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哭泣的姐妹(修改版)】 (Chp 2.1) 作者:Leiying

海棠书屋 2021-03-01 19:51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哭泣的姐妹】 作者:Leiying修改于2020年10月7日             Chp.2 钢琴女神黄凝宁                 2.1     长发靓丽的黄凝宁有着清冷的气质加上东方典型的瓜子脸蛋,雪白如
.

【哭泣的姐妹】

作者:Leiying
修改于2020年10月7日

            Chp.2 钢琴女神黄凝宁

                2.1  

  长发靓丽的黄凝宁有着清冷的气质加上东方典型的瓜子脸蛋,雪白如玉的润
滑肌肤下精致的五官带着飘逸如仙不食人间烟火气,修长光洁的玉腿翘臀细腰,
完美的身材比例几乎是所有人心中的女神典范。

  而除了钢琴,黄凝宁本身还精通古筝、琵琶、小提琴、吉他、竖琴、长笛等
多种乐器,又能作曲填词是欧美着名的乐坛才女。

  无论是才女的光环,清丽脱俗的绝美颜值使得这位音乐才女在短短几年的时
间在欧洲奠定了音乐事业,在艺术气息奠浓厚的欧洲都有着不少属于她的粉丝拥
护,却没有男人能够走进她心里,夺去这位钢琴女神的芳心。

  只是难得见到远道而来妹妹的钢琴女神,几乎无法相信眼前美艳妖冶,带着
几分妩媚性感的女人就是曾经高冷的妹妹甜恬。

  个性高冷的四妹向来衣着以简约为主,黄凝宁印象中看见这位妹妹的医生白
大褂居多,却没想到眼前的黄甜恬穿着粉红色的单薄背心和蓝色牛仔短裤,非常
惹火诱人。

  粉色背心不仅露出性感的肚脐甚至那犹如内衣的背心展现圆润的双峰,至于
那身蓝色牛仔短裤更是属于低腰范畴,露出了修长玉立的大长腿,看起来异常火
辣而性感。

  「好久不见三姐,我们有好久没见面了。」

  看见这位钢琴女神的黄甜恬给了姐姐一个大大的拥抱,熟悉热情的声音让黄
凝宁肯定对方就是自己妹妹,那眉宇间透出的喜悦是怎么也装不出来的,就在享
有钢琴女神美誉的黄凝宁准备问个究竟时别墅内随着妹妹走出来的男人却令她眉
头轻蹙。

  「Sharon,我们也好久没见面了。」

  Sharon是黄凝宁的洋名,也是这里大部分人所知道的名字,只是后来
成名后许多人习惯叫她钢琴女神或音乐才女,反而对于她的中文名字知道的人不
多,而个性清冷的她也不至于到处宣扬,使得许多人对于她的家庭背景并不了解。

  「豹哥、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老实说黄凝宁对豹哥的印象极差,据她了解豹哥的能量不小,是个游走在灰
色地带的黑道人物。这个男人对外吹嘘是电影大亨,且拥有着属于个人的影视公
司还发行过电影。只是据她所知对方所谓的发行电影其实是见不得台面,尺度极
大的限制级电影,私底下这个男人喜欢玩弄及诱骗无知的少女逼迫她们从事卖淫
行业,从中赚取了大量金钱,说是可恶至极的坏男人也不为过。

  眼角带着伤疤狰狞阴狠气息外露的豹哥曾让黄凝宁非常不舒服,尤其是当初
这个男人在观赏过自己的演奏,假借赞助和仰慕为名不停的骚扰自己,最后还是
通过二姐黄妍嫣狠狠教训了他一番,这个男人终于消失匿迹,后来据说这个男人
破产了,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再度相遇。

  再次面对这位来自东方钢琴女神的豹哥毫不掩饰眼神中的占有欲。

  「甜恬的男朋友是我的好兄弟,刚好我最近到意大利度假,就顺道在这里叨
扰他们几天,没想到甜恬竟然约了妳。」

  还未来得及辨认豹哥讯息真实性的黄凝宁讶异的望着妹妹。「甜恬,妳什么
时候交了男朋友,之前怎么没有听妳说过,对方身份背景是什么,怎么会认识豹
哥?」

  从小至今她们黄家七姐妹因为外貌及气质出众因此受到许多人的追捧,但她
们对未来的一半有着极高的要求,因此姐妹之中除了大姐结婚以外其她人都是维
持单身,没想到向来对男女之事兴致缺缺的四妹甜恬居然悄悄交了男朋友。

  只是妹妹的男朋友居然和豹哥是好兄弟,想到豹哥的人品黄甜恬不由得多了
几分忧虑,担心妹妹遇人不淑。

  「麦克刚好有事离开几天,而豹哥这段期间就待在这里等他回来。」

  三姐的关心黄甜恬不是不懂,只是无论精神还是肉体早已被男人轮番征服的
她怎么也得圆谎为豹哥打掩护,但她并不知道豹哥和二姐及三姐间的纠葛。

  清丽素雅的黄凝宁给人感觉就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绝美的外表下个性
外冷内热的她对几位妹妹非常照顾,只是因为之前的不愉快对于豹哥怀有戒心。
毕竟眼前一切处处透出诡异,妹妹交的新男朋友居然和豹哥有关系,她些怀疑豹
哥贼心不死企图纠缠自己姐妹。

  「甜恬,帮我把行李拿进去房间好吗?」

  借故支开妹妹的黄凝宁却不知道妹妹也恨不得马上离开这里,面对风采依旧、
散发着圣洁气质的姐姐让她产生了强烈的自卑感,甚至觉得自己不配当妹妹的错
觉。原以为沦为痴女及男人玩物的黄甜恬逐渐丧失了羞耻心,却在面对清丽素雅
的三姐令她感觉到强烈的羞耻心,让她感觉自己不配为妹妹。

  「豹哥,我们此前的相处虽然有些不愉快,但我希望别牵扯到我的妹妹,毕
竟这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豹哥的笑容勾起眼前的伤疤看起来分外狰狞,但他气定神足的发出挑衅。
「如果有本事妳就赶我离开,我倒要看看妳的好妹妹如何和男朋友交代。说起来
我还真得多谢妳、还有那位二姐,多亏她我好不容易建立的事业差点毁以一旦。
怎么,难道这次又想叫黄妍嫣害得我差点家破人亡?」

  眉头微蹙的钢琴女神此时另有一番风情,黄凝宁耐着性子解释。「豹哥,之
前的事我并没有对不起你,毕竟那时你的行为已经构成了严重骚扰,至于我二姐
也不是有心针对妳,只要你愿意马上离开这里,我们不妨开诚布公的谈谈。」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可谈的?难道聊自从妳们姐妹害得我倒台后过得好不好,
还是打算改变心意和我约会,我们大家好好深入了解一番也行?」

  面对咄咄逼人的豹哥黄凝宁依然不假辞色。「豹哥,我希望你可以适可而止
离开这里。我是真的很有诚意,如果之前有冒犯的地方我在这里向你道歉。」

  「我也是很有诚意,只要妳答应和我约会,我们彼此间深入了解一番,我马
上离开这里又如何。」

  「看来没法谈了。」黄凝宁定定的望着对方,眼神中带着坚持和清冷,正如
她的气质一样。

  两人走进去恰好见到黄凝宁走了过来,豹哥轻轻一笑,态度有着不掩饰的傲
慢。「甜恬,我要走了,等麦克回来就告诉他我先走了,我想今后很难再愉快相
处了。」

  听见豹哥主动要求提出离开这里,早已习惯豹哥存在的美女医师毫不考虑反
应。「三姐,豹哥是麦克的好兄弟、也是我的好朋友,妳怎么可以要他离开这里?」

  「甜恬妳听我说,三姐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们两个女人住在这间别墅,多
了一个男人真的不太方便。」

  黄凝宁没想到妹妹的反应如此激烈,这完全不似她认识的妹妹。只是眼下只
能顺水推舟的提出这个理由。

  「我不管,豹哥是我男朋友的好兄弟,也是我的好朋友,麦克不在的日子都
是他在照顾我,在豹哥的帮助下我明白了许多事,也重新认识了自己。」

  美女医师给出的理由半真半假,至于真正什么原因只有她最清楚。但是黄凝
宁听着妹妹的解释感觉匪夷所思,像豹哥这样的男人什么时候成了精神导师。

  当然这位清冷的钢琴女神怎么也想不到妹妹在这些日子已经被眼前的男人反
复奸淫,调教成淫荡变态的痴女,否则杀了眼前男人的心都有了。

  既然妹妹说项黄凝宁自然不可真的能将豹哥赶走。只是当她发现豹哥的房间
居然就在妹妹隔壁不由得更是担心,在发现自己的房间居然还隔着豹哥,使得她
更是担心对方很可能策划什么阴谋诡计。

  黄凝宁无法相信豹哥这个人,尤其是想到之气见面时对方挑衅十足的表情,
不由得为妹妹担心。只是在她印象中妹妹黄甜恬向来高冷,外貌与气质不俗的她
追求者众多,如此优秀的妹妹怎么可能和豹哥扯上关系,并轻信这样的男人。

  越想越担心的黄凝宁干脆到妹妹房间,借词说是很久不见想要和妹妹聊些心
事,顺势提出今晚姐妹一起过夜。

  奈何经过男人滋润及调教的美女医师,早已习惯了每到夜晚与豹哥厮混,享
受着被男人奸淫及调教的日子,只是无论黄甜恬如何不愿却拗不过姐姐的坚持,
说是想要和妹妹聊个通宵。

  这些年来黄凝宁的工作主要在亚洲、姐姐的事业在欧洲,她们几个姐妹往往
也只有过年才难得相聚。

  而豹哥只是冷眼旁观,就像是伺机而动的猎豹等待着给予致命一击。他一开
始明白这位钢琴女神根本不相信自己,认为自己对她们姐妹图谋不轨。实际上所
谓高冷的黄甜恬经过他和麦克的调教早已沦为肉便器,现在有了这位内奸助攻,
想来这位高高在上的钢琴女神沉沦指日可待。

  眼前五官精致气质如仙的钢琴女神自然是他必须攻下的目标,但他想知道如
果有天黄凝宁发现将自己推入火坑的竟然是疼爱有加妹妹,那时候的会是什么样
的心情。

  深夜,姐妹私话间黄凝宁显然对妹妹忽然冒出来的男友感到好奇,尤其这个
男友还是豹哥的好兄弟这才是她担心的地方。当然黄凝宁也不忘告诉妹妹豹哥明
显不是善类,要她小心注意。

  已经被豹哥驯服但黄甜恬在这方面还是非常敏感,她能理解姐姐的好意,只
是如今她和麦克及至豹哥早有了说不清的关系,尤其是想到自己每晚被豹哥搞到
潮吹不断,甚至连羞耻的肛交也一一尝试,又怎么可能坦白自己已经沦为男人玩
物的真相,因此只能模糊带过。

  问的异常仔细的黄凝宁却不知道长夜漫漫下黄甜恬渐渐无法集中注意力,并
且无意识的摩擦修长的玉腿,显然这些日子的调教让高冷的女医师不仅习惯了痴
女的身份,并且产生了性瘾。

  在爱奴激素及秘药影响下黄甜恬感激饥渴难耐,早已陷入了性瘾状态。小穴
空虚瘙痒的她渴望着男人的灌溉、豹哥粗鲁的侵犯,心浮气躁的她不时的数着时
间,想着现在应该是自己裸泳的时间,只是在姐姐的监视下她什么也做不了,同
时心里隐约为豹哥很可能暴怒感到担忧。

  好不容易待姐姐睡去高冷女医师依然无法入眠。她望着沉睡中的姐姐悄悄走
到隔壁房间却发现豹哥的房门早已上锁。几次敲门却依然没有反应。

  她怔怔的望着豹哥的房间瞬间涌起被抛弃的感觉,瘙痒多汁的小穴早已泥泞
一片,多么渴望男人的滋润、哪怕是豹哥狠狠的蹂躏自己也好。

  脱下牛仔裤的女医师下体赫然锁上了贞操带,哪怕想要自慰舒缓情欲也不行,
不由得对坚持在自己房间过夜的姐姐产生了幽怨的情绪。

  情欲煎熬下她忍不住脱下了犹如内衣的背心,褪下内衣后以手指不住爱怜的
抚摸着双乳以及早已勃起的尖尖玉乳。只是想这样的自慰方式不过望梅止渴,根
本无法纾解潮水般澎湃的欲念。她死死的咬着嘴唇、苦苦压抑不至发出声音,却
发现少了豹哥她根本无法达到欲仙欲死的绝美滋味。

  好不容易煎熬到了下半夜,衣衫不整的黄甜恬跌跌撞撞的回到自己房间,看
着熟睡中什么都不知道的姐姐少有的产生了怨念。更让她担忧的是接下来的日子
是否意味着只要姐姐依然住在这里自己就无法得到期待的高潮,而豹哥是否将在
姐姐的逼迫下离开这里,那时自己在姐姐和豹哥间该如何抉择。

  当太阳再度升起时迷糊中醒来的黄甜恬却前所未有的疲惫,禁欲不过一天的
时间她感觉度日如年,空虚的小穴让她瘙痒难受,欲求不满的感觉不断的侵蚀着
理智,让她好想不顾一切恳求豹哥要了她,只是在贞操带束缚下只能不断的摩擦
双腿舒缓难解的瘙痒感。

  理智和情欲间反复煎熬的状态让她产生了强烈的需要,股间偏偏湿漉漉的难
受无比,情欲无法纾解下娇躯偏偏火热难当。

  黄甜恬走下楼时看见豹哥朝前面的姐姐及身后的自己发出了不屑的冷笑,让
她想到了当时在无法压抑情欲时向豹哥彻底投降的情景、仿佛历历在目。

  清冷如昔的黄凝宁对于豹哥的反应柳眉微蹙,只是想到经过了昨夜和妹妹了
解才知道豹哥于甜恬男友麦克是好兄弟,在这段期间对妹妹照顾有加,因此暂时
打消了疑虑。

  只是过往对于豹哥的印象实在太恶劣,虽然不至于冷眼相向,但经过妹妹解
释望着豹哥的眼神也缓和了许多。

  豹哥毫不理会眼前二女径自走回到了自己房间,终于黄甜恬还是忍不住煎熬
追了过去。「姐,我去向他解释。豹哥人很好不会怪罪的。」

  黄凝宁待要阻止妹妹却拉开了她的手率先追了过去,她想了想就没有说话干
脆走到泳池附近,至于自己一时不知如何面对对方就交由妹妹处理了。

  只是聪明如她并不知道妹妹过去不是向豹哥解释,而是恳请他的原谅、请求
宽恕。

  当房门打开豹哥不意外的看着美女医师仓惶的俏颜,想到昔日高冷的女医师
竟然在自己的调教下变得如此痴缠,不由得自豪不已。「怎么,知道自己犯了什
么错?」

  黄甜恬小心翼翼的望向后方发现姐姐没有追来后立刻关上房门,走到男人面
前跪了下来。

  「甜恬请求豹哥宽恕,昨晚我们姐妹难得见面一时间聊得错过了时间,所以
无法服侍主人。」

  「我说的不是这个,妳应该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在我制定的时间表里面昨
晚妳必须裸泳至少一个小时,妳做了没?」

  「豹哥,我没有忘记。只是昨晚和但姐在一起实在不方便出来。」

  「我看妳是不想让我们所谓的钢琴女神知道,昔日高冷的医生妹妹居然变得
如此痴缠而且是典型的痴女,而且在男人的吩咐下必须冷冰冰的泳池裸泳吧!」

  此刻清冷的美女医师就像是被人踢爆了秘密般彷徨无助,就像是犯错的孩子
讷讷的不敢说话。

  豹哥虚情假意的爱怜着漂亮的脸蛋,柔声道。「那妳有没有想过不仅是昨晚、
还有今晚、明晚,甚至以后妳姐姐很可能会在这里待上一段时间。别说是裸泳,
我想从今以后就不用高潮了。看看妳自己忍了整夜有多辛苦,告诉我昨晚是不是
憋的快疯了。」

  「豹哥,我……」

  不知为何黄甜恬心里产生了烦躁厌烦的情绪,想到姐姐担心自己被男人欺负,
可笑的是清丽如昔的三姐并不知道自己已经不再是高冷的女医生,而是为了追逐
高潮,甚至愿意臣服在任何男人胯下的痴女。

  尤其是想到豹哥所说,今后姐姐只要一日在这里,她就必须强忍着欲望和小
穴那刻骨难耐的瘙痒感无法得到快感,仅止憋了一晚她就感觉快疯了,如果是接
下来的别说裸泳,就连高潮也无法满足的话,她觉得自己绝对会崩溃。

  「我想既然凝宁对我误会那么深,我打算在明天离开,至于麦克在国外应该
还要忙上好些日子,接下来子妳就靠自慰来满足自己好了。不过放心,离开前我
会帮你解开贞操带,那样妳可以做回昔日高冷的女医生,回到之前的生活。」

  「豹哥……我不行、求求你……别那么对我,只是一天没有你和麦克,我就
神不守舍,我知道自己是淫荡的女人,还有着比妓女敏感的身体。但我憋得快疯
了,实在没办法偏偏不能让姐姐知道。求求你,我一定能隐瞒姐姐,一定能想到
办法……只要你愿意留下来,哪怕纹身、卖淫、穿环我都答应,只求你给我赎罪
的机会。」

  这刻她不再是旁人眼中高冷的女医生,经过男人的调教再也回不去之前的生
活。虽然黄甜恬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言语是多么的无耻和卑微,但只要能够让豹哥
留下来、能够让她每晚都想之前一样在高潮中舒服的晕了过去,她愿意将身心都
献给恶魔。

  「那妳想到如何瞒过妳家那位钢琴女神了?别忘了,若说聪明她丝毫不输于
妳,像妳这样饥渴难耐的模样迟早会被发现,我可不想造成妳们姐妹不和。」

  豹哥的话令她心里不免动摇,黄甜恬眼神中有着不忍、还有着挣扎和纠结,
经过了一夜折磨,她明白三姐的存在是她必须面对的问题。但既然已经沉沦也无
法回头,怎么忍心伤害一直以来对自己爱护有加的姐姐。

  「看来妳还没做好准备,我想我的离开对大家都好。」说完豹哥干脆拿出行
李箱准备收拾行李。

  「我答应妳,我会在姐姐的饮料下药让她在不觉间入睡,那样她就无法发现
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能够尽全力的满足豹哥。」

  牵动眼角伤疤豹哥笑了出来,此刻分外狰狞。只有他清楚自己早已悄悄开启
了手机录音,说不定这将是日后将成为这位钢琴女神崩溃的杀手锏。

  「妳确定,这可是妳说的,我可没有勉强妳。」

  蜜穴无止尽的瘙痒和空虚折磨得曾经高冷的女医师快崩溃了。想到在豹哥胯
下婉转呻吟的甜美时光,黄甜恬选择了一条不归路。「我确定,我明白针对的是
一直以来疼我、关心我的三姐。」

  在用尽所有力气说出足以令姐姐心痛欲绝的言语,黄甜恬终于崩溃,在豹哥
面前哭了出来。

  「好了,我最讨厌女人哭哭啼啼的样子,待会被妳那位姐姐发现可就不好了,
别忘了妳可是大家眼中高冷的女医师,免得她以为我在欺负妳。不过就算妳是医
师怎么在人生地不熟的意大利买到安眠药,何况妳想让她知道安眠药是妹妹亲手
买的不成?」

  心神大乱的黄甜恬还在自怨自艾中,向来都是模范生典范的她自然知道从哪
以买到这些药物,而这些都是违禁品需要当地的医师签名认证,一旦出事自己跳
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安眠药的事我来帮你解决,只是妳必须想到藉口如何应对姐姐,毕竟安眠
药吃了太多对妳姐也不好,我去找些朋友帮忙可能能找到更好的药物。」

  「豹哥……」

  美女医师望着豹哥狰狞的刀疤,吞吞吐吐说道。「豹哥能不能答应我绝对不
能对我姐姐下手。甜恬身体已经脏了,现在已经是豹哥的女人。要我怎么做都行,
但三姐一直以来对我关爱有加,请求豹哥不要对姐姐下手。」

  豹哥瞪了黄甜恬一眼,想不到这位美女哪怕沦为痴女还有几分清醒,不愧曾
经是高冷的女医师。

  「妳觉得到口的肉有吐出来的道理吗?何况那位可是比妳这位女医师更着名
的钢琴女神,好像我还听说被人称为音乐才女。我答应只要她不主动献身诱惑我,
我绝对不可能强推了她。当然说不定她和妳一样是个骨子里渴望暴露、需要男人
每天以肉棒灌溉她小穴的变态痴女也不一定。」

  黄甜恬急忙否认道。「不可能,我很了解三姐。她的性格清冷,除了钢琴和
对我们姐妹非常关心外对于男女之事不敢兴趣。」

  「话别说的那么满,认识妳之前还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美女医师,现在不
也表现出痴女特质,还有着比妓女更淫荡的肉体,每天除了想着男人就是盼着高
潮,现在为了高潮还答应接客,妳说是不是犯贱。」

  羞辱完高冷医师的豹哥手掌肆意的探入黄甜恬穿着的牛仔短裤,看着豹哥手
上濡湿的爱液,靓丽的脸庞变得通红一片完全说不出话来。

  「好了,答应的事情我自然会做到。换上衣服和妳姐出去吧!但是记得,如
果今晚无法搞定妳姐,那你今后就别想高潮了,还有说不定妳三姐很快就会收到
那些属于某位高冷女医师的淫秽录像,到时看妳怎么解释。」

  搞定了黄甜恬这个已经臣服在胯下的痴女,豹哥心满意足的随着黄甜恬走出
房间来到了楼下。

  有了那位痴女医生的帮忙,相比很快将多添一个「爱奴」收藏,真是让人期
待的啊!

  懵然未知的钢琴女神在看见妹妹和豹哥有说有笑的下楼总算松了口气,在听
到妹妹献议到附近游玩时更是兴趣盎然,毕竟她已经有许久没和这位妹妹出游联
络感情了。

  意外的是豹哥并不打算随同,只是驾着车子带着他们来到市区的跳蚤市场后
驱车离开,临走前他淡淡的对两女说自己刚好在附近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简单交
代他们购物后通知自己即可送她们回家。

  豹哥一改昔日死缠烂打的方式,令心存疑虑的钢琴女神刮目相看。虽然女人
的直觉告诉她豹哥不可信,但是今天豹哥的绅士表现让黄凝宁完全挑不出毛病,
而黄凝宁不时听着妹妹说着一些工作上的趣事,很快就将疑心抛在脑后。

  姐妹难得相聚她们玩到接近深夜,原本黄凝宁打算干脆叫车却没想到妹妹坚
持由豹哥接送。而豹哥也没有让黄甜恬失望,随传随到的默默接送她们回家,全
程保持缄默,完全没有骚扰两姐妹甚至趁机献殷勤。

  回到别墅的姐妹有些疲倦。看着各自回房的姐妹豹哥故意放慢脚步,在最后
关上房门的黄甜恬抛了一个媚眼后立即锁上房门,显然想着今晚如何服侍哥,同
时在高潮中再次体验潮吹的愉悦。

  豹哥悄悄来到了别墅的地下室的酒窖,这里放满了各种红酒。各个系列的红
酒分门别类的放在架子上,是红酒爱好者的天地。

  豹哥走到了角落的架子,取出其中一支不起眼红酒,只见酒架突然向旁边打
开露出了暗门。

  走进暗门的豹哥沿着回廊走到尽头的房间,房间内遍布各个摄像荧幕,只见
无论是客厅厨房、屋外的泳池还是主卧室、各个房间都至少有着两三个针孔摄像
头正悄悄的拍摄。

  很快的豹哥驾轻就熟的将荧幕调到了黄凝宁所在的房间。

  卧室内黄凝宁正好卸下了连身裙露出了贴身内衣及曼妙的身姿。豹哥贪婪的
咽着口水看着这位钢琴女神走到了浴室,缓缓解开了内衣,露出晶莹却又高耸入
云的玉乳以及粉嫩的乳尖,像是突然感应到不妥的黄凝宁,忽然以毛巾包裹了精
致色裸体频频张望四周吓了豹哥一跳,好在这位清冷的钢琴公主仔细观察后依然
无法发现隐藏的针孔摄像头,让豹哥松了口气。

  似乎觉得自己有些疑神疑鬼,在确定安全后黄凝宁走到浴室的一角的蒙砂玻
璃缓缓脱下了毛巾再次露出动人心魄的诱人胴体,纤手轻轻的将内裤的带子自腰
际拉下,露出惹人遐思的黑色丛林还有那修长玉立的美腿。

  色欲攻心的豹哥瞬间被刺激的七窍生烟却无可奈何。

  就差一点点啊!

  那个气质优雅容貌绝美的钢琴女神警惕心居然如此重,隔着蒙砂玻璃她只能
隐约看见对方裸身花洒沐浴,还是隐隐约约的那种。偏偏那个角落恰好没有安置
针孔摄像机,可说是自己的失策。

  这样也让豹哥下药的信念更为坚定,他知道这位钢琴女神对自己戒心极重,
如果自己主动献殷勤肯定适得其反,但如果下手的是她那位保护有加的妹妹,那
自然水到渠成。

  偷窥不成豹哥知道想要达成目的只有通过那位迫不及待乞求高潮的痴女,就
在他从地下室来到厨房不久,很快美丽的女医师从楼上主卧室走了下来。

  「豹哥,你之前答应的事……」

  眼下无人美女医师对于豹哥非常恭顺,事实上憋了一天小穴痒得让她魂不守
舍,偏偏她只能强制压抑免得让三姐看出破绽,可说极尽煎熬。

  尤其是在习惯男人的滋润后,只要离开豹哥和麦克太久她就感觉到缺乏茫然
失措,这是失去自信的表现,同时显示豹哥的调教极为成功。

  「之前听妳说过妳三姐喜欢睡前喝杯牛奶,待会把这杯牛奶递上去给她,就
说是妳特地为她泡制的。」

  黄甜恬望着豹哥欲言又止,「牛奶里……」

  「牛奶放了类似安眠药的药物,但无色无味,效果比一般安眠药好。喝了后
会短时间入眠,而且对之前几个小时的事完全没有印象。」

  美女医师立马问道。「那这不是网络上所谓的迷情水?喝了后不会会对身体
有害。」

  看见黄甜恬着急的表情,豹哥得意的摸着丰满的玉峰,笑道。「放心吧,既
然是妳姐姐我怎么可能伤害她。这种药物和一般的迷情水不同甚至对人体无害,
饮用者会在15 -30分钟入眠,最多只会失去睡前几个小时的记忆,甚至忘了
喝了牛奶后入眠。」

  看着黄甜恬犹豫未决间豹哥不忘加一把火,「想想如果是普通的安眠药被凝
宁发现每晚都会无故昏睡,是不是第一个就怀疑妳。我也是为了妳好,不想影响
妳们姐妹感情。」

  「可是豹哥,这个药物真的没有其它副作用……」

  美女医师望着豹哥虽然心里依然有些怀疑,但潮水般的欲念无从发泄让她饥
渴难耐,尤其是想到豹哥能引领自己达到极乐之境,黄甜恬知道要想高潮就必须
瞒过姐姐,这将是她唯一的方法。

  「我做事妳放心。怎么,该不是又不听话了?」

  听着豹哥带着怒气的声音黄甜恬顿时惶恐不已。「不是,豹哥。我相信你。
待会只要确定姐姐入睡,我就去泳池补足昨天的功课。」

  「很好,记得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妳中途停止。否则,别怪我把妳的丑事全
告诉那位疼妳的姐姐,还记得妳之前是如何求我表示今后会乖乖听话吧!」

  沐浴后的黄凝宁全身散发一股清新香气,走出浴室后不久的她旋即听见了敲
门声,只见黄甜恬手上拿着一杯牛奶站在门前。

  「姐,知道妳睡前喜欢喝杯牛奶有助于入眠,尝尝看我特地泡制牛奶。」

  看着妹妹笑语晏晏的模样,黄凝宁忍不住一笑。「干嘛那么麻烦,牛奶外面
随便找就有,何必还特地买奶粉来泡制。」

  「尝尝看嘛三姐,很好喝的哦。」

  看着妹妹期待的目光,黄凝宁好笑的捏了捏对方鼻尖。「好,进来吧。」

  如果知道是豹哥泡制的牛奶,黄凝宁绝对不可能轻易喝下,但对于妹妹她还
是相当放心。

  喝着牛奶感受着奇异的奶香在舌尖蔓延,黄凝宁似乎产生奇异的预感。随着
妹妹不时说些趣事,很快的发现眼皮变得沉重,在无意识间沉沉入睡。

  反复确认姐姐终于入眠,黄甜恬强压下心底的罪恶感。黄甜恬知道自己别无
选择,想要享受那令她沉沦却又无比期待的极乐之境必须摆平姐姐这个阻碍,而
让姐姐入眠是最好的方法。

  离开房间的美女医师脱下一件件衣服,露出了赤裸的娇躯以及上锁的贞操,
一步步走到了豹哥的房间。

  看见妩媚的高冷女医师如此变得如此淫荡,豹哥强压下心头的兴奋将锁匙丢
给美女医师。「在你姐姐面前自慰让我看看。」

  虽然对于豹哥的无耻早已习惯,但听见对方居然要自己在姐姐面前自慰,黄
凝宁的俏靥火红一片,感觉好羞耻。

  「怎么,忘了之前答应会乖乖听话吗?就连这点事也做不到,何况妳姐姐不
是睡了吗?」

  纠结的美女医师没有考虑太久,她必须承认豹哥建议让她感到耻辱,偏偏却
勾起心底说不出的淫欲。

  她试过在豹哥面前自慰、却不曾在姐姐面前自慰,那种感觉让她感到刺激之
余下体更是饥渴难受。

  在豹哥的见证下她以锁匙解开了贞操带来到了姐姐的房间。看着海棠熟睡的
俏颜三姐,心里隐约带着燥热难掩的兴奋感,就好像姐姐见证自己的堕落。

  在豹哥的指示下她坐在床旁不远的椅子上,在分开大腿后手指不经意的抚动
敏感的肉芽,却感觉到带着电流快感刺激的刺激麻痹,就连手指也不禁颤抖。

  饱受禁欲之苦的黄甜恬在姐姐面前以纤细的手指插入了饥渴的小穴,情不自
禁的发出阔别已久的淫声浪语。

  久违的自慰带来的快感分外强烈,虽然远远比不上肉棒在体内奔驰的实在感,
却让累积已久的情欲得到了舒缓。

  很快的美丽的女医师无法压制如潮水般的快感,只能以眼神乞求着豹哥,希
望豹哥能给自己久违的高潮。

  「奶头都硬了,不愧是变态的痴女,那么容易就兴奋。好好自慰,让我好好
看看曾经高冷的女医师能多兴奋。」

  在豹哥的心理暗示下黄甜恬不由自主的抚摸饱满的双峰,纤纤玉手则以三只
手指疯了似的抽擦早已流水的小穴,在情欲的煎熬下感觉分外火热。

  赤裸的娇躯很快布满了细密的汗珠,女医师的娇艳的脸庞不复高冷反而变得
妩媚诱人,从最初的低吟到声音变得高昂、逐渐不绝于耳,尤其是看着姐姐依然
熟睡的绝美侧颜,强烈的罪恶感蜂拥而来,感觉自己就像是淫荡的贱货。

  极端情绪所带来的快感最为令女人痴狂,所带出的感觉也更为强烈,在豹哥
的调教下黄甜恬已经无可救药的渴望男人不断征服或蹂躏自己,就像在堕落中追
寻快乐,意味着只有越堕落才能越快乐。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