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坏人传】 (1) 作者:马丧肥来

海棠书屋 2020-11-22 00: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坏人传】 作者:马丧肥来2020-11-20发表于S8 .第一章:好人的代价舞台上的说书先生大声说道:“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马骡,正直公停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
.

【坏人传】

作者:马丧肥来
2020-11-20发表于S8

.
第一章:好人的代价

舞台上的说书先生大声说道:“守法朝朝忧闷,强梁夜夜欢歌,损人利己骑
马骡,正直公停挨饿,修桥补路瞎眼,杀人放火儿多,我到西天问我佛,佛说
……我也没辙!”

“砰”的一声把醒木用力的摔在桌子上。

台下坐着一个十八九岁容貌俏丽的小姑娘,一只手拉着一个七八岁小男孩的
手,女孩在台下大声的叫好,小男孩可能觉得太吵了一脸严肃的看着台上。

女孩名叫王雅西是一名大一的学生,小男孩就是王雅西的弟弟王阳。

晚上11点的时候演出结束,王雅西牵着王阳的手在地下停车场找车,王阳
已经见识过姐姐的车技对王雅西说道:“姐姐要不咱们打车走吧。”

王雅西却假装不高兴的道:“喂,就算你是天才也需要尊重你的姐姐啊。”

王阳低着头嘟囔道:“那我做个坏人怎么样?”

王雅西没听清王阳的话对王阳问道:“什么?”

王阳无精打采的说道:“没什么。”

姐弟俩边说边走,忽然一只拿着手帕的手从后边捂在了王雅西的嘴上。王阳
看到就想大喊,又有一只手捂住了王阳的嘴,姐弟俩挣扎了几下就昏了过去。

两个男人拖着把王雅西和王阳装进了一辆面包车,随后面包车扬长而去。

刘静是H市某国企的办公室副主任,这个职位还是因为半年前他的丈夫王长
海因公殉职老总给她提上去的。

王长海市H市刑警队副队长,在一次抓捕毒贩的过程中身重两枪当场死亡。

刘静皮肤白皙,身材傲人,让人眼前一亮。即便是在这个几万人的企业里也
称得上美女。

开车回到小区的地下停车场,刘静总感觉这几天有人跟踪自己,可是却没有
发现过别人,可能是因为公司里新来的小周听说自己的老公去世了,这几天疯狂
的追求自己才导致自己疑神疑鬼的吧。

“叮”手机响起来,刘静拿起手机一看是一张照片,照片里自己的儿子和女
儿被人绑在椅子上,眼里流露出哀求的神色。

刘静一看大吃一惊,关掉图片打开拨号界面报警,拿着手帕的手捂住了刘静
的口鼻,一股刺鼻的气味冲进了刘静的鼻子,把她拖进了刚刚停在旁边的面包车
上,面包车“吱”的一声开走了,只留下刘静的手机里传来一个女声:“喂您好,
这里是110报警中心,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嘛?”

刘静睁开眼,入眼是白色的天花板,想用手揉一下昏沉的脑袋,才发现自己
的双手被人绑住了,而且嘴里也被塞了不知道什么东西,一股放臭了的海鲜味道
冲的刘静眼前发黑,抬头四顾发现自己在一个很大的房间里,儿子王阳和女儿王
雅西被人堵住嘴捆在了不远的椅子上。

看到母亲,姐弟俩想挣扎奈何被绑在了椅子上无法动弹也无办法出声,而刘
静自己被人脱的只剩下内衣裤呈大字型绑在了床上,床的四周有几台摄像机正在
闪烁着红灯,三个男人围在一张桌子上喝酒。

一个光头壮汉抬头发现刘静醒了过来,对旁边的两人说道:“细狗,憨牛这
娘们醒了该干活了。”

名叫细狗的男人站起身来,只见他只穿着一条内裤身消瘦的身材,一身排骨
怪不得要叫细狗。

细狗一脸神经质的笑容,嘴里突突踏踏的不知道说着什么。来到床边忽然细
狗双手像飞机一样张开,嘴里还模仿着飞机的“呜呜”声,两只手在空中盘旋了
几圈就落到了刘静的脚边,两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撑在床上和人迈步是的一点一点
走向了刘静的脚,从脚后跟慢慢的“爬”到了脚心和涂了指甲油的脚趾。

刘静的双脚洁白细腻一看就是保养得当,被细狗的手指在脚上“行走”,刘
静想要挣扎可是绳子太紧了,刘静只能把脚掌前后移动想要摆脱细狗的手指。

细狗没有理会刘静的挣扎,四根手指还是一往无前,“走”过刘静的脚和膝
盖,马上慢慢的向刘静的大腿内侧走去。

刘静穿的是一条内裤黑色蕾丝三角裤,离近仔细看的话,还能发现两根阴毛
挣脱了内裤的束缚扎在了外边,细狗的手指在刘静的大腿内侧徘徊了一下之后,
慢慢的又向小腹处走去。

刘静发现细狗打算先放过内裤心里暗松了一口气,这时候细狗的手忽然回到
刘静的大腿内侧,把露在外边的两根阴毛拽了下来,刘静的内裤也被阴毛带着边
缘卡在了刘静两片阴唇的中间,刘静被细狗的忽然袭击搞的浑身激灵了一下,屈
辱感填满心扉,两行泪水流了下来。

细狗却是哈哈大笑,神经质的说道:“吓到你了哈哈吓到你了,嘿嘿嘿,你
看你被我吓到了吧?乖乖的,乖乖的好不好?”

刘静就像没听到细狗的话一样继续流泪,细狗大怒站起身一把把刘静的胸罩
拉断扔在地上,刘静硕大的乳房暴露在屋里所有人的眼中,细狗跨坐在刘静的肚
子上,左手食指和抓住刘静的一个乳头用力的捏住还慢慢的旋转,右手抡起来和
抽耳光一样在刘静的另一个胸上“啪啪”的抽了起来。

刘静被细狗折磨的鼻子发出呜呜的声音浑身颤抖,眼泪疯狂的流了出来,细
狗抽了大概十几下才停下来,刘静被抽的胸部肿了起来,疼痛消失,刘静鼻子发
出呜呜的声音,细狗又一巴掌抽在刘静的胸上大声对刘静喊道:“臭婊子别他妈
哭了。”

刘静怕细狗又忽然发疯虐待自己,只能强行压抑住自己的眼泪,细狗这才贱
兮兮的笑道:“这才乖嘛,你乖不乖?你要是乖的话以后就管你叫大乖乖咯,你
说好不好?”

刘静只能装作没有听到,细狗又道:“既然你是大乖乖了,那怎么才能证明
呢…嗯…我把你一只手解开,你抠逼给我们大家看好不好?”

看刘静没有反应,细狗就开始解绑在刘静右手上的绳子。边解边说:“我用
右手大乖乖也用右手对不对?嗯肯定用右手,谁叫我也用右手呢。”

绳子解开了,只见刘静解开的右手朝着细狗的眼睛抓了过去,这一下要是抓
实了细狗也就变成瞎狗了,细狗扭头一闪,刘静在细狗的脸上抓出了三道血痕。

细狗伸出手抓住刘静的右手狠狠的按在床上,一提身子穿着内裤的屁股就坐

在了刘静的脸上,刘静顿时不能呼吸了,开始挣扎可是绳子绑住了手脚,唯一能
动的手还被细狗按住。

刘静的挣扎越来越弱,眼前闪过了一幅幅画面,父母,儿女,死去的丈夫,
外边的花花世界,刘静不想就这么死了,死在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可是挣扎力
气却慢慢的远离自己。

细狗感觉要闷死刘静之前抬起了屁股,刘静用鼻子努力的呼吸发出了“咻咻”
声。细狗在一旁抚摸着脸上的伤痕等刘静呼吸平复了才恶狠狠的道:“我再给你
一次机会,现在、扣逼扣到我满意不然嘛。”又一字一顿的说:“今……天……
我……就……弄……死……你”

刘静感觉屈辱,无比的屈辱,自己今天竟然要当着三个陌生男人,还有自己
的两个孩子的面手淫,可是疼痛和求生的欲望,让刘静的涂着白色指甲油的修长
手指慢慢的滑向自己的阴部,把兜住自己半边阴部的内裤拉到一边,露出了整个
浅褐色的阴部,乌黑发亮的阴毛一直延伸道大腿内侧,五根手指张开中指分开两
片阴唇,划过阴核手指肚在阴道口缓缓的转圈圈,阴道受到刺激分泌出淫水,刘
静的中指被淫水打湿一些,又曲起沾满淫水中指在阴核上来回拨弄,屈从感袭击
了刘静的脑后,呼吸急促起来,刘静的阴核勃起了,慢慢朝紫红色过度。

快感突如其来,刘静感觉一股热流从下体流了出来,刘静用尽全力拱起身子
丰满的胸部从急速的起伏慢慢的回复了。刘静睁开眼睛却看到细狗拿着一部摄像
机围着她不断的拍摄。

细狗回头对为首的汉子说道:“豹哥她服了,你先上。”

豹哥点点头嗯了一声道:“给我拍清楚点。”说完就脱下内裤露出已经勃起
的阴茎朝刘静走了过去。

刘静早已知道今天肯定会被人侮辱看到豹哥过来也只能认命的闭上眼睛。

豹哥跪坐在刘静两腿之间,一只手在刘静的乳房上慢慢揉弄,另一只手用一
根手指在刘静刚刚高潮过的下体抹了一把,然后扶住自己的阴茎在刘静的阴唇和
阴道口上下摩擦,找准洞口缓缓的插了进去。

刘静感觉自己的阴道被一个火热的东西慢慢的分开,许久没有房事的她知道
实豹哥的阴茎插进了自己的阴道。刚刚高潮过刘静的阴道很是湿润完全不能阻碍
豹哥的阴茎插入,豹哥的阴茎全部插进刘静的阴道之后,双手抓住刘静被解开的
右手又用绳子绑了起来,绑完刘静的右手之后才缓缓的开始抽动自己的阴茎,一
边抽插一边还笑呵呵的说道:“这逼绝对是极品,又紧水又多,里边还他妈带拐
弯哈哈。”

刘静听到豹哥羞辱的话却不能做出任何反应,只有阴道为了迎接豹哥的抽插
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豹哥的抽插越来越快,刘静感觉豹哥马上就要把精液射进自己阴道的时候豹
哥忽然停下了。把阴茎从刘静的阴道里抽出来,豹哥站到了床边。

刘静疑惑的睁开眼睛就看到憨牛把一旁绑在椅子上的女儿王雅西解了下来,
王雅西的大眼睛满含泪水的看着妈妈,却不能发出声音,刘静看到女儿也开始挣
扎起来却是无济于事。

憨牛把王雅西从椅子上解下来重新把双手绑上,伸手扯掉王雅西的胸罩,刚
刚发育成型的少女胸部暴露在了空气中,粉红色的乳头微微的翘着,王雅西想要
挣扎可哪里是憨牛的对手,被憨牛抱着脸朝下的扔到了刘静的身上,母女俩四目
相对,眼里只有泪水,憨牛站到了一边,豹哥这才重新上床把王雅西白色的内裤
拉到一边,露出了少女粉嫩的阴部,可能因为紧张,王雅西的阴道里分泌出很多
液体,把内裤的阴湿了一小片,豹哥用沾满母亲淫水的阴茎对准王雅西的阴道就
插了下去,没想到竟然没插进去,王雅西却疼的一激灵,豹哥哈哈的笑道:“难
道还是个雏?那今天可是便宜我了。”

说完豹哥用龟头对准王雅西的阴道缓缓用力压下去,刚插进去半个龟头就感
觉处女膜挡住了去路,豹哥沉腰用力一下冲破处女膜进入从来没有人进来过的领
域,王雅西闷哼一声眼泪滴滴答答的落魄到了刘静的脸上,豹哥的阴茎在王雅西
的阴道进进出出,阴茎上沾满了王雅西的处女血,忽然豹哥大喝一声,双手用力
的掐住少女的粉臀,臀肉都从豹哥的指缝里挤了出来。一股精液射进了王雅西的
阴道最深处。

豹哥趁着高潮的余韵,在王雅西粉嫩的阴道里抽插了几下就把阴茎拔了出来。

细狗却是一把抱起王雅西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把王雅西的阴部对准刘静的脸,
一滴、两滴、带着少女淫水、豹哥的精液、还有处女血的混合液体连成丝线状滴
落在了刘静白皙的脸上。

细狗拿起一旁的摄像机对准刘静的脸上开始拍特写,忽然觉得缺了点什么,
又笑嘻嘻的从自己的下体拔下几根阴毛粘在了刘静的脸上。

一旁8岁的王阳像是睡着一样低着头,被绑的双手已经抽出来了一只。

豹哥对细狗说道:“拍完把东西传给老板,我出去买点吃的,你们两个尽快
处理,今天晚上咱们就回。”

细狗似小孩一样跺着脚扭着肩膀撒娇似的说道:“豹哥咱们多玩两天嘛,M
市一点也不好玩,老板都不让我出去。”

豹哥这会已经拿起钥匙走了出去,门外传来豹哥的声音:“那你自己和老板
说。”

细狗拿着相机用数据线连上电脑一边操作着一边嘟囔道:“妈的,好不容易
出来干活,谁想到才能玩一会。”

看着电脑正在传输数据细狗拍了一下手,对憨牛说道:“大牛快点咱们就能
玩一会了。”

叫憨牛的汉子闻言把自己脱光,一只手在自己勃起的阴茎上撸了几下,抓着
王雅西的脚踝把她拉到自己身边,王雅西像死狗一样,任凭憨牛的大手在自己身
上游走不发出一点声音,双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直到感觉憨牛的阴茎已经顶到
自己沾满处女血和豹哥精液的阴部才挣扎了几下,可是这完全无济于事,感觉憨
牛的阴茎在自己的身体里进进出出,眼泪从眼里流了出来,憨牛看到王雅西流泪
却更兴奋了,睾丸在王雅西的屁股上打的啪啪作响。

细狗这时候让刘静趴在床上两条腿搭在床下,阴茎已经插进了刘静褐色的肛
门,细狗一边含义不清的嘟囔着什么,从慢到快的抽插起来。

享受着母女的两人,却都没注意王阳已经悄悄的从桌上拿起一部手机从门口
溜了出去。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