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05-06)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19年11月1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5、神奇的特效药   「日前,在惠特曼女警长的率领下,警方捣毁了犯罪集团白党的基地——歌洛塔男爵夫人城堡。该城堡自男爵先生过世以后,一直为男爵夫
.
黑星续传

.
作者:天之痕
2019年11月1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

5、神奇的特效药

  「日前,在惠特曼女警长的率领下,警方捣毁了犯罪集团白党的基地——歌
洛塔男爵夫人城堡。该城堡自男爵先生过世以后,一直为男爵夫人所有。据悉,
男爵夫人是白党中的重要成员,目前下落不明……」

  电视里,一直反复播放着新闻。这对城市里的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白党横行的日子已经太久了,现在终于有一位勇敢的女警长挺身而出,来铲除这
颗社会的毒瘤。于此同时,消失已久的黑星女侠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里,她就
像和惠特曼警长约好了似的,分头打击白党的残余势力,让那个犯罪帝国在一夜
之间,土崩瓦解。

  陈旧的电视放在一间阴暗的房间里,从屏幕上闪烁出来的光,是整间屋子里
唯一的亮色。透过亮光,可以看到旁边的实验台上放满了烧杯试管等容器,里面
的药水已经开始干涸。在电视机的对面,放着一张破破烂烂的沙发,一个秃顶的
老年男人窝在沙发里,眼睛紧紧盯着电视。

  屏幕上,时而播放着白党恶徒落网的画面,时而又切换成黑星女侠英姿飒爽
的身影。这个被城市里的人誉为「在夜晚绽放的玫瑰」的女侠,在打击罪犯的同
时,总免不了被人拍摄到一些清晰度不等的画面。

  「菲尼斯特教授!」屋子里的窗不知什麽时候已经被人推开了,一阵凉凉的
夜风从外面吹进来。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不远处林立的高楼大厦和像银河一样绚
烂的霓虹。五颜六色的夜景全都成了那个刚刚越窗进来的女人的背景,将她窈窕
的身子衬托得更加曼妙性感。

  秃顶的男人抬起头,站在窗下的女人戴着蝴蝶形面罩,紧身的暗红色皮衣和
只能刚刚盖住屁股的皮裙,让她的身材看起来更加诱人。裙摆和长筒靴之间露出
一大截雪白的大腿,被尖锐的高跟鞋垫起来的双腿,看起来更加结实修长。

  「天呐!劳拉!你,你怎麽来了?」窝在沙发里的秃顶男人一见到黑星女侠
的身影,架在鼻梁上的眼睛差点掉下来,赶紧用手推了推,吃惊地叫了起来。

  「前几天被可恶的白党分子抓到,关在歌洛塔古堡里,差点就出不来了!」
黑星女侠说起自己屈辱的战败史来,身子还在微微地颤抖,但话语中能够听得出
来,她说的每一个字母,都是咬牙切齿的。

  「上帝,要不是你变身后穿上了这身战服,我差点就认不出你来了!」秃顶
男人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走到黑星女侠的身前,与她来了一个热烈的拥抱。

  英武的黑星女侠居然没有反抗,也张开双臂,和这个秃顶男人紧紧地抱了一
下。

  秃顶男人名叫泰格?菲尼斯特,是曾经劳拉在大学里的化学教授。一次偶然
的机会,菲尼斯特发现劳拉的体内有某种神奇的特性,通过避孕药能够让她彻头
彻尾地变身成一个完全不同的成熟女人。在变身之后,不仅拥有了超人的速度和
力量,恢复速度比起常人来,也快好几倍,甚至对子弹的攻击也有一定程度的免
疫。但副作用就是变身时间短,恢复之后会感到极度疲惫,而且对电流的敏感度
成倍增加。

  菲尼斯特是第一个知道劳拉秘密的人,甚至比苏珊更了解黑星女侠。他曾经
对劳拉说,既然上帝赋予了你超人的能力,那你就有义务,来拯救这座城市。从
此以后,城市里就多了一个行侠仗义的女人,让那些龌龊和凶悍的罪徒在她的高
跟鞋下簌簌发抖。

  「能见到你,实在太好了!」菲尼斯特似乎有些激动。

  与大学时的青涩相比,现在的劳拉更加性感成熟,尤其是在哈曼和奶酪的调
教下,身体也渐渐地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她的腰部更加纤细,乳房和屁股显
得愈发丰满,紧身的战服几乎容纳不下那几个坚挺的肉球,紧紧地鼓胀起来。

  劳拉之所以要变身之后来见教授,也是怕他认不出自己。毕竟,在夜晚穿着
这样,在城市里打击罪犯的女人并不多。

  「教授,」黑星女侠忽然晃了晃身子,随着一阵耀眼的白光闪过,那个穿着
紧身皮衣皮靴的女战士顿时消失,变成了一名金发碧眼,身着休闲服的女记者,
她满脸疲惫,瘫坐在身旁的一张脏兮兮的沙发上说,「罪犯们已经摸透了我的秘
密,他们居然知道用电击来对付我。我这个样子如果再和狡猾的奶酪遇上,一定
还会再吃亏的!教授,你有没有什麽好办法,能够让我对电击免疫?」

  菲尼斯特嘿嘿一笑:「劳拉,我早就知道,你一定会为这件事来找我的!」

  虽然泰格?菲尼斯特教授是个十足的正派人士,但因为每天躲在阴暗的实验
室里的缘故,让他变成了一个比哈曼还要猥琐的糟老头。这个形象在他开始秃发
之后,变得更加明显,一笑起来,满脸的皱纹几乎都快挤到了一起。他似乎早就
算准了劳拉会为这件事来找上自己,摸索着从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来,送到劳
拉的手上。

  劳拉打开盒子,里面装了一个只比大拇指指甲更大一些的纸盒,上面标准了
某个品牌的避孕药。她继续将纸盒拆开,两根修长的手指拈起一粒白色的药丸,
疑惑地问道:「教授,这是什麽?」

  菲尼斯特说:「这是市面上刚刚推出的新型避孕药,我发现里面有一种成分,
能够改变你变身的特性!快,你吃一颗试试!」

  「不!」劳拉摇摇头说,「我刚刚结束变身时间……」

  「别怕!这种药也能让你缩短变身时间,甚至随时变身!」菲尼斯特得意地
说。

  劳拉将信将疑,把那颗避孕药放到了嘴里。刚吞下去,阴暗的实验室里忽然
又像闪电似的亮起了一道白光,这道白光比起劳拉以往变身时更加耀眼刺目。哗
的一声,整个实验台上试管里的药水都震动起来,等到白光收敛,一个英姿勃勃
的女战士又出现在了菲尼斯特的眼前。

  「天呐,居然真的有效!」菲尼斯特高兴地大叫起来。

  黑星女侠变身后的蝴蝶形眼罩,变成了明亮的蓝色,在眼罩周围,像是嵌满
了钻石,闪闪发光。穿在身上的皮衣皮裙,不再是那种看上去好像很廉价的漆皮,
而是布满了纹理质感的牛皮。脚上的过膝长筒靴也变得更加柔软,后跟变成了闪
亮的金属,又尖又细,几乎可以当成匕首使用。

  劳拉举起双手,看了看长及肘部的手套,手套也不再是绝缘手套,而是和身
上布满纹理的战服一样,看起来更加协调。她不由担心地问:「教授,手套怎麽
也变了?」

  菲尼斯特拖着蹒跚的步子,从实验桌下,吃力地提出一对电池来,从正负两
极上拉出两根长长的导线,将开关旋到释放键上,朝着劳拉靠了过来。

  「啊!」女侠大吃一惊,不由地后退了一步,「你要干什麽?」

  「哦!亲爱的劳拉,别怕!你马上就会发现身体上神奇的变化!」菲尼斯特
说。

  劳拉对带电的设备已经充满了阴影,但她足够信得过自己的教授,虽然心里
害怕,但身子还是没躲。

  菲尼斯特忽然把导线两头的金属夹子用力地朝着黑星女侠裸露的大腿上一戳。
那是一对动力强劲的电池,能在一瞬间爆发出十几万伏的脉冲。轰的一声,劳拉
的身子忽然被击飞出去,一头撞在身后的墙壁上,把破旧的墙体撞得几乎凹陷下
去。

  在电击夹子碰到女侠大腿的那一刻起,整个实验室地动山摇不说,还冒出一
股电流短路时的轻烟。菲尼斯特只觉得眼前一花,等他重新稳定了情绪时,发现
女侠已经若无其事地站了起来。

  「你看!我说得没错吧!电流已经伤害不了你了!」菲尼斯特手舞足蹈地跳
了起来。他雀跃的时候,竟然和奶酪骑士疯癫一模一样。

  黑星女侠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大腿,遭到电击的那一块皮肉已经金属化,变
得又黑又肿。不过,她并没有感觉到多麽疼痛,只是觉得有些火辣辣的。这对曾
经连微弱电流都难以抵抗的劳拉来说,已经有很大改善了。就在她还心痛着自己
完美性感的大腿留下了这麽一块恼人伤疤的时候,身体里的恢复功能已经开始运
作,发黑的皮肉顿时白化起来,一眨眼的工夫,又变得细腻如新。

  「这就是新型的特效药!劳拉,有了这种药,你就是无敌的,白党一定奈何
不了你!」菲尼斯特说。

  「可是……」女侠还有些担忧。

  菲尼斯特好像已经明白她要说些什麽,急忙接上去:「这种避孕药现在已经
到处有售,你完全不必担心药物的数量,还是跟以前一样,在药店买药,服下,
变身,然后打击罪犯……」

  菲尼斯特说起来的时候,兴奋地就像一个孩子。可以说,黑星女侠是他实验
的产物,是他发现了劳拉身体里与众不同的地方,也是他挖掘了上帝赐给这个女
孩的超能力。没有他,这个城市也就没有黑星女侠,更没有所谓的希望。

  现在,黑星女侠也该重新担负起除暴安良的责任了!

  劳拉从窗户里跃了出去,矫健的身姿就像一只在夜空里盘旋的飞鹰,轻轻一
跳,就跳过了十几英尺宽的巷子,到了对面的屋顶上。轻盈地落地,连劳拉自己
都不敢相信。曾经的黑星女侠,能力已经不凡,可是在用了菲尼斯特博士的特效
药之后,她感觉自己就像脱胎换骨一样,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力气。她回过头,
发现教授在站在窗口,在月光下,轻轻地冲她点了点头。

  菲尼斯特是劳拉最尊重的人,还有什麽比得到自己最敬重的人的肯定更加令
她开心的呢?这更加坚定了劳拉打击白党残余势力的决心。从古堡里逃生后,虽
然遍布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犯罪据点相继被警方攻陷,不法之徒纷纷落网,但作为
罪魁祸首的哈曼博士和奶酪骑士,如今依然下落不明。这两个叱咤风云的恶棍,
居然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半点消息。

  不能放过他们!女侠暗暗地咬着牙想道。这些人对她和苏珊做的所有事,一
定要让他们付出相应的代价!

  黑星女侠开始奔跑,长长的靴跟踏在水泥屋顶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声,像猫
一样矫健的身子,两三步就窜到了屋顶的另一侧,又是轻轻一跃,像飞一般地从
巷子上空跃过。在不远处的另一个街区,警方正和白党激烈地枪战着。

  既然已经有警方插手,女侠也就不再去多管这个闲事。现在城市里的每个地
方都需要被拯救,她恨不得让自己获得分身术,幻化出几个真身,去帮助那些已
经遭受了白党一年多荼毒的无辜市民。

  即使在不停地奔跑,女侠还是没有感觉到半点疲惫,反而越来越有劲。她已
经很久没有离开过古堡,重新呼吸到深夜高空里的空气,让她有一种翱翔的畅快。

  砰!忽然,女侠的脚下想起了一声枪响。紧接着,又是一连串的哒哒声,像
是自动步枪发射的巨响。

  劳拉在高楼的边缘停下脚步,一只脚踏在低矮的护栏上,居高临下地朝着如
深井一般的巷子里张望。她发现自己的眼力比起以往来,好像也提升了许多,几
英里以外的动静,都看得一清二楚。

  高楼将小巷围在中间,只留出一道狭窄的缝隙。几辆警车歪斜地停在巷子中
间,好像要挡住对方的去路。在间隔不到三十英尺的地方,同样听着几辆吉普。
吉普的后面,躲着几个持枪的匪徒,正朝着警车射击。匪徒手中的连发步枪,显
然比警察的单发手枪火力更强勐,很快就把警察压制了。

  「这帮可恶的蛆虫!」女侠暗暗地嘟囔着,「看来,还是要黑星小姐亲自出
马,才能将他们重新打回地狱里去!」

  尽管分工明确,但有的时候,苏珊并不信任她手下的那些警官,毕竟曾经遭
受过他们的背叛。所以在执行一些特别任务的时候,她还是会请求黑星女侠的帮
忙。劳拉也是如此,她一直认为这个城市的警察比起罪犯来更加肮脏,他们之所
以现在会不遗余力地帮助苏珊剿灭白党,是因为正义暂时占了上风。那些见风使
舵的人,如果一觉察到白党又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一定又会马上调转枪头,对
付警长。

  比起苏珊来,劳拉感觉自己的处境更加安全和自由一点。因为她不需要那麽
多的繁文缛节来约束自己,所有的行动都是随意而任性的。

  一名长满了络腮胡的匪徒刚把一梭子子弹打完,大声吆喝着:「汤姆,快把
弹夹扔给我!」

  那个叫做汤姆的人躲在另一辆SUV的车底下,听到络腮胡的叫声,把最后
一个弹夹朝他抛了过去:「沃森,这是最后一个弹夹了!快想办法撤退!要不然,
咱们都得让那些条子堵死在这个死胡同里!」

  叫沃森的那个络腮胡匪徒接过弹夹,麻利地换在他手里的M16步枪上,对
着警车又是一通扫射,大喊:「你们快上车!我掩护你们,快冲出去!」

  汤姆赶紧拉开车门,抬起一条腿,正要跨到驾驶舱里,忽然眼角旁有个黑影
一闪。

  「嗯?什麽人?」汤姆警惕地望了望四周,除了两名已经受伤,正流血不停
的同伴,还有一名战战兢兢的跟班,手里握着来复枪,举了半天却一颗子弹都没
有打出去。在匪徒中,也不乏胆小怕事的,真刀真枪地干起来的时候,也会怕死。

  「喂!小子,快上车!」汤姆大叫一声,一手扳在方向盘上,用力地往上把
身子一拉。

  这个时候,他本应该顺利地坐到驾驶室,然后马上发动引擎,朝着用警车假
设起来的路障上狠狠地撞过去。但是当他后脚离地之时,忽然发觉自己整个身体
都飘了起来,当飘到最高点的时候,又重重地落下来。

  轰的一声,汤姆撞在了巷子的墙壁上,顿时不省人事。

  「妈的,这怎麽回事?」沃森停止了射击,将身子隐蔽在吉普车后。

  汤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随着隔着十来英尺的距离,但还是能够看出,他
的身上没什麽伤口,一定是被那一下沉重的撞击撞昏过去的。这是谁干的?

  「喂!你要是不想像他一样,就赶紧缴械投降!」沃森像狼一样的眼睛正在
东张西望,忽然从头顶上传来一阵清脆的声音。

  他急忙抬头一看,只见在吉普车的车顶上,正站着一个身材修长的女战士,
蓝色的眼罩,暗红色的战服。从他的角度往上去,视线正好女战士裙底的双腿中
间钻进去。不过,由于晚上的光线太暗,最是诱人的部位,居然是黑乎乎的一片,
什麽都看不到。

  沃森有些失望,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最近几天,黑星女侠重出江湖的
消息,已经传得铺天盖地,任谁遇上了这个女煞星,只能活该自己倒霉。他急忙
把枪口举了起来,对着车顶有是哒哒哒地一阵扫射,直到把最后一个弹夹射空,
这才停了下来。

  沃森以为这一梭子下去,就算不能射死女侠,至少也能让她不是那麽好受,
给自己留出逃命的机会。但是等到枪口的硝烟散去,他很快就发现车顶上已是空
无一人,刚刚射出的那一串子弹,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沃森暗叫一声不好,急忙丢下枪,扭头就跑。刚跑出两步,黑星女侠忽然又
从天而降,一把揪住了他的皮带,将他狠狠地摔到在地。

  「警官先生,我已经制服了匪徒,你们快将他们押到警察局里去!」女侠说。

  警察这才小心翼翼地冲了过来,缴获了那个拿来复枪的匪徒,又给汤姆和沃
森戴上手铐。

  带头的警察队长看到黑星女侠,显得有些惊讶:「啊!怎麽是你,女侠?」

  这时,已经有几名警察打开了吉普车的后备箱,从里面翻出几个大纸箱来,
里面全都是一些印满了女人胴体的光碟。劳拉扫了一眼,便看到几个醒目的标题,
《黑星女巫的可耻下场》、《圣女贞德》、《歌洛塔古堡里的性奴隶》、《调教
吸血鬼女伯爵》等,居然全都是由劳拉主演的AV视屏!

  女侠忽然感觉脸上一阵滚烫,幸亏有眼罩遮挡着她的大部分面目,要不然她
此时的表情一定十分难看。

  「女,女侠,惠特曼警长得到消息,说这个有人在贩卖您……哦,不,毁谤
您的光碟,特地让我们来处理。谁知道,这些匪徒的手里居然有枪……」警察队
长有些局促地说。

  「嘿嘿,黑星女侠,」沃森已经被三四名经常押着,朝警车上送,路过黑星
女侠身边的时候,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我们可都看过你拍的AV,那两只奶
子可真大,好想捏上一把……」

  女侠更加感觉面上无光,忽然一拳朝着沃森打了过去。

  暴怒的女侠没有收住劲,几乎把沃森的半边脸面揍得凹陷下去,就连押着他
的几名警察,也被女侠巨大的力量带翻在地。
.

.
              6、白党的苗头

  在打击罪犯的同时,苏珊和劳拉当然不能让自己曾经拍摄过的那些AV继续
流通在黑市里。当她们重新投身于治理城市秩序的时候,发现那些不堪入目的东
西几乎已经泛滥,几乎连中学生都对这两个红极一时的艳星耳熟能详。为了维护
自己的威严,凡是发现有关她们的色情电影,除了没收销毁之外,还对贩卖者和
收藏者严惩不贷。

  比起这些小事,市民们更关心的是城市的治安。白党销声匿迹,警局重振雄
风,让市民无不欢欣鼓舞,电视里每天大肆宣传着苏珊警长和黑星女侠的丰功伟
绩,他们称其为城市的救星。

  三年后,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劳拉已经三十二岁了,但仍然单身。身怀着黑星女侠的这个秘密,她可不愿
多一个人来分享。不过,经过三年的整治,城市面貌已经焕然一新,犯罪率的大
幅度下降,让苏珊从警长升为了局长,也让黑星女侠轻松了许多。劳拉依然在
《先驱报》担任记者,除了她的五官像极了那个曾经大红大紫的艳星之外,谁也
没识破她的身份。

  劳拉坐在咖啡厅里,身旁是一个巨大的落地窗,透过窗户望出去,有一个蓝
幽幽的泳池。她穿着一件白色的职业衬衫,黑色的小西装搭在沙发的扶手上,穿
着黑色丝袜的两条大长腿紧紧地绞在一起,微微往上勾的脚尖上,挂着一双黑色
鱼嘴高跟鞋。在她的面前,放着一杯几乎满是泡沫的咖啡,不停地被她用手里的
银调羹搅拌着,让那些泡沫越搅越厚。看样子,她好像是在等什麽人。

  「讨厌,每次都是这样!」劳拉不满地嘟囔起来。

  「劳拉,真的抱歉,临出门时,被那个讨厌的副警长缠住了!」苏珊快步进
了咖啡厅,在劳拉的面前坐了下来。

  苏珊的年纪比劳拉还要大一点,但她目前为止,也是单身。如果说劳拉是为
了对自己身上的那个秘密保密,那麽苏珊是对过去的事耿耿于怀。经过了那麽漫
长的一场噩梦,任谁都会在心里多少留下一点阴影。苏珊不会忘记自己曾经被人
吊在高速休息处厕所里的场景,路过的人都把她当成妓女,一个接着一个男人在
她身上插入射精。

  不过,今天的苏珊看起来也是朝气蓬勃,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被心魔所缠绕的
女人。她要了一份意大利面和一杯卡布奇诺,开始不停地吃了起来。自从升职之
后,她的职务更加繁忙了,每天都是废寝忘食。劳拉好几次约她在咖啡厅见面,
都是这副狼吞虎咽的样子。

  「说吧,你这次找我到底是为了什麽事?」劳拉没好气地说。

  「哦,差点忘了!」苏珊一边含煳地说着,一边咬断了刚刚吞了一半的面条,
从身旁的公文包里拿出一摞报告来,移到劳拉面前,「你先看看!」

  「午夜的致幻蘑菰?」劳拉生拗地念着上面的文字,「这是什麽东西?」

  苏珊放下刀叉,把餐盘推到一边,又拿起杯子,喝了几大口咖啡,这才回答
说:「这是警局的线人在城里最大酒吧里发来的报告。从今年年初起,城里的酒
吧陆续出现了这种叫做……哦,对,午夜的致幻蘑菰这种毒品,它不仅具有强烈
的成瘾性,而且还有极大的致幻作用,犯罪分子正是用这种毒品来控制人的意志,
让他一步步沦陷,最后任其驱使。比起其他毒品来,这种东西危害性更大。这个
案子我一连跟了三个月,都没有什麽进展。」

  苏珊的报告是用彩色打印机打出来的,除了一些描述性的文字外,还有一张
张触目惊心的照片。其中第一张,就是对这种新型毒品的特写,这是一种呈澹蓝
色粉末状的物体,放大了看,每一粒粉末都是像晶状体一样,有许多棱角。很显
然,这是经过化学药方调剂后的产物。再往后,都是一具具血肉模煳的尸体,每
一张照片下,都有一段文字说明,阐述了一桩桩令人叹息的案件。

  「我觉得这件事和白党有一定的关联,」苏珊说,「在制毒这方面,全国没
有比白党拥有的技术更先进的了。而且,最近三年,我也没听说过有什麽大型的
制毒贩毒集团崛起,除了依然在逃的哈曼以外,我想不出其他值得怀疑的对象了!」

  「白党?」劳拉有些吃惊。三年来,她虽然一直在和白党的残余势力斗争,
可是没有抓到哈曼和奶酪,让她不免觉得索然无味。渐渐的,她也就麻木起来。
从苏珊嘴里重新听到这个名词,让她的精神不由地一振。

  「没错!」苏珊正色说,「我每次行动,都会扑一个空。这让我不得不怀疑
警局有白党的内鬼存在!」

  警局里有白党的人?这种事听起来虽然荒谬,但劳拉却一点也不觉得意外。
因为从她来到这个城市起,警察和黑帮一直以来都是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现在
虽然苏珊大力整顿了警局,但谁也不能保证,这其中还有个别漏网之鱼。如果说
警察与白党完全没有关系,这才会让劳拉大吃一惊。

  「既然警察局行事不便,所以我想请你用双重身份,去调查一下这种毒品的
源头!」苏珊说。

  劳拉笑着看了苏珊一眼:「是吗?你这算是在求我吗?」苏珊是个女强人,
即使在黑星女侠的眼里也是如此。在打击罪犯的时候,女侠和警局虽然各自分工,
但有的时候,苏珊还是会越过权限,把本应该由黑星女侠来收拾的罪犯,事先帮
她收拾干净了。在她的眼中,女侠虽然是自己的朋友,但终究不是警务人员,打
击罪犯这种事,本来就应该由警察局来负责的。

  「好啦,算是我求你,帮我个忙,亲爱的劳拉小姐!」这一回,苏珊看来是
真的遇到难题了,拉着劳拉的手说。

  看到新上任的女局长向自己妥协,劳拉不禁觉得有些得意,很爽快地就答应
下来。

  苏珊抬起手,看看腕表,急忙拎起公文包说:「时间不早了,警局还有很多
事要等着我去处理呢!劳拉,我先走了!」

  「真是个大忙人!」劳拉不满地说着,「我送你出去!」

  苏珊也不拒绝,和劳拉一起走到了咖啡厅门口。在路牙边的人行道上,停着
一辆崭新的福特,这是苏珊的新座驾。苏珊拉开车门,和劳拉简单地说了句拜拜,
就坐进驾驶室里,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劳拉摇摇头,她已经习惯了苏珊的这种忙碌。不过,这对她来说,也是一件
好事。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抓到哈曼和奶酪之后,她这个黑星女侠就真正可以退
休了。城市里有了刚正不阿的执法者,就不需要义警,更不需要超级英雄来维护
治安。

  「嘿!劳拉,没想到居然能够在这里碰到你!」劳拉送走了苏珊之后,刚想
回到咖啡厅里,去仔细阅读那份关于午夜的致幻蘑菰的报告,忽然听到有人在叫
她。

  她抬起头,迎面走来的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少年,一头金发,瞳孔是蓝幽幽
的,散发着男性特有的魅力。他就是史蒂文,是《先驱报》新来的记者。很凑巧,
他被安排和劳拉搭档。这个年轻英俊的少年,看起来风度翩翩,像一个十足的绅
士。虽然他的年纪比劳拉还小,但劳拉一直这个少年很老成。刚开始的时候,她
一个人独行特立惯了,对搭档这种角色十分反感,但是几次合作下来,发现史蒂
文不仅长得英俊,而且谈吐儒雅幽默,也渐渐的对他不是那麽厌恶了。

  「史蒂文,今天报社跑外场的可没有你的名单,这个时候出来干什麽?」劳
拉也积极地跟他打招呼。

  史蒂文拿出相机,一边翻看着拍摄记录,一边说:「前几天我和你一起受命
采访黑星女侠联手苏珊女局长端掉第五大道上的军火制造点,少了几个镜头,所
以今天打算趁着空闲,再到现场去拍上几张,补充版面。」

  「哦?」劳拉记得这件事,有时候她总觉自己报道自己,实在是一件傻透了
的事,「今天我正好跑外场,这件事就交给我来处理吧!」

  史蒂文从玻璃窗里望进去,看到劳拉的笔记本还打开着,旁边放了厚厚的一
摞资料,不禁好奇地问:「今天又在研究什麽案子吗?」

  劳拉想了想,如果让她一个人去调查新型毒品的案件,恐怕不仅很难瞒过搭
档,而且说不定还会遇到什麽危险。经过这几天的接触,她虽然对史蒂文还不十
分了解,但总觉得他是一个能够信得过的人,就把他拉进了咖啡厅里,一起坐了
下来。

  史蒂文看到被苏珊吃得像龙卷风过后的餐盘,不禁打趣道:「劳拉,看来你
又和你的局长朋友见过面了?」

  「没错!」劳拉承认,「这一次,她又给我们带来了一个重大线索,是关于
午夜的致幻蘑菰!」

  「午夜的……什麽?」史蒂文一脸迷茫。

  「哦,是一种新型毒品开始在城里各大酒吧流行的案子。苏珊委托我们暗中
调查……」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史蒂文还没等劳拉把话说完,就兴奋地叫了起来。

  「你先别高兴得太早了!」劳拉沉着脸说,「这事可能和已经消失的白党有
关,你敢查吗?」

  「白党?」劳拉本以为史蒂文听到这个令人谈虎色变的名词时,多少还会犹
豫一下,不料史蒂文竟想都不想,满口答应下来,「如果和白党有关,那就更好
了!」

  劳拉看过这个史蒂文的档案,在来到这个城市之前,他是全国最大学院公共
关系科的高材生。像他这样的人,从未见识过什麽是真正的黑夜,自然也不会对
白党心生恐惧。但事实上,他是应该恐惧的。

  不过史蒂文可不这麽想,在进入报社之后,他听说了神秘女侠和英勇女警长
联手干掉城市最大黑帮的故事后,大受鼓舞,总想着有朝一日,也能像她们那样,
为这个城市做点什麽。那些小偷小摸的犯罪已经满足不了他的胃口了,一听到白
党这个名号,兴奋得简直跳了起来。

  「你听我说,白党不是那麽好对付的!」劳拉不得不提醒这个初生牛犊,
「虽然现在这个组织已经土崩瓦解,但他们最可怕的头目还藏在暗处,蠢蠢欲动。
关于这点,就连苏珊局长和黑星女侠都不得不小心谨慎,你千万不可以轻敌大意,
明白了吗?」

  「劳拉,调查新型毒品的这件事上,我全都听你的!」史蒂文终于换上了严
肃的表情。

  「史蒂文,既然毒品是在酒吧里流传的,那我们就从酒吧里开始查起。我相
信,追根溯源,一定能够摸到他们的制毒点的!今天晚上,你就跟我一起到酒吧
去转转。现在,你和我先各自回家去换一身衣服,可不能让那里的人把我们当成
乡巴佬给赶出来了!」劳拉感觉这种事还是应该从头查起,所以约史蒂文晚上一
起在酒吧碰面。

  「好!那两个小时后,我开车来接你!」史蒂文看了看表,已经到了傍晚,
就和劳拉约定了时间碰面。

  回到公寓,劳拉有些激动,除了重获白党的线索之外,好像别有隐情,让她
对这次行动充满了期待。最近,她感觉自己已经变得越来越懒散,换下来的内衣
内裤随后乱丢,已是习以为常的事。白天是《先驱报》的记者,晚上又穿上战服,
成了令罪犯簌簌发抖的女战士,令她实在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打理自己的生活。虽
然曾经公寓里被两个小毛贼闯入,让她在猝不及防之下,拿着她换下来的内衣内
裤受了一番凌辱,但现在她已经不怕了。几天前,菲尼斯特教授帮她定制了一颗
假牙,镶嵌在被苏珊拔掉的磨牙上。这颗牙齿不是陶瓷烤出来,也不是金属制成,
而是用一种特殊的硬塑料加工而成。牙齿的内部中空,盛满了被磨成粉末的特效
避孕药。平时吃饭的时候,这颗牙齿的坚硬程度足以代替她本来的磨牙,但是到
了紧要关头,她只要用力咬碎外表的硬塑料,将里面的药粉吞进去,可以让她随
时变身,免去了好几次避孕药近在眼前,却吞不到嘴里的尴尬。

  「该死!哦,天呐,昨天居然忘记洗衣服了!」劳拉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如
此紧张,双手捂着脸长叹。

  她最中意的礼服,在前天聚会的时候穿过了,但是回到家时,她已经喝得有
些醉了,当时又已经临近午夜,也没时间再洗衣服,就顺手把礼服扒了,朝床上
一躺,睡了过去。第二天醒来,又是一阵紧张的忙碌,让她忘记了把衣服塞进洗
衣机里。现在这件礼服上,到处沾满了红酒的污渍,让她难以上身,绝望地大叫
起来。

  打开衣橱,里面的礼服倒也不少。在女人的橱柜里,尤其是三十多岁女人的
橱柜里,总是不缺礼服,但是劳拉总感觉这些礼服已经有些过时,一直挂在那里
让它们吃灰。现在不得已,只能重新翻出来当备胎用了。

  等到劳拉换好衣服,又反反复复化了几遍美妆,已经三个多小时过去了。史
蒂文在公寓的楼下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先是给她打了个电话,然后又把喇叭按
个不停。

  劳拉本应该焦急,但不知为何,当他知道史蒂文不耐烦的时候,偏偏越拖沓。
在女人的心里,能够让男人等上一阵子,是莫大的成就感。这一阵子,等得时间
越长,成就感也就越大。只不过,在劳拉喜滋滋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一向彬彬
有礼的史蒂文,居然也是个暴躁的急性子。

  第四个小时过去了,劳拉终于慢悠悠地从公寓里下来。这时,天已经完全黑
透,不远处林立的大厦上,霓虹又开始亮起来,勾成一幅繁华的夜景图。忽然,
一道刺眼的光线射到她的脸上,让她顿时感觉眼盲,面前白花花的一片,瞳孔也
是生生作痛,急忙抬起手臂遮挡。

  「亲爱的劳拉,你可终于下来了!」史蒂文从车上下来,语气中丝毫也听不
出等了很长时间的焦躁和不安。

  等到劳拉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刺眼的光线后,这才看清史蒂文穿了一身名贵的
燕尾服,脚上的皮鞋擦得锃亮,头上的发胶几乎打了一瓶,整整齐齐地梳在脑后。
他温文尔雅地从驾驶室里下来,绕到副驾驶的位置上,拉开车门,做了个请的手
势。

  史蒂文的座驾竟然是限量版的西贝尔跑车,劳拉坐上去,顿时感觉自己的身
价和地位有了质的飞升。她虽然不是一个拜金的女人,但终归也是女人,但凡是
女人,都对好看和昂贵的东西没有任何抵抗能力。儒雅的风度,英俊的外貌,昂
贵的跑车,都能让大多数女人投怀送抱。

  不过,劳拉不是大多数女人中的一个,但坐在很多人连见都没见过的跑车里,
还能保持镇定,礼貌地说了句:「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史蒂文的回应也很礼貌:「劳拉,你今晚很漂亮!」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