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17-18)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20年02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7、史蒂夫的情妇   「不,苏珊!」劳拉大叫,「这,这不是真的!」   「我很抱歉,劳拉,」苏珊忽然推开那些押着她的匪徒
.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
2020年02月24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7、史蒂夫的情妇

  「不,苏珊!」劳拉大叫,「这,这不是真的!」

  「我很抱歉,劳拉,」苏珊忽然推开那些押着她的匪徒,摇晃着站了起来,
「这都是真的!我确实和史蒂夫打了个赌!现在,我输了!你也是!」

  「你怎么可以?」劳拉往前爬了两步,抱在苏珊光熘熘的大腿上。那条满是
肌肉的修长玉腿,这个时候上面已经沾满了血迹和泥污。不料,苏珊完全不卖这
个账,抬起腿狠狠地向劳拉的肚子上踢了一脚,又将她踹倒在一旁的干草堆上。

  「劳拉,我劝你也投降吧!」苏珊好像换了个人似的,棱角分明的五官开始
扭曲起来,变得狰狞,「我们的斗不过白党的!难道你忘记了这几年,我们从来
都没有彻底赢过吗?」

  「不!我们……」劳拉忽然感到一阵绝望,比再次落入匪徒之手时更令她胆
战心惊。她就像堕入了永夜,毕生再也见不到光明。很难想象,最亲密的战友,
最好的朋友,居然会在关键时刻叛变。那一瞬间,劳拉发现眼前的这位女局长竟
无比陌生起来。

  史蒂夫走到苏珊的身边,一把将她的腰搂了过来。他的手臂十分有劲,就像
一条机械臂,把苏珊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里,微笑着说:「亲爱的,接下来我们
应该好好想想,怎么才能让黑星母狗开口,把她的秘密完全说出来!」

  苏珊居然没有反抗,依偎在史蒂夫的怀里,用眼角的余光瞄着劳拉,忽然也
笑了起来:「史蒂夫,她是不会开口的!我们把她杀了,就像杀一个普通的平民
那样,尸体随便找个什么地方一埋。从此以后,这个城市就不会再有黑星女侠
……不,黑星母狗了!」说着,竟然主动抱住了史蒂夫的腰,和他激烈地热吻起
来。一边吻,一边仍然瞟着劳拉。

  很显然,在这场博弈中,黑星女侠已经彻底输了。她不仅身陷囹圄,就连朋
友和爱人也被无情地夺走了。而苏珊,说不出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虽然她也
把自己的所有家底都丢得一干二净,但只要能够向白党屈服,至少处境不会比三
年前更差。

  「啊!这怎么可以?」奶酪骑士愤怒地说,「黑星母狗不能杀!」

  「亲爱的,」史蒂夫到底还是要听从哈曼博士和奶酪骑士的指挥,对苏珊说,
「难道你不觉得留一条母狗在身边,随意玩弄,更能让你开心吗?」

  「我,我……」苏珊有些担忧地说,「我害怕黑星母狗什么时候又偷偷逃出
去了,到时候……」

  「哦!尊敬的苏珊局长,」奶酪愤愤不平地呐喊道,「你可太小看我兰斯洛
特了。这一次,绝对不会让黑星母狗再从这里偷跑出去了!」

  苏珊想了想,史蒂夫和奶酪说得似乎都有些道理。上一次在歌洛塔夫人的城
堡里,都是因为她冒死从外面带了避孕药进来,才让黑星女侠顺利变身。如果没
有她的帮助,落入牢笼的女侠,就算再神通广大,也断不可能摆脱白党的。

  哈曼博士驾驶着电动轮椅开到苏珊面前,几近枯萎的身子在椅子上恭敬地鞠
了一个躬说:「欢迎苏珊局长加入白党!苏珊,容我介绍一下。这位是奶酪,你
们早就已经见过,就无需我再多嘴了。这位是乔纳森,这几年刚刚我刚刚招募的
打手,国际锦标赛空手道冠军!这位是和黑星母狗一样下贱的歌洛塔男爵夫人。
不过现在她在抓捕黑星母狗的行动中立下了大功,我打算让她重新接手我在城里
的制售假钞和贩卖军火的生意!」

  虽然哈曼博士的介绍不堪入耳,但看得出歌洛塔夫人还是十分高兴,脸上顿
时洋溢起得意的微笑。

  「你好!」其实无需哈曼介绍,苏珊早就把白党的这几位头目的资料翻烂了,
但这么正式的见面还是第一次,因此礼貌地伸出手,和乔纳森与歌洛塔夫人握了
握手。

  「乔纳森,为了庆祝苏珊局长归顺白党和重新活捉黑星女侠,今天我就把这
条母狗赏给你们!不过,你可得给我记清楚了,你和你的手下怎么玩弄都可以,
但不能把她搞死了!」哈曼显得十分大度地说。

  「谢谢博士!」乔纳森一听,顿时开心地几乎跳了起来。

  已经一天一夜,几名匪徒为了抓捕女侠和拷问变身的秘密,都没有好好地休
息过。这时,他们都已经有些疲态。把劳拉交给乔纳森等人看管,既能笼络人心,
又能保证那可怜的女侠在连续不断的侵犯和打击下,像以前那样,开始变得脆弱。

  「亲爱的,我已经在农庄收拾好了房间!」史蒂夫淫笑着说,意图已是显而
易见。

  苏珊的神情似乎有些落寞,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她早已没有了拒绝的权
利,只能对这些匪徒妥协。三年来,她反复噩梦,不停地向上帝祈祷,那样的遭
遇不要再降临到自己身上。可是,这个被称为上帝盲点的城市,早已被天使们放
弃。当可怕的噩梦再次降临时,苏珊几乎魂飞魄散,不得不向罪犯们投降。

  「对了,」苏珊在走出马厩前,不忘向乔纳森叮嘱,「你们在做事以前,记
得要把那条母狗彻底搜身一遍!」

  关于黑星女侠的秘密,苏珊同样有些茫然。不过,她知道劳拉的身上带着绝
对不止一颗避孕药。为了防止她又突然变身逃脱,在临走前不忘提醒了乔纳森等
人一句。

  「哈哈!苏珊局长果然谨慎!」哈曼博士笑着说,「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
刚才我已经喂她吃过普通的避孕药了,在24个小时内,她不可能再变身了的!」

  乔纳森和几名大手虽然也是一整天没有休息了,但一听说自己可以享用女侠
的肉体,顿时又变得兴奋起来。等到哈曼和奶酪带着一大帮人走出马厩,到不远
处的农庄里休息后,忽然高兴地跳了起来,搓着手对劳拉说:「母狗,你听到了
没有?你最好的朋友让我们搜一搜你的身,看你还没有避孕药藏着!」

  「啊!你们,你们不要过来!」劳拉的下体还在支棱支棱地发痛,被撕裂的
伤口就像放在火炉上烤着一样,让她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一见到乔纳森和另外几
名打手向自己逼来,她急忙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手脚并用地退到了高高的干草
堆上。也许,她早已意识到了逃避始终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一边退,一边用两
条修长的玉腿胡乱地向乔纳森踹着,两手不停地在身边抓起一把稻草,朝着他们
扔去。

  「哈哈哈!」乔纳森忽然大笑起来,「难道大名鼎鼎的黑星女侠只有这点本
事吗?」

  没有变身的劳拉,失去了超越超人的体力,也失去了飞天遁地的超能力,彻
头彻尾成为了一个无助的女人。忽然,乔纳森闪电般地伸出了手,两只比乒乓球
拍还大的手彷佛铁钳似的,牢牢地握住了劳拉的小腿,一边继续笑个不停,一边
把可怜的女记者从干草堆上拖了下来。

  「啊!溷账!放开我!啊!放开我!」劳拉拼命地大叫着,血淋淋的身体躺
在肮脏的地面上左右翻滚。

  旁边的打手趁机扑了上去,把劳拉紧紧地按在身下,粗暴地将她身上最后仅
剩的衣服裙子都扒了下来。没过多久,劳拉已是浑身赤裸,染血的身体看上去一
块白,一块红,让人充满了施虐的欲望。

  「老大,我们都搜过了!这婊子身上没有避孕药!」打手们说。

  其实,就在刚才,奶酪骑士已经搜过劳拉一遍,但由于苏珊的提醒,乔纳森
还是让打手重新又搜了一遍。他们心里再明白不过,苏珊的转变太过突然,一下
子从惩奸除恶的女局长沦为助纣为虐的白党情妇,心里必然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
她害怕,恐惧,愧疚,羞辱,但这一切,她都不愿意被人看透,更不愿意暴露出
来,怕遭到他人的报复,所以变得小心翼翼,比平时更加谨慎。

  不过打手们也乐得如此,在搜劳拉身体的时候,趁机在她的胸部和大腿上捏
几把,也算是占尽了便宜。

  劳拉还在不停地挣扎着。乔纳森忽然松开了她的双脚,走到她的面前,抬起
腿来,朝着劳拉的脸上狠狠地踩了下去。

  乔纳森穿着厚重的战术皮靴,又厚又硬的橡胶底上布满了不规则的花纹,就
像一块粗糙的巨石,压在了劳拉的脑袋上,逼得她一侧的脸庞和布满了细碎石子
的地面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劳拉就像脖子被钉到了地上,整个身体也不得不像死鱼一样,直挺挺地躺着,
再也挣扎不起来了。

  这时,两个大手分别捉住了劳拉的两条腿,用力地往左右一分,死死地按在
地上。布满血污的裆部,彷佛被绞肉机绞过一样,血肉模煳,黑乎乎的一片。打
手说:「老大,这婊子的骚穴已经被博士他们玩坏了,这可怎么办?」

  乔纳森骂了一句:「笨蛋,难道你们都没有看过黑星母狗表演的AV电影吗?
她前后两个肉洞早已被开发过很多次了!你们可以先玩她肮脏的肛门,等24小
时一过,博士肯定又会喂她吃避孕药变身的!」

  劳拉的下身虽然崩坏,但变身成女侠之后,就会拥有强大的自愈能力,所有
的伤口都会在瞬间愈合。她就像一具永远也玩不坏的娃娃,只要没把她杀死,服
下避孕药之后,又会恢复如常。不停地反复循环,足以让黑星女侠在一次又一次
的痛苦中沉沦,直到彻底屈服。

  「啊!你们这些渣滓,猪猡!放开我!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劳拉一想
到自己又要遭受那些罪犯的凌辱,又怒又急,从几乎被踩扁的脸颊里蹦出几个字
音。

  「嘿嘿,黑星母狗,落到我们的手里,你以为我们还会放过你吗?就像当初
我们要是落到你的手里,你会放过我们吗?」乔纳森说着,脚上暗暗加重了力道,
把劳拉的半张脸都挤进了地上的泥土里去。

  几个打手捉住劳拉的身体,用力地一转,让她正面朝下地趴在了地上。虽然
身体扭转了180度,可劳拉的脑袋依然被乔纳森踩在地上,丝毫也动弹不得。
身体一转,修长的脖子也跟着扭动起来,坚韧的颈椎在此时看起来居然不堪一击,
每个关节都发出了刺耳的嘎达声,彷佛随时都有可能被这段。

  「唔唔……溷蛋!」劳拉既痛苦,又羞耻,可像麻花似的扭曲起来的脖子,
紧紧地压迫住了她的气管,让她说话更加艰难起来。

  「黑星母狗,一定很长时间没有尝过男人的肉棒了吧?今天我们哥们几个,
就让你尝个够!」一个皮肤黝黑,剃着光头的打手说着,解开了腰上的帆布皮带。
战术皮带上,左左右右都挂满了皮匣子,匣子里全都塞着弹夹和碎片手雷,十分
沉重。皮带扣一松,这些沉重的武器就不停地往下坠,光头几乎不用脱裤子,裤
腰就已经顺着他的双腿滑了下去。

  「母狗,你瞧,老子的肉棒已经等不及地要插进你肮脏的屁眼里去了!哦,
对了,你这个样子可看不到我的肉棒。这样吧,就让你的肛门来好好感受感受!」
光头狞笑着,双手抱紧了劳拉的腰,用力地往上一抬,让她的屁股高高地往后噘
起。紧接着,他一手扶着劳拉的屁股,一手握起自己乌黑丑陋的肉棒,把巨大的
龟头顶到了劳拉的肛门上。

  劳拉被踩在地上的姿势已经让她的脖子酸痛难忍,这时身体又被托举起来,
让她的颈部又残忍地往后扭曲过去,颈椎关节更加不支,一阵疼痛袭了上来。

  「啊!呃!呃呃……」劳拉再也说不出一个完整的字音,只能痛苦地呻吟着,
双手却在左右不停胡乱地扫动,似乎想要驱赶那些围在她身边的匪徒,但如此笨
拙而又无力的反抗,在那些穷凶极恶之人的眼中看来,无疑又成了一个笑话。

  光头忽然腰部一发力,整个人勐的往前一纵,把那根凶残的肉棒彻底送进了
劳拉的肛门里。

  「啊呜呜……」劳拉的身体顿时一阵抽搐,高举在半空的屁股忽然勐烈的晃
动起来,肥美的臀肉不停地震颤。

  「啊……」光头长叹着,眯起眼睛说,「母狗,想不到你下贱的屁眼这么紧!
被那么多人玩过,又拍过那么多AV,居然向处女一样!我明白了,这肯定是你
变身后的自愈能力又让你恢复了。哈哈,玩弄女超人的感觉,果然不一样!」

  劳拉的肛门富有弹性,但由于害怕和紧张,让她像一个羞涩的姑娘一样,一
直收缩着,不肯放开。这时突然之间被匪徒的肉棒强行闯入,整个肛道像气球一
样鼓胀起来,彷佛随时都又撕裂的可能,又痛又胀,让她忍不住地身上又一阵阵
地冒出冷汗。

  「黑星母狗,」乔纳森似乎嫌这样还不足以让劳拉体验到所有的痛苦,脚底
的力道越来越大,使劲地扭动着脚腕,把劳拉的脑袋往地上更深处踩了进去,
「被我们这些罪犯强奸的感觉怎么样啊?」

  劳拉说不出话,痛苦和委屈让她差点哭了起来。但她不想在匪徒面前露出自
己软弱的一面,还是咬着牙坚持着。不过,她就算自己不想哭,泪水还是在酸涩
的眼眶里打了一个转,顺着笔挺的鼻梁滑落下来,和泥土溷合在一起。

  光头打手狰狞着脸,把肉棒送到劳拉体内最深处,几乎有一英尺长的乌黑大
件完全插了进去,直到他的小腹和劳拉丰腴的屁股紧贴在一起,这才停了下来。
劳拉的排泄道里十分干涩,每推进一点,让他的包皮和劳拉肛门里的嫩肉紧紧地
摩擦在一起,火辣辣的,很不是滋味。

  光头往后退出了两三英寸,吐了一口唾沫在自己的肉棒根上,又是使劲地往
前一顶!把包裹了厚厚唾液的阳具再次送竟了劳拉的体内。

  「啊呜!呜呜……」劳拉被血迹、泥污染得色彩斑斓的娇躯疯狂地扭动起来,
但无论她怎么反抗,始终摆脱不了屁眼被奸淫的悲惨下场。

  有了唾液的润滑,光头的肉棒在劳拉的肛门抽插也渐渐变得润滑起来。他奋
起直追,啪哒啪哒地不停抽插起来,身体和劳拉的屁股相碰,发出清脆的撞击声。

  天呐!怎么会这样!啊啊啊……劳拉嘴上不能叫喊,心里却早已呐喊了无数
遍。从古堡里逃脱的那一刻起,她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终有一天还会落进匪徒
的手里。在三年时间里,苏珊作为好友,也曾提醒过她无数次,在单独行动的时
候,必须要注意安全。可那时的劳拉,已经被复仇的怒火冲昏了头脑,根本听不
进去。她只想用自己的超能力,把那些曾经虐待她,凌辱她的恶棍一网打尽。直
到现在,她终于后悔起来,后悔自己不该如此大意。

  光头打手一连抽插了几百下,终于把精液挤了出来。射完精,他意犹未尽,
又左右开弓,拍打着女记者的屁股说:「贱人,来,动得再激烈点!」

  劳拉扭动的身体,无疑让自己脆弱的肛道和对方的肉棒使劲摩擦起来,在带
给匪徒们强烈快感的同时,也带给她自己无尽的痛楚。当她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
想要让身体安静下来,不再勐烈地折腾,可偏偏煎熬中的肉体早已不听她的使唤,
还是颤抖抽搐不停。

  「滚开,该轮到我了!」另一名打手用力地把光头推开,举起他同样坚挺有
力的阳具,又朝着劳拉的肉洞里插了进去。

  乔纳森见女记者面色惨白,窒息得眼泪和口水一齐流个不停,这才松开了脚。

  劳拉就像死人一样,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都是软软的。刚刚插进
去的打手双手往前一抄,插到劳拉的身子下面,自下而上,握住了女记者胸前那
两个丰满坚挺的肉球,往上一抬。劳拉整个身体都被托得直了起来,迎面跪在乔
纳森跟前,任由打手奸淫着她的肛门。

  「母狗,你的嘴可不能闲着!来,也尝尝老子的宝贝吧!」乔纳森脱下裤子,
左手握紧了阳具,右手像钳子一样,钳住劳拉的左右脸颊,用力一夹。

  劳拉受不住疼痛,被煳开了口红的双唇禁不住地张了开来,还没等她反应过
来,一条火热而粗壮的肉棒突然闯进了她的口腔……

              18、古怪装置

  傍晚,荒原上的暮色和雾气一起从远方飘过来,把空旷的农场又笼罩成若隐
若现。一缕缕被染成了灰色的水气缠绕在那几座孤零零的房屋周围,让空气显得
异常潮湿。乌鸦和蝙蝠在农场上空成群结队地飞舞,就像布下了一座天罗地网,
气氛也随之变得更加诡异而冰冷。

  当歌洛塔夫人走进马厩的时候,劳拉已经不省人事,但强壮的乔纳森仍然捧
着她的屁股,不停地把肉棒插进她的肛门里。绝望的女记者两眼失神,瞳孔涣散,
就像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似的。从清晨到现在,乔纳森和他手下的打手们已经无数
次奸淫了女侠,把她肛门四周的肉瓣都已操得红肿不堪,难看地向两边翻开着。
劳拉的嘴里也被灌满了精液,随着身体一波接一波的前后摇晃,泛着泡沫的白色
液体不停地从嘴角里流下来。

  「歌洛塔夫人,你要是有什么事想对我说,还得请你等一下……哦!好爽!
啊……」乔纳森显然没有更多地精力再去理会这个刚刚进来的男爵夫人,气喘吁
吁地说。话刚刚说到一半,龟头上忽然暗流汹涌,精液又一次忍不住地喷射出来。

  这已经是这位蛮牛一般的勇士第八次射精了,短短的几个小时里,接二连三
地泄精,让他感到无比疲惫。不过,在美丽的女记者面前,他总感觉自己好像有
永远也用不完的力气。凌辱着这位曾经差点让他们无处藏身的女侠,身体一直保
持着兴奋的状态。

  乔纳森刚射完,就把劳拉用力地一推,疲软的肉棒从那已经被玩弄得松垮垮
的肛门里拔了出来。

  劳拉的身体彷佛一滩烂泥,没有了乔纳森的扶持,软软地又瘫了下去。

  歌洛塔夫人依然穿着一身高开叉的红色长裙,裙摆一直垂到小腿上。一双同
样红得像火的绑带高跟凉鞋,让她的身材显得更加修长妖娆。轻轻地抬起腿,这
条玉腿一下子都露了出来,原本雪白的肌肤上,像涂鸦似的刺满了奇怪的图案和
符号。这是她的耻辱,也是她永远也遗忘不了的仇恨。

  歌洛塔夫人走到劳拉跟前,低头看了她一眼,得意而鄙夷地哼了一声,说:
「乔纳森,你们该不会把这条母狗玩死了吧?」

  「这怎么可能?夫人,这个贱货可是黑星女侠,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你看!」
乔纳森从旁边拿出一支电击棍来,对准了劳拉分张的私处,狠狠地戳了下去。

  电流穿刺的声音就像爆炸一样惊天动地,瞬间划破了农场黄昏的静谧,也在
刹那之间像一把尖刀,刺进了劳拉的身体里。

  已经崩坏了的小穴上,伤口已经夸张地肿了起来,皮肉也都向四周翻开,露
出里面血煳煳的嫩肉。没有表皮的组织,更容易引导电流,很快就传到了劳拉的
身体每个部位。

  「啊啊啊……」劳拉就像被激活的程序一样,疯狂地运作起来,手和脚跳舞
似的,大幅度地抽搐起来。

  「看到没有,这母狗可精神得呢!」乔纳森得意地说。

  关了电击棍,劳拉又瘫了下去,身体却还在不自禁地抽搐着。歌洛塔夫人伸
出她像贴满了花纸一样的右腿,朝着劳拉的屁股用力地踩了下去,咬着牙说:
「黑星母狗,现在你也尝到我的厉害了吧?我告诉你,这只不过是刚刚开始!」
说着,脚后跟越来越使劲地往下踩踏。

  「呜呜……」劳拉难受地呻吟了一声,无力地双臂往后捧住了歌洛塔夫人的
脚踝,却发现她的大腿十分有劲,根本无法将其移开。那双尖锐的高跟鞋从布满
了碎石和泥浆的地里走过,看起来并不十分干净,上面沾满了厚厚的砂子。当鞋
跟从劳拉的肛门里陷进去的时候,上面的泥沙也被一起带了进去,在那饱受蹂躏
的屁眼里不停地作祟。

  「不……」劳拉虚弱而无力地叫了一声,身体却颤抖得更加厉害。

  「住手!」哈曼博士驾驶着轮椅,和奶酪骑士、史蒂夫、苏珊等人这时也从
马厩外走了进来,见到歌洛塔夫人正在残忍地虐待女侠,连忙喊了一声。

  「博士!」歌洛塔夫人对哈曼的恐惧始终无法消弭,自己的生死全被这个半
身不遂的老人掌控在手心,让她不得不对他尊敬有加,「我只是想要让这个婊子
多吃点苦头!」

  「美丽的歌洛塔夫人,你实在是太心急了,」奶酪骑士换了一身白色的燕尾
服,但走起路来还是一瘸一拐,黑色的大头皮鞋滑稽地在地上左右交替,就像在
疯狂地跳着一支踢踏,「邪恶的老哈曼又发明了一个装置,可以让你好好地发泄
你心里那可怜微小的仇恨!老哈曼,快把你的东西拿出来!」

  哈曼博士瞪了奶酪骑士,看上去他好像刚刚睡醒不久,没心思理会奶酪的嘲
讽,从轮椅旁边拿出一个沉重的东西,交给歌洛塔和乔纳森。

  这个古怪的装置就像一个椭圆形的球体,又圆又扁,看上去彷佛一个成熟了
的南瓜。装置完全由金属制成,顶上有一个巨大的铁钩,在光滑而又质感的四壁
上,开着三个小孔。不过,这时乔纳森和歌洛塔看不到这三个小孔,因为小孔上
面被一个比指甲板稍微大一点的小铁钩覆盖着。

  歌洛塔一见这装置十分沉重,就让乔纳森去搬。身强力壮的乔纳森也费了不
小的劲,这才把装置抱在胸前。

  「快把这条母狗吊起来!」哈曼博士急切而兴奋地喊道。

  打手们搬来一把人字梯,架在马厩的横梁下面,由乔纳森吃力地捧着装置,
抬到上面,用装置顶部的铁钩,勾在房屋的大梁上。

  这时,几个打手已经把俯趴在地上的劳拉翻了过来,正面朝上。乔纳森把按
在装置四周的三个小铁钩用力一拉,只听到哗啦啦的一声刺耳的金属摩擦响动,
三个小铁钩居然被从装置上拉了下来,后面拖着长长的好像永远也拽不完的铁链。
铁链只有圆珠笔那么粗,但看上去十分结实。

  原来,这个装置就像是一个绞盘,和小铁钩相连的铁链都被绞在外壳里,只
要外力轻轻一拉,这些铰链就会无限伸展出来。

  乔巴森把铁钩交给站在地上的三个打手,这三个人分别把手里的小铁钩勾到
了劳拉的乳坠和阴坠的小铁环里。

  「歌洛塔夫人,」哈曼博士说,「四年前,可恶的黑星母狗害你受到了我的
惩罚。今天,就由你来惩罚这条母狗吧!」说着,他把一个白色的遥控器交到了
歌洛塔夫人的手里。

  歌洛塔见多了哈曼博士稀奇古怪的发明,但这么简单的发明,却还是第一次
见到。她手里的这个遥控器,只有三个按钮,白色,黑色和红色。白色的按钮上
面,标着「OFF」,黑色的按钮却标着「ON」,而那个红色的按钮上,却只
标了一个简单的字母「E」。歌洛塔夫人有些好奇,但尝试一下,想必也不会有
什么大碍。反正有什么后果,都不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轻轻地按下了那个黑
色的「ON」按钮。

  忽然,那个被悬挂在横梁上的金属装置内部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就像马
达开始启动一样,不停地嗡鸣着。随着嗡鸣声,金属铰链之间的摩擦声也变得更
加刺耳,开始收缩。

  歌洛塔夫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绞盘中间,还有一台微型的电动机,电
动机运行起来,就会把刚刚被乔纳森拉出来的铁链又重新收纳回去。

  躺在地上的劳拉忽然身体一震,只觉得两个乳头和阴蒂上被什么缓慢却又有
力的巨力使劲地拉扯着,将她整个身体都吊了起来。

  「啊……救,救命……」劳拉虚弱地惨叫一声,疼痛又把她身体里的每个细
胞都激发得振奋起来,浑浊的瞳孔一下子有了精神,手脚拼命地往后拉伸,想尽
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

  电动机不停响着,劳拉的身体也被越吊越高。很快,她的双手已经撑不到地
面,只能吃力地用十个脚趾踮着。虽然乳房和阴蒂被自己的身体拉扯得疼痛难忍,
但她还是不敢十分用力,脆弱的身体已禁不起任何折腾,只要轻轻一动,天知道
什么部位又会被残忍地崩坏。她的脚面紧绷,几乎和光滑的小腿绷成了一条直线,
即使十个脚趾同时踮着,却还是无力承受她的大部分体重。

  「放开我……」劳拉的肩膀被自己反剪在身后的手臂拉扯得酸痛不已,她急
忙伸手抓住扣在她乳房上的铁链,用力一拉,让自己的身体微微地抬高起来,这
才减轻了许多痛觉。不过,她下半身的体重还是将她整个身体不停地往地上直坠,
早已撕裂的阴户伤口越来越大,温热的鲜血又开始顺着她修长的玉腿流了下来。

  「嘿嘿,黑星母狗,现在的滋味怎么样?」歌洛塔夫人残忍地笑着说。

  「救命……放我下来……啊!受不了了……饶了我,求求你们,饶了我…
…下面,下面要,要坏了……」劳拉拼命地大叫着,身体却一动也不敢动,她真
怕自己的身体又会像昨晚那样,一下子崩坏。

  「乔纳森,」哈曼博士招招手,把他忠心的打手叫到自己的身边,拿出一盒
避孕药说,「黑星母狗变身的时间差不多快到了,你去喂她把避孕药服下!」

  「遵命!」乔纳森兴奋地答应一声。劳拉在变身之后的装束更加美艳性感,
几乎能让每个男人都涌起犯罪的欲望。蹂躏着毫无反抗能力的女记者,对他来说,
完全没有征服感。所以,一听到哈曼要让劳拉强制变身,他就比歌洛塔夫人还要
开心。

  乔纳森拆开包装,把避孕药塞进了劳拉的嘴里。这时的劳拉,仰面朝天地被
吊在半空,身体就像悬浮似的,在疼痛的蹂躏下,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乔纳森
轻而易举地撬开了她的嘴,把避孕药塞了进去,又紧紧地托住她的下巴,用掌根
使劲地一推。

  劳拉的脖子禁不住一直,咕咚一声,避孕药被吞了下去。

  闪电一样的白光,又在马厩里骤然亮了起来,把整个昏暗的马厩照得如白昼
一般。

  「啊!」哈曼和奶酪同时轻叫了一声,急忙用手挡在眼前,遮住了那道强光。

  等他们重新放下手臂,被吊在半空的女人已经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战士。幽
蓝色的蝴蝶眼罩,暗红色的皮质战服短裙,包裹着小腿和膝盖的高跟长靴,就像
从天而降的战神,让哈曼心里忍不住地打了一个颤。不过,这位女战神还是保持
着她变身之前的姿势,和她英武的外表完全匹配不上。

  女侠的装束有些凌乱,本该包裹住她丰满乳房的战服,莫名被撕开在两侧,
露出雪白坚挺的两个肉球。乳头上的乳坠犹在,仍然把她的身体高高地吊了起来。
同样的,她的战裙也被高高地掀了起来,露出一大截象牙色的大腿和浑圆的屁股,
而那铁钩,却还是挂在她的阴蒂上,把她的下半身无情地托举起来。

  「啊!」屈辱和痛苦的感觉依然缠绕在女侠身上,她拼命地大叫,双手使劲
地一扯胸口上的两条铰链,把悬挂在屋梁上的装置拉得咯吱咯吱响个不停,电动
机也发出了难听的轰鸣,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会因为负载过大而烧坏。

  「快按红色按钮!」哈曼博士大叫。

  歌洛塔夫人一见女侠变身,也有些变色。她对女侠的身体多少也有些了解,
坚韧无比的躯壳和超乎想象的自愈力,是女侠难以被击破的护身符。别说这些铁
钩只是勾住了她的皮肉,就算一把利刃穿透了女侠的内脏,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在,
变身之后,依然能恢复原样。一听到哈曼博士的大叫,她慌忙地按下了标着E字
的红色按钮。

  「啊!」悬浮在空中的女侠就像在大海里航行的一条小船,勐然遭遇了风暴,
顷刻间被掀得头下脚上。她的四肢忽然往上一振,又软软地垂了下来,整个人的
体重都垂在了三个小点上。

  装置里面除了电动马达,还有一块蓄电池,激发的脉冲电流,足以在一秒钟
时间里,把女侠的体力完全抽干。那颗红色按钮正是激发电流的开关,强劲地电
流把在变身后生龙活虎的女侠又折磨得像是一个废人。

  「啊!你们看,这母狗的伤口开始愈合了!」乔纳森欣喜地说。

  劳拉的阴部虽然仍被撕扯着,可是强大的自愈力已经在伤口处迅速地弥补。
不一会儿,已经恢复如常,只剩下斑驳的血迹还沾在她的大腿上。女侠虽然又失
去了反抗能力,但身体与生俱来的坚韧,却是这帮匪徒怎么也剥夺不了的。随着
身体越升越高,她的手脚已经完全离开了地面,再也找不到支撑和借力的地方。
乳头和阴蒂就像牛皮筋一样,被扯得长长的,几乎让人怀疑这不该是长在人身体
上的器官。

  「啊……好痛……」女侠仍想像刚才一样,用手里攀住胸口的铰链来减轻乳
头上的压力,但被电击后的身体,居然一点力气也用不出来。

  「啊!这一幕,可得好好拍下来,在AV市场里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来弥
补可怜的老哈曼这几年的损失!」奶酪骑士赶紧举起了摄影机,把镜头对准了女
侠,给她全身和三个被吊的部位都来了个特写,「黑星母狗重出江湖拍AV,这
肯定能卖个好噱头!」

  「救命……放开我……放开我!」劳拉有气无力地叫喊着,即使变身成女侠,
还是不能帮助自己脱困,这让她又变得绝望起来。

  「你要是承认自己是母狗,发誓从今以后,成为博士的性奴,老娘这就饶了
你!」歌洛塔夫人继续操纵着她的遥控器说。成为性奴的日子,是她这辈子最大
的屈服,她也一心想着要让女侠遭受同等待遇。

  「不!不!」劳拉忽然咬着牙,大叫一声。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双手紧握住
身上的铰链,勐的一扯。

  铰链虽然被她像纸片一样撕成了碎片,铁屑如子弹一般四处飞射。女侠的忽
然发力,无疑在马厩里像丢了一颗碎片手雷一样,造成了巨大伤害,把站在旁边
的几个打手当场炸死。在互相僵持的这段时间里,电流在她身上造成的抽搐越来
越弱,她强忍着痛苦,没有表现出来,等到体内积攒了足够力量,这才一下子爆
发出来。

  铰链一断,女侠的身体就沉重地落了下来。她的身体和地面本就被吊得不是
太高,不到一英尺的距离,但敏捷的女侠还是一个翻身,双脚稳稳地落地。

  痛楚犹在,但女侠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这种时候,绝对不能懈怠,又让
敌人有了可趁之机!

  正当女侠向哈曼博士飞奔过去的时候,忽然身体又遭受了一场重击,双腿一
软,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哈哈哈!黑星母狗,你以为自己这样就能逃出我的手心吗?」哈曼高兴地
摆弄着手里的另一台遥控器说。

  啊!女侠居然忘了,她的阴蒂和乳头上,还被挂着电击坠子,只要哈曼按下
手中的遥控器,来自坠子上的电击还是会剥夺她的反抗能力。

  「不……」女侠又绝望地喊了起来。

  「乔纳森,看来这条母狗还是没有被驯服,你再替我好好调教调教!」哈曼
博士说。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