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王之抗争】(43-44) 作者:weiweix120

海棠书屋 2020-11-22 12: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王之抗争】43-44 黄金蔷薇的凋零【上】 作者:weiweix1202020-11-21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四十三章黄金蔷薇的凋零【上】“大家好,由于你们的老师有急事要办,所以由我来代替她给你们上这周的课程。”呃。。。这冷漠
【王之抗争】43-44 黄金蔷薇的凋零【上】

作者:weiweix120
2020-11-21首发于第一会所

第四十三章 黄金蔷薇的凋零【上】

“大家好,由于你们的老师有急事要办,所以由我来代替她给你们上这周的课程。”呃。。。这冷漠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

“您的胡子上有点心的碎渣,衣服上也有,纽扣也扣错了。”也不知是谁,忽然发声了,打破了尴尬。

"众所周知。我们的副院长是一个不拘小节的人,生活上难免有点不注意。”

“请你闭嘴,马丁主任。”

!?碎渣消失了,纽扣也系好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没有任何人能看清他的动作。

副院长?那个传说中的?除了刚开始的开学仪式上隐约的能看到他全程都在睡觉之外。。还是第一次正式见到他。

。。。。。。献出又一次陷入沉默,不过原因却完全不同。老头不悦的扫了一下全场,又瞪了一眼马丁。

“咳咳,刚才是你让我闭嘴的。”

“阿德拉学姐和你是什么关系啊?能让你替她授课?”

看样子,他们其中居然还有几个和她同一期的学生,而实际上,他亲自来自然也是有原因的。

“。。。你们是我带过的学生中,最麻烦的一届,上课期间请不要问这种无关的问题,对了。还不快让她们进来?”

两个倩丽的身影慢慢的踱步进去教舍的前台附近,朝着台下的学生和两位领导各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

“她们二人是刚入校的新人,不知道你们之中有没有人认识,总之,希望你们能好好相处。”也不知是心虚还是无厘头,特意让马丁代为介绍。“你们两个就坐在那边的位置好了,每天的上午有两个时辰的课程,其余时间都可以自由活动,如果要离校很久的话,务必在我这里登记一下。”

自由了?如此突然,两人似乎都不敢相信,但塞纳既然让他们公共场合露面,自然是没打算限制她们,以至于一时间愣了神。

恩洛斯学院内虽然有不少天赋出众的平民,但更多的依旧是靠非凡的关系,才可以进入的地方,因此很多王公贵族的子女自然是发觉了她们二人的身份,台下开始窃窃私语,显然是两人的身份被认了出来,亡国的公主,失踪许久已经忽然出现在这里?这本就是一个很有料的话题。

恩洛斯学院是非常自由的,开学仪式完毕以后,便会安排导师进行课程,但实际上没人会在意你究竟来不来,如果你一次课也不上,却能通过毕业考试的话,反而是很值得夸耀的事情,不过考试的难度却可以用变态来形容。

“好了,接下来由老夫进行系统的授课,有什么想法和话要说的话,完事了大可以自由询问。”

“没错,请安静一些,副院长的授课可是千金难求,你们要珍惜这次机会,毕竟他一年也没几天有空来。”马丁主任说道。他同时看了一眼所有的学员。

奥斯曼帝国的小鬼头似乎不在?明明通知了他才对,他一直期待着和塞纳的接触。。。

老头再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开始进入正题。

“大家都是通过了测试的年轻俊才,不是初学者,所以本次课程就重点学习,学院内最热点的学术问题,魔法的分类以及适用性。”

火系的直系法术,火球术,大火球,巨火球,对应的咒语,美拉,美拉米,美拉佐玛。
冰系的直系法术,冰弹术,冰风暴,爆冰术,对应的咒语,希亚多,希亚多,希亚达克,玛希亚多。
气系的直系法术,狂风术,风暴术,极地风暴,对应的咒语,巴基,巴基玛,巴基克洛斯。
还有较为难以掌控的光暗系法术,以及其他属性的类似治愈术,辅助法术等。

“想必这些法术就算大家没有掌握,也明白其基础原理。高中低阶的法术消耗也是从小到大,我知道你们想要学的并不是这一些,或者说这些在学院以外也能够学习到。”老头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但熟练掌握了低中阶法术,才可以学习其他的高阶的法术。比如,同时运用低阶气系法术和冰系法术而成的,冰箭术。”

按部就班的学习,才能更好的进步,不得不说,老头的教学水平确实很出色。

“你们感兴趣的是,自然是更为强大的法术。比如,流星火雨,这就必须同时熟练掌握高阶火系和气系才可能学会,如果你的目标掌握它,那么就得以这两系法术为学习的优先级。”

塞纳看到台下有学生举手,便示意他站起来说话。

“传闻您曾经在解决亡灵事件的时候,使用了从未有人施展过的法术,大范围持续很久威力很夸张的那种,是不是传说中的,禁咒?”

老头留意了一下,这个提问的人,就是刚才提醒自己的那个,这个女娃,好像,在哪见过?

“所谓的禁咒,不仅指它拥有毁天灭地的威力,更因为具有不可控性,对于你来说,流星火雨就已经是禁咒了,因为你没有掌控它的能力,就算你能用出来,很大概率会给自己带来危险,比如砸到了自己,法术一旦施展成功,可不会区分敌我,使用自己尚未掌握的法术而造成施法者本身身亡的案例,可谓比比皆是。”

“哈,没错,能使用天国星坠这种BUG级别法术的人本就没几个,能控制好这个法术的唯一一个人就站在你们面前。”马丁在一旁插了一嘴,这次拆台拆的有点多,是时候舔一把了,他还是很怕这老头事后无聊整自己一下的。

台下又一次发出嘘嘘声,不过这一次让老头颇为受用,没有人会反感对方发自内心的敬仰。

原来如此,没想到这个卖萌的老头真的。。。。。难怪铁拳帝国的国君也是他的学生,安菲雅和菲娅娜终于明白,她们二人是被武德当做礼物送给了他,却不知,为何塞纳会如此轻易的给与她们自由,乃至庇护。

------------------------------------------

还未来得及修葺的天羽帝国的图书馆内,此时却来了不少人,也许是因为先前的特殊情况,此时连管理员都不在。

“真是万幸,关于她们家族的资料没有在这次动乱中损毁,如果这些记载都无误的话,她简直是一个毫无人性的女人呢,不过,并不会有人生来便是如此,我很好奇她的过去都经历了什么。”利昂说道。

“不,她本性绝对不是这样的,应当说,她的本性被扭曲了。”其实武明很奇怪,她和利昂为何会有交集?

“她的父亲是光明教廷的主教,和圣女梅琳娜交往曾经非常密切,却忽然死了,她的母亲是黄金大陆很出名的一名女贤者,记载中所示,也是在她父亲遇难之后离奇死亡。但很奇怪,为何和母亲在一起的她却活了下来。而后,她被梅琳娜抚养。”

表面上看,事情似乎并没有那么复杂,但,仔细琢磨的话,里面的疑点太多了。结合目前的情况,就更为离奇了。

为何瓦里塔会杀死自己的族人?为何她会忽然离开?为何这次失踪案她会和摩多一起成为背锅者?如果不是武明和利昂互相交换了情报的话,很难发现她是如此奇怪的一个人。

“对了!摩多似乎一直和修普诺斯有所勾结,如果说这次事件,修普诺斯把摩多给出卖了,那么修普诺斯就成为了最为可疑的人。”武明忽然醒悟了。

“没错,我们可以做一个假设,修普诺斯大主教杀死了她的父亲,为了避免麻烦,又设法杀死了她的母亲,却没有杀害她,因为她还有某些作用。但如果这个假设成立,梅琳娜就必须是修普诺斯那边的人。因为只有她,才可能取得瓦里塔的信任。”利昂说出了他的推论,却没有告诉武明,这一些他早就已经确认了真实性。

当时,瓦里塔母亲遇害的时候,她大概是十一二岁,几年后,瓦里塔,修普诺斯,以及梅琳娜才同时出现过。这几年内发生了什么,就是最关键的地方。

“但我们不可能直接问修普诺斯,现在,我们还可以从某个人那里获取真相。”利昂说道。

“你说的是,摩多?对吧。他目前就在天羽国内,虽然传闻已经伏诛,但应该还没有死。”武明也忽然反应过来。

确实如此,但,我和冥后娜丽以及那个神秘莫测的休斯顿没有任何交集,他们不可能让自己接触被捕的摩多,所以才只能找你帮忙,没想到出奇的顺利,利昂暗自想到。

武明并没有发现,完全落入了他的思维陷阱,他完全被眼前这个和自己年纪相仿的青年牵着鼻子走,心思缜密,睿智而又冷静,如果冥后娜丽和夜明在的话,一定会发觉。他和安德列三世,真的很像。

“你究竟是谁?”在一旁的护卫叶谦,忽然感觉到眼前这个利昂,颇为不简单,虽然明显对武明没有恶意,但身为护卫的叶谦依旧开始觉得有些不安。

“我的身份并不重要,但为了这几天的事情,不方便告诉你们,不久后想必我们还会再见面。介时在相互认识不迟。”

“但很遗憾,上次调查失踪事件的时候,我们就拖了她的后腿,在天羽国更是完全没有帮上忙,恐怕不会那么顺利。。。”武明对于上次在冥后娜丽陷入危机的时候没有赶去还心存愧疚,至于休斯顿,他似乎很讨厌自己的父王,自然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只要能见到她就可以,接下来的事情我会解决。”

----------------------------------------------------------------

“你是说,铁拳帝国的那个小鬼想要见我?”

“没错,说起来,上次的事情,吾奉命拦住他不让你们见面,并不是他的问题。”看到娜丽面露难色,夜明自然是解释了一下,总不能说,安德烈陛下设计陷害你们,我是帮凶吧。没想到陛下让自己找的人又和他们在一起,真是麻烦,不过,看样子她根本没有太过在意。

“原来如此,请他进来吧,正好也有事想要问他。”

见惯了那些老谋深算,讲话都要时刻保持警惕的老狐狸,眼前那个全身洋溢着阳光之气的少年,让娜丽立刻有了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但他和武明并肩而立的朝自己走来,却让娜丽又感觉到一股莫名的熟悉感,既讨厌又让人很放心的既视感。

“初次见面,美丽的女士,呃!?稍微看的有点入神,请勿见怪。”自她进入自己的视野,自己的眼神就再也无法移开,冥族三圣之一的冥后娜丽吗?

和自己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呢,不应该是一个严厉的大妈吗?但,从未有一个女性给与自己这种奇怪的感觉,神秘又带着一丝庄严,明明很冷漠却散发出透人心扉的温润之气。

“有什么事吗?”

“说来话长,是这样的。”武明把刚才两人分析的结果大致重复了一遍,既然她还有耐心听自己说完,想必上次的事情她并不是特别在意把。

“瓦里塔?上次见过一面的那个女人吗?的确很让人奇怪。”娜丽看了一眼周围,似乎对夜明的存在有所顾忌,如果他们说的是真的,那么安德烈三世和修普诺斯很可能是一伙的,这样事情就很麻烦的。

“瓦里塔吗?她和修普诺斯的关系确实很奇怪,想必你们是因为不久后她被公开处刑而来吧?”夜明知道娜丽的顾忌,毕竟自己不久前还是毒蜘蛛的人。

他并不介意他们继续调查修普诺斯,因为安德烈三世早就做好了准备,只是没想到触发者是利昂皇子和武明而已。不如说修普诺斯正是安德烈三世下一个要对付的目标才对。

“摩多的尸体已经被带走了,不过,你们想要的答案,倒是可以在摩多留下的这些东西上找到。”娜丽的话意犹未尽,很有深意的看着武明。那些东西休斯顿说自己不方便看,她也大概知道是什么内容。但,此时这都不重要了。

没想到继安德烈三世对那东西产生反应之后,第二样东西,居然对他产生了反应!

-------------------------------------------------------------

这是记忆水晶?看样子,已经保存了许多年。

回到临时居所,武明这才拿出自己拿到的东西,他本能的感觉到娜丽似乎对利昂保持着警惕?

既然东西完好的在这里,这里面的东西自然已经被查看过了,也许已经不是全貌了,但为了获取线索,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实际上,休斯顿确实查看过了,却刻意的跟娜丽说过这东西交给可靠的男人看比较好。

几个苹果大小的水晶球。除了外表十分光滑透明,没有其他特别之处,但水晶球的上面却似乎贴着标签。

黄金蔷薇艾莉娜?对了,坎特王国!艾莉娜,瓦里塔,还有不久前出现在父王皇宫内的那两位亡国公主都是坎特王国的人!其他水晶球也依次标注着,坎特国大贤者的幼女,甚至还有天羽国的女皇!??

水晶球内的影像开始慢慢清晰,如同留影一样,甚至可以听到所有人讲话的声音!

第一幕是不久前还十分繁荣的,以魔法研究着称的坎特国国都之内。

都城内,某处略为偏僻的摊位处,乔装打扮后的摩多正坐在那里翘首以盼的等待着,片刻后,一个看似贵族模样打扮的女性来到了这里。

“怎么样?王子的怪病是不是完全没有缓和,反而愈加严重起来?”摩多问道。

“是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夫说过了,这不是简单诅咒,甚至还会传染给其他符合条件的人。不过对女性无效。几个月前,如果你们听从老夫的建议及时处理的话,绝对不会到现在的地步。”

艾莉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当时她和他的儿子参加完魔法行会的会议,回城之际,忽然被眼前这个神秘的老者拦住,他说王子受了诅咒,必须得马上采取措施医治。

素以魔法出名的坎特王国,怎么会连区区一个怪病都看不出?而且王子明明还好好的!

而且这个眼前的老者看起来怪怪的。传闻中,都城来了一个奇怪的术士,很多人遇到的麻烦事,怪病,奇异事件,都被他解决了,而且他还无偿帮助平民,因此在都城外面小有名气。周围的百姓更是对他赞誉有加

但,她却对这个人保持着非常高的警惕,也许,仅仅是直觉。

“看打扮,您是皇宫内的人吧?那这样,你把这个东西给王子服下去,他的情况必然会马上好转,当然,可能下一次来的时候,老夫已经离开了。”欲擒故纵,更容易取得信任,摩多露出一丝不可察觉的微笑。即便是半蒙着脸,端庄而又典雅,她还是如此美丽。刻意被蒙在帽后的金黄色秀发,更确定了是目标没错。

画面一换,几天后,得了怪病的皇子的病情大为好转,黄金蔷薇艾莉娜又再次来到了同样的地方。

“接下来,为了根除,老夫还得亲自去一趟皇宫,当然,你也可以把他带到这里来。”

“还是劳烦你走一趟把,想要什么酬劳的话,现在就可以说了。”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依旧是如此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看样子依旧未能取得她的信任。但,这根本不重要。

当晚,王子的病被彻底根除,让艾莉娜感觉到奇怪的老人却在其后便离开了都城,似乎一切都是自己多虑了?

画面一换,摩多来到了某个建筑的议事厅内。

“现在,皇宫内已经有很多人在老夫的控制之下,在接收到老夫的神魂之力命令之前,他们和平时不会有异样,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那是自然,事发以后,我们会第一时间按照计划行事,别忘了,东边领地归我们,其余的你们自然看着办。”说话时声音,是一个兽族的人,虽然能看清样貌,但武明却并不认识,只觉得似乎在哪见过。

.
第四十四章 黄金蔷薇的凋零【中】

几日后,坎特王国受到不明佣兵团的袭击,都城的城门被袭击者轻易的打开,皇宫的卫兵忽然倒戈,国君更是忽然失踪,皇室成员要么失踪,要么被杀,一夜之间,坎特王国几乎被灭国。这一切的真相,却似乎永远的被埋藏在迷雾之中。

摩多的目标,是黄金蔷薇艾莉娜。

兽族的目标,是坎多王国的领土和资源,他们在边境一直都有冲突。

铁拳王国似乎没有参与其中,却很奇怪的选择了绝对中立。

奥斯曼帝国则是在最后勉为其难的接受了坎特王国的国民,以及幸存的皇室成员。

城破之时,护卫王妃的护卫队忽然叛变,艾莉娜根本不知道自己被打晕后,马车被带去了何处。

“这里是。。。哪里!?”自己有意识之时,已经身处一处灯壁辉煌的内室之内,抬头,却和那熟悉而又厌恶的脸庞对视,惊讶而失神的俏容,远山近眉熠熠生姿,琼鼻玉耳如白玉,身材却削成腰如约素,一双纤纤玉手紧握着,却难掩她心头的紧张,“是你,是你对我们下了诅咒,你跟袭击者果然是一伙的!”

“那不是诅咒,几个月前,王子外出的时候,老夫便对他的饮食中下了蛊,而蛊主则是我自己,自然可以任意的选择发病的时间。不过你放心,老夫已经切实的完全清除了所有的蛊虫。不管是你的儿子还是其他人,都很安全。”

“你,究竟想干什么!”从头到尾,她都没有信任过摩多,但,那似乎什么都改变不了。能在一夜之间做到这种地步,即便毒蜘蛛的势力再过强大也不可能。显然,他们陷入了早就预谋好的陷阱之中。

“显然,老夫并不是主谋,如果城门没有被打开,皇宫内没有发生动乱,最终结局也不会改变,也许只会增加伤亡而已。老夫答应配合他们行动,是因为约定好了,你归我而已。”摩多看了一眼艾莉娜,被绑架到这里,如此惊慌的情况之下,她依旧保持着冷静。挺让他感觉到意外的,不过这样,却更是激发出了摩多彻底调教这个女人的兴趣。

没有庸俗的富贵之气却如同大家闺秀般庄重不已,如同庄重而又美丽的蔷薇花一样,让这样的女人恭恭敬敬把身上的衣服脱了跪在面前让他享用一番,才是最终目的,若是强行肏到她,也不过是暴殄天物而已。

她面对自己的时候永远是冷漠,寡言,但摩多却偏偏想要让她在自己的胯下尽情的呻吟。把她的矜持和身体各处的美妙都开发彻底才行。

“不知你把我虏来此处所为何事?若无要紧之事,还请让我离开!”

也没想到这女人到这般地步还能把话说的不卑不亢,心中不由又起了几分征服的欲望。
“回去?你的丈夫已经被干掉了,儿子和女儿暂时都在我手里,而且现在城里都是贼军在找寻你们,你觉得天下哪还有安全之处? ”

艾莉娜抬头怒瞪着摩多,她很清楚这一切都是摩多暗中计划的,就算他不是主谋,也是策划者之一。但现在,国家沦陷,连她也落入摩多手中。纵然她一直是一个坚强无比的女人,心中不免开始产生冷冷的绝望感。

摩多走上前,抬起手在她脸上轻抹了一下,笑道“看来你意识到了现在的处境?放心,老夫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上次说会治好你儿子的病,他现在难道不是好的很!?”摩多略为玩味的一笑,第一步,威胁,算是完成了呢。“若王妃你肯屈尊降贵留在这里伺候老夫,老夫更是可以保证你子女的安全,不知你意下如何!”

见摩多终是露出了本意,艾莉娜却忽然下定决心!“哼!今日被掳至这里,我就没有无全身而退的念相。如果说遭逢劫难是坎特的天数,国君既然已经死了,我也无苟活之理。若你想要强来,我也会撞死在这里,不会让你如愿!”

“如果你死了,老夫定会把你的女儿送去奴隶营,儿子的尸体就和你一起挂到城门口好了。”摩多不由得心痒难耐,落到他手里的女人很多,大部分也只是哭喊叫嚷,也有少数以死明志的,不过,她一边打算撞墙,一边还咬舌自尽的这个态度,可不是装出来的,先稳住再说。

俗话说,得不到的往往是最好的,加上摩多还有一个更远大的目标,就是将她和芬特女王这两朵艳绝人寰的绝代名花一起摆在自己身下心甘情愿的挨肏!所以在这个宏伟目标实现之前,他只能欲得之而不择手段。却又不能强来。

如果以神魂之力完全操控她,自然可以马上一亲芳泽,就算把她干成无意识的人偶也很容易。但她求死的意志如此强烈,自己只要一失神,让她死掉可就前功尽弃了。

“你这恶贼。”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即便决心以死明志,她还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王妃抵死不愿,本来老夫也不该强逼,既然如此,不妨我们打个赌,若是王妃赢了,老夫便放你离去,地点你选,若是老夫侥幸得胜,那王妃只需留在这里一年,作为老夫的女奴。不管输赢,老夫都会保证你子女的安全,然后送他们离开。”

“当真?放他们走?”明明知道对方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但却。。。。如同溺水的人,忽然找到希望一样,摩多并没有欺骗她的理由,自己根本无力反抗。

“老夫虽御女无数,但自成名以来,从未强迫过一个女人,明日老夫便会命人将他们送到奥斯曼帝国的都城。当然,王妃若是拒绝,或者不信守承诺,那么没人知道会有怎么样的后果。”

“那赌约为何?直说吧!”虽然心中明白这所谓的赌约必然会让她为难无比,但若能保证其他人的安全,却是让她心中的坚定出现了间隙。

“老夫若输了,便得送皇妃走,实在舍不得,故才出此下策,看到哪里的沙漏没有,一共有3层,皇妃可在限定时间内根据不同的条件击败老夫,第一层,皇妃可用任何事物摆弄老夫的胯下之物,只要能让老夫发泄完欲望,软下去或者射出来,便是你赢,第二层的时候,则由老夫选择方法,规矩不变,但绝不会侵犯你的贞洁之物,待到第三层,则可需要皇妃自愿与老夫共赴巫山,只要皇妃能坚持不叫出来,那就证明是老夫的能力无法满足皇妃,亦算是老夫的败北。同时又满足的老夫的夙愿,可谓共赢的结局。”

虽然很恶心,但,这样一来命运却似乎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半个时辰,一般这种老年的男人就算什么都不做也应该半软下去了吧?

却不知此乃风月场所让良家女人屈服堕落的常用手法,通俗地讲,便是“渐落。”卖唱-陪唱-陪睡的三部曲。

“已经开始了,你在等什么?不过来替老夫宽衣吗!?”

“你。。”原以为摩多会自己把衣服解开,把那噁恶心的肉棒露出来,却未料到要她亲自动手,至少她的丈夫从来都是自己主动的。

其实,她是生怕摩多会突然扑上来将她按倒在地将她强奸,可等她到了摩多面前,两人不过一息之间的距离时,摩多仍旧保持着应有的镇定,没有一点要对她加以侵犯的意思,甚至等她到面前,主动将眼睛闭上,显出对她的几分尊重,亦或是自信而已?

伸出芊芊玉手,一把拽开摩多身前法袍的活扣,随着衣带松开,前襟也随即自然敞开出来,而后拉开带子之时,摩多粗长的肉棒突然跳出了衣襟,将她吓了一跳。

她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自己丈夫的肉棒,面对眼前的物事,她感觉陌生也熟悉,熟悉是毕竟自己也享受过鱼水之欢,陌生的是,对比自己的丈夫,眼前这个老男人的肉棒居然可以如此巨大?而且他赤裸后,古铜色的强健身躯,散发出强烈的男性气息,也是让艾莉娜震惊不已,不自觉的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终于她开始放开手脚用手颤抖着去搓动摩多的肉棒,却一直闭着眼不想去瞧,可越是不瞧,情况却越是糟糕,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他的肉棒不是一点反应没有,反而变得越来越粗壮。

“这种程度便想让老夫一泄如注?似乎是太小看老夫了,皇妃若是想要直接到第三步,也是可以的呢。”

艾莉娜这才发觉,原来沙漏已经到了第二层,按照约定,摩多可以主动摆弄她的身体,只是不能侵犯她的贞洁而已。

“呜,时间到了,还请皇妃到那边那边趴好,老夫实在忍耐不住,打算用你诱人的身躯发泄心中的欲火。”

艾莉娜愣在原地,摩多轻蔑的一笑,单手将她的娇躯抱起,掷到了一旁大床的边上。

待她吃疼的睁眼查看状况之时,却发现摩多的巨物以及距离她的檀口只有一尺之遥!摩多的肉棒在自己刚才的搓弄之下变得又粗又长,足足大了两个尺码,就好像一件杀人的利器一样,此时整个棒身痉挛交错,更显狰狞。

她知道,除了代表女人贞洁的蜜穴之外,自己的檀口是最有希望让摩多发泄出来的途径,然而她依旧是小看了摩多的性能力,她这种三贞九烈的女性,是他最擅长对付的,此时的艾莉娜就好像是已经被打开突破口的墙壁,随时可能被推倒。

她已经蹲在摩多的面前,居高临下的征服感本就是很强烈的,只要他往前一挺身,就能让肉棒接触在她的俏脸和琼鼻之上。进一步的挺动之后,准确无误到了她的唇边,虽然艾莉娜紧闭着眼不想去瞧,可脸颊上已经能感觉到那龟头的火热。

  摩多此时趾高气扬的说道“你最好识相一些,用口舌为老夫的阳物服务,一边自己宽衣,同样的话老夫不想说第二遍!”是时候给她一点压力。

  肉棒又是一挺,却是扣开了她的唇关,双唇已经接触到摩多肉棒的稜角,她虽然咬着牙想做最后的抵抗,双颊的泪跟着滑下,却终是在抽泣声中,牙关大开,被肉棒狠狠刺了进去,摩多毫不留情直刺到她的喉咙,停顿之后才又抽了出来。

艾莉娜也感觉到不能被他继续这么胡来,只好仰起头,将肉棒缓缓纳进口中。

“这就对了,若是努力点,让老夫发泄出来,对大家来说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动一下,让老夫的肉棒在你口中摩擦啊。。哈哈对,就是如此!”

摩多看着艾莉娜遵照他的意思在含弄他的肉棒,心中有种征服的快感,但即便过去许久,却丝毫不见肉棒变弱,更别提发泄出来!她的摆动也渐渐机械,于是摩多突然将肉棒撤出来!绕到她身后,一把搂住她的腰将她提了起来。“就这样趴好。”此时,艾莉娜还未将自己的衣物尽数脱完。最后贴身的衣物此时才被摩多顺势除去。

此时,艾莉娜心中已经几乎绝望,除了期冀摩多这个仇人言而有信之外她已经想不到有别的办法,心乱如麻之下她就硬生生被按倒在床沿上,人趴在椅背上将半裸的雪臀呈现给摩多,也许是因为背对着摩多,她的羞耻心反而没那么重。

也没料到艾莉娜此时已经如此顺从,当他见到艾莉娜那团簇而可爱的后庭妙穴,居然还未被染指!?差点忍不住想为这妙穴开苞,可他却还玩弄够猎物。因为他还未取得胜利。

意气风发的摩多,按住了艾莉娜的两片臀瓣,挺起肉棒便在她股沟之间
摩擦起来,她的股沟居然不见一点水渍?摩多心想这还真是个贞操观念很强的女人,就算受到这么大的性暗示,居然还能忍住不流出水来。难怪她的后庭雏菊还未被采摘。

此时的艾莉娜趴在那,已经是待宰羔羊,她心中对于摩多能射出来已经放弃希望,她这才发现自己的天真。只能狠狠咬着自己的手背,却是感觉到那可恶坚硬的东西在自己的雏菊之外来来回回,越是着急,时间却仿佛过的越快。

悲呼的一声,与此同时,那肆虐了她大半个时辰的坚挺的肉棒,已经刺进了她的蜜穴之中!“这一声暂且不算也罢,接下来若是叫出声,便算是老夫赢了哦。”

此时的摩多丝毫没有怜悯之心,该做的他已经做全了,连肉棒都已经被润滑,现在就是享受战利品的时候,肉棒刺进蜜穴之后用尽身体的力气往里开进,而此时艾莉娜能保持不叫出声已经竭尽全力,就算挣扎着想用手去反抗,但以她的力气根本无法阻碍摩多对她的侵犯。

终于一刺到底,这一路上可谓是布满曲折,没想到生育过几个子女的女人竟然如此紧凑,浅处虽然略为宽松,但越是后面便越是难以进入。看来她原本的丈夫胯下的肉棒根本不够满足她啊。

虽然还未取得完全胜利,但是摩多早已有计划,可谓胜券在握,甚至他还很好奇,在他如此多重攻击之下,她能坚持到何时。

黄金蔷薇,艾莉娜,这朵娇花,终是到了被自己采摘的时刻,摩多火力全开,肉棒尽情的在她火热的体内肆虐!而艾莉娜忽遭横祸,卑躬屈膝的承受着身后的冲击,后又被改为仰躺的姿态,梨花带雨的手抱双股,屈辱的分开双腿,任由摩多挺起肉棒直入蜜穴最深处,如同在汪洋大海中不断的沉浮,却仍坚持着最后一丝底线,未能叫出声。

眼看时间将尽,摩多甚至开始钦佩起她到现在还未屈服。但也更激发出摩多彻底调教艾莉娜的决心。轻蔑的一笑,摩多将蹂躏了她许久的肉棒猛的抽出。

艾莉娜内心痛苦的享受着异样的激情,却忽然觉得一阵空虚,差点尖叫出声。猝不及防之下,毫无防备。自己的雏菊忽然被袭击!

“啊!痛!”忽然到来的痛苦让艾莉娜终于惨叫出声,摩多早已料定,她的后庭尚未被开发,才将悬念留到现在。

“看来还是老夫技高一筹,接下来,还请皇妃放开矜持,好好享受吧!”言毕,摩多兴奋的将肉棒近一步刺入她雏菊的深处,在她的雏菊内抽插了一会,慢慢的感受到她后庭妙穴的紧蹙之后,才将肉棒抽出来,鲜血也跟着流出,就好像为处女开苞一样,鲜血缓缓流出也恰好经过她的蜜穴落在地上。

“想要老夫肏你的前面,还是后面?”摩多得意的说道。

而艾莉娜陷入失败的悔恨后自然是无暇去回应他,摩多将两人下体周围的血迹也稍微擦掉,重新将肉棒刺进了那紧促的后庭之中,有了流出的鲜血和肠液做润滑,肉棒的进出也顺畅了许多,就在艾莉娜感觉死了一样的时候,更大的灾难来临,摩多似乎略为恼怒,开始丝毫怜惜之心,开始由慢及快,在她刚被开发的后庭雏菊中猛烈的抽插起来。

“啊……啊……”一声声的惨叫也跟着传来,即便是全面溃败,但她终是要强之人,在惨叫了几声之后,她意识到要保留最基本的颜面,也慢慢的熟悉这种痛苦,用身体抗拒抵挡这股疼痛。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