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高贵教师妈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 (11) 作者:chongze

海棠书屋 2020-11-22 12: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高贵教师妈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 作者:chongze2020/11/21 更新于 sis001首更于 sexinsex .11妈妈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正对着张强站直,双手攥紧,从下而上地仰视着张强。她的面庞依旧潮红,两眼迷离,呼吸
.
【高贵教师妈妈被同学调教成母狗】

作者:chongze
2020/11/21 更新于 sis001
首更于 sexinsex

.
11

妈妈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正对着张强站直,双手攥紧,从下而上地仰视着张强。她的面庞依旧潮红,两眼迷离,呼吸急促。

而且虽然仰着头,但她的眼睛还是会时不时地往下瞄,去看张强那依旧坚挺的巨根。看来刚才地激烈做爱并没有打消妈妈的性欲,不如说更让更加急迫的需要着张强的肉棒。

张强则不管妈妈期待的目光,而是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笑着看向妈妈调笑道:“老师,整理一下你自己,正式一点。我有好多东西都不懂唉,你能不能开始给我私人讲课呢?”

妈妈遵命地将自己头上的内裤先扯掉,然后二话不说地将自己的薄裙也脱了下来,随手扔到地上,随后立正站直,双手贴近身体两侧,赤裸的面对着张强时,还不忘在脸上百出职业行的微笑,向张强敬礼报告:“是的,母狗痴女教师,现在开始特别教课。”

接着,妈妈的表情发生了难以言明的变化,她将眼球上翻,竭力露出眼白,嘴巴咧开很大,还有意让自己的舌头尽量伸出,双手皆摆出剪刀,做出好像照相的姿势,双腿岔开微曲,自己的私处皆是一览无遗,一幅十足的痴女相。

接着,妈妈嘟囔着说:“贱奴该死。因为母狗天生愚笨,没能教会自己的学生!请主人允许肮脏愚蠢的母狗向高贵的主人进行特别教学。”

等我妈妈说完,张强又笑了笑,继续问到:“你他妈的那一套我早在上课的时候就听腻了,也没学到点什么啊,你个蠢逼老师,说是不是。”

妈妈听了张强的话,连忙点头应承道:“母狗就是蠢逼老师,耽误了主人的学习。”

妈妈说这话的时候,身下的淫水不断从她那还为完全合拢的小穴里渗出。

支撑身体的双腿也不住颤抖,虽然看着好不费劲,但她依旧尽力保持动作,然而,她那时不时飘忽地眼神,暴露了她对于张强胯下巨根的渴望。

张强看妈妈已经快到了极限,于是趁火打劫般问道:“如果你没有让我学会,要怎么负责?”

妈妈此时伸着舌头,剧烈的呼吸着,就像是一只热过头了的母狗在散发热量。大概是因为性欲的燃烧,妈妈原本白皙的皮肤里透着红光。

“那,,,那,,,,那。。”妈妈狼狈不堪地喘着粗气,却罕见地在张强勉强有些犹豫。

再加上客厅里朦胧光芒的映照,与妈妈汗水爱液的衬托下,她美丽的仿佛女神雕塑般。只可惜,现实的残酷再次让我意识到,妈妈只不过是张强胯下之奴,丧失了自我意识到母狗。

妈妈本来紧咬着洁白的贝齿,虽不知道她脑海中到底进行了如何的天人交战,但始终没能将接下来的话说出口。

然而,等不及了的张强进一步地进行了施压,只听他冷哼一声。接着,就挥舞指挥棒一样,猛的抖擞了一下他挺直的肉棒。

仿佛是接受到了指挥者命令了的乐师一般。妈妈在看到了那根肉棒后,立刻被击毁了剩余的理智。不假思索地开始了下一个篇章。

“那母狗就利用权职之便,为主人得到好成绩。用尽全力为主人开辟道路,将应有的荣誉带给主人!”

仿佛是用尽了所有了力量一般,说完这话之后,妈妈腿脚一软,直接坐到在地。

虽然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惊讶的了,但这还是让我的心猛地一沉。毕竟,不管怎样,一直对自己教师育人无比骄傲的妈妈,说出来了那种话,就说明在她的心中,曾经作为一辈子奋斗的方向,在张强面前已经不值一提。

从刚才妈妈纠结的表现上,这是否可以说明妈妈在此刻已经彻底舍去了过去的自己。

坐在沙发上的张强对妈妈的表态极为满意,不像之前一样,并未斥责未经他允许就擅自坐到地上的妈妈斥责,而是将右脚伸到妈妈面前。

坐在地上,大汗淋漓的妈妈看到了张强伸来的右脚,立刻跪正,将上半身匍匐在地,伸出舌头的同时,眼睛努力向上方的张强看去,一边舔着张强的脚,一边露出小狗讨好主人的神情。

张强接着就说:“那好,就这么办吧。”说着,他就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自己的所有作业,扔到我妈妈面前,说道:“那就从现在开始吧,这就是你们这群傻逼留的,那你就写吧?”

看到张强这么明目张胆地耍无赖,本来低头跪着的妈妈也不尽抬起了脑袋,张大眼睛,用有些怯生生地语气问道:“主人?那学习。。?”

“去你他妈的!”张强粗暴地打断了妈妈的话,直接一脚踩到妈妈的脸上,将妈妈侧脸压倒地上,骂道:“你留的这些都是什么狗屁玩意儿,有个鸟用!”

看来张强对于他从来没完成过的作业积怨已久了,可能是愤怒让他丧失了理智,开始完全不再顾忌还在里屋的我,只顾宣泄自己的愤怒,他移动踩在妈妈侧脸上的脚,将几根脚趾探进妈妈的嘴里,继续骂着:“你们还他妈说什么轻松,减压,你他妈倒是给我写啊,区区一个鸡巴套子跟什么似的,自己动动口就要老子写断手,不是说这是半个小时的量嘛?你他妈要是半个小时写不完,看老子怎么撕烂你的贱嘴!”

“再说了,”张强看着下意识地嘬着他脚趾的妈妈,抖了抖自己的长鸡巴,“学习好又能怎样?老子只要把鸡巴竖起来,就有你这样的骚婊子贱货给我当奴隶,老子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妈妈对张强这番侮辱无动于衷,只是不停了舔张强的脚趾,并发出含糊的“嗯,嗯”声表示并无异议。

张强说完,就挪开踩在了妈妈脸上的脚,从侧面踢了踢我妈妈的奶子,示意道:“转过去,去那头写,露出你的逼和屁眼。”

妈妈没有迟疑,只是默默地执行张强的命令。在她转身时,从我的手机屏幕上可以看到,她那俏丽的脸上除了张强留下的脚印以外,还有对于张强从她嘴里抽出去的脚的眷恋与不舍。

说实话,现在妈妈的样子已经完全没有了人样,她的表情与宠物一模一样,那献媚讨好的样子别无二致,简直贱到了骨子里!

妈妈慢慢的转过身子,高高抬起她那丰满的屁股,让自己的屁眼和小穴都一览无余。

空旷安静的客厅里,在深色地板的衬托下,妈妈洁白无暇的肌肤俏亮无比,她蜷缩在地板上,肉感的肥臀看上去滑嫩又富有弹性。她微微回头看着张强,那朦胧的泪眼使得暧昧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房间,甚至让灯光都暗淡了不少。

在这充满了荷尔蒙气息的画面中,妈妈仿佛成了一道可口的盘中餐,引诱着’客人’的光顾。不得不说,这幅模样绝对可以勾出所有男人的灵魂。

就连’久经沙场’的张强也不禁吞了吞口水,眼珠子都差点瞪出去。

接着,张强慢慢回过神来,对着我妈妈露出了淫秽的笑容。他依旧没有站起来,而是,晃了晃自己胯下高高立起的旗杆,冲着我妈妈吆喝到:“自己过来吧!”

我妈妈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用行动来回应张强。她扭着自己的大屁股,将自己的身体倒退着挪动到张强的跟前。

张强从自己的书包里拿出了几个书本,是我们班级的作业册,难道是今天我们班的作业?果然,他将几个又旧又烂的本子和笔随意地扔到我妈妈身边,自己则是悠闲地将腿架在我妈妈柔软的大屁股上。

“赶紧写吧,我看着时间呢。好好写啊。”张强带着戏虐的笑容向妈妈说。

“母狗一定不让主人失望。”妈妈应了一声后,让屁股保持稳定的同时,伸手将身边的书本都揽到自己面前,立刻奋笔疾书了起来。

妈妈一直都是优秀教师,还是从名牌大学毕业的,这些东西自然不在她的话下。写作业的效率堪称可怕,没过多长时间就消灭了不少作业。难道真的能在半个小时里写完?

“嘿嘿嘿”张强露出恶心的笑容,一点都没有老实等我妈妈写完作业的意思。他伸出自己的大手,像是在检测质量一般,拍的我妈妈的大白屁股’啪啪’作响。

“嗯嗯。。” 由于张强手上并没有使劲,所以妈妈也没有感到痛苦,而是撒娇一般地发出娇喘,臀部轻轻扭动,就好像是在配合张强的手上动作。

张强看着在他面前不断摇晃的巨大蜜桃,终于忍不住一个鹊起,将自己硬直巨大的鸡巴塞入了我妈妈的蜜穴中。

“啊!唔。。。”妈妈在始料未及的状态下被插了一个措手不及,所以发出了一声尖叫。她可算还记得我的存在,立刻用手捂住自己的嘴巴,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妈妈这掩耳盗铃一般的做派让我觉得有点可笑,明明刚才都弄出来了那般声响,现在还以为自己能藏的住不成?当然,都到了这种地步,我反而失去了揭穿她们苟且行为的想法,在这黑暗中偷窥的滋味让我有点不可自拔。

张强看我妈妈放下了笔,去捂自己的嘴巴,对此有点不满意。所以,当他在我妈妈的身后努力抽插的同时,猛的支起身体,并用双手抓住了我妈妈的双腕,提在空中。妈妈双手被控,因为两人的身高差,她甚至脚找不着地,只能用力让腿环绕住张强的腰。

因为妈妈的着力点完全在张强身上,所以只能被张强肆意玩弄。张强每一次撞击到妈妈的屁股,冲击加上妈妈打屁股的弹力会把妈妈撞出去。而这时,妈妈则会用自己盘绕在张强腰上的腿以及自己的腰力,让自己的屁股再次贴回张强的胯下,让自己的小穴将张强的巨根完全吞下。

他俩的速度非常快,这些动作都会在很短的时间里行云流水般的重复,整套动作配合下来,就像是张强在玩一个巨型的洁白悠悠球。当然,这个悠悠球没有绑在他的手指上,而是套在了他的鸡巴上。

除了不断发出的肉体碰撞的“啪啪”声,客厅里没有别的声音,反而有些节奏的轻快感。

如这无声相反的是,这客厅里的一男一女正战得激烈无比。肉体与肉体之间的纠缠,洁白和肮脏的混沌,阴柔与阳刚的结合。无不让我血脉喷张,恨不得将自己的鸡巴撸出血来。

妈妈无法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但却不得不忍受高强度的性爱冲击,每一次的肉体撞击,以及张强的鸡巴深深埋入她的阴道时,她都会产生极大的快感,但她却在极力克制自己,让她不会肆意发出野兽般的娇喘。

快感因为她的压制,在她的脸上渐渐堆积成了痛苦,就像是即将喷发的水坝,作为旁观者的我也能感觉到她已经到达了极点。

然而,让我没有想到的是,直到最后妈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哪怕她因为张强将自己的种子液全部射到她的子宫里,而不住的全身抽搐颤抖,也没有出一点声音。

张强可能也没有想到我妈妈会有此等表现,也可能这情况不在他的预料之中。所以在他射精后,松开了我妈妈的身体,让她掉在地上,任由她失神颤抖,精液也从她的小穴里潺潺流出。

现在张强的脸色阴沉的可怕,完全没有一个刚刚泄欲过的年轻人的快意,反而像是一个忍耐许久也不得的老光棍。这好像是我看到的张强第一次吃瘪,让我有些幸灾乐祸。

同时,我想到,妈妈的这般行为莫不是表明了她还是把我这个儿子看得很重,被张强操只是被抓住了把柄?这个想法让我不禁看着自己手上刚刚射出的精液感到内疚,对自己会对母亲发情这般禽兽行为感到憎恨。

“行了。”张强他踢了一下瘫倒在地,身体还有些发颤的妈妈的肥臀,开口命令道:“母狗十八式。”

妈妈听到张强的命令,立刻撑起自己无力的身体让自己一个翻身。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娇嫩白洁的肚皮也显露在外,双手双脚都蜷缩在身体上面,两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这个小狗露肚皮的姿势让她的小穴也倒了过来,刚刚被射入她体内的精液也不再流出,而是都倒流回了她的子宫里。这让我有些担心,我虽然不知道安全区什么的具体是什么,但好歹知道精液是能生小孩的,难道张强这是想让我妈妈再生个小孩不成?

张强做回沙发上,脸色还是很低沉,让人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他只是静静地看着妈妈摆出臣服的姿势。——不仅仅在自然界中,这姿势代表了向高位者的投降。也是身为雌性的妈妈对张强命令与精液接受的象征。

一时间里,整个客厅里又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安静中,张强和妈妈就那么保持了相当一段时间的静止。令我开始有些不安。

终于,张强主动打断了这份平静。他从一旁的书包里翻出了一个褐色的马克笔,走到我妈妈的深身前,提起她的一只脚,把她的大腿就那么的拎到自己面前,用另一只手拿起一只大型号的马克笔,去掉笔盖后,直接在倒着的大腿根和臀部上写起了字。

因为一下子被抓起,妈妈受惊下,发出了“呀。。”的一声。她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误,又紧紧的闭起了嘴。

可能是在大腿上被写字的滋味不太好受,让努力不发出声音的她还是忍不住从牙齿里发出“嗯。。。嗯。。”的娇喘。身体反射条件般的有些挣扎。

这微小的挣扎立刻引来了张强的怒火,他猛的将自己的笔向地上一甩,又“啪”一声,用自己的巴掌重重的扇在了妈妈的屁股上。

“啊。。”这下,妈妈彻底忍不住发出来一声惨叫,但随即她又死死咬住牙关,眼泪却止不住地向下淌。

虽然美人梨花带雨又故作坚强的样子惹人怜惜,可张强却不管那么多。他放下举起妈妈腿的手,转而让自己和我妈妈可以对视。

他恶狠狠地看着妈妈说:“你他妈的写完我的作业了吗?啊?这他妈都过多久了?你特么能写完吗?啊?”

妈妈好像被张强这幅凶恶面孔有点吓到,下意识地像转过视线,面颊被张强死死钳制住,无法动弹,被操的有点失神的她更是失了神色,声音颤抖中也连不成话:“我。。。母狗,,贱。。能写,,,对不,,,唔。。”

张强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来缓神,而是继续步步压进:“既然没有完成任务,那就得接受处罚!我已经把你的’作业’写下来了,明天检查,你要是敢再完不成,那老子就把你扔妓院里让你万人操,还把你的真面目发布出去,让所有人都知道你是个怎么样的婊子!”

“主人,,母狗,,一定完成。。”妈妈在张强的恐吓下,磕磕绊绊的下了保证。

“说,你要是完不成怎么办?”张强不依不饶地逼问。

“那母狗就去当婊子,还要告诉公狗和小贱狗,让他们一辈子抬不起头。”妈妈的状态渐渐好转,话能说的流畅不少。

张强对于妈妈的表态很满意,点了点头说到,“这次还不错,上次被你那贱狗儿子打扰,明天一定得在学校里玩个痛快才行。”

张强秽笑着说完这句话后,就拍拍屁股回家了。在他的身后,我妈妈费力的翻过身体,四肢伏地的对着张强磕头,一边磕一边嘴里念着:“恭送主人回家。。。恭送主人回家。”

知道张强出了我家的门,妈妈还是继续磕了三个头,才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开始慢慢收拾家里的一片狼藉。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