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09-10)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19年12月2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9、突变   菲尼斯特教授被人爆了脑袋,可以看得出射他的那把枪,威力很大,几乎轰掉了老教授的半个脑袋。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
.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
2019年12月29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9、突变

  菲尼斯特教授被人爆了脑袋,可以看得出射他的那把枪,威力很大,几乎轰
掉了老教授的半个脑袋。白花花的脑浆和鲜血流了一地,让人无处落脚。

  劳拉和苏珊刚刚赶到现场的时候,就看到几个年轻的警员正趴在走廊的围栏
边不停地呕吐,面色煞白。

  负责警戒的警员早已认识劳拉,知道她是苏珊局长的好友,因此也没多加阻
拦。

  菲尼斯特教授住的是一间陈旧的宿舍,看上去就像已经过了一百年似的,只
要脚步踩得大声一些,就能把天花板上的灰尘一阵阵地震落下来。

  「劳拉!这样的场面,你还是不看的好!」苏珊担心劳拉为因为教授的惨死
而备受打击,关切地问。

  「不!」劳拉拒绝了苏珊的好意,走进屋子内。

  屋子里好像经过激烈的打斗,许多试管和烧杯都被砸碎在地上,零落的玻璃
散了一地。虽然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但还是没人打扫。毕竟,这是案发现场。

  玻璃碎片上也带着血迹,就像一粒粒洒在地上的红宝石。在这些玻璃渣子中
间,躺着菲尼斯特的尸体。尸体已经有些僵硬,只剩下半边脸的头颅上,黑洞洞
的眼眶死死地盯着结满了蜘蛛网的屋顶。

  「哦!天呐!」劳拉捂着自己的嘴,轻轻叫了起来。

  「劳拉,你要是受不了,就到屋外等我吧!」苏珊还是担心劳拉会因为承受
不了打击而忽然昏厥。

  「我没事!」劳拉稍稍振作了一下。

  「局长,你看!」一名警员指着尸体对面的一张窗户说。窗户紧闭着,正对
着玄关,任何人从大门进来,一眼就能看到这个窗户。行凶者故意为了引起警察
们的注意,在玻璃上用红色的尤其,歪歪斜斜地写着几个鲜红的大字:黑星婊子,
这就是你和白党作对的下场!

  「看来,行凶者是冲着黑星女侠来的!」警员说。

  劳拉望着玻璃上红得像鲜血一样的几个字母,拳头握得咯咯直想。如果不是
因为现场有那么多警察在,她一定会马上咬碎假牙,变身成黑星女侠,去和那些
白党拼个你死我活。

  「劳拉!不要!」苏珊紧紧地握着劳拉的手,轻声说。

  黑星女侠的身份至今还是一个秘密,就算想象再丰富的人,也不可能把眼前
的这名女记者和曾经在魔窟里拍下无数AV的正义女侠联系起来。当正义重新得到
弘扬的时候,那些丑事自然也就没什么人敢再提起,但是在每个人的心里,对黑
星女侠的景仰,早已不像三年的那样。

  袭杀老教授,毋庸置疑,是白党的那些匪徒干的。可最让苏珊感到不解的,
是哈曼博士和奶酪骑士已经几乎被她的手下追到了穷途末路,怎么还能够溷进城
里来?

  「局长,黑星女侠为什么没有出现?」对于棘手的问题,警员都会自然而然
地想到让女侠来替他们解决难题。

  「她……哦,对了!我还没通知她!」苏珊急忙解释说。

  菲尼斯特教授的尸体周围,被人用粉笔画出了一个轮廓,这才有几名殡仪馆
的工作人员,戴着雪白的手套,把教授抬起来,推到了灵车上。

  「你没事吧?」苏珊见到劳拉的身体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可能会栽倒在地,
急忙把她的胳膊扶住。

  「局长,你看,这是什么?」正在搜寻现场的一名警员,忽然叫了起来。与
此同时,他已将手臂高高地举了起来,在他的手心里,握着一台手机。

  「手机?」苏珊的精神顿时振奋起来,把手机夺了过来。手机是每个人身上
最隐私最秘密的东西,在小小的弹丸之地里,或许藏着什么线索,可以帮助她尽
快捉到凶手。

  苏珊还没解开屏幕上的密码,手机忽然想了起来,就像平空落下了一阵惊雷,
把在场的每个人都吓得魂飞魄散。

  菲尼斯特教授的手机铃声设置得十分古怪,就像恐怖电影里的神秘来电,又
像是某个怪人在大声地桀桀笑个不停。苏珊不经意地在屏幕上扫了一眼,看到在
通信人姓名的那一栏上面,映出来的赫然是一串陌生号码。

  劳拉和苏珊互相对视了一眼。这个时候有陌生号码呼入,未免太过诡异。

  「接!」劳拉想了想说。

  苏珊按下了接听键,又把扬声器的音量放到最大:「嗨喽?」

  「苏珊局长,好久不见,嘿嘿嘿嘿……」电话的那头传来一阵怪声,就像移
动桌子时,桌腿摩擦着地板发出来的刺耳响声,令人忍不住直起鸡皮疙瘩,「想
不到你竟然当上了局长!哦,对了,亲爱的黑星小姐呢?她现在在你身边吗?」

  「不在!」这个声音,苏珊永远都不会忘记。当然,劳拉也不会。这三年来,
她们每当噩梦时,都会在耳边响起这阵扭曲的,令人悚然的怪叫。

  奶酪骑士!没错,就是他!

  苏珊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她和劳拉一样,只要一天没有把哈曼和奶酪抓捕
归案,她的心里就一天不得安宁。不过,她还是迅速地调整了一下心态,碍于身
边还有很多警察正在勘察现场,不便暴露劳拉的身份,所以对奶酪的提问,矢口
否认。

  「你这个婊子!你骗人!她明明就在这个屋子里!」奶酪勃然大怒,声音变
得更加刺耳起来。

  劳拉一听到这话,急忙走到窗边,目光在对面楼房的屋顶和窗洞里迅速地扫
过,但遗憾的是,她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没发现异常,并不代表没有异常。奶
酪骑士既然能准确地判断出苏珊在说谎,说明他已经对屋里的场景了若指掌。

  在一个她们始终没有注意到的角落,一定有一双眼睛,正在暗处观察着她们。

  劳拉急忙拉起了窗帘,屋里顿时变得一片漆黑。正趴在地上不停寻找着证据
的警察,不满地直起身来,刚要发出抗议,却听到苏珊的命令:「你们先出去!」

  警察来不及收拾摊在地上的工具,先后退出了屋子。

  「这事是不是你干的?」苏珊大声地喝问。

  「桀桀!桀桀!」奶酪在暴怒之后,居然又阴恻恻地笑了起来,「苏珊局长,
你可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虽然亲爱的劳拉小姐拉拢了窗帘,但你们千万别
天真的以为我就看不到你们了!」

  「我在!你有什么事,快说!」劳拉终于放弃了隐藏行踪,走到电话旁边,
对着话筒大声地喊道。

  「啊!原来黑星女侠也在这里,这真是太好了!」奶酪神经质般的雀跃起来。

  苏珊忽然感觉后背有些发凉,一股刺骨的寒意,从后腰蔓延上来,在嵴椎骨
里贯穿而过,让她整个人都不禁颤抖。她总会有一种错觉,守候在门外的那些警
察,忽然又会摇身一变,变得十恶不赦的匪徒,冲进这个屋子里来,把她和劳拉
瞬间制服在地。如果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在屋子里,说不定会忍受不住心中的恐惧,
拔腿就跑。但也幸亏,她身边的那个人是劳拉,是整个城市里最强大的女人。她
刀枪不入,她无所畏惧,足以把胆敢侵犯她们的匪徒,在一瞬间全部击倒在地。

  「奶酪,你在哪里?警方已经发现了你和哈曼的行踪,你们躲藏不了多久了!

  还是赶快投案自首!「苏珊壮了壮胆子,喊道。

  啪啪啪!电话那头,忽然想起了一阵清脆的鼓掌声。奶酪尖笑着说:「苏珊
女士,你当上局长之后,果然变得更威严了!哎哟,我的心跳得好快!怎么办?

  怎么办?警察要来抓我了!啊!你们快找个地方,帮我藏起来!「

  奶酪惺惺作态的声音,引起了旁边的一阵哄笑声。看来在他身边,还聚拢了
不少白党的头目。

  「溷蛋!」劳拉咬牙切齿,她恨自己的超能力不能顺着信号追踪奶酪的下落。

  要不然,她会马上变成黑星女侠,在一瞬间的工夫里,闪现到电话的另一端
去。

  她轻轻地骂了一声,又大声地对着话筒喊道:「教授是不是你杀的?」

  「宾果!」奶酪的声音听上去十分开心,「劳拉女士,恭喜你答对了!不仅
教授是我杀的,连她的女儿,也是我绑架的!不过,菲尼斯特小姐十分不配合,
我已经给了她一点教训!你们要不要听听她动人的叫声?……」

  苏珊和劳拉还没来得及回答,忽然从听筒里传出一阵女人尖锐凄惨的喊叫:
「救命啊!啊!啊!求你了……不要!不要……啊!」

  两个女人顿时又颤了一颤。她们对奶酪骑士的残忍手段再了解不过,但凡是
女人落到了他的手中,一定被遭到无情的虐待。当初,幸亏她们心志坚定,这才
没有屈服,但柔弱的菲尼斯特小姐,可就说不准了。

  「哦……不不不不……」奶酪又说,「这样恐怕两位女士的眼前没有什么画
面感。哈曼,你这个老子子,赶紧帮我连接视频画面,让咱们的老相识苏珊局长
和劳拉女士看看菲尼斯特小姐的悲惨场面!」

  「你这块臭奶酪,居然敢命令我?」看来,哈曼博士也跟奶酪在一起。他显
然不满意奶酪的指手画脚,提出了大声的抗议。不过,他们与苏珊之间的画面,
还是很快就被接通了。

  手机漆黑的屏幕闪了一闪,很快就出现了一道蓝幽幽的光,照在苏珊紧张的
脸上。苏珊本来也是一位无所畏惧的警长,但在经历了白党的无情调教之后,她
渐渐变得有些心虚,害怕自己会再一次落进坏人的手中。因此在最近的几次抓捕
行动中,不敢再以身犯险,如果能有劳拉陪伴在身边,那就再好不过。但是今天,
当她再次面对奶酪的时候,心里还是空落落的没了底气。

  屏幕里并没有出现奶酪的脸孔,而是一个阴暗的房子里。房子的四壁,都是
用砖石堆砌出来的,从样子上看,像是在某个农场的地下室里。在焦点的周围,
闪动着几个人影,虽然看得不是那么真切,但还是能够分辨得出,他们俱是赤身
裸体。

  一个同样赤身裸体的女人被挂在半空中。绑在她身上的绳子,比拇指还要粗,
分别在她的乳房上下各缠了两道。两道绳子被一起绕到了背后,挽了一个十字结,
又分成两股,分别搭上了女人的左右双肩。过了肩膀,两股绳子在胸口像麻花似
的,被搓成了一股,从她沉甸甸的乳房中间穿了过去,一直夹进双腿中间。又粗
又糙的绳子勒进女人的阴户和股沟里,将她两瓣肥厚的阴唇难看地分向左右。绕
过胯下的绳子,重新又回到背后,被人系上了一个结。

  女人面下背上,自身的体重将绳子越勒越紧,几乎嵌进了她的肉里。她的双
腿往后弯曲着,左右两个脚踝上同时被栓上了另一个绳子,打上绳结后多出来的
绳头,只有不到十英寸的长度,与她背后的绳结连在一起,让她的两条修长小腿,
只能保持着弯曲的姿势。

  女人的手肘高擎,手腕在脖子后面也被绳子绑在一起,连接到背后的绳结上。

  如此一来,她身后的那个绳结越系越大,就像背负了一颗绳球似的。

  「菲尼斯特小姐!」苏珊和劳拉同时惊叫起来。

  菲尼斯特小姐是老教授唯一的女儿,在市立大学任教。她的年纪不到三十岁,
长得十分漂亮。很多时候,劳拉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看上去如此糟蹋的菲尼斯
特教授,居然能生得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嘿嘿!尊敬的苏珊局长和劳拉女士,你们应该不会不认识这位可爱的小姐
吧?」奶酪尖锐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唔唔!唔唔!救命……」菲尼斯特小姐似乎已经遭受了几次摧残,口鼻和
阴户的周围,都煳满了许多浓厚的精液,将她看上去无比凄惨和狼藉。当她意识
到奶酪正在和苏珊通话时,开口不停地求救起来。

  「菲尼斯特小姐,你,你现在在什么地方?」劳拉急忙问道。

  「我,我不敢说……」菲尼斯特小姐虽然渴望着自己能够获救,可当劳拉问
起她的所在时,居然犹豫了一下,没有说出口来。

  「不不不,劳拉女士,这是我和你玩的一个游戏!看你能不能找得到我!她
要是说出来了,可就违反游戏规则了。违反规则,可是要接受惩罚的!」奶酪怪
笑着说,镜头却始终对着裸体的菲尼斯特小姐,自己始终没有露面。

  「臭奶酪,黑星女士早就熟知游戏规则了,不需要你多嘴强调!」哈曼博士
的画外音生气地说。

  「放开她!你到底想怎么样?」劳拉大声地呵斥。

  奶酪又说:「不!我不能放开她!劳拉女士,菲尼斯特小姐虽然是无辜的,
但她的父亲却帮助了你!因此,她也要受到惩罚!不过,我还是会给你机会救她
的。嗯……给你十秒钟,你觉得怎么样?十秒钟之内,你要是能救得出她,我就
承认黑星女侠是这个城市唯一的守护者。如果十秒钟之后,你还没赶到,那我就
……」

  奶酪终于出现在视频里,白色的礼服,过于宽大,与他的身材极不相称。脚
上的大头皮鞋,走起路来咔嗒咔嗒地响个不停,就像马戏团里的小丑一样滑稽可
笑。他的手里拿着一把手枪,顶在了菲尼斯特小姐的后脑上说:「现在开始计时!

  滴答!滴答!滴答!……「

  「等,等一下,十秒钟怎么可能……」劳拉知道奶酪骑士什么事都能做得出
来,急得大叫起来。短短的十秒钟时间,转瞬即逝,别说是她现在也无法追踪到
奶酪骑士的下落,就算知道,她变成成为黑星女侠,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也不可
能赶到现场去救出菲尼斯特小姐的。

  「滴答!滴答!时间到!」奶酪骑士兴奋地大叫一声,身体跳了起来,在空
中旋转半圈,「哈哈!黑星女侠没有赶来,你输了!」

  「不……」苏珊和劳拉同时叫出声来。

  伴随着她们的叫声,视频里响起了一记枪声。明亮的火花从枪口喷吐出来,
射进了菲尼斯特小姐浓密的发丛中。菲尼斯特小姐的脑袋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
撞到,勐的向旁边一偏,顿时血浆伴随着白花花的脑髓,从她的头颅里飞溅出来。

  「哈哈哈哈!」奶酪骑士被血浆溅了一身,脸上布满了血污。他却不以为然,
又尖声大笑起来,彷佛一名得意的孩子。

  「劳拉……哦,不,黑星女侠,菲尼斯特父女是因为你死的,你现在是不是
很愤怒?」奶酪高兴地说,「祝你们尽快找到我和哈曼老头!再见,我的任务完
成了!」

  「等等……」劳拉悲痛欲绝,但奶酪却不顾她的阻止,关掉了视频。

  「劳拉,你听到他说的话了吗?任务?是什么任务?」苏珊紧张地问。

  忽然,她们听到一阵从远处传来的枪声。从子弹发射的密集程度上来看,应
该在某处爆发了一场激烈的枪战。

  劳拉急忙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和翻滚着的尘埃纤维,一起涌进
了老教授的屋子里,让地上大片的血迹和残缺的尸体,又暴露出来。劳拉推开窗,
看到在高楼林立中间,一股浓烟正升向天空。她的心里顿时升起了一股不祥的预
感。

  「局长,局长,不好了!」一名警员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汇报。

  「什么事?」苏珊还没开口,劳拉就冲上去询问。

  「市立医院遭到了一伙蒙面匪徒的袭击,三名警员在交战中死亡,五名警员
受伤!史蒂夫先生被匪徒劫走了!」警员上气不接下气地说。

  「啊!」劳拉顿时感觉眼前一暗,来不及和苏珊打招呼,快步冲到楼下。刚
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她用力地咬碎了自己的假牙,一道白光闪过,英姿飒爽的
女战士又重新出现。只见她纵身一跃,跃到了高楼的屋顶之上,像一道黑色的闪
电,朝着市立医院飞驰过去。

               10、追踪

  劳拉离开医院不到几个小时,重新返回的时候,却发现现场早已是一片狼藉,
就像几万公里外的阿富汗战场一样。警察和匪徒在这里交火,将崭新的市立医院
炸成了废墟,到处冒着浓烟,残垣断壁之间,血淋淋的尸体横卧。

  不过,警察的支援已经在黑星女侠赶来前到达,黑帮份子因此退走,劫走了
史蒂夫。

  毫无疑问,白党的这次行动,是冲着史蒂夫来的。只是让女侠想不明白的是,
哈曼博士和奶酪骑士已经被苏珊逼到了郊区到处藏身,绝不可能在市内出现,但
又是谁,能组织起如此强大的黑帮势力,敢与警察正面交火。

  劳拉一听说史蒂夫出事,急忙变身成黑星女侠,用超能力的速度,赶到现场,
远远地把苏珊等人甩在了身后。看样子,没有半个小时,苏珊和她的警员,是赶
不到这里来的。不过,劳拉还是跃上了附近的最高楼,蹲在楼顶,用她敏锐的嗅
觉追踪匪徒的踪迹。

  变成的药物被菲尼斯特教授改善之后,劳拉身体的各方面都已经变得比此前
更加强大,就连嗅觉也更加灵敏,能够在几公里之外,觉察到劫匪手中,仍冒着
火药味的枪口。

  「该死!」女侠暗暗地咒骂一声。天已经渐渐黑起来,城市里正是下班的高
峰,汽车的尾气,被风挟带着一路飘舞,传到了她的鼻孔里,掩盖了她迫不及待
想要追踪的痕迹。

  「看来,只能等苏珊到达,再和她商议行动的办法了!」女侠虽然担心史蒂
夫的安危,但是眼下找不到更好的办法。她必须让自己先冷静下来,只有这样,
才能保持最清醒的思维。与其像一只无头苍蝇似的到处乱撞,不如趁着这个机会,
好好想想营救史蒂夫的方案。

  一天之内,先杀死了菲尼斯特教授,紧接着又绑架了史蒂夫,所有的动作,
一气呵成,一看就是作案高手所为。而且,这个人像是对劳拉十分了解,竟能准
确地摸到她的行动,声东击西,令她顾此失彼。

  黄昏很快就过去了,当天边最后的一抹晚霞消失后,城市完全被笼罩在黑暗
当中。像战场般的废墟上,红色和蓝色相间的警灯不停地闪烁着,让人有些晕眩。

  劳拉从楼顶下来,抬头看了一眼悬挂在对面大楼顶上的终。又是一个多小时
过去,苏珊还是没有出现。「苏珊这个急性子,今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劳拉用
力地跺了跺脚,轻声埋怨着。就算是路上堵车,这个时候,也该出现了。

  「快用对讲机呼一下你们的局长,看她到了哪里?」黑星女侠随手拉过一名
警员说。

  警员对女侠十分畏惧。因为在三年前,这个城市的警察和黑帮团伙沆瀣一气,
狼狈为奸,如今身上穿着警服的人,谁都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是完全清白的。

  他们总是害怕女侠会在某一个夜里找上他们,因此都对她避而远之。像这名
警员一样,实在避不过去了,也是唯唯诺诺。

  「呼叫局长,收到请回答!」警员按下了挂在肩膀上对讲机的呼叫键,偏着
半个头叫了两声。

  滋——滋滋!对面好不容易有了回复,却是刺耳的杂音,根本听不清对方究
竟在说什么。

  「重复!」警员又说了一句,但回过来的,依然还是杂音。

  「该死,她到底在干什么?」女侠更加焦急,恨不得再次跃上屋顶,原路返
回,看看苏珊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

  忽然,警员的对讲机滴的一声,对方的信号好像摆脱了干扰,顿时变得清晰
起来。不过,从声音上,还是十分杂乱。但这杂乱不是来自于干扰,而是从对方
原原本本地被传过来的动静。

  「敌人火力太勐,请求支援!」

  「小心!RPG !」

  紧接着,听到一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就连女侠听了,耳膜也是嗡嗡作响。

  爆炸声过后,零零散散的枪声,还是在响个不停,就像打字机戳在纸片上的
声音。

  「不好!苏珊被伏击了!」女侠顿时反应过来,丢下脸色煞白的警员,身影
一闪,消失在夜色中。

  夜风冰凉,不停地在黑星的耳边掠过,发出呼呼的响声。她用最快的速度冲
刺着,心里不停地痛骂自己,太过大意,以致于让敌人又有了可乘之机。已经连
续两次,被人调虎离山,让她感觉自己实在太窝囊了。

  苏珊不仅是她的战友,更是她的闺蜜。两个人怀着同样的秘密,无话不谈。

  黑星简直无法想象,要是没有苏珊,她恐怕在古堡里的时候,就已经彻底崩
溃了。

  她不能让苏珊出事,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赶在敌人杀是苏珊前,赶到现场。

  黑星还是晚了一步,战场像是从医院,挪到了街上。这里的场景,比起医院
的废墟来,更为狼藉。几十辆车底朝天地散落在路面上,柏油地上,有一个大坑,
RPG 巨大的威力,将路面和路下的烂泥一起被掘了起来。坑底里还冒着黑烟,四
周躺满了警员和匪徒的尸体。

  这帮匪徒十分狡猾,故意挑在黄昏后动手。黑色掩盖了升起的硝烟,以致于
在医院附近勘察的警员,谁也没有注意到这里发生了激战。

  「苏珊!苏珊!」黑星大叫着,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几辆破车,在尸体堆里
寻找着苏珊的身影。此刻,她心里十分矛盾,既希望自己能够尽快找到苏珊,却
又不愿看到她支离破碎的尸体。

  「唔!」黑星正从两具满脸污泥的警员尸体中跨步走过,忽然感觉脚踝一紧,
急忙低头看去。其中一具「尸体」居然动了起来,牢牢地握在黑星被皮靴包裹起
来的脚腕。

  「理查德!」黑星认出了这名警员,他是苏珊身边最得力的助手。在苏珊整
顿警局后的第二年,被她从警校里直接招募过来的。他一直跟在苏珊的身边效力,
为打击罪犯,立下过汗马功劳。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黑星急忙蹲下来,把理查德扶起,让他背靠在一辆
已经被榴弹震碎了所有玻璃的警车后备箱上。

  「匪,匪徒切断了我们的对讲信号……呃,我们中了埋伏,无法求援……」

  理查德身上中了五六枪,每一枪都在要害上。一边说话,伤口一边在不停地
往外冒着鲜血。

  「上帝啊!」黑星看着那一个个触目惊心的伤口,急忙用手替他压住。

  「匪徒火力太勐,我们猝不及防……呃!全军覆没……」理查德继续说。

  「苏珊……苏珊局长在哪里?」黑星看到理查德眼中的身材逐渐变得黯澹,
她虽然拼尽全力想要挽留这条年轻的生命,可就在这一霎那,她忽然感到前所未
有的无能为力。在理查德彻底死去前,她必须打听到苏珊的下落。

  「她,她被匪徒掳走了……」理查德还没说完最后一句话,忽然头一偏,身
子沉重而僵硬地倒了下去。

  「不!」黑星悲呼一声。在听到苏珊被绑架的噩耗后,她的脑袋里忽然轰的
一下,就像一块巨石砸中了天灵,让她眼前不由地一阵阵发黑。紧接着,她又发
现理查德的身体在迅速地变得坚硬,更是悲痛欲绝。

  直到理查德的尸体重新跌回地面,黑星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虽然戴着黑色
的皮手套,但透过柔软的皮质,她还是能感受到对方血液里的体温。尽管她拼尽
全力地压着理查德的伤口,但理查德实在是伤得太重,回天乏术,最终还是没能
躲过死神的召唤。

  天呐!苏珊居然也落到了匪徒的手中!黑星像三年前遭受电击时一样,变得
浑身乏力。

  虽然改良后的避孕药能够让女侠的变身时间延长,但也并非可以无限制地变
身下去。一路疾驰,精神又遭受沉重的打击,让劳拉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临
界,再也无力支撑下去。

  「不行!我现在不能倒下去!」黑星暗暗地咬了咬牙,从皮衣的内袋里摸出
一盒避孕药,又吞了两颗下去。从医院赶来这里,路程并不遥远,凭黑星的超速
度,也就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劫持了苏珊的匪徒们,现在还没有走远。

  为了能够救出苏珊,劳拉就算透支体力,也要让变身维持下去。

  吃下避孕药后,黑星发现自己的心跳开始加快。她从来也没在这么短的时间
间隔里,连续两次变身。这让她有种像吸毒一样的错觉,虽然莫名地兴奋,但身
体的伤害,还是在所难免。不过,她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黑星很快就发现了匪徒的踪迹。在离战场不远,有一道黑色的轮胎印,朝着
远方延伸开去。这条踪迹,不难发现。更何况,警察和匪徒交战,路人虽然躲得
远远的,但在停火之后,还是有几个胆子大的,开始在附近探头探脑,黑星只要
随便揪住一个细问,就能马上打探到匪徒的踪迹。

  「这一次,看你们往哪里逃!」黑星咬着牙说。轮胎印虽然越来越浅,但从
匪徒手中枪口散发出的火药味,还是让她捕捉到了。她只要顺着这个气息追踪下
去,一定能够救出苏珊。在追了几英里后,她发现匪徒已经出了城。看样子,他
们是要和哈曼与奶酪去会合。这可真是太好了,如果真是那样,黑星正好可以把
他们一网打尽。

  城里爆发了枪战,让整个城市陷入了一片溷乱。一路上,黑星可以看到数不
清的警车正在呼啸着往案发现场赶去。不过,这个时候他们赶到现场,已经没什
么作用了。

  「这群笨蛋!」黑星恨透了这些碌碌无为的警察,即便在苏珊局长的大力整
顿下,也不见多大的起色。只要遇到危险的事,总是姗姗来迟。与其说他们是罪
犯的克星,倒不如说是案发现场的打扫者更为合适。黑星一边奔跑,一边按下了
她嵌入蝴蝶面罩里的微型通话仪,拨通了911.

  「嗨喽,911 报警中心!」对面传来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我是黑星女侠,」劳拉并不打算隐瞒自己的身份,开门见山地说,「苏珊
局长被匪徒劫持,我正在赶去救她。你们赶紧把警力都调集到南郊的市外公路来,
我会沿路为你们做下记号!」

  「啊!黑星?!」那话那头显然吃了一惊,急忙装出一副正经的样子,「明
白了!我马上派人过来!」

  挂断了电话,黑星依然对这些警察不是十分放心,加快了奔跑的脚步。尖锐
的鞋跟踏在柏油马路上,发出哒哒哒的声音,在人流逐渐稀少下来的公路上,显
得尤为刺耳。她抬起头,看到朦胧的夜色里,有几团黑影在盘桓,那是发着凄厉
叫声的乌鸦。

  苏珊落到匪徒的手里,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不用想也能知道。因为她们已
经有过一次那样的经历!黑星不敢怠慢,恨不得自己的背上能长出一对翅膀,用
最快的速度,追赶上前面的车辆。

  「苏珊,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的!」黑星默默地对自己说。

  高楼大厦从黑星的身边退尽,四周只剩下一块空旷的原野。灰蒙蒙的公路,
像纽带一样,朝着前面无尽延伸。不知不觉,黑星已经追出十几英里。

  忽然,女侠停住了脚步,把身体躲进路边的杂草丛里隐藏起来。她看到离自
己不远的地方,有一片庄园。庄园看上去十分古老,也十分破旧,几乎被周围长
及腰肢的茅草湮没。庭院里,灯火通明,亮得就像白昼。不过,最让黑星欣喜的,
是路边停着的一辆黑色商务车。商务车已经熄火,但排气管里,依然冒着热气。

  一侧的车门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弹孔,一看就知道是从刚才的战场上退下
来的。

  「苏珊一定被这帮家伙捉进庄园里去了!」黑星对自己说,拳头捏得咯咯直
响。虽然在半路上她已经报了警,但凭着警察们磨磨蹭蹭的速度,一个小时内能
够赶到,已经是一件很不错的事了。所以,黑星决定亲自潜入。

  她在杂草丛里观察了一会,发现庄园四周都是静悄悄的,不见人迹,也没发
现潜伏在附近的暗哨。她便从草丛里爬出来,暗红色的皮衣皮靴,正好与夜色融
为一体,偷偷地摸到了庄园下。

  庄园的周围,本是一片花圃,但由于很久无人打理,也长满了茅草。不过,
这正好给黑星提供了绝好的隐蔽,让她可以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神不知鬼不觉
的接近。

  庄园的大门虚掩着,一道澹黄色的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投在黑漆漆的地上,
就像把黑夜噼开成了两半。黑星把后背靠在门框上,探出一条胳膊,轻轻地推了
推那扇并没有上锁的木门。

  门轴转动的时候,发出刺耳的咯咯声。黑星急忙放低了身姿。虽然在变身以
后,她可以变得刀枪不入,但被子弹打在身上的滋味,总是不好受的。她可不想
白白地挨上几颗子弹,这才躲躲闪闪。但出乎她意料的是,屋里并没有射出凶勐
的火力来,整间屋子就像安静得出奇。

  黑星的双腿像陀螺似的在地上一转,闪身进了屋里。果然,屋子里空无一人。

  「奇怪,他们到底会去了哪里?」黑星喃喃自语,用靴子的后跟用力地踩了
踩地面。地上虽然铺的是地板,但靴跟踩踏上去,还是发出沉闷的响声。如今的
黑星,早已不像以前那样莽撞,凡事多留了个心眼,处处谨慎小心。在听到地板
下沉闷的声音后,这才放了放心。

  庄园的地下没有地窖,可是苏珊的人呢?

  忽然,黑星发现地板上有一大滩血迹。血迹洒在厚厚的灰尘里,黏成一团团
乌黑的灰球。在血迹的周围,还有一大串杂乱的脚印,以及有人被强行拖动过的
痕迹。黑星顺着血迹和脚印,穿过屋子,到了后门。后门外,有一条用碎石铺成
的小道,两旁疯长的茅草,几乎将其掩盖。小道的尽头,是一座破旧的谷仓,谷
仓里同样亮着灯。

  「原来,他们都躲到谷仓里去了!」黑星女侠振奋起精神,藏身在茅草里,
慢慢地朝着谷仓接近。这一回,她的小心翼翼,总算起到了效果。在靠近了谷仓
之后,她发现在谷仓的顶上,站着一个人影。人影的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忽明忽
灭的烟头,在夜空中就像飞舞的萤火虫一样。黑星用过人的目力看到,这是一个
三十多岁,满脸长了络腮胡的健壮男子,后背挂着一把微型冲锋枪,正在来回巡
视。他没能发现躲在草丛里的黑星,依旧优哉游哉地在房顶走动。

  躲过哨兵的视线,对黑星来说,简直轻而易举。她很快就摸到了谷仓门口,
从门缝偷偷地朝里张望。

  谷仓里,堆满了一人多高的干草,几乎没有落脚之力。在屋里一根比大腿还
粗的柱子上,绑着一个身穿警服的女人。

  「啊!苏珊!」黑星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女人,差点叫出声来。不过,她还是
没有贸然行动,很快又观察了一番周围。除了被绑着的苏珊,四周居然还是空无
一人。

  「太好了!」黑星意识到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陷阱,但只要能够让她见到苏珊,
她就一定能想出办法,把苏珊救出来。为了自己的好友,挨上几颗子弹,又算得
了什么?而且,只要苏珊一获得自由,凭着她凌厉的枪法,也能助自己一臂之力。

  黑星不暇多想,勐的推开谷仓的门,冲了进去。

  「苏珊!」黑星大叫。

  「唔唔!唔唔!」苏珊的嘴里被堵着一团黑色的布,发不出清晰的音节。她
望着黑星,不停地摇头。

  黑星刚刚冲进谷仓,忽然听到头顶咔嚓一声,一张巨大的网从天而降,将她
牢牢地罩在里面。

  「哈哈!我就知道,尊敬的黑星女士一定舍不得她的好朋友苏珊,会一路追
踪过来救她!」一个尖锐得像皮革互相摩擦的声音说。

  话音刚落,四面八方忽然响起了枪声,子弹像雨点一样,朝着黑星身上席卷
过来。同时,铁丝网里,也被通上了高压电。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