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03-04)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 作者:天之痕2019年10月1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3、拔掉她的牙齿   女超人睁开眼睛,看到简直令她难以置信的一幕。她最亲密的战友苏珊,居然在举起鞭子抽打她。   哦!天呐!苏珊,你不能这样!   不过
.

黑星

作者:天之痕
2019年10月17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3、拔掉她的牙齿

  女超人睁开眼睛,看到简直令她难以置信的一幕。她最亲密的战友苏珊,居
然在举起鞭子抽打她。

  哦!天呐!苏珊,你不能这样!

  不过,劳拉还没来得及开口,眼前又晃起了一道黑影。影光里风驰电掣,好
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不停地咆哮着。落在她的身上,就像刀子深深地镌入她的
皮肤。不,带着电击的皮鞭,比起刀子来,更加令人痛苦。

  「啊!救命!苏珊,不要打了!」女超人倒在地上,不停地打滚,身上劣质
的铠甲哗啦哗啦地响个不停。这一身铠甲根本无法抵挡鞭击的凌厉,轻而易举地
就穿透进她的肉里去,刻骨铭心。

  上帝啊!快让她停手!谁能告诉我,苏珊为什么会忽然对我下手?

  劳拉落入敌人手中已经一年多了,数百天如一日,日复一日,每天就像不停
地重播着同样的画面一样,不仅充当着白党人性奴的角色,更成了他们虐待和凌
辱的对象。但是她始终没有屈服,心里始终盼望着有朝一日能够出现奇迹,当上
帝的曙光重新照耀在她的身上时,能够助她一臂之力,逃出魔窟。

  不过,今天亲眼看到苏珊用恶毒的手段,代替敌人凌辱自己,这对苏珊来说,
无疑比这些日子以来所受的痛苦加起来还要沉重。

  「好了!住手,再打下去,今天咱们伟大的黑星女侠的身体可就上不了镜头
了!」奶酪骑士俨然已经成了一名熟练的导演,很能够把握分寸,拦住了苏珊。

  苏珊的手在颤抖,满脸抱歉地望着劳拉。

  劳拉在没有变身的时候,身子是极其脆弱的,几顿皮鞭下去,已经是伤痕累
累。但她毕竟不是普通人,在化身为黑星女侠的时候,同时也拥有了常人无法企
及的自愈能力。因此,哈曼博士和奶酪骑士这才能够不停地在她身上施加酷刑,
并且每隔一段时间让她变身一次,既满足了他们古怪的癖好,又能让劳拉在变身
之后,恢复如初,以便让他们接着进行下一轮的凌虐。

  「士兵呢?士兵去了哪里?」苏珊一停手,奶酪骑士就开始怪叫起来,不停
地跳脚,似乎对演员们的不尽责感到十分愤怒。

  几名由打手扮演的就在几分钟前匆匆穿上中世纪士兵服饰的人跑了过来,把
浑身无力的劳拉就地上架了起来。

  「镜头!快把镜头移过来!」奶酪骑士继续用尖锐的嗓子喊着。

  端着摄像机的头目先是把镜头对准了劳拉的脸。在画面上呈现出来的美丽面
庞无比苍白,在痛苦之中,已经香汗淋漓,金黄色的头发贴在汗涔涔的脸上,发
梢上还挂着摇摇欲坠的汗珠。紧接着,机位慢慢地朝下移动,最终又停留在她毫
无力气的双腿之间。

  劳拉铠甲的裙装下,也是完全赤裸的。在高清镜头的成像下,连大腿内侧的
汗毛孔都照得一清二楚。古堡里阴暗的色调,加上镜头下色彩的转变,劳拉白皙
的大腿到阴户上肤色由浅急深的渐变色,也被拍得清清楚楚。

  这个时候,女记者的双腿因为痛苦在不停地打颤,身体全靠左右两名打手的
扶持。

  「好了!该轮到你的台词了,美丽的警长小姐!」奶酪骑士目空一切地命令
着。

  「我……」苏珊顿时有些发懵。不过,她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毕竟拍了
一年多的AV,每一个环节都已经了如指掌。而脱衣服,是其中必不可少的一个
重要环节,「快……快把她的衣服扒光!」

  「不对!不对!」奶酪骑士又滑稽地跳了起来,穿着坚硬的尖头皮鞋的双脚
狠狠地踏着地面,「警长小姐,现在你可是审问者。审问犯人的时候,说话可不
能这么犹犹豫豫!你要说得更加干净利落,把你在警察局里发号施令的那种态度
给我拿出来!」

  「是……」苏珊似乎极其惧怕这个怪异的瘦小男人,急忙又换了种口气说,
「快把她的衣服扒光!」

  「不对!还是不对!」奶酪骑士似乎有些生气,从苏珊的手里夺过皮鞭,忽
然朝着她已经脱光的身子上抽打过去。

  「啊!」苏珊惨叫一声,身体顿时蜷缩起来,「不要打我!」

  「哦!对不起!美丽的警长小姐,」奶酪骑士很快又换上了一副抱歉的表情,
把皮鞭丢在地上,一脸无辜,好像一个犯错的孩子,「我忘记你是女巫审判者了。
审判者的身上,又怎么能留下伤疤!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如果不是苏珊深悉奶酪骑士的习性,这个时候一定会站起来安抚他的情绪。

  奶酪骑士可真是个善变的人,刚刚还是一脸歉疚,很快就恢复了导演的权威
面目:「苏珊,你知道你的台词错在哪里了吗?我已经跟你说了无数次,你得说,
快把这条母狗的衣服都扒了!母狗,你明白了吗?伟大的黑星女侠,现在就是一
条母狗!」

  「是!是!我重新试一遍!」苏珊畏畏缩缩地说。

  「重新开始!」奶酪骑士退出了镜头外,等着苏珊发挥。

  苏珊清了清嗓子,挺起胸膛。虽然垂在她胸前的两团肉球还在不停地摇晃着,
但整个人的精气神已经掩盖了她心中的恐惧。

  「快把这条母狗的衣服扒了!」苏珊说。

  扮成士兵的打手马上又把劳拉刚刚穿上去的铠甲全部剥了下来。经过一年多
的市场实践,奶酪骑士已经掌握了观众们的心理。他知道那些每天躲在电脑屏幕
前的肮脏男人,虽然都渴望着能够尽快看到女人的裸体,但是脱衣这个环节,同
样是他们渴望的画面。尤其是一个曾经高高在上的女人,强行被人扒光衣服的画
面。

  劳拉被剥光的样子,看上去就像一只被褪毛了的鸡,不仅光熘熘的毫无阻挡,
还不停地颤抖着,看上去极其无助。不过,她丰满的乳房,结实的屁股,白皙的
皮肤,在镜头下依然充满了诱惑力。尤其是挂在她乳头上的两个乳坠,跟着她身
体的晃动,发出叮叮当当的诡异声音。

  看过劳拉主演的AV的男人,谁都不知道这两个乳坠的真正功用,只不过在
他们的眼中,这个角色在现实生活中一定也是个淫荡放纵的女人。尤其是在她作
为黑星女侠的身份被无情地曝光之后,这个猜测更能引起观众的兴奋。如果不是
私生活溷乱,有哪个女人会穿成那个样子,在整座城市里穿梭,行侠仗义呢?

  镜头再次对准劳拉的阴户,在暗色素沉淀的阴蒂上,同样穿着一个阴环。不
过,现在她不是以黑星女侠的身份出现在镜头前,而是已被俘虏的圣女贞德。

  「呀!」奶酪骑士的表情极其夸张,「圣女贞德的奶子上居然穿着乳环!这
样的人,怎么能够被称为圣女?没错,她一定是魔鬼的使女!」

  「你……你是魔鬼的使女吗?」苏珊不得不照着剧本,背诵着她的台词。

  「不……我不是……」劳拉虽然已经筋疲力尽,但要她承认自己和魔鬼有任
何瓜葛,还是不会承认的。黑星女侠绝不是魔鬼的使女,她始终坚信这一点。她
的任何坚持,在自己看来,就是这座城市的希望。如果连她都屈服了,那么就真
的没有人能够在惩治这帮恶徒了。

  「她居然不承认!她居然不承认!」奶酪骑士又跳了起来,像只猴子一样,
不停地抓耳挠腮。

  「闭嘴!你这块臭奶酪!」旁边的哈曼博士已经被奶酪骑士的怪叫声吵得耳
膜发痛,大声地说。

  「我的老哈曼!这点声音你就受不了了吗?哦!不对!你是受不了我英勇伟
大的兰斯洛特的声音,想必黑星女侠的惨叫,你还是特别喜欢听的吧?」奶酪骑
士说着,让两名打手把劳拉的膝弯抱了起来,高高地往上一抬。

  劳拉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女童,正被大人们把着尿的模样。她的上身微微后倾,
重重地躲进打手的臂弯里,屁股沉下去,双腿又在身前分开,把那个暗红色的阴
户显露出来。

  「警长小姐,这条母狗不承认自己是魔鬼的使女,你快抽她,抽到她承认为
止!」奶酪又从地上拾起皮鞭,塞进苏珊的手里。

  苏珊看着劳拉几乎不堪一击的身体,已经下不了狠心,对女记者说:「劳拉,
你就承认了吧!」

  「别跟她废话,快打!」奶酪不停地催促着说。

  苏珊咬了咬牙,只能再次扬起皮鞭,朝着女记者的阴户上狠狠地抽了下去。

  啪!啪!

  连续两次,锋利的皮鞭抽在劳拉的小穴上,那两扇已经红肿起来的阴户,顿
时变得更加肿胀,甚至肿胀得令人有些惨不忍睹。

  「啊!救命!放开我!」劳拉像杀猪一样得惨叫起来,身子顿时垂死般的挣
扎抽搐。

  带电的皮鞭好像有吸附力,紧紧地勾在女记者阴蒂的铁环上,每一次抽击,
都会引起一阵牵引般的剧痛。劳拉的身子经过一年多的调教,早已变得异常敏感,
皮鞭的抽打下,痛觉当然也被无情地放大。苏珊刚抽了两鞭子,劳拉身上的冷汗
又泌了出来。

  「用这个!快去把她的牙齿拔下来!」奶酪骑士又夺下苏珊手里的皮鞭,将
一把尖嘴钳塞到了她的手里。

  「你,你说什么?」苏珊握着尖嘴钳的手有些颤抖。

  「拔下这条母狗的牙齿!不知道变身成女侠之后,还会不会再恢复?」奶酪
骑士好像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尤其在他眼前的是像劳拉这样的神奇女人。变身
前后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人,但是探究她身体上的秘密,却成了奶酪这一年多来
最有兴趣的事情。

  「苏珊!啊!你不能这么对我!」劳拉一见苏珊拿着锈迹斑斑的尖嘴钳朝着
自己靠近,身体忍不住地要往后缩。但她忘记了,自己此时的任何行动,都被左
右两个打手掌控在手里。

  苏珊说:「把她放下来,这个样子太高了,我够不到!」

  打手们虽然有些疑惑,苏珊的身高比起劳拉来,还要高出一点。更何况,这
时他们挟持着女记者,体位并不是很高。苏珊只要抬起手,轻而易举地就能把铁
钳塞进劳拉的嘴里去。但是再看看苏珊的样子,身无寸缕,也不怕她使出什么花
样来,就把劳拉放到了地上。

  劳拉知道苏珊要用手中的钳子来拔自己的牙齿,急忙将双手捂在自己的嘴上,
恐惧地摇着头。不料,那两名打手很快就把劳拉的手臂往后一扭,死死地反剪到
了背后。

  苏珊蹲了下来。她的蹲姿很低,就像上洗手间时,坐在蹲坑上的羞耻样子,
屁股重重地下沉,两条大腿由膝盖朝外,分开一个巨大的角度。她由于是常人体
质,不像黑星女侠那样,有些神秘的愈合能力,所以相对于劳拉来说,白党对她
还算是比较仁慈的,并没有用多么残忍的手段去对付她。但这并不代表苏珊能够
置身事外,每天的奸淫和玩弄,也不会比劳拉更少。至于像一年多以前,把她丢
在汽车旅馆里,向过往的客人卖淫,更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所以,苏珊的阴户看
起来,同样红肿,暗色素几乎比劳拉更加沉重,几乎成了紫黑色。

  苏珊的阴户不仅颜色深,阴户也难看地朝着两边张开着。她这样一蹲下来,
肉洞几乎完全朝着劳拉袒露出来。不过,她蹲的位置有些古怪,张开的肉洞正好
被劳拉健美的身子挡住,避开了那两个打手的视线,而当她越来越靠近劳拉的时
候,肉洞里的情形也就被看得更真切清晰起来。

  苏珊的肉洞湿漉漉的,到处泛着淫光,但是在肉洞的深处,劳拉似乎看到了
一些花花绿绿的东西!

  啊?那是什么?劳拉紧紧地盯着苏珊,这些花花绿绿的东西,看上去有些像
包装纸。是她几乎已经快要忘记的包装颜色。

  相对于劳拉来说,苏珊是有特殊待遇的。那就是她在白天还能正常上班,出
现在警察局里,扮演着那个令人敬畏的角色。不过,晚上还是每天要来古堡里报
道。但是在进古堡之前,白党怕她随身携带什么致命性的武器,所以每次进入古
堡之前,都会例行搜身。不过已经一年多时间过去了,对白党来说,苏珊的表现
还算顺从,至少比起黑星女侠来是这样。所以搜身这个条例,也慢慢地被忽视起
来。

  其实,无论是奶酪,还是哈曼,他们也对苏珊搜身这个环节,显得有些不耐
烦。毕竟,她只要一进古堡,就会被脱得精光,有没有带什么致命武器,更是一
目了然。但如果苏珊敢夹带什么东西进来,被人发现,肯定也免不了要受惩罚。
至于受什么惩罚,那就不得而知。因为她从来也没这么做过。

  苏珊很快就把大腿夹了起来,冲着劳拉轻轻地点了点头。

  「警长小姐,你在磨蹭什么?把拔一颗黑星女侠的牙齿给我!」奶酪像个脾
气暴躁的孩子,很快就等不及了,不停地上蹿下跳,在原地打转。

  「母狗!」苏珊忽然大喝一声,勐的掐住了劳拉的下巴,蛮横地把尖嘴钳塞
到了她的嘴里。钳子很快就夹到了劳拉口腔里的上排磨牙上,用力地一扳。

  只听咔嚓一声,一颗带着血迹的微微泛黄的磨牙居然真的被她拗了下来。

  「啊……唔唔……」劳拉顿时又惨叫起来,不过这时的惨叫,声音却极其模
煳。因为随着她叫声冲出口来的,还有大嘴大嘴的鲜血。

  「哈哈哈!」奶酪高兴地笑了起来,「惠特曼警长,快把女侠的牙齿给我!」

  苏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把手里的尖嘴钳朝着地上一丢,拿着那颗刚刚从
劳拉嘴里扳下来的牙齿送到奶酪的手里。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黑星女侠的牙齿!老哈曼,咱们是不是应该把她好好地
珍藏起来,当作一个标本!」奶酪说。

  哈曼说:「臭奶酪,这条母狗整个人都在我们手上,为什么还要她的牙齿?」

  奶酪说:「这你就不懂了吧?黑星这条母狗,总有一天会被我们玩烂的!难
道你忘了,前几天你把这条母狗租出去的时候,差点让她染了性病?到时候,她
的身体就是一具没有人理会的烂肉,但是她的牙齿……老哈曼,你看,是多么美
妙,简直就是一件艺术品!」

  「好了!闭上你的臭嘴!」哈曼不耐烦地说,「你快把电影拍完!我已经有
些累了,要回去睡觉!」

  「哦!对了!」奶酪一拍脑袋,「多亏是你提醒了我!要不然,我还真忘了
这件事!」

  「母狗,快说,你是魔鬼的……」

  「我是魔鬼的使女……上帝的名义都是我用来欺骗你们的……唔唔!」奶酪
的话还没说完,劳拉就已经接过了台词。不过,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一开口,满
嘴的鲜血就不停地往外喷,很快就把她的身子染成了一个血人。

  「呀!」奶酪似乎有些吃惊,想不到今天劳拉这么快就屈服了。

  「求求你们,今天就放过我吧!从明天开始,你们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
求求你们,不要再折磨我了!」劳拉果真像一条母狗似的,一边扭动着屁股,一
边满口流着血,爬到了奶酪的脚上,可怜兮兮地哀求起来。

  奶酪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牙齿,有些得意。当人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时,
果然会如愿屈服。这一招,不仅是对普通人屡试不爽,对强大的黑星女侠也同样
适用。

  「好了!看在今天黑星母狗听话的份上,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你们多派几
个人守在门口,晚上让她们好好地养养身体,明天我还要让她变身,拍一部《暗
夜里的女侠》呢!」奶酪说。

            4、我给你带来了一颗药

  今天又和往日一样,当白党们把黑星女侠蹂躏得不成人形的时候,就把她和
苏珊关在古堡里。他们已经掌握了劳拉变身的节奏,发现她每次变身之后,都会
有24个小时的间隔。在这段时间里,她就算服下成吨的变身药,也幻化不出黑
星的样子来。就在苏珊刚刚进入古堡的时候,白党已经强迫劳拉变过一次身,也
就是说,在一整个日夜里,黑星女侠已经不会再威胁到他们。

  劳拉吐出来的血让人有些害怕,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含煳起来。不过,等白
党的人一走光,她还是咽了几口血水,问道:「苏珊,你给我带来了什么?」

  苏珊又分开双腿,修长的手指抠进自己的肉洞里,轻轻地掏了几下,掏出一
个花色的小纸包:「我给你带来了一颗避孕药!」

  劳拉的眼中闪过一道光,但很快又黯然下来,用手捂着自己依然在阵阵作痛
的脸颊说:「没用的!苏珊,我现在还变不了身!就算能变身,他们……他们装
在我身上的东西……哦,不!那会要了我的命!」她似乎对哈曼和奶酪的电击心
有余悸,不停地摇着头。

  「劳拉,你看!」苏珊拾起刚刚被她故意丢在一旁不显眼之处的尖嘴钳,夹
在劳拉的乳环上,轻轻一用力,那仪器忽然爆出一阵火花,噼噼得闪了一闪,就
不见动静了。

  「劳拉,他们要是电不到你,你就可以帮助我们从这里杀出去吧?」苏珊一
边问,一边又夹坏了劳拉另一侧乳头上和阴蒂上的电击穿环。

  「还是不行!苏珊,必须得24个小时,我才能变成黑星女侠!」劳拉有些
绝望地说。

  「可是你别忘了,我给你带来的,是最纯正的避孕药!」苏珊说。

  当初劳拉落在哈曼博士手中的时候,禁受不住酷刑的逼问,这才供出了一连
串假的药名。在这些假的药名中,只要含有避孕药的成分,同样也能让她变身。
只不过,变身的时间会缩短,而变身的间隔会延长。虽然劳拉每一次变身之后,
都会像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精疲力竭,但如果服下单纯的避孕药,无疑是在她的
身体里加大了药量,强行刺激她身体的本能,也能让她在短时间里变成女侠。

  「可是……可是我现在实在是太累了……」劳拉说。

  「没关系,我们等到天亮的时候再动手!刚才在来古堡之前,我已经让警局
里的几个心腹埋伏在周围。只要黑星女侠一出现,他们就会将这帮白党的恶徒一
网打尽!」苏珊说。

  原来,苏珊并不是彻底屈服,她所做的一切,正如刚才劳拉承认自己是魔鬼
的使女一样,都是为了演戏给哈曼博士和奶酪骑士两个人看。

  「太好了!」劳拉血迹斑斑的手紧紧地抱住了苏珊,「如果没有你,我真不
知道该怎样才能脱身了!上帝啊,在这里的日子,实在太痛苦了,我简直一秒钟
都待不下去了!」

  「先别说了!休息一下,等到天亮的时候,咱们再动手!」苏珊一边安慰着
劳拉,一边把避孕药的包装剥开,镶进劳拉刚刚被扳断的牙齿位置上,「到时候,
你只要一咬牙,就会马上变身!」

  劳拉闭上眼休息了一会,黑牢般的日子她已经习惯了,虽然现在见到了一线
曙光,但她还是强迫自己马上进入了休眠状态。只有良好的体力,才能让她的变
身更加成功。这是她与苏珊好不容易争取来的机会,不能因为她的体力不济,就
此作罢。

  这一天夜晚,苏珊却是辗转反侧,久久不能入眠。她似乎已经对黑星女侠失
去了信心,成与不成,只在一念之间。

  第二天天一亮,劳拉咬碎了自己镶嵌在齿间的避孕药,一道白色的光亮闪过,
摇身一变,又成了那个所向无敌的女战士。

  女侠变身的时候,黑丝的皮衣皮裙在日光下变成了暗红色,就连她那个戴在
眼睛上的七彩眼罩,也在日光下变成了不同颜色。不过,她的过膝长靴依然是黑
的,性感而又动人心魄。尤其是裙摆和靴筒之间裸露出来的那段雪白大腿,更是
令人引起无尽的遐想。

  「黑星小姐,现在终于到了你行侠仗义的时候了!」女超人轻声地说了一句。

  苏珊虽然一直无法入眠,可是在疲惫和羞耻之中,还是不知不觉地闭上了眼
睛。一片漆黑的世界,忽然亮起了一道曙光,让她勐然之间惊醒,呆呆地望着这
个已经变身之后的女侠。

  「劳拉……你,你……」苏珊惊讶地说。黑星女侠变身的时候,那道曙光就
像圣母身后的圣光,不仅耀晃着敌人的眼目,同样也摇晃着作为战友的她的眼睛。

  太好了!黑星女侠终于变身了!

  「没错,我现在就是黑星女侠!任谁都阻挡不了正义的脚步!」黑星说着,
已经走到门前。关押着女警长和女侠的大厅门口,按着一个栅栏式的铁门。每一
根栅栏都有拇指那么粗,如果是普通的女人,面对这么粗的铁栅,自然是一道永
远也不可逾越的障碍。可是在劳拉的手中,竟变得像意大利面一样酥软。只见劳
拉轻轻地一扳,铁栅就像无法受力一样,发出咯咯吱吱的响声。

  「什么人?你们要干什么?」一旁正在打瞌睡的打手听到了响动,急忙跑出
来喝问。

  劳拉认得这个打手,在奶酪骑士凌辱她的时候,也没少扮演过几次反面角色。
一见到这名打手,劳拉就气不打一处来,一把拎住他的胸口,轻轻地一抛,就把
这名打手抛出数十英尺远。打手就像断线的风筝,先是一头撞到走廊的顶面上,
又一头重重地栽了下来,不省人事。

  「快,快来人,黑星母狗要跑了!」一旁的打手一见,真的逃也不是,打也
不是,拼命地叫喊着。

  「真气人,居然还敢叫我母狗!」女超人已经从扭曲的铁栅里钻了出来,行
动迅疾如风,一个箭步就出现了那个慌乱的打手面前。

  「黑星母狗,你找死……」打手已经习惯把黑星女侠叫成母狗了,顿时从腰
间拔出手枪,对着劳拉的脑袋砰砰的开了几枪。不过,打手们的任何动作,对于
黑星女侠来说,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笨拙。虽然手枪刚掏出来的时候是对着劳拉
的面门的,但是等他抠动扳机的时候,枪管的火舌已经朝着天花板上不停地乱喷。

  随处飞舞的子弹不停地乱撞,就像没头的苍蝇一样。别说是黑星女侠本身,
就连这流弹,已经吓得这些白党几乎尿了裤子。

  「可恶!这些白党的人居然这么顽固!」黑星女侠暗暗地叫了一声,又把一
名打手高高地举了起来,像仍垒球一样,远远地抛了出去。这名打手的身体就像
一件女侠手中的兵器一样,看起来变得极其轻盈,在走廊的墙壁上撞了几下,把
后面几个正要拔枪的打手全都碰到在地。

  「救命啊!博士!救命啊!奶酪骑士!」看守着劳拉和苏珊的几名打手顿时
像亡命之徒一样,四散奔逃起来。在他们的眼中,或许只有哈曼和奶酪才能制得
住这个无法无天的女人。

  中世纪的城堡修建得极其复杂,暗道和小路极多。原本看守劳拉和苏珊的打
手也该又数十人之多,可是黑星女侠一发难,他们顿时就像卑鄙的老鼠一样,一
眨眼的工夫就蹿得无影无踪。

  黑星女侠虽然不停地追逐,可还是追不上他们到处逃窜的脚步。怀着一腔愤
怒,只能把几个倒霉蛋狠狠地摔晕在地上,至于其他几个腿脚快的,她只能望尘
莫及。

  「黑星母狗,你简直就是找死!」一个长得像巴洛一样的壮汉忽然从斜刺里
冲了出来,拦腰抱住黑星女侠的腰,将她狠狠地撞到天花板上,又像摆弄着一件
布偶一样,把她摔到了布满青苔的走道上。不过,这样的结果对于壮汉来说,似
乎不太满意,他又把黑星女侠从地上像揪小鸡一样揪了起来,又朝着墙壁上狠狠
地砸了过去。

  如果是扑通的女人,这个时候一定没法受得了壮汉的折腾。但是已经变身成
为黑星女侠的劳拉,任何摔撞和打击对她来说,简直就像一场游戏。就在壮汉又
一次把她的身体高高地擎起来的时候,她忽然双腿一紧,死死地钳住了他的脖子。

  「呃!」壮汉呻吟了一声。黑星的双腿就像举重机一样有力,随着她的身体
往下一沉,壮汉的身子也就跟着飞了起来。他轰的一身被砸到了地上,体重越重,
砸下去的劲道也就越重,顿时把他摔得头晕眼花。

  「唔唔!黑星母狗!」壮汉依然不死心,他不相信自己会被一个身材娇弱的
女人击倒,立即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朝着劳拉啪啪的开了几枪。

  女侠的身子忽然往旁边一闪,刚刚射出去的子弹似乎只打到了她的残影。等
到壮汉把整个弹匣的子弹全部射光,忽然感觉到脖子一紧,一股强烈的窒息感接
踵而来。

  「唔唔……」一直都是劳拉和苏珊在惨叫,这会儿终于轮到恶徒们呻吟了。
当黑星女侠足足有十二公分高的长靴狠狠地踩踏在这名壮汉的脖子上时,他本来
就已经像酱猪肝似的的脸面顿时红了起来,抛弃了已经被射空的枪支,双手紧紧
地抓住了女侠的脚。

  黑星女侠的脚好像比一整栋楼都要有力,笔直的鞋跟就像一把刀,深深地制
约了他的喉咙,让他几乎无法呼吸。如果只是简单的踩踏,壮汉势必没有这么难
受,但是女侠还是不停地将她穿着长靴的脚扭动着,让壮汉的整个脑袋就像玩偶
一样,笨拙地左右挪动起来。

  「劳拉!不要管这些喽啰了!」苏珊已经穿好了衣服,握着一把从打手的身
边抢来的手枪,对黑星女侠说,「咱们先找到哈曼和奶酪这两个畜生!」

  劳拉本来想把自己的怒火全都发泄在这些无名之辈的身上,可是苏珊的一句
话,好像点醒了她。没错,她最大的敌人,还是那两个变态。

  哒哒哒!穿着高跟靴和短靴的女侠和苏珊放开了已经几乎不省人事的壮汉,
在古堡里奔跑起来。她们知道白党的藏身之地,顿时跑到了楼下。可当黑星女侠
一脚踹开紧闭的房门时,哈曼和奶酪已经不知去向。

  「劳拉,咱们可不能放跑了那些白党!」苏珊说。

  黑星女相没有说话,和苏珊在城堡里搜寻了一遍,却始终没有找到白党党魁
的身影。

  「可恶!他们究竟去了哪里!」苏珊的高跟短靴狠狠地踏在古堡的地面上,
几乎把已经经过几百年的青砖地踩成碎片。

  城堡外,警方已经和白党开始交火,乒乒乓乓的枪响声好像有人在不停地放
着鞭炮一样。不过,白党好像已经被突如其来的袭击吓懵了,根本不是警方的对
手,很快就缴械投降。

  「劳拉,你看!那好像是奶酪和哈曼的车子!」苏珊指着一辆已经飞驰着远
去的汽车说。

  「小心!」黑星女侠顿时把苏珊紧紧地抱了起来,把她压在自己的身子下面。

  就像节日施放烟花一样,先是一阵凄惨的呜鸣,接着就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爆
裂声。黑星女侠看到在凌晨的霞光里,无数钢珠都在闪闪发亮,朝着四面八方射
过来。

  白党的人好像已经到了穷凶极恶的地步,居然对警方用上了集束弹。这种能
够像烟花一样在空中绽放的武器,通常是被用来在战场上的大规模杀伤武器。劳
拉毫不怀疑走私军火有如家常便饭一样的白党会拥有这种武器,但是这个时候忽
然涌出来,未免也过于鱼死网破了。

  正在交战的白党党徒和警方一齐倒在了地上,整个空地上,居然无人生还。

  如果说这里一个呼吸的人都没有,那肯定也是不对的。黑星女侠救了苏珊一
命,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了女警长。

  拥有超能力的女侠自然没有大碍,但是她身上的战服已经被集束弹射得好像
渔网一样,到处都是破洞。

  「太可恶了!」苏珊望着远去的汽车,恨恨地说。

  「要不要追上去!」这时,几名赶到苏珊的身边问道。

  「劳拉,你现在还能追击吗?」苏珊有些担心地问。

  黑星女侠摇摇头,身体随之晃了一晃。

  「不追了……」黑星女侠说。劳拉短暂的变身时间已经到了极限,再过不了
几分钟,她的变身效果就会消失。

  「警车!」苏珊急忙扶住女侠,把她送进一辆警车里面。她赶走了驾驶员,
亲自驱车前往自己的家中。

  黑星女侠虽然已经协助警方大破白党,但是现在还不是让劳拉暴露身份的时
候。虽然在黑市上,关于黑星女侠的AV光碟已经比比皆是,但是谁也不知道变
身前的女侠是《先驱报》的女记者。

  「警长,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幸存的几名警员问道。

  「收拾一下战场,全都回警局待命!对了!把副警长詹姆斯给我抓起来!」
苏珊依然没有忘记当初正是因为詹姆斯的出卖,才让自己和女侠成为了敌人的玩
物。这个仇,她一定会报。尤其是在黑星女侠重见天日的时候,也正是她澄清黑
帮,重组警局的时候。

  苏珊驾着警车开到了自己家的楼下。她的家是一栋靠着河边的公寓,白党的
人似乎永远也看不上她的住宅,因此也没怎么到她的家里来光顾过。不过这样正
好,她正好可以让劳拉在这里休息一会。

  等到苏珊把汽车在车位里停稳的时候,劳拉的变身已经结束,一身黑色的战
服已经不见,又成了一具光熘熘的,一丝不挂的躯体。不过,变身效果结束后的
劳拉看起来更加憔悴,脸色白得就像一张纸似的。

  「该死!」劳拉靠着变身救了自己,但现在她变身已经结束,接下来就该依
靠苏珊照顾劳拉了!她把劳拉从车上扶了下来,搭乘电梯到了楼上的公寓里。

  「苏珊……我们,我们终于逃出来了……」已经一年多没有见过天日的劳拉,
感觉自己就像再世为人一样,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现实。就在一路上,她看着街道
上熙熙攘攘的汽车,好像早就与她无缘一样。能够重获新生,她当然应该喜极而
泣。

  「劳拉!你别怕!」苏珊把劳拉扶进自己的公寓里,将她丢在沙发上,「我
们逃出来了……」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