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王小军的操屄人生】 (39) 作者: xifangjile

海棠书屋 2021-02-24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王小军的操屄人生】 作者:xifangjile2021-2-25发表于:SIS论坛 (三十九 不简单的一顿饭) 由于对王宝珍的厨艺严重缺乏信任,马艳艳亲自下厨做菜,说要王小军好好尝尝她的手艺。在厨房,母子二人一起给马艳艳
.

【王小军的操屄人生】

作者:xifangjile
2021-2-25发表于:SIS论坛

(三十九 不简单的一顿饭)

由于对王宝珍的厨艺严重缺乏信任,马艳艳亲自下厨做菜,说要王小军好好尝尝她的手艺。

在厨房,母子二人一起给马艳艳打下手。

马艳艳明知道王小军不是雏了,貌似对他的兴趣也没减少多少。终归是不甘寂寞的她,切着切着豆腐就开始不经意地蹭了王小军一下,用甜腻腻的嗓音问道:“小军喜欢吃阿姨的豆腐吗?”

王小军也不是省油的灯,会意后立刻就应声道:“当然喜欢啦,我最喜欢吃阿姨的豆腐啦!”

“就会说好听的,你都没吃过阿姨做的豆腐!”

“吃过的。”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记得?”

“不是这种豆腐啦,是另外一种肉做的,不过一样白白嫩嫩的……”王小军把色眯眯的目光停留她高耸的胸脯上,嘻嘻笑道。

马阿姨知道他话中指的是上次被他吃奶子的事,啐道:“小色鬼!”

转脸还向醋意大发正黑着脸的王宝珍告状:“宝珍你看看,你生的好儿子,说的是什么话,我好心做豆腐给他吃,他倒调戏起我来……”

王小军赶紧跟着道:“阿姨你恶人先告状,明明是你调戏我,是你先挑头的。妈,您来评评理,是不是她先调戏我的?我还未成年呢!!”

两人是什么货色,王宝珍心里清楚的很,于是没好气地道:“你们俩是黄鼠狼配狐狸,一对骚货!”

“反了,宝珍,你这是一下得罪俩……大儿子,咱俩的事先放下,先把你妈给办了,好不好?”

“没问题。”

“来,我帮你按着,你来办。”

说完,马艳艳菜也不切了,起身就麻利地从背后捉了王宝珍双手。王宝珍虽然比她更年轻,但她那一身小骨架,可又比她细了不止一圈儿,哪里是她的对手,一下子就被她牢牢控制住。双手给扭到背后,双腿也被马艳艳用双腿别住,动也不能动。当然,因为两人衣着都相当暴露,免不了春光大泄,让一边的王小军大饱眼福。

拿住了王宝珍后,马艳艳兴奋地冲他道:“小军,快点,我把你妈拿下了,快点把她办了!”

王宝珍不敢拿主犯怎么样,只得冲王小军厉声道:

“我看你敢动我!”

可惜王小军眼下和他马阿姨是统一战线的,根本一点儿不怕她,直接对她的威胁选择无视。他像电视里演的大流氓那样搓着小手,冲她嘿嘿淫笑着不断走近。

“王小军,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

“切,有马阿姨罩着我,我动你怎么了!”

“说的好,今个阿姨帮你撑腰……来,快把你妈办了,让她再BB咱俩!”

“我听阿姨的!”王小军一头应允,看着王宝珍大片雪白的乳肉,不禁暗暗吞了吞口水。换平日,这种情况他早掏枪就插了,可惜今天有马艳艳在场,他只得装老实,反过头开口问道:

“那个,阿姨,到底要我怎么办我妈啊?”

“小笨蛋,还能怎么办,就按男人办女人的方法办?快点,我马上压不住了,你妈反抗挺激烈的,快上来办啊!”

“可是您还没告诉我什么是男人办女人啊?”其实王小军心里门儿清,而且他早办过了成百上千次。马艳艳恨铁不成钢地道:

“笨,上来搞啊,搞你妈下面。”

“啊,这……这不太好吧,儿子搞亲妈,这不是乱伦吗?”

“你想哪儿了,谁让你乱伦了,我让来打你妈屁股,好好治治她的骚,你看她明明自己穿着齐屄小短裙,骚气冲天的,还胆敢骂咱俩是一对骚货。”

“我还以为您让我那个,原来是打屁股!”王小军大汗。

“怎么,你还挺失望是不……哈哈,想那个也不是不可以,反正你妈现在不能动,你自己把她裙子掀开,进去那个她就是了。”

“王小军,你敢?你敢那个我,我就跟你断绝母子关系!”王宝珍看上去十分惊恐,王小军看了都忍不住暗赞一声:“演技真棒”

他这骚妈都被他真枪实弹地干了上千次,还能装纯装成这样。就冲这一点,不当演员都可惜了。

“谁说要那个您了,我是误以为阿姨让我那个您。 您放心,就是她拿刀逼我那个您,我也坚决不那个。”说着王小军也给自己点了个赞,幸好自个演技也不差。

“我不信,真把刀架在你脖子上逼你那个你妈的话,你还能不那个啊?”马艳艳笑着道。

“那也得看人啊,你让我那个我妈的话,那我肯定不能满口答应,我不能坏了我妈的名节!”

“哎呦呦,你可真幽默啊!还坏你妈名节……哈哈……你不记得你妈是做什么的了?”

“当小姐的,怎么啦?盗亦有道吗,当小姐的就不行有名节啦!”

说话间,王小军已经走上来跪在王宝珍跟前。正如马艳艳所说,眼下王宝珍这个大开腿的姿势,他想肏的话,真的就可以直接翻开她的裙子,把她肏了。而且,还断然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最多就是挨一顿臭骂,毒打都算不上。

“小军,过后可别后悔,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宝珍啊,你生了个好儿子!”

王宝珍红着脸,不敢吭声。她实在是怕一说话就露馅。

好在王小军及时看出了她的窘迫,立刻插话道:“阿姨,妈的屁股在下面,我怎么打她的屁股啊。”

“打不着屁股,那就打奶子。你瞧你妈的奶子,又肥又大,多骚啊!快点使劲扇,让她再用它勾引男人!”

“遵命!”

“死小军,你敢!”王宝珍眼看着王小军上手掀她上衣,睁大美目怒道。

“有什么不敢的,都说了,现在有阿姨帮我撑腰,怕你个球。你也别怨我啊,你有今天,全都是当年您打我屁股的报应。”

说着王小军接着动手解王宝珍的奶罩,问题又出现了,她奶罩的扣环在背后,而她正仰躺在人家怀里,实在不方便解。

这时候他马阿姨看不下去了,埋怨道:“小军你怎么这么笨啊,把你妈的奶子从奶罩里掏出来不就行了,非得解奶罩啊?大不了拿剪刀把你妈奶罩剪了,反正她奶子这么大,带不带奶罩都一样招人。”

王小军贱笑着伸手探入亲妈的奶罩子,小心翼翼地托住雪白丰满的大奶子,慢慢从奶罩里拿出来。

“对,就这样。拿出来,狠狠扇,你妈用它勾引了数不清的野男人,不打都对不起你爸!”

是啊,归根结底他这骚妈全身最勾人的部位就是这对万中无一的极品大奶,因为这对奶子,她的卖淫生意兴隆了十多年,至今长盛不衰。当然,她超紧的小嫩屄也有很大功劳,用过的都说好。但是它起到的作用更多的是拉拢回头客,真正起到广告效应的还是她的这对大白奶。

看着亲妈颤巍巍的雪白大奶,上面乌暗暗的奶头和乳晕,昭示着它经过了无数男人的吸吮,其中就有他自己的一份。羊脂一般雪白滑腻的奶肉,堆积在她那副小身板上,把半个上身都占满了,难得的是还是完美的球形,实在是美不胜收!

“打啊,愣着干嘛!”在他发愣的当口,他马阿姨十分兴奋地开口催促他了。

“阿姨,我舍不得。妈的奶子太美了,我舍不得打!”

听到王小军这种令人意外的回答,王宝珍得意地哼了哼:“算你识相,老娘没白养你!”

“哎呀,确实很美,又大又圆还又挺,还白净……换我也舍不得打。不打就不打,让你这个儿子打亲妈的奶子,是有点过分。这样吧,咱换个惩罚方式,挠痒痒。”

“这个法子好。”

“那你赶快挠啊……还握着你妈的奶子干嘛,那么爱摸女人的奶子啊!这可是你亲妈,她的奶子虽好,你这当儿子的也不能一直握着吧!”

“哪有,我这不是正想着帮妈装回去吗!”

“也别装回去,罚它挨一会冻……你干嘛?”

“给我妈脱鞋,好挠她脚底板啊!”

“不嫌臭啊,咱不挠脚底板,你妈身上又不是只有脚底板怕痒……把你妈裙子掀开,挠她大腿根……”

“不行,不准挠……”王宝珍挣扎着反抗。

“没有你说话的份儿,老老实实接受惩罚吧!”马艳艳直接用自个的嘴把王宝珍的嘴给堵住了,于此同时用眼神示意王小军赶快照她的话做。

真要当着外人面掀开亲妈的裙子,去挠她大腿吗?再说大腿根离屄那么近,王小军一时下不了决定,他不知道这是不是他马阿姨故意试探他,试探他们母子有没有发生超越母子关系的男女关系。毕竟他高超的吻技和娴熟的摸奶手法都是不小的破绽,而且她又知道了他已经睡过了女人。再加上他骚妈又是做小姐的,还是超级骚浪的那种。这些都综合起来,实在是难免让人不生疑。

到底是脱还是不脱呢?这个问题让王小军小小犹豫了一下,直到马艳艳忍不住又用眼神催促他。

他才心一横,算了,脱就脱吧,人生就应该充满刺激,就顺着本心来吧,大不了奸情败露。说白了,败露又怎么了,他马阿姨也是婊子,他骚妈也是婊子,彼此半斤八两,都是一窝的狐狸,谁还嫌谁骚是怎么的!再说了,对他骚妈而言,当婊子本来就为社会所不容,本来就没脸见人,也不差这一茬。对他来说,他年龄那么小,犯点错误再正常不过了。

“不要……我……我没穿……”

王宝珍的挣扎一直被马艳艳控制的死死的。使得王小军非常顺利地翻开了亲妈的包臀裙,然后他就傻眼了。

光秃秃湿淋淋的骚屄上是两片美美的红艳艳小阴唇,上面又均匀对称地排列着六个光泽照人的金属小环,这十八禁的画面一下子就展现在他面前。

“妈的,怎么忘记这茬了,骚妈为了方便跟我性交,已经很久不穿内裤了……我俩刚刚还又弄了两回!”

“哎呀,宝珍你真是,连内裤也不穿,怎么不早说,怎么浪成这样……小屄还上环了,谁给你上的啊,你不是怕疼吗,让你纹朵花都嫌疼。你瞧瞧你,穿环穿两个还不满足,一连打这么多,我数数,一,二,三……一连打了六个上去。真是的,上面穿根线,都能把屄给封严实了……”

王小军闻言一惊,他马阿姨还真说对了,他当初给亲妈上这么多环就是奔着锁屄去的,而且他还真锁过亲妈一段日子。也就是在最近跟姓张的谈判好了,才给亲妈开了锁,让她继续接客。

“王小军,老娘要揍死你!”王宝珍厉喝一声,猛地从熟妇怀里挣扎出来,挥手冲王小军就是一耳光。

啪一声,不留情的一巴掌打在了王小军手腕上。他自从在床上把亲妈收拾地服帖了后,对这位大奶骚妈的惧怕早已一去不复返,让他站着不动挨打是门也没有。所以眼下,即使是他做了错事,亲妈要打他耳光的时候他还是会挥手抵抗的。

王宝珍不光被挡了,而且手腕顺带被亲儿子捉住。拉扯间,她被马艳艳绊了一下,压着王小军就趴了下去。王小军毕竟还小,在跟她拉扯中也不太稳当,径直就被她压了下去。

噗通一声,母子俩双双倒地,光着奶子的王宝珍在上,硬着鸡巴的王小军在下。俩人同时哎呦一声,王小军是屁股蹲摔了一下狠的,再加上被亲妈的奶子狠狠闷了一下。王宝珍则是被王小军起立的大鸡巴结结实实地顶了一下胯,顶得她瞬时反弓了身子,紧接着手捂着屄口喘不过气。

这事看起来十分凑巧,其实是有其必然。母子俩过了一段胡天胡地的日子,成天是想操就操,而且一操就是一个钟头,有时甚至直到做爱做得得筋疲力尽才罢休。这就使王小军养成不少非同寻常的怪习惯,其中之一是见屄硬,具体来说是见到王宝珍裸露的嫩屄,大鸡巴就自然而然起立致敬。其二就是由于经常站立性交,导致母子俩但凡站一块,都会下意识地调整站姿,以便做好即刻性交准备。这两个习惯使得类似巧合发生了好几次。

只不过以前没有外人,都是母子俩光着身子打闹。往往是闹着闹着,王宝珍碍于体力劣势,被推倒插入。没错,就是推倒的同时插入。倒下前两人相隔几十公分,倒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就变成了负数。

这回万幸的是王小军自个穿着裤子,所以才没有发生在他马阿姨跟前把亲妈给插了的丑事。

即使如此,王宝珍也不好受。虽然隔着裤子,鸡巴没进去,但是那种有点弹劲的来自于亲儿子大鸡巴的特有力量瞬间打在屄上,经由阴道散入全身,有点疼痛,更多的是酥酥麻麻痒痒。借着这个信号,骚穴内的淫水霎时泛滥起来。格外敏感,格外有需求的她差点脱口求操。

身下的王小军,看到亲妈撅着屁股一手捂着下体,一边媚眼如丝地望着他,霎时明白了她的处境。幸好他是清醒的,于是高声道:“阿姨,救命啊,我妈要打死我,救救我啊!”

王宝珍经他一提示,跟着清醒过来,屄也不捂了,用沾着自个淫水的玉手揪了王小军耳朵,气哼哼的道:“气死老娘了,看你还敢不敢扒老娘裙子!”

“谁叫你穿齐B小短裙的……哎呦……不敢了,不敢了,哎呦,松手,疼,疼,阿姨救命啊!”

“行了,宝珍,你就饶了他吧,他也不知道你没穿内裤啊……你先起来,你看你这露着奶子光着屁股的,你这样压着小军,是想强奸他怎么着……”

“对,妈,你快起来穿裤子,你露点都漏光了,三点全露,丢死个人!”

“你找死啊!”王宝珍加大拧耳朵的力气。

“别,别拧了。我错了,我认错,妈您没露点,三点我一点也没看见。”

马阿姨听了噗嗤一笑,道:“行了行了,你们娘俩也别打情骂俏了,小军说的对,你先起来把裤子穿了,这样光着,太不像话了。”

“谁跟他打情骂俏,我是在好好教训他个不孝子。”

“对对对,妈您做得对,求您别再拧了,我以后一定孝顺您,现在就孝顺,您松手,我现在就帮您把裙子穿上。”

“老娘自己不会穿,要你帮?”

“不让帮就不帮吗,不兴我表表孝心!”

“孝你妈个头!”

“我妈还不就是你!”

“老娘没你这种儿子……气死老娘了!”

“啪”一声脆响,王宝珍的屁股挨了她马姐一巴掌,吓得她惊叫一声。只听她马姐笑着道:“好棒的手感!宝珍你再不起来穿裤子,我可就多扇几巴掌了。”

“马姐!您怎么跟他一块欺负我。”

“谁叫我是咱大儿子女朋友呢!”

“啊,什么跟什么。您也不害臊啊,两个小军加一块都没您年纪大。”

“妈,这就是您的不对了。在爱情面前,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距离。只要我跟阿姨真心相爱,哪怕阿姨年纪再大一倍,那又算的了什么,何况阿姨还嫩得像我同班同学似的!”

王小军的马屁大法一使,立刻就把马艳艳拍舒服了,她轻轻踢了王小军一下,笑骂道:“你个小油嘴!”

王宝珍恨恨地从王小军身上爬了起来,就要自个提上热裤,没想到马艳艳立刻阻止她道:

“慢着,我差点忘了问你,啥时候上的环,是不是姓张的逼你?”

“没有,我自愿的。”王宝珍不自然地道。

“信你个鬼,自愿,自愿个屁!我还不知道你,那么怕疼的一姑娘,一个小纹身都不愿纹,会自愿让人给你阴唇穿环……瞧着还挺漂亮的……行了,你不愿意多说,我也就不问了,你记住,你是我带出来的,我也不能白当你这声姐,以后真有人欺负你,别管是姓张的还是姓王的,你告诉我,姐帮你讨公道。”

“我知道了,姐!”

马艳艳点了点头,转头又朝王小军道:

“小军,你看到了?”

“什么?”王小军闻言一愣,他没想到他马阿姨会问他问题。眼下这个话题那么尴尬,不是应该把他当个木头人处理吗!

“我问你看到你妈这幅样子没?”

“呃,看到……一点点。”

“好看不好看啊?”

“没看清楚。”

“宝珍,咱这大儿子还想仔细看清楚,要不你就张开腿,给他看个够!”

“姐,你说什么呢?”

“我让你张开腿。”马艳艳提高声音带有命令的语气道。

王宝珍不敢违逆她,不得不再次把双腿张得大大的,把整个小屄完完整整地露给两人看。

“小军,你看过你妈的小屄,对不对?”

王小军不知道她是演的哪一出,谨慎地点了点头,然后补充道:“我妈即是小姐,又是模特,她早告诉我了。还给我看了她拍的艺术照,有些确实比较开放,露肉露的有点多,很多姿势摆的也不正经,甚至也有露屄的……不过我理解我妈,那都是为了艺术……嗯……也为了赚钱养家。”

“原来你都知道了啊,你还看过你妈的露屄艺术照,你妈啥时候又拍裸照了?”

“是以前的老照片,好多年前的!”

“是吗,我就说嘛,你妈现在名气起来了,再拍那种照片就得不偿失了,应该低调,闷头发大财!”

“阿姨,这枪打露头鸟的道理我懂。就连我妈玩抖音我都不让她发自拍!”

“呦呵,真的假的,这么小就懂得保护妈妈了!”

“那可是,谁让我是我妈的好儿子呢!”

“那阿姨再问你,你觉得你妈赚钱容易吗?”

“那得看我妈赚哪份工的钱了。我妈的业务范围那么大,除了摆POSE给人拍照,还要摆姿势供人打炮,她这卖艺又卖身的……相比之下,应该还是当小姐赚的容易些,毕竟,我妈最拿的出手的就是床上功夫,床上POSE摆的比床下还好。”

王小军侃侃而谈,把马艳艳给惊着了。她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

这些话实在是不应该从一个半大孩子口里说出来,说出来能吓死人!

“那,你是觉得,你妈当小姐很容易?”

“我猜您是想借此机会教育我要知恩图报,对吧?”

马艳艳继续难掩惊讶地点了点头,用一声叹气做开头道:“唉,阿姨本想今天给你上上课……现在看来,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也省了阿姨瞎废功夫。阿姨曾经也是小姐,说出去被人看不起。不过你看现在,谁还敢看不起阿姨?不过,你对你妈的态度还是有点问题,太轻佻,太缺少尊重了,你妈在机场接我的时候就向我投诉了。这事儿,也就我能管……别人可以看不起你妈,你可千万不能看不起。你妈那是真的疼你,不舍得吃,不舍得穿,赚的钱都给你存着呢!”

还是被教育了,王小军有些无奈,他对王宝珍轻佻还不是因为他俩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母子,他是真拿她当小媳妇老炮友处了。得,偏偏这事又不能说,他只得乖乖点头:“阿姨您说的对,我妈实在是太伟大了!”

“阿姨跟你说真的,千万别看不起小姐。都说小姐下贱,小姐哪里下贱了?不花钱就能上的女人和花高价才能上的女人相比,到底是哪个贵哪个贱啊……俗话说好男霸九女,好女占九郎。说的就是像我和你妈这样出身低的漂亮女人,即使不做小姐,那也不是一两个臭男人能消受得起的……不停经手一个又一个男人,这就是我们的宿命,要不怎么有那么多红颜薄命的故事!与其那样,还不如干脆当小姐,名正言顺地一边睡男人一边还让男人掏钱划算呢,还自由……其实做小姐这行也不容易,你看你妈这下面,那可是女人身上最娇嫩的地方,整整被人穿了六个环,她得经受多么大的痛苦啊……反正你将来可得好好孝顺你妈,不然阿姨都饶不了你!”

王小军非常尴尬地听着,暗地里偷看他骚妈,发现她一样红着脸低着头。

他不知道怎么回答,难道要他实话实说,告诉他妈阿姨,他骚妈屄上的六个环都是他穿的?显然不能啊,所以他只好一个劲点头应是。

眼看王小军一副谦虚受教的模样,马艳艳总算开始了总结陈词:“你妈也算是苦尽甘来,生了你这么个聪明帅气的好儿子,又懂事又会照顾人。其实各人有各人的活法,你妈的人生很精彩,你作为你妈的儿子,要打心眼里认可你妈,尊重你妈,听着没?”

说完,她见王宝珍也跟着红着脸低着头,偏偏还双腿大张,小屄尽露。忍不住就上手扇了她那儿一巴掌,扇得王宝珍一哆嗦还不罢休,嘴上还嫌弃道:“还不赶紧把裙子穿上,还准备亮多久,显摆你的小骚屄长得靓啊……哎呦,不说你就不知道穿裙子啦!不怪小军不尊重你,一点当妈的样子都没有。”

王宝珍给气得腮帮子鼓鼓的,悲愤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小狗让我张开腿亮屄给人看来着!”

“呦呵,你还有脾气啊,我这还不是为你好。我帮你教育儿子,我浪费了多少脑细胞,我都没说什么,不就是让你亮会屄吗,你倒还委屈了?你拍裸照的时候咋没这么金贵呢,那会让你摆个掰屄的姿势,你可都能坚持十多分钟……!”

“好了,阿姨,咱还是赶紧做饭吧!”王小军赶紧出面帮亲妈化解尴尬。

“你看小军多懂事,倒是你,在家里都穿这么骚,没个正型,不怪小军不尊重你!”

“我没正型,我穿这样还不是……”王宝珍气急之下差点又说露馅,她穿得骚气确实是某个小色狼的要求。

“不说了,不说了,做饭做饭……”王小军赶紧再次出来打圆场。

都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这话一点儿也不假,三人不知不觉就张罗出一桌好菜。

真正意义上的好菜,全是滋阴壮阳的。一份韭菜炒蛋,一份清蒸鲜鲍,一份圆葱炒小牛肉,一份青椒炒狗鞭,一份何首乌瘦肉汤,一份老参炖瘦肉汤,唯一一份不太补的就是小葱拌豆腐。

等饭菜上桌,忙活完了的马艳艳一边擦着额上的香汗,一边醋溜溜地道:

“你们母子关系真好!羡慕死我了!”

“羡慕你也生一个啊!”王宝珍一点儿也不害臊地娇憨道。

“你跟我生啊?”

“我可没那功能。”

“那你还说。”

“姐,你这么漂亮,还愁找不到能帮上忙的男人啊?”

“唉,我也愁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卵子我十年前就备好了,就是没遇到有缘分的。都怪干咱这行的圈子太窄了,遇到的男人啊,不是大色狼就是老淫棍,全他妈不是好东西。”

“姐你这话意思是我们入错行了?”

“倒也不能这么说,有利有弊吗。总的来说,还算入对了行。要是再能嫁对了郎,那这人生可就圆满喽!”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旁听的王小军,突然插了一句。

“行啊,大儿子,这句说的应景!”说着她又转脸叹了口气:“可惜了!”

“可惜什么啊?”王宝珍问道。

“我是可惜我自个,可惜早生了几十年。要不,你就不用叫我姐了,我叫你妈,给你当儿媳妇。”

又扯到这个话题,王宝珍顿时就沉默了。马艳艳是惯于察言观色的,一看她脸色不对,立刻就转移话题道:“瞧我这张嘴,哪壶不开提哪壶……哎呦,宝珍你瞧瞧,咱这大儿子多懂事,给我夹菜呢!”

王小军给她夹菜也是和她一样的打算,不过得到了她的夸赞,心里头也是美滋滋的!于是,服务也就更加周到起来。
“真会疼人,还知道帮阿姨吹凉了。”

“我怕您烫着嘴。”

“真有心,大儿子,以后你跟阿姨就是没有夫妻缘,阿姨我也认你是一家人!”

“姐,我呢,我和小军一体的,就光认他跟你是一家人啊?”

“你净惹我生气!”

说罢她张口叼住王小军给她夹的一块沾了蒜蓉的鲜鲍,吞到口里咀嚼起来。

“哎呦—”忽然,她蹙着眉头发出一声惊叫。

“怎么了?”

“硌着牙了。”

“没事吧?”王小军表面上一脸焦急地问道。鲍鱼都能硌着牙,骗鬼呢!

“咳,没事!”

“大儿子,阿姨牙不好,咬不动肉,你帮阿姨嚼嚼,嚼好了,再喂给阿姨吃。”

王小军无奈,只好在王宝珍十分不友善的眼神下从马艳艳口中接过鲍鱼,嚼碎了后又嘴对嘴地喂给她。

“你瞧瞧,你瞧瞧,咱大儿子多会伺候人……宝珍你有福了……真嘴对嘴喂我吃啊,怪不好意思的!”

嘴上如是说,行动上却看不出来有一点不好意思。她用口接了王小军咀嚼好的食物,边吞咽边眯眼笑道:“大儿子喂的饭,就是香!”还冲王宝珍打趣道:

“宝珍啊,谢谢你生了小军这么个好孩子……我现在都巴不得早点老得嚼不动饭,好让他帮着嚼碎了喂着吃……这饭吃的真的香啊!”

看到王宝珍一脸气鼓鼓的样子,她忍不住继续打趣她:“不是我说你,你也得多吃点鲍鱼!俗话说吃啥补啥,吃鲍鱼能补鲍……你工作那么辛苦,身上的鲍鱼肯定也累惨了,真是该多补一补!”

论斗嘴,王宝珍也不是善茬,闻言立刻就反击道:“瞧您说的,照这样说,是我照顾不周了,没多做一份银耳汤给您也补一补!”

王小军立刻就听懂了,她这是在讥讽马艳艳下面是黑木耳,顿时狂汗不已!

“小军,你来评评理,是阿姨该补还是你妈该补?”

马艳艳没有直接反怼回去,而是掉头笑吟吟地看着王小军问。

“对啊,小军,你来给妈和你阿姨评评理!”

王小军不得不放下筷子,左右为难。好在他也不傻,本着谁也不得罪,精乖道:“你俩都是超级大美女,还补什么啊补,要补也该我自个补……你看我都出虚汗了!”

末了,他还装模作样地抹了把汗。还别说,他额头还真的汗津津的!

“我看看,我看看……”马艳艳立刻就捧起了王小军的小脸,仔细打量起来。

“真的出虚汗了呢!宝珍你是怎么搞的,把小军弄得虚成这样?”

“我……”王宝珍惴惴不安,欲言又止,谁叫她的的确确榨了亲儿子不少精水呢!

“小乖乖,看你这虚的……来……阿姨喂你喝参汤……这喝参汤其实有讲究的,用皮杯子喝最补……知道什么是皮杯子吗?”

王小军跟王宝珍一起对了对眼,他俩还真都不知道。

艳妇卖弄成功,吃吃笑着道:“阿姨给你示范!”

说着她就亲自含了一口参汤,扭过小腰,媚笑着嘴对嘴度到了王小军口里。喂完又亲了一口他的嘴唇,笑吟吟道:“怎么样,阿姨给你做皮杯儿,喂你的参汤补不补啊?”说完她就假装漫不经心地扫了王宝珍一眼,满满的“挑衅”。

王小军看了一眼气鼓鼓地王宝珍,用大腿夹紧硬邦邦的大鸡巴,声音低不可闻:“补!”

“补啊,那就好,阿姨接着喂你!”艳妇故意提高音量气王宝珍。

王宝珍本来就是经不起激的主,这时候再也忍不住了,脱口道:“姐,您远来是客,哪能什么都劳烦您呢,不就是当皮杯儿吗,我来!”

说着她就从马艳艳手中把参汤抢了过来。学着她,优雅地含了一口,接着偎在王小军怀里,大奶贴着他的胸膛,凤眼含煞地缓缓度给王小军。他们娘儿俩玩喂饭,也不是一回两回了,可谓是驾轻就熟。

王小军哪敢不喝,就那么当着马艳艳的面,像个逛窑子的小嫖客一样,半抱着他骚妈这位实打实的窑姐儿,嘴对嘴地喝起了参汤。喝了一口又一口,不喝都不行,直到一整杯参汤见底。王宝珍喂完后,把杯子啪一声放到桌上,得意洋洋地望着马艳艳,尖下巴挑老高,像是打了场大胜仗。

“我就说吗,宝珍你是真的没文化,一点儿也不懂怎么养儿子!”

“我怎么没文化了,怎么不懂养儿子了?”听到马艳艳非但不认输,还又挑她的刺,她立刻就出口反驳起来。

“就比如说刚才这参汤,哪能一下子喂小军喝完啊,过犹不及的道理懂不懂?再说了,老不泄残精,少不食壮火。小军年纪小,本来就精力足火气旺,你看你弄的这一桌子补菜,不怕把他给补爆了……到时候没处发泄,破坏身体平衡,这对身体乃至以后的性生活可都没好处。”

“谁给他补了,菜不是你做的?”王宝珍红着脸反驳道。

“可这食材都是从你家冰箱里拿出来的啊,可见你平日里就是这么给小军补的……我都看到了,那里面还有不少鞭呢,大的有驴鞭牛鞭,小的也有羊鞭鹿鞭,怎么着,你家准备开鞭馆啊?”这话说到了王小军心坎里,他一脸再也不能同意地表情,跟着连连点头。

“那些,那些都是客人留下来的!”王宝珍硬着头皮道。

她心虚地很,因为她心里也清楚她这妈当的不地道,除了跟亲生儿子通奸,还逼着他吃各种鞭。她还想到前段时间,有一次王小军连轴转,一天接连被好几个小骚屄榨了精,晚上到她床上尿的尽是前列腺液。她气坏了,就逼着他生啃了一大条老鹿鞭,看着王小军眼泪都差点流出来的表情,她还相当兴奋来着。当时就不顾他已经瘪到底的子孙袋,趴下来就给他含硬了,然后套上去一阵折腾!

他俩的母子关系就是这么奇特,王小军鸡巴硬的时候各种牛逼,王宝珍就各种服软讨饶。而一旦王小军硬不起来,那就全反过来,王宝珍想怎么收拾他就怎么收拾他,他还会因为愧疚,全盘接受她的剥削虐待,比如生啃老鹿鞭。

这件事说起来也是他自作自受,他家里那三条老鹿鞭还是他自个从方琼家顺过来的。那是老头的心头好,据说是用野参喂养的老鹿身上割下来的。壮阳有神效,尤其是生吃。老头是由于年纪太大,肾又有毛病,受不了这大补之物才便宜了他!

“是谁呀,谁跟你娘俩还搭伙了……我懒得搭理你……来小军,多吃点韭菜。这食补也不是随便补的,大补的东西少吃,小补的东西比如蔬菜之类的倒可以随便吃……俗话说男人靠韭,女人靠藕……多吃点韭菜对你身体好!”

“哦!”王小军完全听从了她的建议,就着米饭扒拉着韭菜炒蛋。

“姐,你这就不懂了,小军他虽然年龄小,要对付的女人可不少。光用素的补怎么成,来小军,多吃点这个!”王宝珍说着,给他夹了一大块狗鞭。

王小军怎么会不知道她们这两大骚婊是在拿他斗法,他谁也不敢得罪,只好又就着米饭吃狗鞭。

见王小军配合,王宝珍摆出胜利的姿态道:“姐,小军毕竟是我儿子,我养了他那么多年,还能不知道怎么养?”

“谁说小军是你儿子啦,你忘了你家户口本上怎么写的!小军他小时候也天天跟我屁股后面叫妈来着!!”

她这话倒也不假,当初王宝珍为了给王小军办学籍,还真的采纳了她的主意,让王小军假装是她儿子。连出生证明都给改了。马艳艳自己也是得了好处的,她论性感美艳也不输王宝珍几分,丰满肥熟还犹有过之,好她这一口的客人,自然也不比喜欢王宝珍的少多少。

其中还有不少背景不简单的,人家指名道姓要她陪睡,她也不好直接拂了人家的面子。这时候怎么办?王小军就成了很好的挡箭牌。那时候他还小,她经常拿玩具骗他给她当儿子,要他当着客人面叫她妈。声明自己是有儿有家的女人,借此礼貌而又不失体面地拒绝客人的买春要求。

“小军,听着没,你马阿姨让你叫她妈呢,还不赶紧叫?”王宝珍立刻抓住她的话头不放。

“唔,妈!”

“叫什么叫,小时候叫妈,长大了还叫妈?”

“那叫什么?”王小军不懂她什么逻辑,一头雾水。

“笨,得改叫亲爱的……对不对啊宝珍……哈哈哈……”说完,马艳艳推了王小军胸口一把,笑得前仰后合,肥奶乱晃。

小时候叫妈,长大后叫亲爱的!这是在影射谁呢?

王小军和王宝珍面面相觑,母子俩心里有鬼,不敢接她这茬。

好在后来,马艳艳倒再也没抓着这个不放,她跟王宝珍争着往王小军碗里夹菜。

等王小军吃完三大碗米饭,摸着肚皮打打了个饱嗝,美妇就兴冲冲地问:

“大儿子吃饱没?”

王小军点点头,又打了个饱嗝。接着他就被艳妇牵住小手,她好像为了故意气王宝珍,故意抬高音量道:

“吃饱啦!走,阿姨带你进屋,咱俩到床上做运动,消食去。”

“那个,我还得洗碗……”

“洗什么碗啊,这种活该你妈干,对不对啊,宝珍?”

“凭啥该我干?”

“洗碗刷锅,本来就是女人该做的家务事嘛!这里就咱俩是女人,你不做难道要我这个客人做……你放心,我保证不和小军肏屄啦,哈哈哈……”

一片笑声中,她拉着王小军在王宝珍噼里啪啦地收拾碗筷的时候跑到了卧室。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