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仙子的修行】 (14) 作者:karma085

海棠书屋 2021-02-03 17:06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 【仙子的修行】 作者:karma0852021/1/8首发:sis001 第十四章 公主的马战轩辕明珠微微点头,说道:“这是人间界流传的转世之说,但据我所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转世的。”萧远有些惊讶,但很快想通:“是因为地府
.

【仙子的修行】

作者:karma085
2021/1/8首发:sis001

第十四章 公主的马战

轩辕明珠微微点头,说道:“这是人间界流传的转世之说,但据我所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转世的。”

萧远有些惊讶,但很快想通:“是因为地府没那么大?”

可想而知,如果每个死去的人的灵魂都经过鬼门关,那这道死者与生者的关隘将会多么的“繁华”,到处都是鬼影重重。

“……或许是一部分原因吧。”轩辕明珠被萧远的思路惊到了一下,笑道:“其实最主要的原因我想也很简单,普通人的神魂根本不够稳定,死后就算能去到鬼门关,也无法支撑他们再喝下孟婆汤和忘忧水,更别说投入生死轮回。”

萧远莫名的有些感触,这真是实实在在的人命如草芥,普通人死后连轮回都不能够,可怜世上绝大数人还信着他们生前做善事就能在来世投一个好人家。

“凡人无法进入轮回。”

轩辕明珠总结说道:“有资格走过黄泉路,来到奈何桥面前的,只有一部分神魂未灭的修士,以及一些生前天赋异禀,或者死后含有强烈怨气,使得神魂得到强化的人。”

“仙人呢?”

“据说,仙人——类似我们遇到的仙河大将军,他们想要进入轮回内,需要被五道幽冥界的阴雷轰击神魂,让三魂七魄散开,再让主魂饮下孟婆汤,如此才能转世投胎。”

“被阴雷轰击神魂?仙人已经是永生不死的存在,他们为何要转世轮……呃,我糊涂了。”

萧远拍了拍脑袋,仙河大将军不就是一位吗?

况且,连仙帝都自杀转世了。

看来仙界的仙人也不是无忧无虑的,他们也有着各种各样的烦恼。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飞升仙界?

“对了!”萧远想到了一件事,疑惑的看向九公主:“幽冥界除了有转世轮回的功能外,不是还被六道魔门的魔头们占据着?他们居住在哪?黄泉路上?还是在奈何桥两岸?”

“幽冥界很大。”

轩辕明珠笑道:“里面的大部分地区和人间没什么两样,也有一些特殊的生物,没有阳光,但它们以阴气、煞气为食,与人间界的妖物有很大的不同。”

萧远也也听说过类似的传闻,毕竟幽冥界近乎可以随意进出,只需神魂能离体遨游即可。

“而在幽冥界深处,才是地府的所在,也是六道门六尊魔头驻守的地方,血红色的鬼门关就在那里,我听说即使是幽冥界的修士,也很少很少靠近鬼门关,更别说进去了。”

“看来鬼门关对生者来说属于禁忌之门。”

两人又闲聊了一阵,但对于如何对待青山村的青青,依旧没有得出结论。

“扣扣扣。”

敲门声响起,萧远喊了一声进来,很快探出一个小脑袋瓜,乌溜溜的眼神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二位公子?是这样叫吧?嘻嘻,吃饭啦~”

少女才很早前就学会公子小姐的称呼,可惜村里人都算不上什么公子,她直到今天才第一次喊。

萧远和轩辕明珠对视一眼。

“吃饭再说?”

“也好。”

青青眨巴了下眼睛,偷偷的看了几眼屋内,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但她总是觉得那位明公子有些奇怪,像个小姐似的~。

“青青。”

轩辕明珠笑眯眯的走到她身边,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等下给我讲一下你和你家的情况,怎么样?”

“好啊。”

青青一口答应下来,但还是盯着她看,从嘴里冒出一句:“姐姐,你是姐姐才能摸我的头。”

轩辕明珠:“……”

“哈哈哈哈。”

“不许笑!”

“呃。”

萧远乖乖闭上嘴,摸了摸鼻子,跟着两位女孩子走到客厅。

山村的农宅都不算大,三间平房,老人,父母,小孩各一间,门前一个小屋,厨房连同吃饭的地方一起,外加一间祭祀用的大厅,平常也堆放一些杂物。

因为有客人的缘故,所以青青父母将饭桌从狭窄的厨房内搬到了厅堂,还特地点上了家里唯二的两盏煤油灯,九公主来到时,青青的爷爷奶奶,以及父母外加弟弟四人,都拘谨的站着等候。

“抱歉,我们来迟。”

在仙帝转世的父母家人面前,九公主丝毫不敢摆谱,那座仙府就在不到百里开外的地方,如果青青觉醒,一招手怕不是就能化身仙帝,剑出人头落。

“不不,明、明公子您帮了我们太多,带来的货物也让我们家变好了。”青青的父亲结结巴巴的说道,庄稼汉黝黑的脸上有着发自内心的感激。

轩辕明珠笑了下,“这没什么,诸位……不,大家都坐都坐,叔叔阿姨,爷爷奶奶你们叫我轩明就行了。”

萧远憋着笑,堂堂轩辕皇室的小公主,想用“诸位”都不成。

轩辕明珠看了他一眼,跟着坐下。

“嘶!”

萧远腰部一抽,脸都绿了。

青青奇怪问道:“公子怎么了?”

“没什么,一只好大的蚊子……嘶,又来了!”

没理会这家伙,轩辕明珠主动找话题,凭借她热情开朗的性格很快让青青一家放开了顾虑,一边吃饭一边竹筒倒水的讲关于青青的事。

“青青这孩子从小就调皮,今年都十四岁了,还跟个八九岁的女娃子一样爱闹。”

“这不前天来了几个拿刀走江湖的,她非要跟在他们身后看,说要学两招剑法。”

“出生的时候?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地方。”

“哦,这是青青的弟弟,乳名牛牛,还没起名呢。”

轩辕明珠获得了很多青青的情报,但基本没什么用,青青也不是抬头看一看修行者遇见飞过就能创出一门身法的绝世天才。

她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除了有大量剩余的好奇心,和一颗无视礼教的纯真心灵外,她几乎就与一般的村姑没什么区别。

“明轩公子。”青青父亲喝了两杯黄酒,壮起胆子问道:“您要是看得起青青,就把她收做侍女,让她服侍您日常的起居。”

“侍女?不不不!”

轩辕明珠被吓到了,赶紧站起身郑重其事的拒绝,随后她想到了什么,试探的说道:“赵叔叔,青青要是乐意的话,我可以给她介绍一个好师父,让她亲自教导青青。”

能当仙帝转世师父的,只有道韵境,而且只能是女性的道韵境。

“这太好了!”

青青四口人都大喜过望,只有她弟弟大声抗议:“姐姐你要去修仙吗?不要,我才不想离开姐姐!”

这一番话自然是被他父母狠狠责骂了一通,并让青青赶紧答应明轩公子的建议。

“才不要,我不去修什么仙,也不想拜师。”

青青很干脆利落的拒绝道:“我要留在青山村,哪也不去!”

“太好了,姐姐不走喽~”她弟弟牛牛又拍掌笑了起来,赵叔气得一巴掌拍在这混小子的脑袋上。

接着青青一家四口齐出阵,苦口婆心的劝说青青跟着萧远两人离开,连牛牛的嘴巴都被堵上了,但青青就是执拗的不想答应。

“你这丫头!”赵母嗔怪的点了点头她额头,“飞黄腾达的机会你都不要,你还想干什么?留在村子里能做什么?除了嫁人,干农活外,你一辈子都当不了什么大侠。”

“我才不嫁人,嫁人有什么好的,我要一辈子都陪在爸妈你们身边,多好。”

“你这孩子!!”

“哼~”

青青闷头扒饭,就是不肯答应,最后实在扛不住劝了,就瞪着一双眼睛看向轩辕明珠:“那姐姐你说,修仙有什么好的?”

要是寻常人问出这个问题,轩辕明珠有一千个理由鄙薄他。

修仙有什么好?

修仙才有一切!

不修仙万事皆休!

不说生前荣华富贵,百年后也成一坯黄土。

修仙却能求得长生。

但面对一位仙帝转世的存在,轩辕明珠却感觉自己的脑壳卡住了,压根想不出什么理由来回答她。

仙路的尽头是仙帝,对一位仙帝谈修仙,那不就跟鲁班门前关公面前那什么一样吗?

“萧远,你说!”

见这混蛋憋着笑,轩辕明珠果断把这个球踢给了他。

萧远的笑容凝固住了,在仙帝转世那双清澈眼眸的注视下,想半天才想出一个理由:“修仙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可我现在就和喜欢的人在一起了!”青青大声回答。

萧远一下子卡壳了。

“修仙能成仙人啊。”赵母又谆谆诱导说道,“仙人多厉害啊,吹一口气就能吹飞很多座大山。”

“嘁。”

青青不屑的襒襒嘴,“能吹飞大山又怎么样?仙人再厉害也不过那样而已。”

“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说话!”赵奶奶生气了。

“奶奶,我可没说错!”

青青扳着手指一一数出:“仙人不会帮我们犁地,也不会帮我们放牛,天气干旱的时候也不见仙人布雨,雨季的时候仙人也不来驱散乌云,立秋不能帮我们来摘果子,大寒也不会给我们送衣物。”

厅堂内满座的人都被她古怪的比喻吓到了。

竟然想让仙人去犁地,去放牛?

“仙人不是商人,不会买我们摘下来的山果,也不是守护神,在妖物进村的时候仙人也不会保护我们,每年田地里该长多少稻谷还是长多少稻谷,仙人不但不会让米粒变多,反而我们得供奉他们。”

“所以——”

青青环顾一周,双眸闪闪发亮:“仙人到底有什么用?”

一席话说下来,她的父母和爷爷奶奶被吓得不轻,连声斥责她胡闹。

但在轩辕明珠与萧远听来,却不亚于九天惊雷,刹那间想通了许多事情。

难怪启明仙帝会毫不犹豫的斩断人间界与幽冥界的界门鬼门关,也能对着升仙道刺出神剑,隔着升仙道将仙界的仙人打得重伤吐血。

在登上仙帝之位,一统三界,却又在百年后自杀身亡,再入轮回。

原来仙人在启明仙帝眼中,竟是如此不堪,难怪她不屑于独坐仙帝宝座。

轩辕明珠明白了接下来该做什么。

她没有再勉强青青再次踏上修仙之路,甚至没有为牛牛寻找一位师父,只是答应她的父母,会留下一笔钱财,以改善青青的生活状况。

青青一家对此感到很失望,但也没有强求,反而替青青表示歉意。

“青青,可以出来一下跟姐姐聊一聊吗?”

吃完晚饭,轩辕明珠笑着对青青说道,不再避讳暴露自己的性别。

“好啊,嘻嘻,明公子你到底是姐姐还是哥哥啊?”

青青旺盛的好奇心又开始了。

“秘密。”

轩辕明珠对她俏皮的眨眨眼,随后带着她走出了房子,来到村子的小路上,萧远并没有跟出来。

农村的夜晚显得很冷清,没有小镇上的繁华,一入夜就会天地一片昏暗,四周空无一人。

“害怕吗?”

带着青青在寂静黑暗的村间小路慢慢前行,轩辕明珠突然问道。

青青奇怪的看了她一眼,“怕什么?”

轩辕明珠哑然失笑,“怕鬼啊……算了,看来青青你压根不知道害怕为何物,不过,如果修仙的话,天地皆可去得,青青你确定不要修仙吗?”

“我现在就过得好好的,为什么要修仙呀?”

“嗯,怎么说呢~,修仙能让你增长见识,一夕间游遍九州大陆,书里有句话叫:朝游北海暮苍梧,想不想这么说?”

“走那么远,仙人不累吗?”

“……噗。”

轩辕明珠忍俊不禁,低头摸了摸她的小脑袋瓜,柔声道:“好了,姐姐不劝你了,想改变一位仙……的想法太难了,这样吧。”

她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枚金质令牌,三指大小,背面有一只威风凛凛的五爪金龙,正面则是刻有两个隶书字样:明珠。

“你拿着这个。”轩辕明珠将令牌塞到青青怀里,解释说道:“这是你姐姐我的身份象征,如果你遇到什么危险,或者有什么人来捣乱的话,你就把令牌砸出去,嗯,就对着坏人使劲砸就好!”

令牌的功能当然不是这么用的,但青青没有神念,无法调用令牌内蕴含的禁忌法阵,只能用来砸人。

“哎?姐姐,这是金的啊,会不会很贵?”青青摸着这块金质令牌,有些爱不释手,这么漂亮的令牌她是第一次看到。

“不贵,放心拿着吧。”轩辕明珠笑道:“只要你别当成玩具弄丢就好,要是你缺钱了想卖掉,就拿着令牌去官府,让他们最大的官来见你。”

说话的同时,隐约的高贵气质流出,让青青看得有些失神,乖乖的点头答应,将姐姐令牌收好,才甜甜笑道:“谢谢姐姐,青青都不知该怎么报答你!”

“哈哈,你呀,以后别对姐姐挥剑相向就好。”

“嘻嘻,姐姐真会开玩笑,怎么会呢?姐姐人那么好~”

轩辕明珠笑了笑没再说话。

世事难料,要是青青恢复记忆,看到如今的轩辕皇室统治下的九州,会不会再次持剑上京城呢?

……

第二日,萧远起来见到换上一身新衣服,站在他面前巧笑嫣兮的赵青青后,才恍然大悟为什么昨天王大富会一见面就对赵青青献殷勤。

略显宽大的衣裙下,赵青青纤细富有活力的少女身体曼妙多姿,一双笔直细嫩的玉腿俏生生的站在人面前,双眼清澈灵动,精致五官糅合在一起带着一种油然而生的傲气,与青山村的村姑完全是两个世界的孩子。

难怪王大富那个娶了七房夫人的老色鬼只看一眼,就对赵青青垂涎三尺。

包括今天也一样。

“青青小姐!”

王大富一大早就从村长家赶来,手中还提着一个食盒,身后跟着两个家仆拿着各种礼物,对着赵青青一家大献殷勤,要不是轩辕明珠在一旁警告的话,他估计都要直接提亲了。

“王大富。”轩辕明珠冷冽的眼神一扫,胖乎乎十分富态的老色鬼立刻腿软下来,讪讪笑着。

“不要来招惹赵青青一家,否则,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冷冰冰的话语让王大富哆嗦了一下,但他看了一眼亭亭玉立在一旁,捂着小嘴直笑的赵青青后,色胆莫名的壮了起来:

“明、明公子,要是青青肯自愿嫁给我的话,那就可以了吧?”

王大富厚着脸皮说道,“反正青青总要嫁人,那还不如嫁给我这样的优秀男人!嘿嘿,不是我自夸,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我王大富都是世间好男人的榜样!”

轩辕明珠被他的无耻气笑了,赵青青的嬉笑声更欢,声音清脆的说道:“别做梦啦你这胖家伙,我才不喜欢你,我也不要嫁人,嫁人后无聊死了,我才不要嫁~。”

“那可不一定。”王大富凑上去献殷勤,赵青青白了他几眼,伸手就去拿她的木剑,吓得王大富连滚带爬的躲一边——昨天那一剑他还印象深刻。

轩辕明珠最终还是没有将王大富赶走,赵青青自愿生活在山村中,未来也会面对这些来提亲的男人,如何选择是她个人的事。

即使赵青青是仙帝转世,但如果她一辈子都没有觉醒属于仙帝的记忆的话,那她也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嫁人生子并不出奇,甚至可能需要几十世,仙帝的记忆才会苏醒。

也有可能永远不会醒来。

轩辕明珠已经给了青青一枚令牌,足以让她在这个小山村内自保。

萧远几人在青山村又逗留了一天,两人进入附近的山林内,将所有可能威胁到村子的妖兽尽数清除斩杀,到第三天早上,他们才告别了赵青青一家,继续前往其他村子。

只是萧远和轩辕明珠骑马的方式却与来时不太一样。

“……呃,公主。”

萧远坐在轩辕明珠身后,闻着九公主身上传出的淡淡幽香,尴尬得不知该把眼睛看向何方。

事情还得从昨天两人去找在农田里干活的赵青青说起,在看到农田里居然有村民推着犁耙在犁地后,萧远把自己的一匹马送给了那户穷困的人家。

这也就导致了今天他们继续赶路时,萧远无马可骑。

本来以萧远现在丹霞境的实力,完全可以轻轻松松跟上车队步伐的,但王大富见到后,就说他卖给两人的马是百里挑一的好马,虽不比那些从小用灵植灵果以及妖兽肉养大的飞马,但载着两人完全不是问题。

于是为了不露馅,轩辕明珠朝着萧远伸出了手,拉着他一起坐上了同一匹马。

“什么?”

轩辕明珠坐在马背的前边,双手拉着缰绳,纤柔的腰杆挺得笔直,脖颈处隐约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还不太习惯与男人如此亲密的同乘一匹马。

“要不我们换……呃,不,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您对青青的看法。”

萧远吞吞吐吐,但又很快找了个借口。

轩辕明珠何等聪明,只听到一个“换”字,便明白了他到底想说什么。

“萧远!”公主扬了扬眉,语气也变得威严了几分。

“是、是!”

萧远挺直了腰杆,努力的往后面坐。

“你要是敢学我之前那样,用剑指着我,我非得让你……”

公主面生红霞,威胁的话语也说不出来了,她这时才发现,原来萧远从上马后就一直没有触碰到她,老老实实的坐在了马屁股后。

她几乎能想象萧远现在随着马蹄抬起落下,坐在马屁股上的他也跟着一起一落的窘迫样子,忍不住嘴角勾了勾,露出一抹好笑的神情。

“剑指着公主您?什么意思?我怎么会拿剑……呃,呃呃!!”

萧远看到九公主晶莹小巧的耳廓微微发红,肌肤变成了好看的粉里透红的样子后,才猛然惊醒过来。

原来九公主口中的“剑”,指的是……男人的那一把剑。

“公、公、公主。”

萧远瞠目结舌,被她主动开的黄腔吓到,原来出身轩辕皇室的九公主,也会市井小民的这些粗鄙俚语?

“哼!”轩辕明珠娇哼了一下,语气说不出的娇媚诱人,萧远十分敢肯定,外人绝不可能听到皇室的小公主用如此细软的声线轻哼。

他是唯一能听到轩辕皇室小公主近乎情人撒娇一般的哼声。

更巧合的是,昨天九公主就已经拿掉了幻蝶面具,此刻的她只是做男人打扮,并没有喉结和胡须,简单的伪装根本挡不住萧远的视线。

一丝丝暧昧的气息,在两人间蔓延。

“你——”

轩辕明珠咬着嘴唇,声音微颤:“你要是敢出剑,我就敢把你的剑给、给折了!”

说完这句话,轩辕明珠一颗芳心中仿佛有根弦断掉了。

她都不知为何自己会如此大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还敢和萧远说这样的话。

或许是因为两人的关系将破未破,萧远这家伙还惦记着他的曦月妹妹,让她始终有着一丝危机感的缘故。

萧远一张俊脸也红了起来,脑海里空空的,半晌后才声音嘶哑的开口:“不,不敢。”

不敢?

“哼!”

公主那带着薄薄醋意的哼声,让萧远很清晰的明白了她的心意。

只是他却无法忘记在仙云宗的那道身着白裙,圣洁清冷的身影。

两人间的气氛变得古怪起来。

萧远从来没觉得一刻钟的时间是如此的漫长。

“老爷~~~呀!”

两人身后的王大富马车中传出的一道拖得长长的尖叫声,打破了车队的安静。

吱呀,吱呀。

王大富的马车又开始上下左右晃悠起来,一阵阵淫蘼的呻吟声再次从车内传了出来,隐约还可以听到一阵令人血脉偾张的臀胯撞击声。

家丁和护卫们对视一眼,眼神中都露出了佩服之色。

“老爷昨晚还辛苦了一晚上,没想到今天早上就又生龙活虎了!”

“老爷娶七位夫人不是没道理的。”

“老爷真乃神人也!”

“嘶,这势大力沉的一击,六夫人能受得了吗?”

伴随着家丁们羡慕的议论声,王大富和六夫人在车内如火朝天的干了起来,车子不但比前天晃得更厉害,就连六夫人的呻吟也放开了许多,两人似乎都知道瞒不过家丁和萧远二人,所以干脆干得热烈些。

“啊~~~啊~~~老爷~轻点。”

“啪啪啪~”

“呜呜呜,老爷,里面好酸,慢一些~~啊啊~”

江南水乡的夫人哀怜的求饶声,只会引起她身后男人越发兴奋的撞击,木质的马车和仅有一层布料的窗户根本阻止不了车内传出的靡靡之音,十分清晰的传入车队的每一个人耳中。

也包括走在最前边的萧远与轩辕明珠。

萧远只觉得一股火苗从小腹升起,眨眼间充斥了四肢百骸,在闻到公主身上传出的花香一般的香气,以及看到她白皙修长的脖颈,肌肤变得粉红后,他体内的火热逐渐汇聚到了下身。

“公、公主。”萧远颤声开口。

马车内娇媚的呻吟持续不断,骑在骏马上的两人呼吸变得沉重。

“你、你想做什么?”

轩辕明珠又岂能不知道现在的状况?

在听到王大富开始操干那位娇媚的妇人后,她的脸颊几乎是在眨眼间变得滚烫起来。

一种从未体验过的奇妙感觉,使得她呼吸急促,娇躯一阵阵的发软。

原本坐直的腰杆往往松懈,清澈的双眼也变得迷离起来。

“啪!啪!啪!”

“老爷~~老爷~~呜呜,啊~~老爷插得好深,妾身~~~啊~”

火热的淫蘼的声音如六道门畜生道饲养出来的小蛊虫,不断的钻入马匹上一对已经互生情愫的男女的耳中,令他们即将忘却一切。

“我、我还是下去吧?”萧远强撑着一丝的理智,做最后的挣扎。

“啪!!”

势大力沉的一击,萧远仿佛看到了王大富抓着他夫人的双手,下身用力挺动,胯部狠狠的撞击在妇人肥美臀肉之上。

那根油光发亮的粗黑肉茎,从背后深深的贯入到妇人淫蘼的花径内。

姿势,就如他现在和九公主这般。

“……你想下,就下吧。”

轩辕明珠微颤的声音中,让萧远一下子读懂了,她仿佛在说:这次你下去了,那你以后都别再靠近我了!

公主矜持,自然不会直白的说出,但萧远却很清楚的

“可是公主。”萧远苦笑,身位越发往后退。

“什…么?”

她故意装不懂吗?

萧远咬咬牙,前倾到九公主晶莹玉润的小巧耳朵边,用沙哑的男性声音说道:“公主,我的剑,已经压不住了。”

火热的气息喷在轩辕明珠的耳边肌肤上,令她全身都在发颤,手中缰绳不知该如何控制马的方向。

她迷离的看着前方,轻轻颤抖说:

“那就……拔剑出鞘吧。”

公主的轻声细语,无异于一道山火,刹那间点燃了萧远体内蓄势待发的汹涌欲望,在这一刻,他忘记了仙云宗的曦月妹妹,也忘记了身后正跟着车队,只想着一件事:

将火热的利剑,刺入九公主那坐于马鞍上的翘臀缝隙中!

是的,与她一起坐在马背上的萧远早已偷偷的观察到,挺直纤腰英姿飒爽的坐于马鞍上的公主,两瓣少女娇嫩臀肉压住衣裙后显露出来的饱满与浑圆,就仿佛一只即将成熟的桃子,鲜嫩多汁,诱人无比。

更美妙的是,因为九公主是坐在马鞍上,臀肉将衣裙压下后,略显出翘臀形状的饼状,以及两瓣桃子之间,那隐约凹陷下去臀缝,让人恨不得将涨硬的利剑刺进去,享受尊贵公主丰盈弹性的臀肉包裹的快感。

马儿不断抬腿往前走,带动九公主的臀肉微微颤动,萧远只偷偷看几眼,就说自己要压剑压不住了。

现在公主居然说,如果你压不住,那就……拔剑出鞘。

如此诱惑,萧远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又如何能抵抗?

“公、公主~”

萧远俊脸涨红,喘着粗气,双手往后一撑在马屁股按了一下,身体往前带动,上半身骤然压下了轩辕明珠纤细优美的后背上。

男人口鼻中呼出的火热气息,一下子打在了她的脖颈处,后背与男性宽厚的胸膛完全贴合,数日之前那种被男人搂抱在怀中的暖心感觉,再次从九公主的心中升起。

“你!”

轩辕明珠羞红了脸想要说点什么来找回主动权的时候,一把粗壮火热的利刃,穿过马鞍,压到她的衣裙与亵裤,从后面重重的刺入她的臀缝中。

“嗯~~!”

轩辕明珠不禁娇吟一身,被这把利刃刺激得浑身颤抖,力气消失不见,腰肢软了下去,被滚烫宝剑的主人强有力的左手抱在怀中,放在了柔软的小腹上。

“公主~”

萧远再往前蹭了一下,利刃往前努力挺刺,却又被翘起的马鞍挡住,只能前进一小部分,无法真正深入刺进公主那销魂臀肉中。

被欲望之火烧得浑身燥热的萧远只能将重点放在上半身,左手微微用力,搂着九公主的身体往他懐里靠,同时,张开嘴巴,对着他早已眼馋许久的,九公主那晶莹粉润的小巧耳朵咬去。

“啊~~”

轩辕明珠发出颤栗的呻吟,敏感的耳垂被男人两片嘴唇含住,她浑身颤抖了一下,没来得及感受这种异样的快感,萧远的牙齿就已经轻轻的噬咬她的耳朵。

麻,痒,酥,热,以及带着微微刺痛的快感,很快让九州皇族的小公主眼神迷离起来,微张着红润的小嘴喘气,上半身完全靠在身后男人的怀中,被他肆意的舔吻晶莹小巧的耳垂、耳郭,最后男人的舌头和嘴唇蔓延到白皙的脖颈处,一下一下的火热亲吻着她。

“萧远~~”

轩辕明珠眼神迷离,手中的缰绳虚握着,娇躯不断轻颤,被男人炙热的唇缓慢而有力的亲吻着脖颈肌肤,听着他喘着气中所蕴含的强烈欲望,她越发的无力抗拒。

萧远紧紧的搂着公主的纤腰,让她把脑袋往后仰,靠在他肩膀上,而他则是探出头去,顺着公主优美颈部曲线,将她细长白皙的天鹅颈整个都亲了一遍,最后他的嘴唇落到了公主滚烫的脸颊上,重重的亲吻下去。

“嗯~~~”

轩辕明珠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眼神越发迷离的看着萧远,等着那把利刃出鞘。

但奇怪的是,萧远却只是前后动着,一下下在她臀肉的前半部分顶弄,似乎是不敢深入进去一样。

“萧远~?你的……剑呢?”

轩辕明珠发出略显疑惑的娇柔声音,比后面马车的六夫人动听无数倍,让萧远听得全身火热,但那只碍事的马鞍还是阻碍着他的进一步动作。

被欲望控制的男人,选择将九公主的娇躯抱起,让她弹性上佳的臀肉离开马鞍。

“什么?”

轩辕明珠从迷离的情欲中稍微回过神来,很快弄清楚了利刃为何没有出鞘的原因。

原来是两头翘起的马鞍阻碍了萧远那根利刃的突进,难怪要把她抱起来呢。

“……噗嗤。”

轩辕明珠忍不住咬着嘴唇轻笑一声,眯着眼睛看着萧远,吃吃笑着说了一句暧昧的情话:“看来你的剑不管用了呢,想出鞘都不行。”

“怎么不管用?”

萧远深吸一口气,借着长衫的阻挡,将自己的裤子粗暴的扯开,一根四五寸长,约莫十四五厘米的赤红色利剑跳了出来,直直的指着花容失色的九公主。

“你,下流!”

低头看了一眼,轩辕明珠啐了一口,尽管是她率先“勾引”萧远的,但真正第一次看到男人的利剑,还是让她很是羞涩。

萧远已经剑在弦上,不得不发,他又去亲吻公主的脸庞,同时,将赤红色的利剑搁在了翘起的马鞍上,让公主缓缓坐下。

“呀~”

轩辕明珠慌张的轻叫了一声。

这一次,利剑终于终于抵住了她的要害部位,火热的剑身不断传给她惊人的热量,烫得她柔软紧要之处酥痒难耐。

萧远往前一挺,长松了口气,前几日九公主拿剑指着他,这一次终于风水轮流转,轮到他用“剑”指着公主。

而且这一把剑,还是随时都能刺入公主体内,让她流血流汗,呻吟声不断的可怕凶器。

“公主,剑已经架好了呢。”萧远兴奋的搂着轩辕明珠,现在两人的动作比想象中的还要淫蘼。

他滚烫赤红的剑搁在马鞍上,剑尖翘起,对着被他搂在半空的九公主浑圆的娇臀。

而公主则是双脚踩在马镫上,娇躯被背后的萧远搂住,男式长衫已经被掀起,刚好盖在了萧远露出来的胯下红剑。

在马镫上站起身动作,就仿佛是轩辕明珠特地站起身,迎合着下身那根正正指着她的凶剑。

“啊~~老爷~嗯,嗯,嗯,好、好舒服~”

马车内妇人的哀叫声持续不断,勾起马背上未经人事的两人如火的情潮。

“闭、闭嘴。”轩辕明珠红着脸颊,她一定是疯了才会与萧远做这些事情。

“公主,来,感受一下小的这把宝剑~”

萧远脸上满是按耐不住的兴奋表情,“小的”这种称呼,是当初他被九公主胁迫着当侍卫的时候,被她强迫的自称。

可没想到,现在反而成为了马背上的两人兴奋的刺激点。

轩辕明珠一张娇颜红艳艳的,两个月前的她怎么都不会想到,一个在雨夜意外遇到的男人,居然得到了她的认可,而且她还主动与其在马背上做出如此下流的淫戏。

——她已经虚站在了马镫上,只要一坐下,就能……

“公主~!”

萧远搂着她纤腰的双手稍加用力,虚站在马镫上的轩辕明珠被迫落下,柔软富有弹性的翘臀很快触碰到了那根搁在马鞍上的赤红色滚烫宝剑上,宝剑陷入陷入公主的长裤中,隔着布料抵住了丰盈的臀肉,稍加用力,宝剑的剑尖很快顶进了弹性上佳的公主翘臀中。

“啊~~”

肉与肉隔着两层布料摩擦,火热滚烫的触感,让两人一起发出了轻微的满足叹息声。

轩辕明珠满面春潮,萧远出鞘的利剑原来是如此的滚烫,她没有完全坐下,但挺翘圆润的娇臀已经被剑身烫伤,烫得她全身都在轻颤。

“你!”轩辕明珠羞涩难当,恼怒道:“小心我一……坐下去,把你的这根什么剑都给坐断!”

“一屁股坐下来?”

萧远调侃的说出令此时此刻的轩辕明珠感到羞耻万分的话语。

一屁股,屁…股……

她此刻,不正是用屁股压着男人的宝剑吗?

“不要紧,公主,来~”

宝剑触碰到轩辕皇室小公主娇贵的、弹性上佳、软乎乎的屁股,萧远越加兴奋,脑袋凑上前去,亲吻着公主的后颈,耳根,含住了她敏感的耳垂,口中含糊说道:

“丹霞境的宝剑异常坚韧,公主您就算全部坐下,也不会让我的宝剑怎么样。”

“……谁会喜欢坐在一根棍子上?”

“不是宝剑而是棍子了吗?”

萧远轻声调笑着,手部再次用力,将九公主的娇躯往下压。

这一次,美丽高贵的公主终于放开了顾虑,娇羞的坐在了宝剑上。

用粗鲁的话语来说,就是轩辕皇室的九公主,一屁股坐在了萧远的鸡巴上,柔软紧致的臀肉刹那间被一根火热的鸡巴插入,两瓣青涩的桃臀被迫分开,裹住了那根搁置在马鞍上,显得高高翘起的男人鸡巴。

“嗯~~~!”

公主娇躯猛地颤抖了一下,手中的缰绳用力握紧,马匹嘶鸣了一声,似乎在抗议在它背上偷情的男女。

萧远的脸上露出舒爽至极的表情,被轩辕明珠挑逗得硬邦邦的宝剑,此刻完全刺进了她柔软的臀肉中,又因为搁在马鞍上的缘故,导致剑尖斜着穿过了公主那处要害部位,整个剑身则是全部陷入了弹性上佳的少女桃臀中。

骏马在乡间小道前进,带动马背上的人轻微的一上一下,导致即使萧远什么都不做,滚烫的剑身也能非常好的感受到公主紧致而富有弹性的少女嫰臀。

软,弹,紧,火热的包裹感带来极佳的享受,萧远呼吸急促,禁不住小幅度的前后摆动着身体,让他的宝剑在公主的两瓣臀肉中慢慢摩擦,享受着出身高贵的公主极具弹性的嫰臀。

“萧远……嗯,啊,你、你这混蛋……快把……嗯。”

轩辕明珠娇喘微微,香汗从额头上渗出,她能感受到臀缝已经被萧远下身利刃刺入,她几乎就是坐在了四五寸的剑身上,一低头,就能看到一个红色的乌龟头,时隐时现的在她双腿之间前后挺动。

带给她滚烫的汹涌情欲浪潮。

“公主,在下的宝剑,喜欢吗?”

萧远气喘如牛,双手紧紧搂住轩辕明珠的纤腰,在身后马车内王大富和六夫人的淫声浪语助兴下,他也不禁加快的动作,前后撞击着她柔软的娇躯。

高贵的公主被撞得娇躯发抖,咬着嘴唇强忍快感与羞意,踩在马镫上的双腿开始打颤,美丽的脸上满是潮红。

萧远越加兴奋,不顾身后一些家丁诧异的眼神,从背后紧紧的搂住她,一边亲吻她的后颈与光洁脸颊,让公主情难自禁的轻轻呻吟着,娇躯无力的软倒在他怀中,让他肆意轻薄。

两人的情欲达到了最高峰。

“呀~~~老爷~~”

马车内的夫人被操得尖叫出声,前面的马背上,高贵美丽的九公主也被男人的撞击带到了高潮,松软的臀肉猛地夹紧,天鹅般的脖颈努力往后仰,春潮遍布的娇颜上露出失神的表情。

“啊,嗯~~~”

公主娇躯颤抖的呻吟着,臀肉收紧,夹住了萧远的宝剑,一股粘稠的蜜汁涌出,打在了剑身上,犹如被男人的宝剑刺中而流出的鲜血。

萧远喘息加重,待轩辕明珠高潮的颤抖微微停息后,猛地一拍马屁股,骏马顿时飞奔而出。

剧烈的动作导致剑身与公主翘臀的摩擦加剧,不需要主动的动作就能让两人获得强烈的快感,马匹跑出数百米后,萧远低吼一声,竟是伸手将翘起的马鞍给硬生生的按平。

随后他用力一拉,轩辕明珠的长裤被褪下一些,两瓣雪白浑圆的翘臀完全暴露在了萧远的视线下,在亵裤与公主双腿间,分明有着一道淫蘼的粘稠液体连接着。

“萧远,你这混……呀!”

轩辕明珠只来得及尖叫一声,两瓣青涩的桃臀就已经被身后的男人掌握在手中,她上半身被迫往前压去,双手撑在了马背上。

下一刻,一根粗长火热的肉……宝剑,便深深的刺入到了她的臀缝中,硕大的剑尖直抵蜜裂之处。

“不要在这里!”

轩辕明珠惊叫起来,回眸用羞涩的眼神制止了他。

萧远的情欲这才稍稍缓和了一下,胯下宝剑颤抖的跳动几下,嘶哑的开口道:“公主,是您说要在下宝剑出鞘的,您得给在下的宝剑饮一饮……汁液。”

说到汁液二字时,萧远不禁往下看了一眼。

轩辕明珠咬着嘴唇,脸颊羞红,她的下身被萧远这混蛋用宝剑抵着,随时都有可能被贯穿插入。

可她还没有反抗的力气,全身都因为刚才高潮而软绵绵的,她只能扭过头,小声说道:

“不要在这里,我们……进山林。”

“公主!”

萧远兴奋难耐,抓住她白皙臀肉的双手用力的揉了几下,喘着气道:“不要紧的公主,你看周围,没有田地也没有人家,不会有人看到的。”

说着,萧远开始了前后挺动。

轩辕明珠被迫将双手撑在马背上,双脚则是踩在马镫,一对浑圆紧致的雪白翘臀几乎的抬离了马鞍,被迫露在了身后男人的视线之下。

还要承受萧远胯下撞击,滚烫的利刃不断的与她双腿之间的蜜裂摩擦,汁液很快流出,就好像被宝剑刺穿,流出了淫蘼的血液。

“啊~~混~~啊,蛋!”

九公主脸颊滚烫,只觉得这辈子都没有遇到过如此羞人的事情。

她此刻的动作,一定淫蘼下流到了极致。

几乎就是站在了骏马上,双手撑着马背,挺着暴露在男人视线中的白嫩…屁股,被身后的男人一下一下的撞击,翘臀被他用力揉捏,男人粗大的十指陷入柔软的臀肉内,微微用力一拍。

“啪!”

羞红了脸颊的轩辕明珠,立刻就能听到她的屁股被萧远这混蛋拍打时,所发出的啪啪声,与她最近听到的那个荡妇与富商在马车上所发出的声音是何其相似。

“混蛋……啊!”

“公主……明珠,我以后,就叫你明珠吧?”

萧远兴奋的挺动下半身,让宝剑在九公主的臀肉间来回抽插,赤红的剑尖摩擦着蜜裂,沾上了淫蘼的汁液,让摩擦变得更快,更润滑。

看着往日里英姿飒爽,开朗大方,从不会露怯的九公主,此刻被他撞击得前后摇晃,发丝凌乱的飘荡着,脸上满是潮红,一双垂下的玉乳在衣衫的包裹中一晃一晃的,格外惹人瞩目。

“不、不行,你这混蛋,啊,别,别想叫我……明珠,嗯。”

“行不行?行不行?”

萧远无师自通,学会了床上与女人较量,撞击得越加猛烈,最后一把搂起九公主,再双腿一夹马肚,让骏马再次嘶鸣的跑出去。

骏马奔驰,飒爽如风。

“啊~~~啊~~~嗯,萧远,萧远~~~”

“公主,明珠……你是我的明珠!”

剧烈的动作让马背上的男女陷入了狂乱之中,脸颊潮红的九公主回头与萧远亲吻在一起,上下跃动的少女椒乳被捏住,快感与痛觉袭来,高贵的公主在马背上裸露着翘臀,臀肉夹着一根滚烫的肉茎,随着骏马飞驰,摩擦带来的快感击溃了她的理智。

“啊~~~~”

美丽的公主张着红润的小嘴,发出长长的尖叫声,再次达到了高潮。

萧远也发出一声低吼,滚烫的肉茎插进松软紧致的公主臀缝里,距离的跳动着,在两瓣绷紧的玉臀中,射出与女人欢好的第一发阳精。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