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卿君怜妾】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六章) 作者:同写

海棠书屋 2020-11-22 12: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卿君怜妾】 .作者:同写2020年11月21号发于SIS001 .第一卷:校园风云第六章:要摸快摸   慕食府。   大学城旁的一家,中式餐厅。   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慕食府内,人声鼎沸,能来此处吃饭的学生,都是家
.

【卿君怜妾】

.
作者:同写
2020年11月21号发于SIS001

.
第一卷:校园风云 第六章:要摸快摸

  慕食府。

  大学城旁的一家,中式餐厅。

  现在已经是中午时分,慕食府内,人声鼎沸,能来此处吃饭的学生,都是家境不菲的群体。

  君惜卿一行人来到慕食府,孙梦曦让服务员安排了个位置,各自入座。

  五个人围在一张圆桌之上,孙梦曦接过服务员手中的菜单,递了出来,笑道:“你们看看,想吃些什么?”。

  每人各自点了点了一道菜,孙梦曦又点了一些饮料,点好菜后,众人坐在桌前笑语闲聊着,四个女生,聊的都是女儿家的事情,坐在一旁的君惜卿,也不好接话,只能干坐着,挺着四女的闲聊声。

  坐在君怜妾旁的君惜卿,闲着无聊,环头四顾,却发现店中,其他位置上的学生,频频看向自己这一桌,更有甚者,掏出手机偷偷的拍照,转头看了一下自己桌上的几女,皆是美人,各有千秋,心中有些无语,恐怕现在那些男生都在骂自己了吧,君惜卿心中想着,却发现不远处一桌有三个男生,双眼看着这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陈少军,作为学校内武术社社长,其真实身份却是浑元形意太极拳掌门陈保国之子,因为家中开有武术馆,家境殷实,开学后便约上武术社几个好友一起来慕食府,聚上一聚。

  “社长,那不是副社长和孙大校花吗?啧啧,另外两个美女也是漂亮,和孙校花坐一起,居然不落下风,不过那个男的是谁啊?”一个长着一对大大招风耳的少年,看了君惜卿那桌一眼,转头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陈少军问道。

  “是啊,那个男的是谁啊?妈的,居然坐在四个美女中间”另一个大块头的少年有些嫉妒的开口说道。

  “不知道”陈少军摇摇头,看着君惜卿那一桌,四朵娇艳花朵心中不由的微动,起身拿起桌上的酒瓶与酒杯,向着君惜卿这一桌走来。

  “静静,孙美女”陈少军走上前笑着叫道。

  孙梦曦认识这个闺蜜的好友,笑着点了点头。

  “少军”戚文静听到有人喊自己,转头看向身后,发现是自己的好友,笑着招了招手。

  原来陈少军和戚文静自幼认识,两家更是世交,戚文静的父亲戚天宇和陈少军的父亲陈保国,原始同门师兄弟,学自太极,只不过陈少军的父亲,自创了浑元形意太极拳,自立派系,开设武馆,而陈少军与戚文静,因为从小一起长大,关系极好,只是戚文静对其一直当做兄长,没有男女之情。

  “你们好”陈少军走了过来,双眼扫视过坐在桌前的众女,更是在君怜妾身上停留了少许,开口笑道:“静静,帮我介绍一下吧”。

  “怜妾,情情,这位是我的朋友,陈少军,武术社的社长”戚文静站起身拍了拍身边的陈少军,笑着说道。

  “你好”齐情坐在轮椅上,微笑着点点头。

  坐在君惜卿身旁的君怜妾看了一眼陈少军,微微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开口道了一声:“你好”。

  “这位是,这两位是我的舍友,君怜妾,齐情”戚文静指了指坐在桌前的舍友,然后转头指了指君怜妾身旁的君惜卿接着说道:“这是君怜妾的弟弟,君惜卿”。

  “你好”君惜卿抬起头对着陈少军笑着道了一声。

  “你们好”陈少军笑着接着说道:“我是武术社的社长,陈少军,很高兴认识你们”说着将手中的酒杯倒忙笑着说道:“希望能和你们成为朋友”说完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桌上的众人看到陈少军饮了杯酒,听着他说的话,纷纷拿起桌上了饮料饮了一杯,纷纷点了点头。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用餐了,再见”陈少军看着桌上的众人,笑着摆了摆手。

  众人纷纷笑着点了点头,待到陈少军走后,戚文静坐下来,笑嘻嘻的表示她这个朋友,为人如何如何的不错,直到菜肴上桌,各自开动。

  而回到自己作为的陈少军,看到自己这桌,吃得差不多了,对着两个好友说了一声,起身去买单,顺便将君惜卿这一桌的也买了,然后三人结伴向着店外走去。

  临近出店时,陈少军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食用的君怜妾等人,转身向着店外走去,孙梦曦,君怜妾,齐情,一个混血美人,一个冰山美人,一个瘫痪的柔弱美人,啧啧,看来要尽快拿下文静了,到时候,染指这些人也方便一下,想着眼中闪过一丝淫邪。

  .................

  慕食府,门口。

  众人吃完饭,缓缓的走出店门口。

  “小卿,你和梦曦她们去吧,帮齐情看一看,刚刚班级群里通知,要先开个班会,我就先回学校了”君怜妾停下脚步看着弟弟说道。

  “嗯,行,姐你先去吧”君惜卿点了点头,知道刚才吃饭时姐姐就有说,自己和姐姐虽然是一个系的但是自己是古文学,姐姐是现代文学,不是一个班级的。

  “嗯,梦曦,齐情,文静,那我先走了”君怜妾对着三女摆了摆手笑道。

  “嗯去吧”孙梦曦等人纷纷笑着点点头。

  待到君怜妾离开后,孙梦曦推着轮椅,对着君惜卿,笑着说道:“我的公寓就在这附近,你跟我来吧”。

  “嗯,好的,对着着附近有没药店?”君惜卿点了点头,想到自己一会需要用上银针开口问道。

  “在我公寓小区旁有家药店,一会过去可以看得到”孙梦曦想了想开口说道。

  “嗯行”君惜卿点了点头,跟在三女身后向着孙梦曦的公寓走去。

  .............

  魔力公寓,位于学校旁的一家单身公寓楼。

  自从孙梦曦从母亲那里得到一笔资金和闺蜜戚文静合作开起了奶茶店后,猫主题系列的奶茶厅,便广受学生喜欢,短短两三年也入账了不少,因为之前一直是走读生,身为小富婆的孙梦曦,便在母亲孙紫的同意下,自己出资在魔力公寓卖了一套单身公寓,作为午休的地方。

  一行人乘坐电梯,来到8号楼808室。

  孙梦曦松开握着轮椅把柄手,伸出纤纤玉指放在门把上。

  “滴滴卡~”一声轻响,房门打开。

  “请进吧”孙梦曦推开门,反身走到齐情身后推着轮椅,转头对着戚文静和君惜卿笑道。

  “哇去,梦梦,你这可真好看,早知道我当初也买一套了”戚文静刚已进入屋内,就感叹道。

  君惜卿跟在戚文静身后,进入屋内,看着这种清新的风格,从小县城来的他,一直居住在平民区老旧的房子中,何曾见过这样清新淡雅的装饰,心中也微微的有些吃惊。

  只见整个房子,北欧的装修风格,显得明亮简洁,又有着一种小清新的感觉,整个房子不大,也就四五十平方,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客厅,房间,厨卫阳台,一应俱全。

  孙梦曦推着齐情,走到客厅,转身走到厨房,倒了三杯水,放在一个盘子上端了出来,对着戚文静笑道:“想买,你现在也可以买啊,反正你也买得起,来喝杯水”随着将手中的盘子递到戚文静面前。

  “算了算了,买不起买不起,你当初买便宜,我现在买贵”戚文静接过水杯,饮了一口,走到客厅的沙发处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欣赏着屋内的装修设施。

  孙梦曦笑了笑,没有回话,走到君惜卿身边,递出盘子,看着有些拘束的君惜卿笑道:“别拘束,坐吧,喝杯水”。

  “谢谢”君惜卿接过盘子上的水杯,笑着点了点头,走了进去,坐在沙发旁。

  孙梦曦笑了笑,走到沙发处,将盘子中的最后一杯水递给齐情,然后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一旁的君惜卿含笑问道:“那个,惜卿,你看下情情的这个脚,你怎么检查呢?”。

  听到孙梦曦的话,齐情转头看向君惜卿,端着水杯的玉手都抓的有些发白,证明了心中的不平静,自从自己懂事以来,得到的一直都是瘫痪两个字,而今天,终于有人说自己的腿有可能治愈,虽然这个男生和自己一样大,但是作为瘫痪了十几年的她来说,再渺小的希望也是希望。

  坐在一旁的戚文静也放下手中的水杯,看向君惜卿,美眸中闪过不信任。

  君惜卿将手中的水杯放在茶几上,转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卧房,想了想说道“借你的房间用一下,我给她摸摸腿”。

  坐在君惜卿对面的孙梦曦听到他的话,脸色微微红晕了少许,少女的闺房,一般都不喜欢陌生的男生进入,因为一些女儿家的贴身衣物都放在卧室内,转头看了一眼坐在轮椅上美眸充满冀希的齐情,最终拒绝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沉吟了一会站起身说道:“我进去收拾一下”,说完向着房间走去。

  “惜卿,我的腿,真的有希望吗?”坐在轮椅上的齐情,心中充满了希望,又害怕绝望,看着君惜卿满怀希望的问道,希望能得到肯定的回答。

  君惜卿听到齐情的话,转头看了一眼,被毛毯覆盖住的双腿,咳了咳说道“那个,我说过要多摸摸才可以肯定”。

  “.........”齐情俏脸飞霞,脸色浮现出一片粉晕。

  什么叫多摸摸,难道就不能换个动词吗。

  坐在一旁的戚文静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但是看着齐情美眸充满冀希的样子,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

  过了一会,孙梦曦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对着君惜卿说道:“好了,可以进去了”说着推着齐情,向着房间走去。

  君惜卿,伸手掏出刚才经过药店时卖的银针,正了正脸色,跟在孙梦曦身后向着房间走去。

  来到房间内,孙梦曦弯下身伸手将坐在轮椅上的齐情吃力的抱了起来,放在房间的床铺上,然后转头看向站在身后的君惜卿,转眼看到她手中拿出的银针,微微的皱了皱眉头,心中本来就不是很信任君惜卿医术的她开口说道:“那个,惜卿,这个银针?”。

  “哦,一会我要用到银针”君惜卿没有多想,走了过来,看着躺在床上,穿着宽松长裤的齐情,开口说道。

  “这个银针.....”孙梦曦正想说话,却被躺在床上的齐情打断。

  “梦姐,没事的”齐情知道孙梦曦担心君惜卿施针伤害到她,毕竟针灸不同于用手检查,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人体伤害,但是失望了十几年她已经别无选择了,相对于伤害,她更宁愿能感受到疼痛,至少证明她的双腿还在,对着孙梦曦继续说道:“梦姐,我双腿,没有知觉的,没事的,你先出去一下吧”。

  “你....”孙梦曦看着听到齐情的话,不知道说什么,看着齐情那充满冀希的双眼心下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转头对着君惜卿说道:“那我先出去了,在客厅等你们”然后转头看向齐情想了想说道:“情情,有事的话,你就叫一声,我们在门外等你”。

  而孙梦曦这句的话意思确实,如果君惜卿有什么不轨的举动,就让齐情喊叫一声,她和戚文静都在门外,毕竟君惜卿目前为止,只是舍友君怜妾的弟弟,说不好听的对于她们还是陌生人,对其完全不了解。

  “嗯,好的,梦姐”齐情自然知道孙梦曦的意思,微微点了点头说道。

  孙梦曦最后看了看站在床边君惜卿,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砰~”房门轻轻的关上。

  坐在客厅的戚文静,看到孙梦曦出来,开口问道:“梦梦,你就这样让情情和他呆在一个房间内啊?”。

  孙梦曦有些疑惑的看了戚文静一眼,然后走了过去,坐在了沙发上有些疑惑的问道:“静静,怎么感觉你很不喜欢这个君惜卿啊?”。

  戚文静想了想,开口说道:“其实那天你来店里算账之前,我就见过他了,所以刚刚我才会叫他怪人”。

  “你见过他?然后呢?”孙梦曦没懂戚文静的意思,开口问道。

  “那天..............”戚文静想了想,开口将那天的事情细细的说出来。

  ...............

  而此时房间内。

  君惜卿并不傻,自然知道孙梦曦出门前那句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没用计较,毕竟自己与其并不相熟,轻笑着摇摇头,走到床边坐下,看着躺在床铺上的,穿着宽松长裤,没有了那层白色毛毯遮盖,有些不自在的齐情。

  “齐美女,我可以开始摸了?”君惜卿看着脚踝处晶莹雪白的玉脚,开口说道。

  躺在床上齐情睫毛轻颤,缓缓的闭上美眸

  她的双腿全然没有知觉,所以只要眼睛没看到,她根本不知道君惜卿的双手到底有没有在摸自己的双腿。

  “齐美女,我开始摸了?”君惜卿没有听到回答,接着开口问道。

  齐情紧闭美眸,睫毛微微颤抖,俏脸上忍不住浮现出良两朵红晕,呼吸也急促了不少,虽然感受不到双腿的自觉,但是心理上,却感受到十分的羞涩。

  “齐美女,我摸了?”君惜卿看到齐情没有回答,只见其霞飞双颊,有些疑惑,又问了一句。

  “要摸快摸”躺在床上的齐情终于忍不住这王八蛋一次次的问了,自己默许了都不知道吗?这么呆瓜吗?开口说了一声,随即紧闭着美眸的俏脸上,赤红了一片,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话,这么暧昧的话,羞死了,呸呸。

  坐在床边君惜卿,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霞飞满面的齐情,心中有些不解,这个妞怎么回事?,不过听到她的回复,深吸了一口气,排除心中杂念,跟随师父学医十几年,每当看病之时,他都非常明确自己的地位,就是一个为病人检查治疗的医生大夫。

  伸出手,轻轻的将其裤脚撩起,随着裤脚一点点的撩起到大腿根处。

  一双苍白,没有半点血色,玉腿呈现在了他的眼前,眼前的玉腿,如果不是过度的苍白,那么看来就是一双诱人心魄的美腿,没有丝毫的枯竭萎缩,有的只是那犹如涂粉般的白皙。

  君惜卿的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脸色更是肃穆无比的看着眼前的双腿,在他的眼里,这不是诱人心魂,想要把玩的美腿,而是一双病入膏肓的病腿。

  观察了一会,君惜卿抬起双手,快速的摩擦着掌心,一股热流逐渐的从掌心升起,随着掌心越来越热,君惜卿快速的将双手放在了齐情的双腿上。

  推拿摸骨。

  娴熟的手法从下往上,一直到两条浑圆的大腿根部,在由上而下,一直到两个小脚精致的玉足,周而复始,反反复复。

  而躺在床上的齐情,似乎没有丝毫感觉,仿佛君惜卿此刻正在推拿摸骨的不是自己的双腿一般,紧闭着美眸,俏脸没有丝毫的变化。

  大约推拿摸骨了十分钟左右。

  君惜卿放开被被推拿的双腿通红的玉腿,站起身,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那盒银针。

  银光掠过,君惜卿左右手各自出现了一枚银针。

  “齐美女,稳住心神,注意静心感受双腿的变化”君惜卿,转头看向躺在床上闭着美眸的齐情,皱着双眉,淡淡的说道。

  躺在床上的齐情,紧闭着美眸,娇躯微微的一颤,缓缓的睁开美眸,看着拿着两枚银针的皱着眉头的君惜卿,心中不由的暗道一声,感受双腿?

  从小到大,她就从来没有感受到双腿的存在,这种苦,何人能知,面对忧愁愧疚的父亲母亲,还要装做坚强,这种苦,谁能懂?

  身上的这两条双腿,就仿佛两根木头一样,哪怕是被截走,也不会有任何的自觉,有时候,齐情甚至还奢望,它们可以痛一下,痛了,至少还可以证明它们的存在。

  对于君惜卿所说的,齐情心中,充满了冀希,她现在就希望自己的腿可以痛一下,让她真真切切的感受一次它们的存在,看着举着两枚银针的君惜卿,她渐渐的将心中的思绪抛出,慢慢的让自己的心神安定了下来,缓缓的闭上美眸,感受着那渴望而不可得的,却充满冀希的双腿。

  君惜卿蹲下身,左右手各夹着一枚银针,默默运行师傅传授自己的气诀。

  以气运针。

  “嗡~”针尖不断颤抖,发出嗡嗡之声。

  躺在床上的齐情,也听到了耳边传来的一阵轻微的银针颤抖的声音,睁开美眸看向身边的少年,只见长针在君惜卿手指间不断的颤动着,身为齐家大小姐的她,自幼便因为她的病,接触了不少名人异士,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东西,却不想,这个舍友的弟弟,难道也是那一类人?

  蹲在地上的君惜卿,没有理会齐情的变化,拿着银针的左右手,快速的略过齐情的两条玉腿,施展了师傅所教的鬼医十八刺中独立与十八刺外,却是一门最难练习的绝学,小鬼探路,以银针为媒介,通过穿针来一步步试探病人的病因,并且针对其施展治疗。

  “咻~”。

  银针闪过,如闪电一般,刺入齐情双腿的申脉穴,长针全部没入玉腿。

  君惜卿抬起头看向齐情,只见其美眸看着自己,不知道在思索什么,而脸色却十分平静,似乎没有丝毫的感觉。

  “齐美女,静心感受”君惜卿微微的皱了皱眉,开口说了一声,然后转头看向齐情的双腿,只见其两根银针犹如游龙一般,在齐情双腿的申脉穴内不断的游走,却没有丝毫的让其有自觉。

  “看来还是不够”君惜卿喃喃了一声,双手再次从银针盒子略过,再次取出两针。

  足三阳,足三阴,....。

  “咻咻咻”随着一根根银针没入其双腿。

  君惜卿练练下针,盒子中一共十根银针,已经连下八针,全部没入齐情双腿之中。

  没有反应。

  依旧没有反应。

  君惜卿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凝重。

  躺在床上看着君惜卿的齐情,也看出了君惜卿脸上的浓重,心中闪过失望,看着已经额头满是汗水的少年,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开口道:“惜卿......”。

  “收敛心神”君惜卿听到齐情的话,沉声说道,语气中多了几分强硬。

  齐情听到君惜卿的话,轻咬了下红唇,到嘴话的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看着额头满是汗水的君惜卿,心中有些感激,也有些不忍,还要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君惜卿看着在皮肤下经脉中游走的银针,沉吟了片刻后,双手一挥,将那些银针全部收回,双手再次各持一针,继续以气运针、

  咻~。

  太白穴!涌泉穴!伏兔穴!血海穴!承扶穴!....咻咻咻...。

  一次次落针,一次次探知,君惜卿出针的速度越来越快,没十针一个轮回。

  又一次的十针探知,齐情看着双手如幻影的君惜卿,挺着耳边传来一阵阵的微风轻扬的声音,却丝毫感觉不到双腿的任何感觉。

  齐情心中,浮现出浓浓的失望,这样的治疗结果,让经历了无数次,每一次的结果,却都是一样,但是却没有丝毫的责怪这个满头大汗的少年,只是失望与自己的双腿,对于少年,她心中反而充满了感激,看着这个双手不断挥舞,满头大汗流入眼中,却丝毫不敢眨眼,紧盯着自己的双腿,观察着那银针,美眸中不由的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神色。

  一定可以的。

  君惜卿看着那银针在肌肤下游走的经脉,举起手中最后的两根银针,向着那乞丐背后位置的委中穴掠过。

  “咻~”。

  长针一闪而末。

  “啊~”一声通呼声响起。

  已经放弃了,准备劝君惜卿收手的齐情没有丝毫心理准备,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双腿传来,触不及防之下,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痛?

  一股剧烈的疼痛。

  短短的一瞬间,那疼痛蔓延到了齐情的全身,身姿娇躯上都被痛出一身冷汗,染湿了身上的T恤。

  “痛?痛?”躺在床上的齐情,美眸呆滞不动,眼中布满了震惊,已经难以置信。

  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腿?有了痛感?是从自己的腿发出来的?

  虽然那痛感,在一瞬间蔓延了全身,但是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齐情双眼看向自己苍白的双腿,呆呆的看着,似乎在寻找那一瞬间的疼痛。

  幻觉吗?但是刚才却十分的真是,刚刚的一瞬间,自己的双腿,感受到了剧痛,齐情心中悄然自问着,如果可以,她希望那痛感,持久一直,这样她就可以一直感觉到自己双腿的存在。

  坐在床边的君惜卿,伸手略过齐情的双腿,将所有的银针收回,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轻呼出一口气,正准备说话。

  “砰~”房门打开。

  处在门外客厅正在交谈的孙梦曦和戚文静,听到房间内齐情的惨叫声,连忙推门而入。

  “情情,你怎么了?”孙梦曦看到齐情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双腿,走上前搂住齐情的上身,关切的问道。

  而跟在孙梦曦身后进来的戚文静,这个武术社的副社长,看到齐情双腿裤脚撩到腿根处,双眼呆滞,以为其受到什么伤害了,走上前,一把将正在擦汗的君惜卿撂倒在地,口中喊道:“死色狼,就知道你不安好心,我可是太极拳传人,你是找死”说着将君惜卿按在地上。

  “我去~”没有反应过来的君惜卿,一把被戚文静撂倒在地,以非常羞耻的姿势被按在地上,整个人都有点懵逼,自己算是可以治疗齐情啊,这时候不是应该接受感谢吗,怎么剧本不对啊?开口喊道:“你干嘛啊,女暴龙啊你,放开我,我去!”。

  “还敢嘴硬,我看你是找打”戚文静二话一说,拽起小粉拳,一拳打在君惜卿的脑袋上。

  “哎哎哎,女暴龙,我去,你放开我”被按在地上的君惜卿,挣扎着喊道。

  齐情听到孙梦曦的话,转透过看向搂着自己身体的孙梦曦,美眸中透出这渴望,激动,忐忑,难以置信,双手一把拉住孙梦曦的双手激动的说道:“梦姐,我,我刚刚腿,腿,腿有感觉了”随着泪水从双眼流出,十八年了,第一次感觉到了自己双腿的存在。

  “有感觉了?”听到齐情的话,孙梦曦也震惊了一下,这十八年来,齐林两家为其请了多少名医专家,没有一个能让其有丝毫感觉,却没想今天名叫君惜卿的少年,竟然能够让她的双腿有感觉了?

  “是啊,梦姐,我的腿,我的腿刚刚,有感觉了”齐情激动的说道,紧接着突然想起什么转头说道:“惜卿,惜卿,我...”正要说话,却看到君惜卿被戚文静按在地上爆锤,不由的呆住了。

  “女暴龙,你放开我,有本事单挑”君惜卿因为刚才施针,运气过度,浑身无力,被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硬生生的被锤了好几下,双手撑着地面想要起来,挣扎着身体喊道。

  “放开你,你个色狼,还想找我单挑,敢欺负我舍友,我打死你”坐在君惜卿伸手的戚文静,美眸含怒的不断捶打着身下的少年。

  “我去,轻点疼~”被压在地上的君惜卿强撑着无力的双臂,整个一翻身,转过身来,双手向前一推,只感觉一阵软弹的触感从手心传来,不由的愣了一下。

  “啊~色狼找死”正坐在君惜卿身上锤的开心的戚文静,感觉到自己精心养育的多年的小白兔被一双手掌覆盖,还捏了捏,不由得愣住了,低下头只见君惜卿的双手隔着衣物握着自己的酥胸,美眸不由的大睁,尖叫了一声,双手一巴掌拍掉了胸前的贼手,正要举拳捶打,这是坐在一旁的孙梦曦和齐情也回过神来。

  “住手”齐情看到自己的恩人就要又被打,连忙出声喊道。

  “静静,住手”孙梦曦也回过神来,看到君惜卿被戚文静压在身下,连忙开口喊道。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