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19-20)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20年02月2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19、重启   凌晨,乔纳森和一众打手还在不停地奸淫着女侠。可怜的黑星女侠虽然穿着战服,但身体被电击之后,完全使不出力气,比普通人还要不堪。她整个
.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
2020年02月2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9、重启

  凌晨,乔纳森和一众打手还在不停地奸淫着女侠。可怜的黑星女侠虽然穿着
战服,但身体被电击之后,完全使不出力气,比普通人还要不堪。她整个人都是
僵硬的,电流让她浑身的肌肉一直处于紧张状态,使她几乎赤裸的身体看起来更
加性感健美。

  乔纳森在残暴地奸淫着女侠的肛门,硕大的肉棒一进一出,把女侠的肛瓣蹂
躏得又红又肿,不堪入目。他双臂抱着女侠的腰肢,不停发力,把女侠肥美的屁
股一下一下地朝着自己的髋部上压,结实的屁股和长满了绒毛的小腹撞击在一起,
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从肛门里,一股又浓又稠的黄色液体缓缓沿着女侠的股沟
流淌下来,将她两条大腿染得像糊满了泥泞一样。

  女侠与其说是站着,倒还不如说是悬在空中。她的双脚在地面上完全没有着
力点,在身后的一再冲击下,尖锐的靴跟在地面上一前一后地平移着,发出刺耳
的摩擦声。她上身的战服已经被匪徒们无情地撕开,从两边肩膀上剥了下来,但
匪徒没有把那身皮衣完全脱下来,而是胡乱地缠在女侠的手臂上,将她的两条胳
膊同时扭到了背后。女侠的姿势前俯后挺,撅着大屁股,被一个接着一个匪徒轮
替。从她的腰部开始,无力地往前躬着,嘴上的工作也没停下来的时候。在后面
干完的匪徒,又会转个身,绕到她的前面来,把他们好像永远也不会疲软的,粗
壮却又沾满了粪水的阳具塞到她的嘴里。

  从女侠嘴角两边流淌下来的浑浊液体,同样也是黄色的。这时,她已经奄奄
一息,好像失去了神智,自己肛门里肮脏的秽物被一而再,再而三地塞到嘴里,
她早就没有任何知觉了。

  女侠的短裙也被掀了起来,缠在腰间。这条皮质的战裙已经不能再为她提供
任何遮挡,前后两个肉洞同时暴露在匪徒面前。她的肛门已被干得松垮垮的,就
像她前面的小穴一样,匪徒只要把肉棒往前一顶,可不管插到了哪个洞里,都是
一通胡乱地进出。

  两个丰满的肉球被垂在身体下面,随着身子的晃荡,也跟着前后左右地在空
中来回滚动。挂在乳头上的坠子,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让那些匪徒更加兴奋。

  忽然,白光一闪,女侠又转身变成了女记者劳拉。就在那道白光亮起的时候,
乔纳森正好把肉棒插在女侠的屁眼里,等她变身结束,却发现劳拉依然保持着原
来的姿势。

  无论是女记者劳拉,还是黑星女侠,用的都是同一具肉体,变身与否,施加
在身上的所有都不会改变。但有些事情还是有变化的,比如劳拉已经被崩坏了的
小穴,在变身之后,凭着超人的自愈能力,又恢复如初,变身结束之后,也不见
了伤口。

  劳拉变回真身之后,变得更加疲惫,骨骼几乎被同时抽走,身体只剩下一具
软软的皮囊。

  匪徒们的暴虐还没有结束,依然持续着。事实上,他们对女侠的蹂躏,远不
止如此。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们更是毫不停歇地施暴。可怜的女侠被操得
昏死过去,但很快又被人弄醒,继续被当做一件工具,任人发泄。她昏了又醒,
醒了又昏,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人间,还是在地狱。

  一天,劳拉昏昏沉沉地睁开眼睛,眼皮酸涩地就像被抹了一层辣椒似的,几
乎看不清眼前的东西。但她的身上,已经没有了来自匪徒们的沉重压力,散发着
汗臭的气息似乎也已经飘散了。

  哦,我的上帝啊,他们终于停止了对我的奸淫!要是再让他们继续施暴下去,
我说不定就会被他们玩弄致死!

  劳拉庆幸地想着,发现自己依然被关在马厩里,身体躺在一堆干草上面。这
几天,匪徒已经把她的衣服都剥了个精光,赤裸裸的躯体上,到处都是令人作呕
的精液腥臭。

  「这帮该死的臭虫!」劳拉恨恨地嘀咕,「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劳拉既绝望,又愤怒,再次落进敌人手里的折磨,几乎让她所有的不屈又消
磨殆尽,甚至连恨都没了胆子。不过好在,匪徒们似乎也已经玩累了,给了她看
起来并不太短的休息时间。劳拉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终于缓过半口气来。

  「哎唷……」劳拉轻轻地呻吟着,用手摸了摸颈后,发现脖子后面好像磨破
了皮肤,有些火辣辣的。但她的手一动,浑身上下紧跟着也酸痛起来,「他们到
底对我做了什么?」

  劳拉简直不敢相信,残暴的虐待又会降临在她身上。上帝啊,求你让我惩罚
这些恶棍吧!

  劳拉挣扎了一会儿,终于从草堆上晃悠悠地站了起来,她跌跌撞撞地扑到马
厩门前,从缝隙里往外张望。门口的一个石墩子上,坐着两名白党的打手,拧开
随身携带的酒壶,一边咕咚咕咚地往喉咙里灌酒,一边嘻嘻哈哈地大笑着。俘虏
了黑星女侠和苏珊局长,他们的宿敌终于不会再构成任何威胁,这让他们悬了三
年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可以尽情地放纵。

  「可恶!」虽然在意料之中,劳拉还是感到万分绝望。匪徒不会这么粗心,
连看守她的人都不安放。没有避孕药变身的女记者,想从马厩里逃出去,简直是
异想天开。

  「这些邪恶的东西,怎么还在我的身上?」劳拉恨透了挂在自己乳头和阴蒂
上的坠子,有了这些东西,她就算变了身,也依然无法逃出恶棍们的魔掌。她咬
着牙,忍着痛,把三个电击坠子从自己的身上摘了下来,丢在地上,用脚狠狠地
踩了好几遍。

  奇怪的是,哈曼博士一伙人始终没有出现,好像已经彻底把劳拉给忘了。

  「哦,没错!他们一定是趁我不在,又回到城市里去为非作歹了!」劳拉想
着。曾经女侠和苏珊联手,已经基本上肃清了白党在城市的残余势力,将他们赶
到郊区。这时,他们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要夺回失地,让城市重新沦陷。

  劳拉心里十分焦急,眼看着自己苦心经营的结果,在自己的大意和苏珊的背
叛之下,很快又要付诸东流,不禁痛心疾首。

  过了正午,劳拉惊喜地发现,那两个看守她的打手,居然已经喝得不省人事,
倒在石墩子下,呼呼大睡起来,眠鼾声此起彼伏,就像打雷一样。

  「太好了!」劳拉从门缝里偷偷地望了一眼,兴奋地说。她抓住两侧的门把
手,用力地拉了拉门。

  咣当!大门发出一声巨响。

  原来,马厩的大门被人从外面锁了起来,几道铁链紧紧地缠绕在左右双门的
把手上,加了一具铁索。劳拉根本没有防备,拉了几下,把铁链拉得紧紧的,金
属摩擦声异常刺耳!

  「不好!」劳拉暗暗叫苦。

  她又偷偷地往外张望了一眼,发现打手们的鼾声停了下来,懒洋洋地翻了个
身,继续大睡。不一会儿,鼾声又响了起来。

  「不行,得响个办法从这里逃出去!」劳拉小声地说。她不能束手待毙,要
是等到那些匪徒从外面办完事回来,她想要脱身,那简直会比登天都难。她仔细
地看了看马厩,说实话,自从被俘之后,她还是第一次如此认真地打量这个沦落
之地。

  「有了!」劳拉暗叫一声。在马厩的顶棚上,有一个缺口,看上去好像年久
失修,坍塌了一部分。缺口并不大,却还是能容得下她窈窕的身姿钻过去。

  劳拉咬着牙,双手抱紧了那条满是血迹的柱子,两腿紧紧地把柱子夹住,不
停地往上攀爬。虽然没有变身,但作为女记者的劳拉,几乎每天早晚都会有三个
小时的锻炼时间,让她的身体也比普通人更加敏捷。可是被匪徒折磨得几乎奄奄
一息的身体,四肢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爬上顶棚,费了不少劲。

  劳拉从顶棚的缺口里钻了出去,登上了屋顶。可以看得出来,这农场的主人
原先十分爱护自己的房子,经常修缮屋顶,在一侧的墙壁上,按着一把梯子。梯
子看起来锈蚀得十分严重,一踩上去,就会发出吱吱的响声。不过劳拉的身体并
不算十分沉重,顺利从屋顶降到了地面。

  两个打手还在呼呼大睡,毫无察觉。

  「你们这群猪猡,总有一天,本女侠会一个一个地来收拾你们的!」劳拉尽
管心惊胆战,害怕着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忽然醒过来,又会把她抓起来,但她还
是想起了这几天自己遭受到的污辱,恨得咬牙切齿,想要在这两个死猪一般的男
人身上踹几脚。

  「不能坏了事!」劳拉最终还是忍住了,手臂抱着胸前沉甸甸的乳房,两腿
紧紧地夹在一起,扭捏地朝着不远处的房子跑去,「天呐,要是被人看到堂堂的
黑星女侠光着身子在荒地上奔跑,那该如何笑话我?」劳拉连自己都感觉自己的
姿势有些滑稽可笑,不禁悲哀起来。

  本来,劳拉不想进屋子里去。因为谁也不敢担保,在那所屋子里,还会有多
少匪徒留守着。可是劳拉衣不蔽体,权衡之下,还是决定偷偷地摸到房中,去找
一些蔽体的东西。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个人影也看不到。

  「上帝垂怜,这真是太好了!」劳拉感觉自己已经离脱身越来越近了,兴奋
地心脏直跳。她甚至已经计划好,逃出去之后,该如何报复这些匪徒。

  拉开衣柜,里面挂着许多衣服裤子,一旁的鞋柜里,也放着各种款式的男女
皮鞋,虽然上面落了厚厚的一层灰,但对于此刻的劳拉来说,简直比什么都高兴。
她感觉挑了一身看上去还算时髦的服装,白色的小衬衫,紧身的牛仔裤,在搭配
上半高粗跟皮鞋,既不会让自己看起来显得怪异,又能在最大程度上保证让身体
灵活敏捷。

  忽然,不远处响起了一声枪响,好像是从马厩方向传来的。

  「啊!不好,他们发现了我!」劳拉马上意识到,那两个酒鬼已经醒了过来。
他们发现俘虏已经不见了,惊慌失措,一边鸣枪,一边叽叽呱呱地大喊不停。

  劳拉不敢逗留,正要夺门而出,忽然看到门口的一枚钉子上,挂着一串钥匙。
她想也不想,从墙上摘下钥匙,冲出了农场。

  「母狗,给我站住!」追赶上来的打手在后面大喊着,手中的枪支不停地吐
着火舌。

  他们的枪法并不怎么样,一连射了两三枪,都打在劳拉身边,脚下飞溅起来
的泥土朝着她的面门扑了上来,砸得生疼。

  「啊!混蛋!」劳拉暗骂着,拼命地甩开自己酸痛乏力的双腿,不停地朝着
大路上跑去。她一边跑,一边使劲地按着手中的钥匙。

  呜呜!忽然,停在路边的一辆红色轿车前后四个角灯亮了起来,响应了劳拉
的号召。

  劳拉冲到车边,猛的拉开了车门,一头钻了进去。她手忙脚乱地把钥匙插了
进去,启动引擎。

  轿车发出马达的轰鸣,劳拉赶紧一踩离合器,启动了车子。

  「母狗,站住!」两人打手还在后面紧追不舍,不停地开着枪。子弹射穿了
轿车的玻璃,却丝毫也没伤到劳拉。

  劳拉发出一声得意的欢呼,把油门踩得死死的,轿车呼啸着往前飞驰出去。

  「猪猡们,你们给我等着,本女侠很快就会来收拾你们!啊!苏珊,我也不
会放过你的!」劳拉对自己的复仇计划充满了信心。

  农场远离城市,只有一条蜿蜒的国道在旷野里像一条丝带延伸着。车流很少,
几乎看不到路上有什么人,劳拉更是一脚油门踩到底,飞速地朝着城里而去。

  天空还是阴沉的,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下雨。这几天,总是阴晴不定,柏油马
路上虽然已经干得差不多了,但还是留有一片片斑驳的水迹。轮胎碾过地面,发
出擦擦的声音,从破碎的车窗里吹进来的风,拂在劳拉的脸上,带着清新的芬芳。

  劳拉金黄色的头发上沾满了精液,但被风一吹,已经有些干涸,贴在后脑上,
不仅僵硬,而且沉重。

  「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我不会再让那些臭虫有机可趁!」劳拉虽然还
是能从自己的身上嗅到令人毛骨悚然的精液腥味,但心情已经变得十分轻快。谢
天谢地,这一次沦陷,终于不是向上次那样,一来就是一年多。

  城市里的状况,果然和劳拉想得没什么区别。白党党徒已经大规模开进城市,
乌烟瘴气又开始蔓延开来。

  路边的人行道上,有人为了抢夺毒品,正在开枪朝着另一伙人袭击;三四个
蒙面劫匪忽然闯进了商店,射杀了店员,从里面抢出一大摞钞票,钻进车子,扬
长而去……

  善良无助的市民又躲到了桌子底下,劳拉隐约听到一个小女孩的哭喊声:
「妈妈,警察怎么还不来?」

  妈妈说:「孩子,苏珊局长已经助纣为虐,她不会再来帮助我们了!」

  「那黑星女侠呢?」

  「女侠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出现了!天呐,她要是像上次一样,消失一年多,
我们可该怎么办才好!」

  劳拉亲耳听到了市民们的求助,也不顾自己的身体状况,用力地一咬牙。

  啊!劳拉曾经被苏珊拔掉的牙齿,现在还是空荡荡的。她差点忘了,这几天
匪徒们早已不止一次地搜了她的身,随身携带的避孕药早就被没收了。刚从魔窟
里逃出来,她想要变身都不行。

  「没错,我得先去买一盒避孕药!」劳拉打定了主意,把车停在路边。

  药店还没有遭受洗劫。其实,白党们也不是什么店都会打劫的,而打劫对他
们来说,也不是什么赚钱的活计。重返城市后的第一件事,之所以要大肆抢掠,
是因为他们要把既定的秩序都搅乱了,混乱的秩序下,罪恶才得以滋生。

  「我要一盒避孕药!」劳拉撞进商店说。

  店员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神色憔悴的女人,看她的样子,很明显是被强暴过
的,虽然她穿着衣服,但从遍布在脸上和发梢间的精液残迹来看,这一点毋庸置
疑。

  「我,我被那些恶棍……啊!上帝啊,太难堪了,」劳拉这时才想起来,自
己身上没有带钱,只能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我的车可以先押在这里,马
上就过来付钱!」

  店员惋惜地摇摇头,说:「你要新型的避孕药,还是普通的避孕药?」

  「麻烦给我新型的!」劳拉说。

  店员打开柜子,从里面拿出一盒避孕药,递给了劳拉,顺手又把放在她手边
的钥匙夺了过去:「二十美元!」

  虽然店员的报价比平时贵了许多,但劳拉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她现在只想
要马上变身,打击罪犯,收拾残局,为自己报仇!

  劳拉刚走,忽然店里又闯进两个人来。一个是穿着鲜红似火的高开叉长裙,
裸露的手臂上布满了刺青的妖艳女子,另一个是高大威武,一身肌肉几乎把T恤
撑爆的魁梧大汉。

  「你们……」店员一看到这两个人,也不知为何,心里忽然冒出一股寒意。

  穿红裙的女人忽然掀开自己的裙摆,露出修长的,同样布满刺青的大腿,在
她的大腿根部,箍着一条皮圈,皮圈上带着一个枪套。她拔出一把勃朗宁手枪来,
指着店员的脑袋说:「你告诉我,刚才那个女人,在你这里买了什么药?」

               20、陷阱

  劳拉头也不回地冲出了药店,跑进了对面的一条小巷子里面。巷子潮湿,遍
地垃圾,散发着臭烘烘的气息。

  「你们给我等着,本女侠现在就来收拾你们!」劳拉一边咬着牙说,一边拆
开了刚刚从药店得到的避孕药包装,吞进了嘴里。

  从女记者的身上,忽然爆发出一层气浪,气浪挟带着白光,轰的一声,把散
落在地上的垃圾像遭受了龙卷风似的,全部掀了起来,哗啦啦地席卷着。一瞬间,
那个打扮时髦的女记者已经消失无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穿暗红色战袍的女战
士。

  受新型避孕药的催化,女侠的皮质战服上布满了蟒纹般的质感,高过膝盖的
长筒靴把她的小腿勾勒得更加完美。她轻轻一跃,身体就像拔地而起的鹞子,转
眼就跳到了屋顶上。

  居高临下望去,整个城市都是四四方方的房子,像一个个集装箱,有的堆得
很高,有的很矮,参差不齐。女侠虽然没有站在至高点,但从这里眺望下去,也
能把半个城市尽收眼底。她分身乏术,像定时炸弹同时引爆一样,在城市的每个
角落里发生的犯罪事件,她不能一下子全都收拾了,只能分轻重缓急,一件件地
来处理。

  「该死的苏珊!」女侠暗暗地诅咒了一句。这个时候,她多么希望自己的身
边能有一个伙伴,能助她一臂之力。

  「好了,今天算你们倒霉了,碰到本女侠,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女侠终
于找准了方位。在东北角不远处,道路堵塞得不成样子,一辆辆各式轿车,首尾
相接,聒噪地鸣着汽笛,排出一条几英里的长龙。之所以造成堵车,是因为在一
个十字路口,爆发了一场枪战。

  由于苏珊的叛变,警察已经不会再出现,枪战的双方都是贩毒分子,显然是
一场黑吃黑。白党和一伙不明势力的匪徒,都用上了冲锋枪和手雷,几乎把地面
都掀翻起来,露出厚厚柏油下面的黑色泥土。泥土遭受手雷的气浪摧残,被溅得
遍地皆是,五六具残破的尸体躺在道路中间。

  女侠飞速地掠过屋顶,就像一只俯冲下来的老鹰,忽然出现在双方的交火点
上。密集的子弹就像雨点,砰砰地落在她的身上,但女侠毫不动容。

  「太好了,黑星女侠终于出现了!」

  「黑星女侠万岁!」

  被匪徒阻住的道路四周,胆怯的民众都躲在汽车后面,生怕被流弹击中。他
们一见到黑星女侠现身,全都从掩体里走了出来,高举双臂欢呼起来。

  「该死,黑星母狗怎么出现了?」正端着一把轻机枪朝道路哪头扫射的一名
大汉急忙在汽车掩体后面躲了起来,大骂道。

  「博士不是说这母狗已经被擒住了吗?」另一个绑着脏脏辫,持着突击步枪
的黑人说。

  「他奶奶的,老子怎么知道?货不要了,快撤!」轻机枪大汉咬着牙说。虽
然交易涉及的金额不小,但在几乎无敌的黑星女侠面前动手,无异于以卵击石,
权衡之下,他只能忍痛割爱。

  「好!」黑人从腰里摘下一枚手雷,在地上用力地砸了一下,朝着女侠抛出
去。自己却和轻机枪大汉埋头朝着路边的人行道上撒腿跑了出去。

  手雷爆炸引起的巨响,好像天崩地裂一样,灰白色的烟尘冲天直上,钢铁碎
片和稀烂的泥土一下子把女侠笼罩起来。

  「啊!」刚刚从掩体里出来的民众一声尖叫,又躲回到汽车后面去。虽然他
们从没有忘记要给黑星女侠喝彩,但同时也不得不顾全自己的生命。

  一道黑影突然冲破烟幕,就像黑色的闪电,凌厉凶狠。黑影完全无视挡在她
眼前的汽车,轰的一声,就把那些布满弹孔的轿车掀得底朝天,又重重地砸在地
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

  「猪猡,站住!」手雷看上去完全伤不到黑星女侠,她瞬间冲到了那两名毒
贩的身后,一手一个,揪住他们的衣领,往后用力一掷。

  两个彪形大汉的身体就像放风筝一样,在空中飞了起来,直到一头撞到停在
路边的一辆小轿车上,把报警器撞得呜呜作响。车门被砸进去好大一个坑,四平
八稳的车身也随着撞击,左右摇晃了一阵。

  「今天是你们接受正义制裁的日子!」黑星女侠义正辞严地大喝一声。

  两个毒贩都被摔得七荤八素,急忙从地上坐起来,端着手中的武器,哒哒哒
地一阵扫射。面对黑星女侠几乎常人无可超越的能力,他们唯一能指望的,只剩
下手里的机枪了。

  一梭子子弹还没打完,女侠忽然又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她带着胶皮手套的
胳膊轻轻一甩,毒贩手里的武器顿时碎成了零件。

  「好!黑星女侠万岁!」民众又从汽车后面现身,齐声欢呼。让罪犯接受应
有的制裁,是大家都喜闻乐见的事。黑星女侠俨然已经成为超越上帝的存在,只
要她现身,就能守护一方太平。

  轻机枪大汉和黑人愣愣地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双手,急忙跪在地上,不停地
恳求:「女侠饶命!」

  忽然出现的黑星女侠,打乱了罪犯们黑吃黑的斗争,轻机枪大汉手下的匪徒
和对面的毒贩顿时停止了交火,呈一个半圆形向女侠围了过来。

  黑星女侠一脚将黑人踩在地上,又抡起胳膊,一巴掌打晕了轻机枪大汉,说:
「你们两个人给我老实待在这里,等我收拾完那些臭虫,再来处理你们!」说完,
又是一个纵身,从四五辆汽车的上空掠过,又化身成一道黑影。几秒钟的时间里,
就解除了那些匪徒的武装。

  民众的欢呼声愈烈,看着女侠教训这些卷土重来的恶棍,也让他们狠狠地出
了一口恶气。

  就在女侠准备好通讯器,要给警局打电话的时候,忽然感觉背上好像被人推
了几下。她不由地一个趔趄,差点栽到在地。

  「啊!这是什么回事?」女侠摸了摸自己隐隐发痛的脖子,纳闷地自语。

  服下了新型避孕药,黑星女侠被折磨和虐待后的痛楚都已经消失,却不知为
何,脖子后面的伤疤还是火辣辣的疼着。

  不好!是电击!女侠很快就明白过来,原来那些恶棍,居然趁她昏迷,在她
的颈后皮下植入了电击芯片。

  女侠锐利的目光快速地扫视着四周,和曾经挂在她乳头上的电击坠子一样,
要激发脉冲电流,必须有人操控,而遥控器的信号,最多不会超过十英尺。那个
企图电击她的匪徒,一定就在身边!

  女侠还是庆幸的,如果刚刚服下的是普通避孕药,那么她此时早已被匪徒击
倒在地,大出洋相,好在新型药物能够让她对电击免疫,这才逃过一劫。

  「这些卑鄙的猪猡!」黑星女侠暗暗咒骂着。

  「吓!」黑人忽然在人行道上拔腿就跑。女侠已经看得明明白白,他的手里,
正握着一个白色的遥控器。

  「可恶,站住!」女侠一个箭步,追到黑人的身后,又是轻轻一掷,把他丢
出几英尺远。

  黑人就像抓着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按着手里的遥控器。一波紧接一
波的电流像利刃似的,不停地刺进她的皮肉,但这对女侠而言,早已不痛不痒。

  「混账博士,你居然敢坑老子!」黑人终于绝望,把遥控器远远地一仍,身
体颓废地软了下去。

  哈曼博士为了彻底操控女侠,所以在她的脖子后面植入了电击芯片,甚至把
遥控器分发到每个党徒的手里。但他也许已经忘了,服用新型药物的女侠,可以
彻底免疫电击。

  对!一定是这样的!女侠心里暗暗想着,更加痛恨起哈曼博士的卑劣行径来。

  不过,她现在暂时还不知道博士去了哪里,只能先拿这些喽啰来热热身。她
正要去找黑人的麻烦,忽然脚底又趔趄了一下,差点晕过去。

  莫名其妙袭来的晕眩,让女侠十分纳闷。咦?我这是怎么了?

  她连忙定了定神,无论如何,这种时候绝对不能让人看出破绽!全城的民众
都在看着她如何惩治罪犯,这当然也能充分满足女侠的虚荣心。

  她走到黑人身边,当胸揪住了他的衣服,正要把他再次抛掷出去。不料,黑
人不甘心束手就擒,拼命地反抗起来。他猛的伸出双手,在女侠的身体上用力地
推了一把。

  拥有钢铁般躯体的女侠,居然被黑人推得栽了个跟斗!

  「啊!这是怎么回事?」民众无不大惊失色,「黑星女侠居然被恶棍推倒了!」

  女侠愤怒至极,来不及细想自己的身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急忙从地上站了起
来,又要去抓那个黑人。

  黑人推开了女侠之后,信心倍增,也迎面冲了上来,对准女侠柔软的腹部,
狠狠地揍了一拳。

  「呃!」劳拉在感受到剧痛的一瞬间,简直怀疑自己此时还没有变身。她腹
部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绞了起来,钻心的疼痛令她额头上凉飕飕的。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女侠心里不停地呐喊着,就连子弹都奈何不了她的躯体,血肉之躯怎么可能
把她打疼了?尽管诧异,尽管不敢相信,但施加在她身上的疼痛,却是实实在在。
虽然她还穿着战袍,但她的能力已经被大幅地削弱了。而女侠自己,却完全不知
道发生了什么!

  女侠抱着自己的小腹,痛苦地弯下腰去。

  黑人忽然把身子一矮,双手握住了女侠的两个脚踝,用力往后一拖。

  黑星女侠的身体顿时失去了重心,扑通一声,仰面跌倒。

  「啊!黑星女侠,你到底是怎么了?你可不能败在那些恶棍手里,快站起来
反击!」民众一见到女侠跌倒,虽然难以置信,但还是不停地大喊着为她鼓劲。

  女侠感觉到自己的脑袋十分沉重,一阵阵莫名的晕眩之后,眼前陆续出现了
几个零碎的画面。阴暗的古堡,长满苔藓的地面,她被人高高地吊起来,用皮鞭
抽打……人头攒动的拍卖会现场,她的脖子上被戴了项圈,牌子上标识的价格,
将决定她今天晚上要去陪什么客人……荧光闪烁的镜头里,记录着她不停地被人
施以暴行的画面,一具凄惨痛苦的肉体,在屏幕上扭动,画面被制成光盘,像水
一样地流向市场,送到每个单身男人的电脑里……

  「不!」女侠忽然抱着脑袋尖叫起来,「不要这样……求求你们,饶了我吧
……」

  「啊!你们听到了没有?黑星女侠居然在向匪徒们求饶!」民众的吃惊,简
直就像遭受了雷击,瞠目结舌。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被视为正义化身的女侠,
居然这么容易就开始像匪徒求饶。但这一切,却又是真真实实地发生在眼前。

  黑人猖狂地叫嚣着:「你们都睁大眼睛,好好看看,你就是被你们视为守护
神的黑星母狗!」他忽然把双臂往空中一举,把女侠性感曼妙的身子头下脚上地
拎了起来。

  当在女侠大腿根部的短裙,这时忽然翻了下去,露出雪白的大腿和屁股。短
裙下只有一条二指宽的皮质护裆,只能勉强遮住她的私处和肛门,被黑人忽然倒
拎起来,女侠的下半身几乎已经全裸。

  民众好像中了邪似的,纷纷掏出手机,咔嚓咔嚓地一顿狂拍,谁都想记录下
这惊世骇俗的画面,以证明自己曾在女侠落难的现场。这时,他们好像已经不再
害怕匪徒们手中的长枪。因为在无形之中,他们已经和那些穷凶极恶之辈站在了
同一阵营里。

  「不要!」女侠拼命地拍打着自己的脑袋,终于把那些可耻的画面拍出去许
多。当她重新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居然被人倒着拎在空中。她不暇多想,
急忙一掌切在黑人的小腿胫骨上。

  黑人大叫一声,手上不由地一松,把女侠丢在了路面上。

  女侠的身体上好像被绑满了巨石,动作变得十分迟滞和笨拙。摔倒之后,在
地上挣扎了几下,竟没有再站立起来。

  天呐!我这是怎么了?

  劳拉拼命地想要让自己保持清醒,但刚刚被她从脑里拍出去的画面,这时又
忽然滋生出来,城堡、拍卖会、马厩……她终于明白,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吸入
了午夜的迷幻蘑菇这种毒品。有过一次经历之后,劳拉怎么也不会忘记,那种能
让回忆变得无比真实的毒品的厉害。

  「母狗,你居然还敢打我?」黑人愤怒地从地上站起来,抬起一脚,狠狠地
踢在了女侠的肚子上。

  「唔!」女侠又痛苦地惨叫一声,修长的身体顿时在地上蜷缩成一团。

  这时,刚才被打晕的轻机枪大汉也醒了过来,他走到女侠的身边,两手往下
一插,插进了她两侧肋下,紧接着又往上一举。女侠被轻飘飘地举了起来,轻机
枪大汉带着她朝前走了两步,轰的一声,把她整个身子摔在一辆轿车的引擎盖上。

  「兄弟们,这条母狗现在是咱们的了!」轻机枪大汉大声地说,招呼着站在
路中间的那些手下和曾经与他激烈交火的毒贩们。

  不管是友军,还是敌军,都哈哈大笑起来,毫无芥蒂。总算有几个明白人看
出了一些端倪,这是一个早就设好的陷阱,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演出来给女侠
看的。

  「放开我!」女侠虽然时而陷入幻境,时而又回到现实,但她还是始终都没
有忘记自己的处境,躺在引擎盖上拼命地挣扎起来。

  吸入了毒品的女侠,虽然神志不清,但与生俱来的神力,却仍保留了一部分
在体内,只要被她打到的匪徒,都会飞出几英尺远。

  「该死的,快把她按住!」轻机枪大汉愤怒地吼道。

  那些匪徒全都围了上来,十几个人一起按着女侠的胳膊和大腿,终于把她勉
强制服了。

  「啊!」超能力被削弱了的女侠,发出了绝望的叫声。

  「黑星母狗,你以为博士会这么大意,让你轻易地就从农场里跑出来吗?」
轻机枪大汉笑着说。他从战术皮带上又摘下一枚手雷,拧开了盖子。

  旁边的民众一看,以为他要引爆手雷炸死女侠,都害怕得往后躲了开去。不
料,轻机枪大汉竟把手雷的整个柄部都拧了下来。原来,这是一颗假手雷!不!
说是假手雷,并不完全正确,而是真的手雷经过改造,把原来填充火药的地方都
变成了填充毒品。午夜的迷幻蘑菇不仅有强烈的致幻性,还有可燃性,当引线被
点燃之后,同样可以当做火药被引爆。

  刚才黑星女侠正是被这种手雷炸到,虽然迸射出来的碎片伤不了她,但在无
意之中,也吸了一些毒气进去,这才在忽然之间,失去了神力。

  轻机枪大汉从手雷里泼出了一些蓝色的粉末,举过头顶,对民众们大声喊道: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你们都睁大眼睛看清楚了,这是什么东西?」

  不用回答,大家也都知道这是毒品。警方曾经的为了打击午夜的迷幻蘑菇在
黑市里流行,提醒市民敬而远之,在电视上、网上都做了大量宣传,市民就算没
有见过实物,也见过曾在媒体上盛行的照片,顿时哗然起来。

  「一心致力于打击毒品的黑星女侠,如果染上毒瘾,又会怎么样呢?」轻机
枪大汉把手里的淡蓝色粉末放到女侠的鼻孔上,轻轻地吹了一口气。粉末变成了
淡蓝色气体,钻进了她的鼻孔里。

  「啊!不……」女侠绝望地大叫着,但很快,她的四肢变得更加虚弱,眼前
的假象也越来越真实可怕。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