移开手指,张开嘴紧紧贴在姐姐的阴道口,用力允吸。

  陈小甲越是珍惜陈素素的处女膜,李芳瑶和裴豪媚心里就做越不是滋味。

  此时陈素素抬头挑衅的看了一眼李芳瑶,仿佛在说:「你个二手货,看弟娃
多喜欢我的处女膜!」

  李芳瑶气炸了,她再也忍不住走近床铺,也挑衅的看了一眼陈素素,然后开
口道:「小甲,我有个主意,让你可以好好品藏你姐姐的处女膜。」

  陈素素狠狠地瞪了一眼李芳瑶说道:「骚女人,你过来干嘛,不要打扰弟娃
吃我的处女膜!」

  「不要误会,我是来帮你的,这都是为了小甲好。」李芳瑶脱掉全身衣服爬
上床铺说道。

  陈素素被李芳瑶拿着帮弟弟的借口堵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我再傻也知道姐姐和瑶姐之间不对劲了,只好抬头看向裴豪媚,不停使
眼色向她求助。

  裴豪媚也酸女儿炫耀处女膜,直接就忽略了儿子的求助,任由李芳瑶捣乱。

  李芳瑶挤开我,然后抓住自己的大奶子说道:「小甲,用我的奶水灌满你姐
姐的阴道,这样你就能喝到泡处女膜的奶水了哟~」

  「不要!弟娃,你快赶她走!」姐姐挣扎起来。

  李芳瑶的主意让我想想就流口水,我一把按住姐姐,有些激动道:「呃~那
个姐姐,我想试试瑶姐的想法,你就满足我一下吧。」

  「你!你……」陈素素一下委屈得说不出话来。

  李芳瑶大笑一声,俯下身子将勃起的2厘米乳头插进陈素素的小屄里,然后
手指不断挤压奶子,一股股奶水射了进去。

  陈素素感到下体被李芳瑶的大奶头侵犯,一股股奶水射了进来,她心中恶心
排斥,但看着弟弟不顾自己的感受和骚女人联手弄自己,小屄就是一阵酥麻,然
后一股水喷了出来,竟然被李芳瑶给射高潮了。

  「满出来了,快让来!」

  我见姐姐小屄喷出水来,还以为是奶水满了出来,赶紧挤开瑶姐,用嘴抵住
姐姐的阴道,美滋滋的享用起来。

  陈素素的阴精、爱液和李芳瑶的奶水都被陈小甲吃得干干净净。

  「呼~」我吃完奶水,直起身子满意的抹了一下嘴。

  李芳瑶见陈素素满眼泪水,害怕小甲看到责怪自己,她连忙张开双腿骑在陈
素素胸口处,背对着她说道:「小甲,女人的第一次都是很疼的,你不想你姐姐
很疼吧,让瑶姐来指导你,听我的话就可以减轻素素妹妹破瓜的疼痛。」

  我没破过瓜,完全相信了瑶姐说的话,感激道:「谢谢瑶姐。」

  陈素素见一个大屁股在自己眼前晃悠,一朵小菊花对着自己的嘴巴,一股骚
味直往自己鼻子里钻,她绝望的想到自己和弟娃的第一次,居然是看着情敌的屁
眼做的,真是伤心绝望无比。

  她想开口让这骚女人滚开,可内心深处却有一股悸动让她开不了口,刚刚高
潮的小屄又流出了骚水。

  我见瑶姐骑在姐姐身上,两人白花花的肉体交缠在一起,汗水流过瑶姐的奶
子,混合着她溢出来的奶水滴在姐姐身上,淫靡诱人至极。

  我的鸡巴硬到前所未有的强度,龟头直直的冲着上方,我按下鸡巴,让它对
着姐姐的馒头逼,然后抬头询问瑶姐道:「怎么做?」

  「用力狠狠地捅进去,长痛不如短痛!」瑶姐猛地握紧拳头说道。

  我觉得瑶姐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头,将龟头挤进姐姐的小缝,对着阴道慢
慢插了进去,直到感觉到阻挡才停了下来道:「姐,我要来了!」

  「唔~」陈素素听到骚女人让弟弟狠狠插自己,吓得不行,正要开口阻止,
却见一个大屁股猛地朝自己脸部落了下来,一个满是粘液的肥逼堵在自己嘴上,
张开嘴骚水就流进嘴里,想说话也说不了,屈辱极了。

  我见姐姐没有说话,以为姐姐准备好了,我深吸一口气,然后腰部猛地用力,
将大鸡巴一下就插了进去,处女膜只抵挡不到0。1秒,就土崩瓦解了,我和姐
姐的耻骨顺利地贴在了一起,大龟头死死抵在姐姐的宫颈上,感觉有一部分都破
开了宫颈跑进了子宫里,姐姐的小肚子都鼓了一块起来。

  「啊!唔~」陈素素痛得大叫,一张开嘴又被李芳瑶的肥逼堵住了,发不出
声音。

  「哦~姐姐我进来了~好紧啊!」我的鸡鸡被姐姐的肉屄内壁紧紧裹着,都
有点痛了。

  「姐,我要开始抽插了!」我扶住姐姐的大腿,准备开始抽插。

  「等等!」裴豪媚走过来按住儿子的肩膀道。

  我感受到妈妈柔若无骨的玉手按在我的肩膀上,转头看向她,见她脸色桃红,
鼻尖出汗,黑丝美腿近在眼前,我差点就这样射了出来。

  「妈,什么事?」我悄悄运行内功心法,把射意压了下去。

  裴豪媚拉开坐在姐姐身上的李芳瑶,对着满脸是粘液的姐姐眉心一点,然后
收回手再向我眉心点了一下,我感觉一股凉意从脑门钻了进来,疑惑道:「干嘛?」

  「现在你们结合,正是开启血脉的时机,我已经将裴家功法《沧海横流》打
进了你们的神魂中,只要你射精到素素子宫里,就能立马让她怀孕,并开起你们
俩的血脉神通。」

  我震惊地看着裴豪媚:「这么牛批?」

  「裴式血脉就是这么牛批!」裴豪媚颇为自豪道。

  「豪哥,再牛逼也不能打扰我和姐姐肏屄啊!」我感到姐姐的小屄在蠕动,
鼓起勇气说道。

  「哼!牲口!」裴豪媚气得转身离开了房间。

  我直勾勾地盯着妈妈的背影,双眼在她的蜜桃臀和黑丝美腿上不断游移,然
后腰部发力开始抽插起姐姐来,仿佛在插妈妈一样,舒服得我直哼哼。

  房间四人都没有注意到,陈素素的处女血被陈小甲鲜红的大鸡巴给吸收了,
本来就很红的鸡巴越加血红。

  「弟娃,轻点,姐姐小屄好痛~哦~不要插到底,子宫好酸啊~」

  陈素素小嘴终于能说话了,她怕李芳瑶再骑在自己身上,赶忙伸手将弟弟的
身子拉下来趴在自己身上,绕后用手紧紧抱住弟弟的后背,双腿弯曲交叉夹着弟
弟的屁股。

  我趴在姐姐身上,屁股不停冲刺,每一下龟头都狠狠撞在姐姐的子宫,不顾
姐姐的哀求,一下比一下重。

  「哈啊~姐,你的小屄真紧,弟弟的大鸡巴最喜欢姐姐的骚逼了。」

  「嗯哼~弟娃,慢点!啊……嗯……不要……哈嗯~酸死了~」陈素素指甲
把弟弟的后背抓出几十条血痕,但丝毫阻止不了弟弟的暴肏.

  啪啪啪!

  李芳瑶站在一旁,低头看着两人的交合处,看到鸡巴和小屄上全是白浆,甚
至陈素素的屁眼都被流下来的白浆淹没了。

  姐弟乱伦不停冲击着她的心灵,小屄一股又一股骚水流了出来,她再也忍不
住,伸出手看着两人肏屄开始抠挖起自己的小屄来。

  满是粘液的骚逼被李芳瑶扣的「噗呲噗呲」作响。

  隔壁的裴豪媚早就全身发酥了,刚刚在儿子面前一直紧紧夹着小屄,让骚水
积聚在阴道里,没有流出来打湿裙子,好不容易走到床前,手脚一软跌在床上,
屄里的骚水也喷了出来。

  她趴在床上,黑丝美腿微微张开,向包臀裙里望去,大腿内侧上的黑丝都被
小屄流出来的骚水打湿了,被屁股撑得圆润饱满的包臀裙上也湿了一大片。

  她双手捂着耳朵,不停运行功法想将耳边儿子女儿的呻吟声赶走,可是小屄
一阵阵的酥麻,让她根本就做不到。

  她全身发烫,乳头勃起,肥逼更是充血把黑丝都崩紧了。

  「哈昂~不行,不能怎么做~哈嗯~」

  裴豪媚趴在床上,捂住耳朵的手不受控制地向下体移去,她把蜜桃肥臀微微
崛起,手臂从肚子下方穿过,撩起裙子伸了进去,扣住湿透了的肥逼抠挖起来。

  「哦~儿子,姐姐的处女屄插得爽吗?哈啊~」

  裴豪媚眼中全是情欲,已经失去了理智,开始了人生第一次自慰。

  她抠挖一阵,感觉隔着丝袜不能扣到肥逼里面,就把另一只手伸了进去,将
丝袜撕开一条口子,再把内裤拨到一边,用左手无名指和中指一起挖了进去。

  噗呲噗呲!手指抠挖肥逼的声音不断传出来。

  裴豪媚趴在床上,用肩膀做支撑,巨乳被压扁,肥臀翘起,包臀裙撩起一些,
把被黑丝包裹的蜜桃臀露出一小半,包裹馒头肥逼部位的黑丝被撕开,内裤拨到
一边,两根手指插在屄里搅动,把骚水都搅出泡沫来,她脸贴在床上,嘴角流出
口水,舌头也流出嘴角,搭在嘴边,眼睛翻着白眼,一脸阿黑颜,舒服到了极点。

  此时我也舒服到了极点,我感觉到姐姐的肉屄有无穷无尽的吸力,不断地索
求我的精液,每一次插到子宫,都让我打颤。

  「哈嗯~姐,我要射了~」

  陈素素抱着弟弟,承受着他的狂轰乱炸,只觉得弟弟每一次抽插,肉棒摩擦
肉屄都是一阵酥麻,尤其是大龟头冲击自己的子宫,更是又酸又爽,她痛并快乐
着。

  「嗯哼~弟娃肏死我吧,把姐姐小屄日穿啊~啊啊……嗯……爽死了……嗯
哼~」

  我撑起上半身,用腰部发力,开始加速做最后的冲刺。

  啪啪啪啪啪!

  「来了,姐~我射了啊~」

  「射吧~射到姐姐子宫里~哈嗯~姐姐也要来了啊~」

  「哈嗯~一起高潮啊~哦~」

  随着最后快速抽插近一分钟,我感觉精液已经要爆发了,然后停了下来,将
臀部抬起,抽出肉棒,直到龟头还有一小半插在姐姐红肿的小屄里,然后猛地下
落,狠狠地插了进去,肉棒一路穿刺,最终突破了一道软嫩q弹的肉团,龟头进
入了姐姐的子宫,宫颈口紧紧咬住龟头,姐姐的肚皮都被顶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姐姐发出一声惨叫呻吟,小屄一紧,然后抽搐起来,一股
透明的粘液也从尿道口喷了出来,打在我的小腹上。

  「哦~射了啊!」我见姐姐被我插得潮喷了,也跟着射了出来。

  一股股浓稠的精液直接射到了姐姐子宫里。

  「啊……」

  李芳瑶被姐弟乱伦高潮刺激得喷出水来高潮了,她身体一软,倒在了床上。

  「哈昂~」裴豪媚听见儿子内射了女儿,也喷了出来,一股骚水从她撅起的
肥臀中间射了出来,飞了一米多远,最后落在地上泛着光泽。

  我趴在姐姐身上,搂着她回味着高潮的余韵,鸡巴射完一点也没软,还是紧
紧插在姐姐子宫里,我们俩都被汗水打湿了,脸色潮红地喘息粗气。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