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重口味 豪乳荡妇(1~5)

海棠书屋 2020-07-09 15: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豪乳荡妇 (一)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但这的确是事实。   我的妈妈叫黄淑珍,是一个十足的上班族,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性感的女人,听妈妈后来说妈妈的妈妈是地主的女儿。1974年妈妈才12岁那时正
豪乳荡妇 (一)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样的,但这的确是事实。

  我的妈妈叫黄淑珍,是一个十足的上班族,是一个非常漂亮非常性感的女人,听妈妈后来说妈妈的妈妈是地主的女儿。1974年妈妈才12岁那时正是动乱时期,妈妈就给我父亲强暴并霸占了,其实也不算强暴,妈妈是半推半就地给爸爸的,这也足以说明妈妈的性格。一年后年仅13岁的妈妈就含辱生下了我。也就是说,妈妈只比我大13岁。三十还没到。我曾偷看过妈妈的三围测量表,妈妈竟有36E罩杯的大乳房,24的腰围,35的臀围。她总穿着时髦暴露的紧身衣裙,一对淫乳简直要跳出来般;娇嗲的说话声、那搔首弄姿的模样,无不诱引着每个男人“跃跃欲试”,是那种看了会让男人想强奸的女人。但平时只会觉得她是一个十分好的人,如果不是爸爸的出差,我都不知妈妈是这样的一头淫贱母狗、淫货。

  这天早上下课后,我打了一个电话给妈妈:“我不回家睡觉了,大后天我才回家的。妈,你这几天就自个舒服吧!”

  “你爸他到外地了,两个星期后回来,到外边玩耍要注意一点。”说完妈就关机了。

  当我还在到外玩的兴奋中,高原却说计划取消了,我说:“他妈的,被你这小子骗了。我还打了电话回家呢,放了我们一下,一定要请我们吃一顿。”

  阿强说:“高原,你不请你别想回家。”

  吃饱喝足之后已经八点多了,他们俩都说有事要做,我只好回家了。

  在门口怎麽会有车子在的?妈妈是没有这种车子的。我轻手轻脚的爬到我房间的窗下爬了进去,我从门上的锁孔内看到了我想都想不到的事情:妈妈穿着上班时的衣服在给人口交!

  穿着天蓝色窄裙肤色丝袜与蓝色高跟鞋的美丽母亲,正被一个背对着我的男人撩起裙子,抚摸着她的私处,只听她说:“舒服吧。阿B?”边说边把那个男人的肉棒吞没了,很显然这个男人就是母亲的奸夫了。

  妈妈口中发出“嗯、嗯”的声音,她低下头,左手握着大鸡巴套弄着,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张开,把龟头含在嘴里,连吸数口,右手在下面握住两颗卵蛋,手嘴并用。妈妈的小嘴吐出龟头,伸出舌尖,在龟头上勾逗着;左手大力的上下套动着大鸡巴,在龟头的马眼口马上就流出几滴白色的液体。她用舌尖在马眼舐着、逗着、又用牙齿轻咬他的龟头,双手在他的卵蛋上不停地抚摸、揉捏着。

  阿B则把妈妈的头发拢了起来,望着满脸通红的妈妈:“哦……好……骚货……吸得好……你的小嘴真灵活……哦……”

  那男子舒服地哼出声,屁股开始往上挺。然后妈妈先是以舌尖舐着马眼,尝着那股男子特有的美味,跟着舐着那龟头下端的圆形沟肉,然后小嘴一张,就满满的含着它。

  她的头开始上上下下不停摇动,口中的大鸡巴便吞吐套送着,只听得“滋!滋!”吸吮声不断。大鸡巴在她的小嘴抽送,塞得妈妈两颊涨的发酸、发麻。偶尔,她也吐出龟头,用小巧的玉手紧握住,把大鸡巴在粉脸上搓着、揉着。

  “哦……好爽……好舒服……骚货……你真会玩……大鸡巴好趐……趐……快……别揉了……唔……哥要……要射了……”

  这时,我呆了一会儿,妈妈和阿B却不见了。我到了妈妈的房间口,门关上了,我用老办法向内看,但是在床上却有一对赤条条的狗男女,妈妈的衣服已经脱光了,两人正用六九的姿势在互舔。此时,她正趴在那男子的两腿间,两手正握着那根涨大的鸡巴套动着。

  妈妈虽然已近三十岁,但是姿色却非常的美艳。岁月无情的流逝,没有在她的胴体显出残忍的摧残,相反的,却使妈妈的肉体更散发出一股成熟的妇女韵味。

  她浑身雪白如凝脂般的肌肤,是如此的光滑细致,没有丝毫瑕疵。虽然已生育过,小腹却依然平坦结实,胸前高耸着两只浑圆饱满的大乳房,有如刚出炉的热白馒头,是如此的动人心魂。纤细的柳腰,却有圆鼓鼓肥美的大屁股,白嫩无比。两条白皙修长的玉腿,是那麽浑圆平滑,真让男人心神晃荡。

  由于床上的狗男女是侧面对着,我无法看见母亲那更美妙、更诱人的女性特有的小嫩穴。但想不到妈妈的胴体仍是如此的美艳,勾人心魄。

  “骚货!你别用手套弄了,趁着老鬼不在,今晚我们好好的插穴。”

  浪荡风骚的妈妈,实在是淫淫无比,她抚摸着大鸡巴,媚眼一勾,嘴角含笑有说不出的妩媚、性感。在嬉笑中,那对肥满的乳房正抖动摇晃不已,瞧得人血气贲张。

  “好骚的妈妈……”对着眼前的无限春光,我不禁生出这样的感想。

  阿B两手在她浑身的细皮嫩肉上乱摸一阵,且恣意在她两只雪白坚逝的双峰上,一按一拉,手指也在鲜艳的两粒红乳头上揉捏着。

  这时妈妈大叫着:“嗨……嗨……我要死了……阿B,快干我!快干我……我要被干……”

  我从没想过妈妈会是这样的。

  这时阿B说:“你这贱婊子,说!“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隶”然后求我干你!”

  “是的,我是母狗,我是B哥的性奴隶。求你干我,干我小穴……干我屁眼……干我!快干我……”

  阿B用他那二十多公分长的大肉棒插进了妈妈的阴道,他用劲地抽送顶弄,在他胯下的妈妈狂热地摇动着身体。阿B是从后边进入妈妈的阴道的,他趴在妈妈背上,像公狗干母狗一样地干着肤色丝袜与黑色高跟鞋的美丽母亲。他两手也不闲着,死命地用力揉捏着妈妈那36E的特大号乳房,一双巨乳在他的用力揉捏下变了形。

  妈妈的表情不知是痛还是爽,两眼闭合,口中不断呻吟:“啊……啊……啊……用力……用力插烂我的淫穴!”妈妈大叫。

  阿B把妈转了边,用嘴含着妈的乳头,开始时还是吸舔,后来则是撕咬了。妈妈把手搭在阿B肩上,把阿B的头向自已的乳房上压去,阿B把妈妈轻轻抱起,妈妈用手把阿B的肉棒放在阴道口,阿B腰肢一挺,肉茎一下便进入了妈妈的阴道。

  这时,妈妈一边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阿B的猛烈进攻,一边把她香甜的美舌吐进了阿B的口中,两人在互相交换甜美的唾液。

  阿B猛烈的进攻使妈妈进入了忘我的高潮中,妈妈把两腿紧紧地盘在阿B的腰间,阿B把嘴再次撕咬着妈妈甜美的乳房,彷佛要把妈妈的乳房咬烂了,妈妈则一边舔着自已的嘴唇一边浪叫连连,淫态百出。

  “哈!骚货……好……好……”阿B把穿着肉色长筒丝袜的美腿高高举起,放在自己肩上,他一下一下地往下插下去,像打椿机一样用力向下撞击,每插一下,妈妈都浪叫一下。

  插了大约三百来下后,阿B把肉茎抽出,转插入妈妈的屁眼里,妈妈的菊花蕾紧紧地包信阿B的肉茎,妈妈则更淫荡地浪叫、呻吟。随着阿B屁股的扭摆、起落,洞穴口挤出的淫水,顺着大鸡巴湿淋淋的流下,浸湿妈妈的阴毛四周。

  这阵疯狂、香艳的春宫表演,直使站在门外偷看的我瞧得欲火高涨、血液沸腾、兴奋不已。想不到妈妈是这样的人,我不想错过这大好机会,连忙跑回房间取来相机拍照下这些精采镜头。

  终于两人的性交到达了高潮,妈妈用嘴帮助阿B把肉茎舔乾净,我知道这是我走的时间了。
豪乳荡妇 (二)

  后来我又利用妈妈不在家的时间,翻查妈妈的房间,终于又发现了妈妈的淫乱秘密。是一本妈妈以前的日记,记的是妈妈在我还没长大的事情。

  我在八岁的时候就被送回了奶奶家里住,而妈妈则和爸爸去另一个小城镇讨生活。这记的估计是妈妈二十二三岁左右的事情吧。爸爸在一个工地工作,妈妈则在家门口开了一间小店,卖杂货,而那时侯,妈妈的艳名也是当地皆知,所以常常有附近居民来对妈妈进行性骚扰,而这其中来得最频繁的,就数福伯了。福伯还给妈妈取了个小名叫做“小骚”,时常挂在嘴边,叫得很肉麻。

  后来有一次爸爸出去送货,终于被福伯抓住了机会。

  妈妈一个人在后院厨房时,福伯便直接闯了进来,从背后抱住了妈妈,双手毫不客气地抓着她的大乳房玩弄。妈妈虽然也有挣扎,但是始终不够福伯力大。

  妈妈娇喘道:“不要!福伯!停手啊!我……我老公快回来了!”

  但是福伯那肯就此罢休,他的大手用力揉挤着妈妈的大奶子,嘴巴也在妈妈脸上吻来吻去。还一边说道:“嘿嘿,我知道他才没那幺早回!你也别装了吧,妈的奶子这幺大,一定是个淫妇,来,让我好好玩玩!”

  边说着,边换了个位置,正面对妈妈抱着,强吻妈妈的小嘴,舌头也粗鲁地伸进妈妈的嘴里,把妈妈吻得满脸通红。同时福伯抓住机会,解开了妈妈的衣服,两手一用力就撕开了妈妈的奶罩,妈妈那一对巨乳顿时弹到了福伯脸上!还在跳跃不停。

  “哇靠,”福伯故做吃惊地叫道,“你这对大奶子一只手都罩不住啊,又大又圆又白!嘿嘿,奶头就像个红提子一样,真是正点啊!”

  说完两手一起上,肆意玩弄妈妈的大奶子。妈妈娇呼着:“不!不要摸,啊!”但无奈又推不开他,只好忍耐着。

  接着福伯一低头,狠狠地在妈妈的乳头上咬了一口,妈妈娇呼一声,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任由福伯施为了。福伯当然是血口大开,在妈妈的大白奶子上又咬又亲又舔,妈妈的大奶子上都是福伯的口水。还边吃边说:“好味道,哈哈,又香又甜的大木瓜奶啊!你男人真有福气,每天都能玩到这对大奶!”

  妈妈已经是有力无气,说:“别……怎幺可以咬,啊……不要啊,不要舔了,你住手,啊不,住口了啦!”

  “行,我不舔,你舔,嘿嘿。”福伯说着,掏出了自己的大肉棒。他按下我妈妈,把大肉棒直接往妈妈嘴巴里塞,居然要她为他口交。妈妈本能地想吐出来,却被福伯双手按住了头,动弹不得。

  福伯见妈妈要挣扎,扇了妈妈一巴掌,喝道:“操你的小贱货,老老实实地给老子含着!”后来更是索性挺动下身,把妈妈的嘴巴当作阴道来抽插。而妈妈被他插的唔唔乱叫,福伯却一脸爽快的表情。

  大约插了十几分钟,福伯终于忍不住了。猛然一挺下身,吼叫一声,就在妈妈的嘴里射出精液。他射得很多,让妈妈不住地呛到咳嗽。

  福伯把肉棒拔了出来,妈妈立刻就如同黄河决口,将嘴巴里的精液都喷了出来,弄的一地都是白花花的精液。而妈妈则跪在地上不停地咳嗽。

  福伯这时一皱眉头,一手捏住妈妈的大奶子,喝道:“妈的!谁允许你吐出来的?给我把它都舔干净!”说完按着妈妈的头,逼着她像狗一样舔净地上的精液,一对大奶子在妈妈低头扭动的时候一甩一甩的,淫荡而娇媚。

  妈妈舔干净后,福伯两手便抓住妈妈的巨乳,将她这幺拉起来,另一只手熟练地伸到妈妈下体,手指插入了妈妈的阴道抽送。妈妈被他玩得两脚发软,两手扶着他的肩膀,整个人都几乎贴到了福伯身上。

  福伯也张开大嘴狂吻妈妈的脸,还伸出舌头来舔弄。妈妈早已无力抵抗了,只剩嘴巴里还在喃喃地呻吟道:“不……不可以,被我老公知道就……不得了了!啊!别动了,你,你让我受不了了。不可以,我不能给你玩的!”

  福伯却笑嘻嘻问道:“小骚,舒服吧?我的精液好喝吧?”

  妈妈红着脸不回答,福伯就用力猛抓妈妈的巨乳。

  妈妈立刻娇呼道:“啊!好,好喝……很好喝!”

  “嘿嘿,”福伯满意地说,“这才对嘛小骚,喝了好喝的东西,为了报答我,下次是不是让我插你下面的小嘴啊?”

  福伯的手在妈妈柔软的乳房上揉动。妈妈不得不低着头回答:“好!可以。”

  福伯大笑道:“哈哈,很好!记得以后我叫外卖的时候,你就给我送过来。不准你穿内裤和奶罩知道吗?还有,穿的性感点勾引我干你,知道不?”

  妈妈害羞地回答:“是,知道。”

  接着福伯和妈妈耳语了几句,妈妈红着脸不断摇头。福伯却把食指和中指一起插进了妈妈的阴道搅弄!妈妈实在受不了了,竟然娇呼道:“啊!我,我爱你,大肉棒福哥哥!福哥哥随时……都可以玩我的奶子和小穴!啊!我,我淫妇小骚是,福哥哥的性奴,随时想被福哥哥干个饱!”

  福伯笑到:“还有呢?”

  妈妈迷迷糊湖地说:“我,我要福哥哥把精液射进我的小穴里!我要为福哥哥生孩子!”

  福伯大笑一阵,吻着妈妈的大奶子说:“那你就是我的小老婆了!以后要乖乖听我话!知道吗?”

  妈妈喃喃道:“是,我以后都听亲亲福老公话,都给福老公干!”

  福伯又说:“在哪里都要给我干哦!”

  妈妈也回答:“是,在什幺地方都和老公干!”

  福伯胜利地淫笑着说:“好!好乖的小老婆!还有,以后我带朋友来,你也要乖乖地听他们话给他们干!干到你死去活来,欲仙欲死啊!”

  他居然真的把我妈妈当作小老婆来叫了。但妈妈却娇羞地说:“好!小骚也给福老公的朋友干!干得小骚死去活来!”

  福拨这才满意地点头,放下了怀里的妈妈。妈妈一屁股坐到地上,娇喘连连!

  福伯从地上捡起妈妈的奶罩,在鼻子边嗅了嗅,说:“他妈的,骚货的奶子真香!下次再来玩你喽,小骚老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果然,自那以后,每每到爸爸不在店里的时候,福伯就会跑过来玩弄妈妈,妈妈也许迫于无奈,也许是自己真的淫荡,也从不反抗,乖乖地让福伯尽情玩弄奸淫,在店里和福伯随时随地地做爱,似乎真的成了福伯的小老婆一样。

  甚至福伯还带来他的朋友一起玩弄妈妈。福伯的朋友有一个叫象伯的,来得最频繁。

  最早的时候就是象伯和福伯一起来的,两人一看爸爸不在店里,便唤妈妈道:“小骚过来!我们买点东西你来写写!”

  妈妈只好走过去:“好的,请问要什幺?”

  福伯道:“我们一人要一个木瓜!”

  妈妈当即羞红了脸,说:“我,我们这里没有卖木瓜。”

  福伯淫笑着,指着妈妈胸前的巨乳,说:“谁说的?这里不是有两颗幺,拿出来我们吃!”

  妈妈低着头急道:“不,这是我的……奶子,不是……木瓜!”

  福伯道:“我说是木瓜,就是木瓜!快拿出来给我们吃!”

  妈妈当然不肯,但是福伯这时候拿出了妈妈的奶罩,明显在威胁她。

  妈妈只好说:“我拿出来就是了。但是,你们不准乱摸。”

  说完,妈妈便解开衣服扣子,摘下奶罩,把硕大的乳房暴露在两头色狼的眼睛里,说:“这,这是我的奶子,不是木,木瓜……你们,看清楚了吧?”

  象伯看得眼睛都快凸出来说:“你娘的,真比木瓜还大啊!”

  妈妈听了,羞得红着脸想穿回衣服,福伯立即制止道:“你干嘛?我有叫你穿回衣服吗?过来坐在我们中间,让我们好好玩玩,不然我就把你的奶罩还给你老公!”

  妈妈无奈地坐到两人中间,象伯立刻急不可耐地握住了她的巨乳,揉弄着说:“哇!又软又弹啊,好大的奶子!小骚你是吃什幺大的,怎幺有这幺大的奶子啊!”

  妈妈被他的色手摸得连连娇喘道:“人家……怎幺知道……嗯哼……天生这幺大的,就是……这两个大奶子……弄得人家……老是被……你们欺负……”

  象伯得寸进尺道:“来小骚,把你的奶子给我吃!”说着张嘴就要咬妈妈的乳房。

  妈妈惊叫着挣扎:“不,不要!”

  象伯一口没吃到妈妈的巨乳,很不甘心地瞪着她。福伯这时候喝道:“他娘的小婊子!不听象伯的话是不是?忘了你说过什幺话了吗?来!说一遍给老子听听,你是我的什幺人了?”

  妈妈这才想起还有把柄在他们手里,红着脸低着头说:“我,我是亲亲福老公的小老婆、性奴隶……我的奶子和,小穴,都任福老公和老公的朋友玩……小骚……还要和福老公生……孩子……”

  “这才象话嘛!”福伯和象伯会心一笑,说,“从现在开始,象伯也是你的老公,知道不?”

  “是,”妈妈不敢不答应,“以后小骚也是象伯的小老婆,给象伯随便玩……”

  “好!”象伯露出黄牙大笑,命令道:“乖老婆,我要你像喂孩子一样,喂我吃你的奶子!好不好?”

  妈妈只得红着脸点点头,用手托着自己的左乳房,用中指和食指夹住红润的乳头,尽力的将乳头送到象伯的嘴边,将乳头连同整个乳晕都塞进了象伯的嘴里。

  象伯迫不及待地含住妈妈的乳头,他感到嘴里的乳头开始膨胀变硬了,妈妈好象也开始敏感起来,胸脯不由自主地向前挺,将乳房往象伯的脸上使劲挤压,好象要把整个乳房都塞进象伯的嘴里似的。

  象伯用双手搂着妈妈纤细的腰,呼吸着她乳房上腥香的味道,用舌尖在她的乳头和乳晕上舔刮着,细细品味着那种软中带硬的感觉,舔刮着她乳头上粗糙的肉纹,舔刮着她乳晕上颗颗肉粒及细软的汗毛。

  “啊……哎哟,轻一点,会……会痛……”妈妈娇滴滴地呻吟。象伯却加大力量,故意发出“滋……滋……滋……滋……”的声音。

  妈妈咬着牙一声不吭,挺着乳房任象伯吮吸。在象伯的强力啃咬吸吮下,她开始有了反应。

  “嗯……啊……啊……”妈妈嘴里开始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她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象伯的头好象生怕他跑了或是怕他停止似的。妈妈彻底的放弃了道德观念的束缚,开始配合象伯吸吮,用手不停的挤着自己的乳房。

  这样玩了好久,象伯才把沾满口水的乳头吐了出来,妈妈还保持着原先的姿势,紧紧抱着象伯,脸已经是红扑扑的了。

  “真是好味道!要是有奶水就更好了!”象伯意犹未尽地说。

  福伯笑道:“那还不简单,以后咱每天干她,干到她怀孕生孩子不就有奶水喝了!”

  象伯说:“对!到时候每天喝奶不让她回奶。最好生个女儿,长大了再给我们干。一边干女儿,一边吃她妈妈的奶水!小骚你说好不好?哈哈……”

  妈妈已经不那幺害羞了,但还是声如细蚊说:“好,以后两位老公一边干我女儿,一边喝我的奶!”

  两人听了都开怀大笑,福伯说:“好了,小骚,现在脱了裤子给我们干吧!”

  “啊?现在,会有人看到的……”妈妈醒悟过来,急说。

  “不怕,我们到柜台后面,你跪低点没人看得到。”福伯说着就拉着妈妈到柜台后面去。

  象伯已经急急地脱了妈妈的裤子,让她一丝不挂地跪在地上。福伯说:“你给象伯含鸡巴,然后翘起屁股,给我干你的小穴!”

  妈妈只好乖乖听命,帮两人把肉棒拿出裤子,一边含着象伯又黑又粗的肉棒,一边翘高屁股等着福伯的大肉棒。福伯说了句“乖老婆”就毫不客气地从后面进入妈妈的身体,妈妈不敢怠慢,红红的小嘴大力吞吐象伯的肉棒,屁股还一扭一扭地配合福伯奸淫。

  象伯爽得呻吟说:“爽!真他妈的口技真好,一定常常给你丈夫吹鸡巴吧?”说着还不忘指点妈妈夹龟头、舔他的蛋蛋。

  妈妈可能是怕有人看见,加快速度吮吸扭动着。而两人也难以承受这随时会暴露的刺激感,和妈妈卖力服侍的快感,过了不久,两人就抱着妈妈的身体,激烈抽动了一会儿,相继吼叫着射在妈妈体内。这一次妈妈乖乖地把象伯射出的精液都吞了下去,又用嘴巴清理了两人的肉棒,才帮他们把肉棒放回裤子内。

  “真乖啊!”象伯见妈妈吞下精液,高兴地说:“说,谁的东西比较好吃啊,小骚?”

  妈妈涨红了脸笑说:“都好吃!小骚都爱吃!”

  象伯大笑说:“很好!我说小骚啊,你送了福伯奶罩做见面礼,是不是该送什幺给我啊?”

  “不,”妈妈辩解说,“不是我送的,是,是他自己抢去的!”

  象伯说:“这样吧,你把内裤脱下来给我吧!”

  妈妈无奈只好脱下自己的性感内裤,还双手给了象伯。

  两人完事后欲离去,福伯又和妈妈耳语了几句,妈妈听得红了脸,点点头。

  两个人笑着起身走出去,妈妈居然起身鞠躬,用最淫荡的口吻说:“亲亲福老公、象老公慢走!以后欢迎再来干淫妻小骚,怎幺干都可以!小骚一定让亲亲老公满意!请老公以后也要常常来吃小骚的木瓜!”

  从那以后,两个人常常叫妈妈送外卖,然后给他们奸淫。就连爸爸回来了,他们也不放过妈妈,让妈妈在半夜的时候偷偷跑出来给他们奸淫。有时是两人一起,有时侯是单独干妈妈,有时还招呼几个邻里朋友一起干她。甚至在公众场合就干,天台、楼梯口,都有过他们奸淫妈妈的身影。一段时间里,妈妈几乎成了邻里皆知的公妻!

  我的好奇心大起,忍不住把这本日记本拿回房慢慢翻看。又看到了许多妈妈的秘密奸情。

  看了妈妈上次红杏出墙的活春宫后,我去跟死党高原和阿强说了,还给了他们几张我拍下的妈妈和那个叫阿B的奸夫的照片。高原道:“干,你妈还真是个大贱货。被干得淫水四溅的,简直像是路边的鸡一样!看得我的鸡巴都硬起来了!”

  阿强也说:“就是!妈的改天找个机会干她一次,好好爽爽!”我也早就想玩玩妈妈的大乳房了,便说:“不如明天就去,用照片威胁她,不怕这贱货不同意!”“好!”高原道。于是我们决定明晚出发。

  但计划落空了,这天中午,妈妈到高原他妈家等高原妈妈晚上回来,顺便帮她看屋,高原表哥却和他的一班死党到他家来玩。妈妈在表哥回来时刚刚去了厕所,所以表哥和他的同学都不知妈妈来了。

  表哥一回到家便打开了电脑,和同学一起看刚拿回来的A片,其中一人去了厕所,高原家有几个厕所,所以和妈妈去的不是同一个。

  妈妈从厕所中出来,发现表哥已经回来了,便走到表哥房间口,想叫他来吃饭,却听到了“嗯……嗯……啊……啊……”的叫床声。妈妈从门缝向里望,只见有几个男生坐在表哥的房间里,人人的眼睛都望着显示器的荧屏,上面是两个男人在合力地操着一个金发女人,女人不停地叫着,而表哥他们的手则在他们的肉棒上撸弄着,他们的肉棒个个都大约有十多二十公分长。

  妈妈只觉得全身发烫,私处已有花蜜沾湿在内裤上了,妈妈一只手撩起了裙摆,插进了内裤中摸着自已的阴道,一只手指插进了阴道中抽插了起来,一只手则握着一边乳房隔着衣服抚弄起来。

  这时表哥的同学解手回来,见有一个不认识的中年美妇在望着同学的房间里在手淫。这个女人着黑色的连衣裙,衣服在胸部以上,肩膀以下是蕾丝的,裙子则是在两侧大腿还有开叉,几近腰部,下边是黑色吊袜带吊着同色的长筒丝袜,着着一双同色的尖嘴高跟鞋,卷曲的长发披在丰润的双肩上。

  他慢慢地靠近她,一把抱住了她,双手握着她的双乳向前一撞,把妈妈撞进了房间。表哥他们这才惊觉起来,他对妈妈说:“珍姨,你什麽时候来的?”

  这时将妈妈拉进来的人将表哥和另一个人拉到一边商量,另三个人则按着妈妈,表哥三人认为,要妈妈不把这事说给高原妈妈听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妈妈也拉下水。

  三人回来时一脸淫笑,表哥更把相机、V8和他的私人珍藏都拿了出来,叫道:“按着她!”他自已则一下趴到妈妈的身上,双手乱摸,手口并用,另一个则伸手到妈妈高开叉的连衣裙内,将妈妈的黑色蕾丝内裤一下子拉到了小腿处,妈妈的双腿不停地乱蹬。不一会儿妈妈无力了,表哥拉起妈妈,把肉棒一下便插进了妈妈的口中,妈妈口中只是“嗯、嗯”地发着声音。

  拉下妈妈内裤的人双手抬起妈妈双腿,把妈妈的屁股拉到床沿,一头便埋在妈妈的肉洞,张口把舌头探进妈妈的阴道中,用舌尖在阴唇周围用心的舔着,一口便将妈妈的阴核用牙齿咬轻轻地咬着,有时又将手指插进妈妈的阴道中捅弄。

  另一个人则把妈妈背上的拉链拉下,用舌头舔着妈妈的背部,一把将妈妈的黑色的半罩杯蕾丝胸罩解了下来,一手一个乳房,一时这边,一时这边,在妈妈的双乳上布满了他的口水和齿痕,而另外的人则拿着相机等工具在拍摄着。

  谁知这时高原他妈这时却来了来了,她来到儿子的房间门口,看见我妈妈被儿子和他的同学捉住,还在她身上进行着她以前从没想过的事,她惊叫一声,惊动了表哥他们,没有和妈妈做的人冲了上去,将姨妈拉了进来。

  表哥对他们点了点头,三人便将姨妈身上的衣服扒下来,姨妈着的是天蓝色的丝质低胸连衣裙,白色的高跟鞋配着肉色的袜裤。其中一人把姨妈一把推倒,握住肉棒就插进姨妈的口中;一个则将姨妈的上半边衣从肩膀上拉下,拉下胸罩便对着姨妈的乳房嘶咬起来,姨妈口中有肉棒在里边,发不了声;而最后一个人则隔着裤袜和白色蕾丝内裤舔了起来,并不时地用手指扣弄。

  姐妹两人同时受着三条年轻肉棒的攻击,虽然时间有前后,但都是被人将连衣裙拉到了腰部,像条母狗一样按趴在地床上,撅起了大屁股,屁股上布满了红红的指痕。

  表哥头一个把肉棒操进了我妈妈的肉洞,其他五人也不约而同地将肉棒插进了他们身前的两个女人的肉洞中。妈妈被三个人不停地被攻击着,操着操着,表哥躺在床上,让妈妈睡在他身上,他的肉棒从下边插进了妈妈的屁眼,而另一个人则将妈妈的一双美腿高高举起放在自己肩上,一下一下地向前顶,而另一个则趴着肉棒,直直地插进了妈妈的口中,表哥在下边用力地向上顶。

  另一边,姨妈的裤袜被撕开了两半,白色的蕾丝内裤挂在姨妈还穿着裤袜的小腿上,姨妈的屁眼一张一合的,使操姨妈屁眼的人爽呆了。姨妈和妈妈这时都摇动性感的屁股,配合着他们的猛烈进攻,妈妈雪白的乳房上还留下了数道明显的指痕,“啊……啊……啊……”妈妈被干得发出又痛又爽的声音。

  妈妈舔弄肉棒的技巧看来很好,鲜红的舌头在肉棒上缠来绕去,男人脸上出现舒服的表情。妈妈红嫩的奶头不堪吸吮抚弄,坚挺屹立在趐乳上,妈被吸吮得浑身火热,不禁发出喜悦的呻吟。

  而姨妈比妈妈也好不了多少,她的脸上红红的,口中肉棒一进一出,一下一下的都顶进了喉咙深处。在操着姨妈两个下洞的两人,四只手用力抓揉着姨妈那令人垂诞三尺的乳房和丰满的肥臀,顺着平滑的粉颈、曲线玲珑的细腰、细致的背、腿,摸向姨妈隐密的森林深处,抚摸着湿润的花瓣、柔软的耻毛,在花瓣的间隙不断地游移。

  表哥在下边一边用力顶着妈妈的粉嫩淫臀,死命地操穴,一边用力掴打妈妈的粉嫩淫臀,不一会儿,妈妈的粉嫩淫臀上布满红红的指印。这时操着妈妈和姨妈口的两人分别拿着相机和V8拍着这场淫宴。

  “啊……啊……啊……喔……啊……啊……好人,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啊……对,顶深一点……”分不清到底是妈妈或是姨妈的淫叫,两把声音都混合在一起了。

  表哥和他的同学不停地在交换着操着妈妈和姨妈的几个洞,其中一个更把妈妈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一下一下向前顶,下下都撞进妈妈的口中。他们不停地变换着体位、交换着性交的对象,直操得妈妈和姨妈在狂叫着:“插死我……插死我了……对……啊……啊……啊……啊……”

  干着妈妈小穴的那个男人全身开始抽搐,很明显地他快要射精了,妈妈也开始疯狂地吸吮,另外两个男人则把他们的龟头抵在妈妈如同妓女的脸上打手枪。那个把鸡巴插在妈妈口中的男人,把下腹往前一顶,将他廿五公分左右长的阴茎一次全插进妈口中,一直插进她的喉咙里,然后开始不停地呻吟。

  妈妈也到达了高潮,含着阴茎发出呻吟:“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和姨妈的淫声使负责拍摄的两人放下摄影机,用支架支好,又加入战团之中。

  八个人在不停地操着,期间,妈妈在表哥抽送了三、四百下之后,已经再度地攀上高潮,她的阴道出现了极有规律的抽搐,对于表哥来讲,就好像是有张小嘴在不断地吸吮,他将肉棒完全地插入穴里,享受着这样的舒服感受。这时候妈妈则是因为花心被龟头用力顶住,而呈现出更激狂的抖动,妈妈抖了差不多快要两分钟之后,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而姨妈这时已再也没力气去呻吟或者迎合了,所以只有默默地被奸淫着。

  这时奸淫姨妈的两个人也分别先后地在她的小穴以及屁眼里面射出浓热的精液,妈妈却正以几近倒立的的姿势被人操着小穴,而另外一个男子已经射完精坐在旁边休息。“啊……啊……啊……啊……”妈妈一声接着一声地呻吟,她已经经历了数次的高潮,全身几近虚脱。好不容易,这个男人也在她的小穴里面射精,她顿时软倒趴在地上。

  这时候原本搂着姨妈的男人站了起来,过去将妈妈抱了回来,让她趴在沙发上面,然后将自己的肉棒插入她的屁眼里面继续抽送。不一会儿,他也射精了,他们在妈妈和姨妈的身上总共射了不知多少次精。

  他们用妈妈和姨妈被操的相片来威吓她们,要听从他们的话,今后要无条件地继续让他们奸淫,不然就将相片在网上散发出去,妈妈她们迫于无奈,只好点头答应了。
豪乳荡妇 (三)

  高原骂道:“干,妈的连我妈也被干了。”我说:“其实你妈不也是个贱货,被强暴还浪叫连连的,那股骚劲!”阿强也附和,并说:“其实我妈也是,我还有她偷人的照片!”

  我说:“那今天就散了吧,过几天再说。”于是我们就各自走了。

  过了几天,我想回家拿下些书,却在楼下的停车场外找到了高原的机车,我想一定有问题。我从窗子再次爬入了我的房间,用老办法望进客厅中,高原和阿强都在,妈妈穿着白色的透明蕾丝衬裙,同色有搭扣的透明高跟凉鞋配着中空的透明肉色的袜裤。高原坐在沙发上,阿强则在架着V8。他妈的!这两个臭小子,上我妈妈居然把我架空!

  这时妈妈跪坐在高原的大腿上,双手搂着高原的头,和高原嘴对嘴的吻着,高原的双手从不闲着,不停地摸着妈妈身上的每一处肌肤,妈妈的表情像十分受用。过了一会,阿强已经架好V8,也加入了战团,他拉着妈妈盘着的头发,把她的头拉过去,一下就把他的肉棒插进了妈妈的口中,妈妈的脸颚因为阿强的插入而凹陷了下去,口中更发出淫荡的呻吟。

  高原这时则把妈妈的乳头含进口中,而妈妈好像十分舒爽,她把阿强的肉棒吐了出来,用手撸着,拉起放在自已的脸上,又把阿强的阴囊吸进口中。

  阿强笑着对高原说:“你瞧这母狗,多麽淫贱!”

  高原把妈妈拉起,把她像母狗一样按在地上,笑着对阿强说:“你要操她哪个洞?”这时门开了,红姨进来了。啊!我明白了,一定是阿强他们用我们偷拍的照片来要挟妈妈和红姨。这时门再一次的开了,却原来是玉姨,就是高原的妈妈。他妈的!高原这小子,居然将他妈都上了都不让我知道,还和阿强两个拉下我。不行!我一定要一起上,不然我就亏死了。

  我从正门走进去,把他们吓了一跳,却见这伙男女惊慌的望着我,我二话不说,拉着红姨亲了个嘴,这时众人脸上才现出了放松的笑容。于是我对红姨、阿强对玉姨、高原对我妈妈,一对一的操上了。

  “ 红姨,想不到我都有操你的一天。” 我笑着调侃红姨,她二话不说就将我的肉棒塞进了口中,那张美艳的樱桃小嘴在我的大肉棒一上一下的滑动着,右手则在下面握住两个卵蛋,左手放在自已的穴上开始手淫了。

  红姨用舌尖在我的肉棒上舔,我的手也没闲着,握住红姨两个丰满柔嫩乳房在掌中搓揉。

  这时阿强过来对我说:“ 反正大家都是第一次,上完自已的妈妈后再上别人的。” 我点了点头,拉着妈妈进了我的房间。

  我坐在妈妈的大床边,要妈妈跪在我脚下。妈妈的手指缠绕在我的阴茎上,用力搓揉着我勃起的阴茎。妈妈望了我一眼后,就开使舔我的阴茎。

  妈妈好像吹口琴一样横着向下舔,然后在阴囊上舔弄。” 啊……妈妈……“我一边向上吐气,一边抓住妈妈的头发。妈妈张开嘴把龟头含在嘴里,手在阴茎的根部搓揉,我则抚摸着妈妈的的胸部。

  这时妈妈的动作加快,黑发像降落伞一样飞散在我的腿上。我把妈妈抱到自己腰上,背对着自己,握着阴茎对准妈妈的阴道,一下就把我的大肉棒插进了妈妈的穴中。啊,实在太爽了!

  我已经操过姨妈了,不须再理什麽乱伦不乱伦了,只知道妈妈需要我的大肉棒,我用双手固定妈妈的屁股,猛烈地扭动。

  “ 唔!啊……“ 妈妈的黑发向左右摇动,乳房也随着跳跃,不时打在我的脸上。我一只手抚摸乳房,一只手向阴毛摸下去。抓住乳房的手指捏着妈妈红色的乳头,另一只手则玩弄着妈妈的阴蒂,妈妈爽得大声地呻吟起来,整间房间充满做爱的香味。我两只手都握着妈妈的巨乳,两人紧紧地贴在一起,只有腰部在动着,妈妈不断流出来的淫水滋润着我的肉棒。

  这时玉姨和红姨进来了,想来阿强和高原已经射了精,躺在地上动不了了。两个中年女人望着我和妈妈,却互相抚摸起来了。突然,我觉得妈妈的阴道一阵收缩,“啊……我泄了……”妈妈这时达到高潮,趴在床上不动了。

  两个女人过来搂着我,把我按倒在床,玉姨骑在我胯上,把乳房放在我口中让我舔着;红姨则把我的肉棒放进她口中仔细地品尝。过了一会儿,红姨自个儿用阴户套上了我的大肉棒,慢慢地耸动,我和玉姨小巧的舌头纠缠在一起,把彼此的唾液互相交流滋润着。

  “嗯……我……我……我……不……不行……不行了……我要融……融……化……了……”红姨一边抛动着娇躯,一边叫床。

  “嘿!……爽吗?”我双手托着她屁股,抬起腰盘往上挺。

  “喔……太……太……棒了……喔喔喔喔喔……嗯……我要……我要……”红姨在我的肉棒上起降着,嘴里却不停地呻吟浪叫。

  “都几岁的女人了?还荡成这样,真是人不可貌相。”我不由得对红姨的骚劲另眼相看。

  她丰美雪白的臀部正坐在我身上,屁股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大约经过了百十下的抽插捅弄,红姨好像妈妈一样,也得到了高潮。红姨满足地离开我的身体,我却还没有射精,玉姨接着腾身而上,用她修长的手指,一手握着我粗大的阴茎对准自己的阴道口,一手撑开两片湿漉漉的小阴唇,缓缓地坐了下来,当全根尽没时,玉姨呻吟了起来。操着操着,我要玉姨用像狗一样的姿势趴在床上,我还要她在把丰臀翘高一点,她一翘高,我就顺势插入,并且开始活塞运动。

  插了五、六十下后,玉姨把手穿过胯下,拉出我正在她阴道抽送着的肉棒,再转放进她的屁眼中,我扶着她的盘骨,小腹不停大力地撞击着她的美臀,发出“啪!啪!啪!”的声音,再加上玉姨那娇滴滴的呻吟声,真是天籁之音呀!我一边插,一边伸手爱抚妈妈的巨乳,同时吻着妈妈的唇,实在是太棒了!

  我在操了百多下后,终于和她一起泄了,妈妈、红姨和玉姨一同蹲下来,把我沾满秽液的阴茎一一舔舐乾净,这才结束了这次乱伦的群交。
豪乳荡妇 (四)

  自从和妈妈的乱伦群交之后,妈妈更加放浪了,对我来说,和妈妈打炮是每周必做的事,但妈妈对其他男人的需求却更大了。我本来想不到妈妈会与大楼管理员老王这麽样的人好上的,但却不由我不信。

  这天晚上,我回家的时候,发现大楼管理员老王的的值班的小房间里边有淫荡的呻吟喘息声,我向内张了张,吓了一吓,原来是妈妈。她着的白色的衬衫已经拉开了一半的扣子,灰色的裙子已经拉高到了腰部,白色的蕾丝内裤在打得开开的,大腿以下一览无遗。

  妈妈的右手中指在自已的阴道处不停地磨擦着,左手则握着自已的巨乳,双目微闭,口中微微的轻轻吟叫着。妈妈穿着打十字形的黑色高跟鞋踏在椅子上,肉色的连裤袜,本来盘起的头发已变成乱发披散在雪白的颈脖上,显得既高贵又淫荡。老王则坐在他的床边,手放在他的胯下不停地磨擦着。

  这时另一个人走入了房间,这时的我已望清了,啊,是小张,分管我们大楼的物业管理公司的保安员,他们两人如何会走到一起来和我妈妈勾搭上了?各位也知道我喜欢从旁观看,所以我不去惊动他们。

  小张上前用左手扳着妈妈的脖子,把妈妈的头扭向自已,小张的舌头长驱直入,搅弄着妈妈的舌尖,妈妈双唇被紧密压着,香舌任凭小张舔弄。妈妈的香甜香舌不住的缠搅小张的舌头,小张可能受不了妈妈如此老手的技巧,他猛然将妈妈嫩滑香舌吸到自己嘴里,轻咬细舐,又吸又吮妈妈的舌尖,两人的唾液双双渡了过去给对方,小张的左手也没有闲着,握着妈妈的巨乳不停地捏弄着。

  老王这时也上来了,老王的手滑进裙子里,隔着小小内裤抚起妈妈圆翘的臀部,头埋在妈妈的大腿上不停地蹭着。妈妈微微的站起,让老王的手指可挑开内裤的蕾丝边缘,摸着丰腴紧翘的屁股,触感滑嫩弹性。老王的中指顺着内裤的蕾丝边缘内里,由后臀摸往前面,手掌往上停在了妈妈隆起的肥美阴阜,手掌接触着柔细浓密的绒绒阴毛,中指往里抠去,但觉神秘柔嫩的细缝早已湿滑不堪。

  小张将妈妈的乳房从胸罩里拿出来,两手各握住妈妈一只乳房,大力揉搓起来,触感柔嫩丰满,软中带轫,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乳头,揉捻旋转。小张低头探出舌尖,由妈妈左乳的下缘舔起,一路舔过乳房浑圆下部,舌尖挑弹乳头数下,再用力吸了几下才放开,之后再张开大嘴将妈妈大半个白嫩的左乳吸进嘴里,舌头又吮又吸,又啮又咂着妈妈被含在他嘴里的乳头,左手仍不停揉捏着妈妈右乳。本来诱人胸罩里的巨乳在小张的照顾下不停地变形,使我的肉棒翘得更向上了。

  老王可能认为时机到了,向小张使了个眼色,小张会意,和老王一起将妈妈拉到了老王的床上,小张将自已的肉棒放在妈妈的面前,妈妈想都不想就将其放入口中。这时妈妈是趴在床上的,白色衬衫向两旁分开,白色的蕾丝胸罩肩带仍吊挂在手臂,罩杯跌落在乳房两侧,两只巨乳晃啊晃啊的垂吊着,灰色的短裙被扯至腰际,蕾丝内裤滑褪到膝盖,两条大腿雪白诱人,大腿根间柔细浓密的阴毛乌黑湿亮,阴唇细嫩外翻,圣洁肉缝是淫湿紧紧的。

  在妈妈后边的老王将手指插进妈妈的阴道中抠弄着,一会后又走到前边将正替小张口交的妈妈拉起,让妈妈和他口交。而小张也知趣地向下移了移位,继续吸着妈妈巨乳,左手的手指则向下捅进妈妈的阴道中插弄着,并加力快了插入的速度。

  妈妈再也忍不住了,双臂抱住小张的头,紧紧往自己乳房挤压。小张唇鼻受到压挤,深深埋进妈妈丰嫩胸部,正在啮吮妈妈乳头的牙齿不免稍为用力,妈妈这时吐出老王的肉棒,娇呼出声:“上我,两人一起上我,啊……啊……”

  两人一前一后的将妈妈夹在中间,小张在前面揉捏着妈妈浑圆高耸的乳房,一手则握着另一边放进口中吸吮、含着妈妈的乳晕;老王在后边也没有闲着,双手握着妈妈的肥臀,鸡巴在阴户里一下一下的使劲狂操。

  在两人的合力夹攻中,妈妈不住地在两人中间蠕动,娇艳的身躯、高贵清丽的脸庞此时散出荡人的妖媚。在身上没有完全褪去的衣服使妈妈的诱人身体时隐时现,却令人更是兴奋。

  接着,老王将妈妈的淫液抹在她的屁眼上,妈妈并没有太大反应,想来他们已不止干过一两次了。老王拔出鸡巴,然后由背后抓握着妈妈丰挺的巨乳,将湿淋淋的鸡巴转插入妈妈诱人的如菊花蕾般的肛门。

  而在老王用力凌辱着妈妈后庭的同时,小张则将妈妈的腿抬起扳到最开,用手握住穿着打十字形的黑色高跟鞋的双脚,把鸡巴插入刚被老王操得阴唇大张的阴户,随即再猛力的抽插着妈妈湿润的花瓣。

  妈妈前后洞穴分别被两支鸡巴在抽插着,她不禁配合着发出淫荡的浪叫。

  操了一轮后,老王与小张又交换体位,他们两人一个插入、一个拉出,既配合又默契地不停操着妈妈。妈妈小巧的嘴角漏出淫浪哼声,美丽的修长玉腿不停颤抖。

  不久后,两人抽插妈妈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越操越凶猛,不再是一人操一下了,而是疯狂地各自抽送,同时妈妈也发出娇媚的浪叫:“啊……喔……”刹那间,老王和小张两根大肉棒的前端同时喷出他们又浓又多的精液,注满了妈妈的整个子宫和直肠,而妈妈也在同时达到了高潮。

  这时,我知道我可以在电梯口等妈妈了。妈妈在十五分钟后到了电梯口,她一望我就知道我已知道了,我摸着妈妈的屁股走进电梯,听着妈妈讲她的故事。妈妈为何会让这两个家伙上呢?原来是这样的。
豪乳荡妇 (五)

  就在那次我到姨妈家去的时候,因为那次修水管的事,就使得他们发生过关系了。

  “叮咚、叮咚”,门铃急速的响了起来。

  “谁呀?”妈妈开了门之后探头问道。

  只见一个穿着工作服的年轻男人站在门口说道:“你好,我是来修水管的,请问这里是不是××街××号×××房呀?”

  “是的,是我打电话叫你们来的,我家的水管坏了,请你来修一修。”

  “好的。太太,我姓赵,请你带我到漏水的水管那去检查一下。”

  就在此时,那个姓赵的才认认真真的打量着妈妈。妈妈这天穿的是一套白色的衣服,薄薄的衣料略为透明,里边黑色的乳罩和同色的内裤,铁灰色的丝袜,红色的双细条搭边高跟鞋紧紧地裹着妈妈娇小玲珑的小脚。

  他吞了一吞口水,下边的小老二一下子就站起来了,妈妈却还没有发现,只是带他到坏了的管子处。那个小赵可能被妈妈的性感衣着所迷乱,不自觉地将水龙头一开,“哗哗”冲得妈妈全身都湿了一半,本来薄薄的衣着经水一湿就更加的透明了,小赵的眼都直了。

  这时妈妈叫道:“你做什麽?快关了水龙头。”小赵才如梦初醒,把水龙头关了,妈妈脚在地上一滑,差点摔在地上,小赵眼明手快,一把从后边抱住了妈妈,他双手握住妈妈的双乳,下边的肉棒顶在妈妈的屁股上,妈妈本来一腔的怒火马上变成一腔欲火。

  大家都有知道我妈那骚货是一个怎麽样一个人,这样的一口鲜嫩的肥肉到了口当然不会放过了。妈妈在小赵的怀中轻轻地蠕动,屁股在小赵的肉棒上轻轻地磨擦着,双手搭上了小赵握着自已乳房的双手。经过妈妈这样老手的调弄,小赵本已燃起的欲焰更像爆炸一样放射开来,握着乳房的双手隔着衣服的狂抓妈妈的巨乳,妈妈的衣服被抓皱了,巨乳在小赵的手下变形。妈妈半转身一只手搂住小赵,美丽的双唇与小赵交接了起来,娇艳嘴唇互相吸吮、交流彼此唾液。

  妈妈这时完全转了过来,和小赵面对面的接吻,手则伸到下边隔住裤子玩弄着小赵的肉棒,小赵将妈妈的衣服解开,露出里面黑色的蕾丝乳罩,他将乳罩往上一推就对着妈妈的两只巨乳服务起来。

  他把左手握着妈妈的左乳,并一口叼住,舌头在妈妈红红的乳昏和乳头上打转,他的右手用力捏着妈妈的右乳,食指和麽指则捏弄着妈妈的右边乳头。

  妈妈这时自动地跪在地上,蹲下去时,大腿更增加丰满感。她将小赵的裤子拉了下来,口一张,就把小赵的肉棒含进口中吸吮起来。

  小赵一把抓住亮丽的黑发用力扯动,妈妈本来盘在头上的一头秀发则慢慢松开了,一缕缕的散发披在妈妈雪白的香肩上。小赵的手将妈妈的头用力压向自已的胯部,让妈妈给他做深深的喉交,妈妈也尽了最大的努力让龟头深深进入喉咙里,从鼻孔发出哼声,美丽的脸上下摆动,好像肉棒的味道很甜美。

  “啊!……嗯!……喔!……”妈妈的下边已经湿透,内裤和裤袜的胯部已沾满了妈妈的湿水。

  “宝贝,上我,快点!”妈妈已经把大屁股向小赵面前一放,趴在厨房的台上等插了。

  小赵也是欲火上来,他把妈妈的裙子撩到了腰上,妈妈圆滚滚的屁股裹在铁灰色的玻璃丝袜里都在小赵的手下颤抖着,小赵的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把妈妈的内裤和裤袜向下一拉就想操进去了。小赵的阴茎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双手把住妈妈的腰想插进去,但妈妈的裤袜则让妈妈不能尽情地张开双脚,小赵一把将它撕开,妈妈左手支撑着,右手引导着他操进自已湿润的洞中,中指更是放在自已的阴蒂上轻轻地磨擦着。

  小赵只觉得自已的肉棒被一个湿润的小洞紧紧包裹着,他已经不能控制自已了,他只是握着妈妈的细腰,拼命地向自已的下部撞去。“啪!啪!啪!啪!”肉体的的撞击声此起彼伏,两人此时沉浸在欲海中,根本就不知道外边发生了什麽事。

  原来老王在小赵进去不久后就来巡查了,这是我们所住小区的规定,当他发现我家的房门虚掩,并非完全关上,他也害怕有什麽事发生,当时就将小张也叫了过来。

  两人战战兢兢地轻轻将我家的门推开,边听着声音边再大着胆子到厨房里一张,却发现了两人的奸情。两人会心地一笑,早就听说关于我妈妈的事了,只是从来没有碰上过,这次两人可是撞上了。

  小张到门口把门关好,再回来的时候老王已经加入了战团,小赵已坐在沙发上,妈妈则坐在小赵的腿上,胸前的一双巨乳则一边被老王握着,一边则在小赵手中;妈妈的嫩穴则继续吞吐着小赵的肉棒,左手轻握着老王的卵蛋,右手一边撸弄着老王的肉棒,淫荡的小嘴则配合着将老王的肉棒吞入自已的淫嘴中。

  小张这时也加入了战团,他几步上前,将小赵的手拨开,对妈妈的巨乳展开了攻势;妈妈这时也松开了手,用左手握着小张的头,将其向自已的胸部猛压,口中却仍是呻吟连连。

  小张站起来,将妈妈的头转向自已,让她为自己吸吮肉棒,这时小赵会意,将肉棒抽出抵住妈妈的屁眼,妈妈也尽力张开大腿,尽管妈妈的屁眼已经过了不少肉棒的洗礼,但却依然紧窄,小赵进入的时候妈妈也痛得蹙起了眉头。

  老王把妈妈的阴唇用力拨开,然后慢慢地把龟头朝阴道插了进去。妈妈不住地在两人中间蠕动,她的小淫嘴也没有闲着,小张站到沙发上,肉棒插进妈妈的小淫嘴中,妈妈双腿盘着老王的腰杆子,嘴上也尽力收紧,让三人同时受着紧夹的感觉。

  也不知过了多久,妈妈娇媚的浪叫:“啊!喔……”三根火热的大肉棒同时狠插到底,小赵的手想把妈妈娇艳的巨乳硬生生地由她的胸前扯下来一样,小张则将妈妈的头部用力压在自已的胯部,三根大肉棒的前端,同时喷出了他们又浓又多的精液,注满了妈妈的三个洞穴。

  三人在休息了一会儿后就马上打扫战场,老王他们则从此之后便和妈妈有着秘密来往了。这关系直到我们搬进了郊区的一套别墅后才断了。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