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欲与泪之殇】 (2) 作者:闲鱼不翻身

海棠书屋 2021-02-03 17:07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欲与泪之殇】 作者:闲鱼不翻身2021年1月13日首发于sis001             第二章 神秘组织与夜宴上   「滴嘟,滴嘟,滴嘟。」刺耳的警笛鸣叫声在雨夜的Y城上空环绕着,一辆辆疾驰的警车在空旷的深
.

【欲与泪之殇】

作者:闲鱼不翻身
2021年1月13日首发于sis001

            第二章 神秘组织与夜宴上

  「滴嘟,滴嘟,滴嘟。」刺耳的警笛鸣叫声在雨夜的Y城上空环绕着,一辆
辆疾驰的警车在空旷的深夜溅起一滩水花便消失在了夜幕中。「头,没想到这次
这么快就抓住了144案件主犯,这回一等功可是跑不了了,你可得请大伙喝一
杯。」坐在驾驶位置的男警察刘俊打趣着后座的便装男子。便装男子也就是张峰
此时看着手机发出的短信一直没有收到回信有点出神,根本没有听到自己助手刘
俊的声音,一时没有反应。

  刘俊说完后等了半天,却迟迟等不到自己队长的回应,他从后视镜一眼看去,
看到平时精明干练的偶像此时丝毫没有破案的喜悦,嘴巴张了张,还是没忍住悄
悄的问道「是嫂子的事吗?」这时,张峰突然回过神,收起手机,看着跟着自己
2年的助手勉强一笑「没事,这么多年都习惯了。记得刚结婚那会,雪雅不是这
样的,那时候不论我们双方多忙也不会忘记给对方回复,如今你嫂子只要一天看
不到我就,就,哎这事和你这毛头小子说了干嘛。」「喂,喂,队长不带人身攻
击的啊,而且我不就比你小几岁吗?怎么,没结婚,光棍就不要面子的吗!」刘
俊装作生气的样子对着张峰抱抱不平。

  张峰看着搞怪的刘俊顿时忍俊不禁起来「你这猴子,不过说真的,这次可是
可是露脸了,大伙一个集体一等功肯定是有的,至于我那一等功可就悬了。私自
调动警力,在没有搜查令的情况下擅自搜查,这些责任上面追究起来我就是10
个一等功也不顶事。」「队长,放心吧,即使上面追究你责任,但是在我们所有
人心中都知道,你才是守护Y城的英雄。

  不管最后如何处分你,你依然都是我们的头。」刘俊安慰着张峰道。「得了,
我还需要你安慰,而且也不是头一回了。不过猴子你当时搜查时注意没,那对夫
妻,我总感觉那个女的很眼熟。」张峰转移了话题。

  「咦,头,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好像在哪见过那女的。当时搜查时紧张光顾
着对照男的,也没注意那女的,要不是你说我都忘了,不过那男的虽然年纪大了
点不过可真帅,而且当时那女的也只是露了一个侧脸。我想想,在哪见过呢!」
刘俊蹙着眉头仔细想到。

  雨刷不停的清除着打落的水滴,车内突然沉默了下来,张峰仔细回忆着平时
接触的各个女性,突然一张在自家墙上尘封已久的照片与今晚的女性对上了坐,
他倒吸了一口气,浑身冒出了冷汗。他天生灵敏的嗅觉发现这件事可能没有这么
简单,他立马打断了猴子的思考「猴子,别想了,只要对方没在我们警局名单上,
我们就不要管那么多,有这闲工夫不如想想庆功宴摆在哪。」猴子成功被张峰打
断了思绪,兴高采烈的答道「这可不是咱们说了算,等回局里,我们可要立案侦
查的,队长,你就等着吐血吧。」见猴子成功被自己打断了话题,张峰松了一口
气,笑着骂了他几句便又把思绪转移到了那女的身上。

  怎么可能是她,在自己印象中那名神秘女子一直是温婉典雅的中国良家淑女
的典范。那女子赫然是她妻子的学姐和闺蜜,只不过着两年由于自己忙于工作很
少参加妻子的活动。所以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要不是当初她主持了雪雅和自己
的婚宴,恐怕真不会想起来。张峰不由自主掏出手机打开妻子的相册,其中有一
张合照身穿毕业礼服,头戴博士帽的俞雪雅弯着两颗月牙般的眼眸笑嘻嘻的挽着
一位穿着古代汉服的淑婉女子,轻描淡绘,色极淡雅,风动如月华,真可谓才女
佳人,尤其那抹浅淡的微笑仿佛能把人溺死在温柔的海洋中。

  此刻张峰完全确认今晚遇到的就是那位学姐—苏彤,虽然相识很短,但是身
为丈夫的他可是经常从雪雅口中得到关于这位古典美人的信息。可她为什么当时
没有认出自己,而且只比自己妻子大2岁的苏彤刚毕业一年便凭借优秀的表现成
为了Y城商行的经理,只有一个大学相恋4年还未结婚的男友,根本不可能是之
前所见的那位中年男子。「不行,明天我得打电话问问雪雅,这到底怎么回事。」
多年游荡在罪恶边缘的张峰本能的闻出了这件事的不对劲,他只是不知道这次心
中的怀疑彻底点燃了他们夫妻尚存一丝的红线,前方一只大网正逐渐笼罩向他,
而他和她妻子却是小水池中那一无所知的鱼儿。

  暴雨夹杂着轰鸣的闪电侵袭着都市,萧瑟的街道给这座城市平添了几分悲意,
四周街道各家各户的灯光早已暗去,唯有街边的路灯还依旧想温暖着这个城市,
但在Y城帝国大厦顶楼的灯光此时却一直亮着。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此刻正和某
人通话,从他手中不断滴落烟灰的雪茄,不停点动的食指可以看出此刻他的心情
不怎么美好,在他身前站着的几人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好,我知道了,继续盯着这件事,绝对不能有一丝差错。」男子搁下电话
转过身抬起头看着身前站着的众人「这次警察搜查公司旗下的公寓,为什么没有
任何消息,等人被带走了,我们才知道,你们都干什么吃的?啊?给我说话!」
站在前头的明显是带头的青年黑着脸回头一人给了后面2人一个嘴巴,然后跪在
地上一声不吭的抽了自己起来,后面的2个小弟见到老大这么做也立马跟着跪在
了地上抽起了嘴巴。

  过了2分钟,神秘男人坐了下来重新点了一根雪茄深深的吸了一口「够了,
刘刚。」听到神秘男人喊停,刘刚几人慢慢停了下来,在神秘男子的示意下,刘
刚吐出一口气,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低声道「根据安插在警局的线人说,这次属
于没有调令的突袭,应该是那位新上任的刑警队队长的私人行动,所以没有收到
任何消息。」「还有呢?」神秘男子继续问道。「这次出事,反而是件好事,从
这点暴露了我们的情报部门还有待开发,就目前的人员安排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还需要往要害处继续深挖可以成为线人的人。」刘刚继续补充道。

  神秘男人吐出一个眼圈站起身走到窗前「你们知道今晚的事会给后面带来多
大的影响吗?旗下产业的名誉影响是最无关紧要的,毕竟这只是我们台前的一块
布而已。但是今晚没有任何预兆的搜查,会让很多新老顾客感到不安,安抚他们
将是一大笔不必要的开销,对了今晚被抓走的人,你知道是什么人吗?」刘刚众
人闻言纷纷有点纳闷,要不是这个潜逃的罪犯逃到自己地盘又何来的无妄之灾,
但还是将自己得到的情报说了出去「根据线人的情报好像是从京都逃出来的什么
要犯,不过具体什么罪名没有说,只是列入了A级通缉犯。不过我们在他屋里的
天花板夹层中搜到了这个,说起这个要不是小四,我们还发现不了他竟然还藏了
东西。」

  在刘刚的示意下,后面一直低头的两人中其中一位身材瘦小显得贼精贼精的
家伙小心翼翼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塑料盒放到了神秘男的桌上。

  神秘男看了一眼叫小四的男人,示意刘刚打开盒子。刘刚利索的打开了塑料
盒,只见里面东倒西歪的放着3袋白色的小药丸。刘刚一看是小药丸立马脱口一
句「艹」刚想骂些什么,随即反应过来立马看着神秘男的脸色。神秘男子随手拿
起一包药丸仔细的打量着,他放在手里随意的翻弄了几下,瞄了几眼,刚想扔回
盒子,却突然发现药丸上标着几个「DHT」的字母。神秘男立即碾灭了手中的
雪茄,他打开袋子,拿出其中一颗药丸仔细的打量着。「DHT,不会这么巧吧。」
神秘男既惊讶又喜悦的说道。突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示意刘刚让手下出去。刘
刚努努嘴,手下看到这样子,立马恭敬的走了出去小心的关上了大门。大门关上
的一刹那,两个小弟立马长松了一口气。小四揉了揉脸,一脸晦气的说道「铁哥,
你说咱们这是不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另一位高壮男子面无表情的瞟了
小四一眼说道「我不知道倒霉什么的,我只知道以后咱们的眼睛耳朵得多带几个,
不然再有下次,估计我们也不用来见老大了。」

  小四听着铁哥的话脸色变了变,随即也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保证的说道
「消息那块今天是我的失误,以后绝对不会再有差错,老子绝不会在同一个地方
栽倒2次。」铁哥看到小四把问题放在了心上,也稍微放松了点肯定的说道「还
是老规矩,事情你安排,我负责出手。」小四掏出香烟,递给铁哥一根,互相点
着后,慢慢说了句「放心。」

  屋内,「刘刚给你个任务,给我继续盯着那警察以外,我还要了解关于今天
被抓的男的一切消息,记住是一切!必要情况我允许你放弃盯着那警察,也要给
我拿到今晚被抓的男的真实身份,明白了吗!」刘刚看到神秘男罕见的凝重姿态,
立马明白了事件的严重性,他头也不抬的保证道「除非我死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办公室,独留神秘男一个人看着盒中的药丸陷入沉思。
出门的刘刚示意两个手下跟上,小四和铁哥立马掐灭手中的香烟跟着刘刚身后向
通道走去。「小四,你没有私藏吧?」走到电梯口的刘刚问道。铁哥闻言也紧张
的盯着小四,他突然忘了自己这个搭档可是靠着一手顺手牵羊的绝活才起来的。
小四闻言立马心头一突,手心冒出了冷汗,佯装镇定的说道「放心,老大,虽然
我小四平时狗改不了吃屎,但是我也分的清事情的严重,这个点,我不会把大伙
放在火坑的。」刘刚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嘴上还是说道「最好没有,不然不止
你,我和铁字都得陪你一起玩玩,不过在死之前,我肯定会先弄死你。」铁哥适
时的也露出了个可怖的笑容。小四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神色苍白的跟着后面走
出了电梯。

  兰山酒店门口,一辆漂亮的红色宝马小跑缓缓的停在门前,门口的侍从看到
是自家小姐的座驾,立马走出打开雨伞将从车中走出的陈洁迎进了酒店。

  「小姐好。」刚进门,整齐的问候语便响了起来。陈洁听到熟悉的叫声,冰
霜般的娇容,露出一丝裂缝,淡笑着回应了家里员工的问候。「我妈和陈飞呢?」

  陈洁将外套递给一旁的服务员,转头问着大堂经理。「夫人和总经理在贵宾
室等着小姐您呢,前菜已经备好,就等您回来了。」闻言,陈洁点了点头,自顾
自的往电梯走去,随手摆了摆示意不用跟着便自己坐着电梯上去了。

  此刻贵宾室中,「你……你……贴得太紧了!」陈飞微微地对着李媛的小耳
朵吹口气,暧昧而又有磁性的声音飘进李媛的耳朵:「媛儿,你打扮的太漂亮了,
我……我感觉我真的喜欢上你了,太喜欢你了!」李媛张地娇喘着,一丝的不安
……一丝的迷茫……一丝的满足……一丝的欲望……复杂的思绪使她无法正常思
考,也许这一刻她也盼了很久,毕竟自从有了陈洁后,她和丈夫就很少发生床事,
再加上不久前丈夫去世后,失去后背的她,一个人坚强的维持着生活,要不是这
个男人的出现,她和陈洁仅有的资产恐怕也会被那群利欲熏心的亲戚瓜分干净,
可是已为人妻的她又怎能背叛丈夫和女儿呢。

  望着李媛的娇躯,乌黑的长发披散在雪白的后颈上,高耸诱人的胸部随着呼
吸轻轻起伏,优美的身体曲线也在轻柔地颤动,光泽莹莹的小腿露在黑色的职业
套裙外面,更显得光滑柔嫩。黑色的高跟凉鞋、细细的鞋带勾勒出两只完美的雪
足,那光洁的足踝、晶莹的足趾,令陈飞更加撩起欲火。

  「不要……放……放开我……我们不……不能这样……,洁儿等会就回来了,
你快放开我。」由于怕被外面走过的侍从听到,李媛小声的挣扎着。

  「不正因为洁儿快回来了,你才更应该要满足我,不是吗?要是让她发现你
这个做母亲的勾引自己女儿的男朋友会怎么想,更何况我可是答应了你的请求,
大学毕业前可是不会主动碰她的」陈飞轻嗅着李媛发丝间的芳香,双手开始不老
实的往她身上摸索而去。

  李媛使劲想推开陈飞,可是陈飞的一只手已经摸到了她双腿间的私密处,正
隔着那针织细密的黑色蕾丝内裤不断的探索着,而另一只手搭在她的腰上,慢慢
的贪婪地往上摸,最后整个手掌按在李媛圆浑的胸脯上。

  李媛剧烈的扭动身体,想要摆脱陈飞,可陈飞突然越过了保护着她的蕾丝内
裤将手指插入了自己敏感的小穴里,大拇指不断揉搓着阴核,攀上乳房的手掌开
始轻柔的隔着乳罩揉捏着。李媛身体因羞辱而蒙上一抹淡玫瑰红,更让她难以接
受的是下午才结束欢爱的身体竟然再次露出了情欲。随着陈飞双手间不断的动作,
李媛的情欲也越发难以把持,她的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追逐着这种快感。只看见
她丰满挺翘的屁股已经脱离了椅子,追随着那不断进出自己小穴的手指忽上忽下。
李媛一只手仅仅抓住身后的椅子的把手,另一只手捂住自己微张的小口,想要堵
住那本能发出的淫荡的叫声。

  虽然只和李媛共赴良宵几次,但是花丛老手的他早在第一次就摸清了这个女
人的所有敏感部位,看到李媛逐渐被欲望吞没,沉迷在自己高超的技术下,他不
由得脸上露出淫荡的笑容,手中的动作也突然大了起来,静寂的贵宾室中一时传
来阵阵的扑哧声。突然,李媛两眼一翻,身躯猛然的绷直,一道水箭打在了陈飞
的手上,紧跟着打湿了那包裹住自己香臀的小小内裤。陈飞抽出手指,看着上面
水淋淋的液体,慢慢的递到了躯体还在抖动的李媛身前,看着双眼迷蒙明显还沉
醉在刚才高潮中的李媛「来,宝贝,舔干净他。」

  李媛从刚才的余韵中慢慢缓过神来,骤然听到陈飞的话,一时还没有反应过
来,本能的按照陈飞的话张开了小口,等突然意识到对方说的什么,已经来不及
了。

  陈飞飞快且准确的将手指塞入了李媛的口中,挑逗着那根湿滑的香舌。李媛
见此,自暴自弃的放松了身体,任由对方玩弄着,双眼悲哀的看着上方的吊灯,
在明亮的灯光下,她知道,她再也没法逃离这个男人的魔掌。

  「滴,滴。」这时手机传来一阵提示音,陈飞抽出戏弄李媛的手指,拿起一
旁的纸巾擦拭干净,打开手机。看到消息内容,陈飞有趣的笑了出来,看着一旁
还呆滞的李媛,走到她面前轻轻的说道「你女儿已经在电梯里了,要是不想她发
现什么,我建议你最好去一旁的洗手间收拾收拾,毕竟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想即
使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也会察觉什么吧,你说是吗?媛儿还是未来岳母呢?」

  还在为自己和女儿未来担忧的李媛,突然听到自己女儿快到了,立马慌了神,
看着自己此刻凌乱的样子双腿间湿湿的感觉,她疯狂的推开挡在面前的陈飞,跌
跌撞撞的踩着凉鞋跑进了洗手间中。而恰在此时,贵宾室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打开
了。只见一位身材高挑的少女从打开的门前缓缓走了进来,陈飞看着眼前的少女
即使每天都能见到她,此刻也显得有点惊艳。真是人如其名,陈洁有像雪一样洁
白的肌肤,白皙而细腻;更有像圣女一样的气质:文静而不矫媚;她有一头乌黑
飘逸的长发,粉面桃腮,一双标准的丹凤眼,总是有一种淡淡的冷艳与迷蒙,仿
佛弯着一汪秋水;淡淡的秀眉,性感小巧的红唇总是紧紧的抿着;身高足有1。
70米的修长健美的双腿一晃一晃夺人眼球;白色的纯棉T恤,薄薄的衣服下小
巧而又坚挺的乳房随着她身体的走动轻轻地颤动,黑色短裙下浑圆的小屁股向上
翘起一个优美的弧线,修长匀称的双腿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大腿光裸着,一双白
色的软皮鞋,小巧又玲珑。

  看着不止一次被自己所吸引的陈飞,陈洁不由得露出一点娇羞,要知道在学
校有着冰山美人的她可从不会在男人面前露出小女孩的姿态,尤其经历父亲去世
无人依靠的那段时间,面对人间丑恶的她,心房早已牢牢冰封,要不是这个男人
仿佛救世主一般在彻底冰封的前一刻溜进了自己心房,可能这一生她都不会再对
任何男人假以辞色,也就在母亲和他眼前才会露出孩子的情绪。

  「喂,呆子,看什么呢?」陈洁走到陈飞身前,晃了晃手,不满的嘟着小嘴。
陈飞回过神来,一把抓住女孩的手掌,挽着她纤细的腰肢走到桌前,给她拉开一
张椅子,亲密的搂着她坐下。刚坐下的陈洁抚平了短裙,双腿微微交叉,用一个
淑女的坐姿正好挡住了下方的走光,虽然有穿底裤,但是她还是习惯这样的方式
避免走光。陈洁环顾四周,发现没有自己母亲的踪迹,疑惑的看向陈飞。陈飞摸
着鼻子心想总不能说你母亲刚被我玩到高潮吧?」李媛姐刚去洗手间了,还不是
等你半天等的。」陈洁不满的拍拍桌子,气鼓鼓的道「还不是这糟糕的天气,本
来晚上人就多,下雨天又堵车,我能这么快回来已经是老天保佑了好不好!」
「奇怪,屋里怎么有股香味?」陈洁使劲嗅了嗅周围空气疑惑的问道。「你旁边
地上的水渍是什么,好像是那里传来的味道。,让我看看。」说完,陈洁就想起
身越过陈飞去好好看看。

  陈飞看到陈洁的举动不由得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这是我特地给媛姐在法
国拖朋友买的香水,不过刚才打开不小心洒在了地上,这不连媛姐裙子都沾上了,
所以这就是你妈去洗手间的原因了。」

  「为什么不让我去接你?」紧跟着说完陈飞拉起陈洁让她坐到自己身上捏着
陈洁秀气的鼻子说道。突然被陈飞霸道总裁般对待的陈洁一时心口小鹿砰砰直跳,
脸上飞也似的染上了两团红晕。看到成功将陈洁的注意力从那边转移过来,陈飞
心中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受过专业的训练,对付这种含苞待放的花蕾颇为拿手。
「我……我只是……」

  陈洁刚想说点什么,内室的洗手间传来了一阵冲水声,陈洁赶忙推开陈飞,
熟练的收拾起自己的衣着,一边用两根手指狠狠的扭了一下陈飞。

  小姑娘根本没舍得使劲,但陈飞还是装模作样的轻哼了一声,陈洁看陈飞装
的样子,咬牙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李媛从洗手间出来再次恢复了雍容的样子,迈
着优雅的步子,轻柔的走到两人中间坐下,奇怪的打量着两人,尤其把目光怀疑
的放在陈飞身上。陈洁看母亲不停打量自己,不由得一顿心跳加速,赶忙问道
「真是的,妈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把陈飞给你送的香水打翻了,还是你对他有意
见啊,嗯?要知道,他还从没主动送我礼物呢!」李媛一时疑惑的看向陈飞,只
见陈飞示意旁边的水渍。李媛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眼中满是羞意,连忙开口道
「都是妈不好,当时陈飞递给我的时候我在打电话,一时没注意,就不小心打翻
了。」「嘻嘻,没事妈,到时候让他再买一瓶,不过这次我也要哦!那香水问起
来还挺香的,你说是吗?妈」李媛听到女儿的话,脸刷的更红了,陈飞更是饱含
深意的看向李媛。

  在女儿期盼的目光下,李媛只能说了一声让她恨不得找个地洞藏进去的话
「是挺香的。」一旁的陈飞也趁势说道「好,没问题,只要媛姐同意,洁儿你想
要多少我就给你弄多少。」他特地在弄的语音上加重了音调。李媛见到这情景深
知不能再这么继续下去了,连忙鼓掌吩咐外面的侍从开始上菜。

  于是一场陈飞李媛各怀心思的晚宴开始了起来。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