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香宫蜜闻录】 (1) 作者:Gstar111

海棠书屋 2021-02-03 17:07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香宫蜜闻录】 作者:Gstar1112021-1-13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一章   「深夜之中要召开御前会议?」我坐在书房的座位上,看着前来禀报的太监,诧异地说道。   这太监从小跟我长
.

【香宫蜜闻录】

作者:Gstar111
2021-1-13发表于第一会所

                第一章

  「深夜之中要召开御前会议?」我坐在书房的座位上,看着前来禀报的太监,
诧异地说道。

  这太监从小跟我长大,叫做小李子,一脸嫩白皮肤,长相很是俊美,就是身
材稍矮。此时他急急忙忙地走到我书桌前,喘着气说道:「对对对,说是皇上的
急诏,半个时辰内就要到!」

  皇上很久没有召开御前会议了,又是在深夜召开,一想到这里,我就知道此
事非同一般,立刻让小李子帮我穿好衣装,赶往武英殿。

  这个世界名叫「龙岳」,社会发展时期大致与地球上明朝时期的生产力水平
相当,这里是一个尚武的世界,只有习武才能出人头地,可以说人人皆是武士。

  虽然这里仍处在古代社会,但男女服装首饰等却超前发展,已经与地球上2
1世纪的现代文明相当,这里男女文化较为开放,女人打扮性感时髦,丝袜高跟
鞋等单品早已被发明并广泛出现在社会上,大部分国家虽然还是保持着一夫一妻
的传统,但离婚再婚等教条完全与古代中国不同,可以说是一个现代与古代相结
合的奇妙国度。

  我生活的国家叫做大周国,自从开国武皇帝以来已经传了九代。太祖皇帝武
功盖世,精通兵法,骚情六合,一统中原,只是可惜南边的宋国与北边的燕国割
据势力强大,一直未能攻占,因此,虽然我国现在占有中原最广袤肥沃的领主,
但仍然处于三国鼎立的状态。

  我大周国当今皇帝英明神武,是为孝仁皇帝刘显,皇室内庭自有一套高超武
功和配套心内功心法,历代皇室都都修炼武功,且成就不低,父皇孝仁皇帝更是
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成为中原第一高手,只是他身份尊贵,轻易不会与人出手。

  父皇孝仁皇帝刘显专爱当今皇后董淑贞,也就是我的母后,虽生有三子,可
是两子早夭,只留下太子刘隆,也就是我了。

  只是我这人却与皇室传统格格不入,对于武学更是深恶痛绝,从来不肯安心
修炼,因而经常惹得父皇大怒,奈何膝下只有一子,母后董淑贞偏偏又极为宠溺
我,所以父皇对我打骂不得,只能听之任之。

  素来对太子放任不管的父皇召开御前会议居然会通知我,肯定是发生了大事,
我一路从东宫骑马来到宫城,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平日里孝仁皇帝面见心腹
臣子的大周大殿,远远只见殿内灯火通明,殿前护卫见太子到来,连忙进内禀报,
很快一名太监便小跑着出来,宣布父皇让我进殿。

  我跟着小太监进了武英殿,宫殿平时作为父皇书房使用,因此不是太大,此
时除了我以外其他人均已到场,我环顾一番,父皇坐在巨大豪华的书桌后面,臣
子们均站在殿内,我也走了进去,对父皇行了跪拜之礼,殿内隐隐有些熟悉的脂
粉香气,却不知道从何而来。

  我看了眼坐在大桌后面的父皇,父皇刘显是虎背熊腰的壮汉,此刻他精神抖
擞,双眼炯炯有,虽然身穿宽大的龙袍,但依然可以看出里面壮硕的身体,太阳
穴鼓胀,显示出内功十分深厚。

  我仔细一看,参加御前会议的除了我与父皇外,还有5人。

  离父皇最近的,穿着紫袍的白须老者,是现任内阁首辅丞相李元通,此人已
年逾70,是三朝元老,精通政务,门徒满天下。

  他下手位置威风凛凛的带甲中年将军,是功勋卓绝、屡有战功的大将王宣,
王家世代立下军功,有大将血统。

  他对面位置的第一人,此人年龄大约中年,又矮又肥,样貌丑陋,肚子滚圆,
却衣着富贵,此人是赵王刘吉,父皇哥哥的儿子,政治手腕了解,能言善道,门
下宾客无数。

  他身边的中年男子面目冷峻,是魏王刘广,父皇的同母弟弟,此人虽其貌不
扬,但武功极其高强,深的皇室真传,武功仅次于父皇,是父皇得力的左膀右臂。

  最后一人长相俊秀,身材修长,但面目却有些阴柔,两条剑眉平添了几分英
气,修长的身材足有八尺有余,官服之下那若隐若现的硬朗线条,却表明此人并
不是什么善茬。此人正是晋王刘充,父皇弟弟的儿子,年仅20多岁,因为父亲
早亡而袭承王位,此人却十分有生意头脑,年纪轻轻就富甲天下,同时目前还担
当户部尚书,掌握财政大权。

  这里的三位皇室宗亲此刻均面色深沉的看着我,因为我是嫡子也是独子,因
此我是法理上毫无争议的继承人,但是我朝历来皇室人丁单薄,父皇后宫又只有
母后一人,他们三位王爷算起来也有皇位继承权,不过那得等我死了才行,再加
上位高权重,又苦心经营培植实力,因此各方势力早就在暗中蠢蠢欲动,而我也
要苦练武功,处处提防他们,可不能哪天被他们派的杀手做了。

  看到这朝中最重要的五人齐至,我知道这次会议果然非同小可,他们几人看
见一向玩世不恭的我居然也能参加这次会议,都有些意外,可能不知道我来商议
这些国家大事有何用处。那晋王刘充更是直接对我冷笑,眼神满是嘲弄,我也不
去理他。

  这时,只见父皇大手一把,厚重而坚定的声音说道:「王宣,人到齐了,你
说吧。」

  「遵命!」武将王宣清了清嗓子,朗声道:「自今年以来,北方燕国屡屡犯
我边关,打破城池,洗劫钱粮布帛女子。半个月前,燕国大将蒋平孝纠结了六万
大军,侵扰山海关,一路已屠了三座城市,目前已经包围了我北方重镇冀州!冀
州若失,则黄河以南将无险可守,目前形势十分危急!」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面色凝重起来,就连不学无术的我都知道,原来是
这种军国大事,燕国自开国以来就是我朝的死敌,纷争不休,时战时和,他们与
北方少数民族杂交,民风彪悍。现在这情况俨然已经不是平时的小打小闹,而是
几乎接近全面开战了!

  原本被攻击了就应该反抗,可是如今我朝近年来天灾连连,虽还没到民不聊
生的地步,可是国力也是大大损耗了不少。内阁首辅李元通立刻站出来表示不赞
成大举反击,力主和亲求和。

  几个亲王一时也没有表态,只看见老丞相在那唾沫星子乱飞地劝谏:「陛下,
我军连年征战、国库空虚、百姓疲敝,依老臣之见,不如派一能言善辩之士前往
议和,暂时先忍他一口恶气!待来年春暖之时,再厉兵秣马,杀他个措手不及!」

  父皇并未理会他,阴沉着脸,对三位亲王问道:「你们均是王室的左膀右臂,
你们觉得如何呢?」

  矮胖的赵王刘吉也同意老丞相的说法,表示自己有能言善道的门徒可以充当
使者,魏王刘广历来均为父皇马首是瞻,表示无论父皇如何决定均十分支持。

  这时只见那俊秀挺拔的晋王刘充站了出来却道说:「边军已十分危急,山海
关也被攻破,此时若再不开战,岂不是显得我朝太过懦弱无能,我建议全面反击,
而且一定要陛下御驾亲征,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父皇见晋王居然支持他,坚毅的脸庞露出意外的神情,众人也对他要父皇御
驾亲征的提议大为意外,纷纷议论说不妥,此时父皇沉默不言思量了好一会儿,
忽然斩钉截铁道:「好的,就从晋王之言,朕决定御驾亲征!支援边军!」

  李元通与刘吉仍然劝说父皇,但父皇大手一挥叫他们不要再说,然后朗声道:
「来人啊,下诏,朕带领七万禁军御驾亲征,你们谁愿意与随朕出征的,这可是
立下军功的大好机会!」

  父皇中气十足的说道,魏王刘广首先表示愿意随君出征,另一个人选在晋王
刘充与赵王刘吉中选出,这两人此刻看样子都不愿表态,看样子不愿意去前线,
只想保留实力,做缩头乌龟。

  我此时朗声道:「依儿臣之见,晋王主张出征,当然是随军出征的不二人选!」

  虽然让晋王随军出站,让他立下赫赫战功对我可是大大不利,但是他武功也
并非绝顶高手,前线的情况又十分危急,说不定在前线战死,对我来说可是大大
的好事,因此我先发制人,要把他打发到前线去。

  晋王一听,立刻怒火中烧,估计对我怒极,正准备反驳我的提议,却见父皇
马上说道:「不错,太子点下说的有理,那就让晋王、魏王随同出征,赵王辅助
太子监国。」

  晋王刘充看见父皇决定的如此之快,心里一万个草泥马跑过,他提议让父皇
御驾亲征其实有自己的险恶用心,没想到父皇居然听了我的提议,居然让自己随
同出征,自己非但如意算盘落空,还是去战场上吃苦,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一副死了妈的臭脸,怒视于我,我却得意洋洋。

  众人看见父皇心意已决,知道父皇虽说脾气温和,可是一旦打定了主意,便
九牛也难以拉回,他们只能做好分内工作,期望父皇打个大胜仗凯旋。

  「且慢!」就在即将散会的这时,突然从父皇背后的屏风传来一个黄莺般的
悦耳而熟悉的女性声音,我们所有人一惊,一齐看向父皇身后,只见几声「哒哒
哒」高跟鞋敲地的魅惑声音,一阵甜腻熏香的香气袭来,一个绝美而华贵的性感
美妇身影从屏风转了出来,站到了父皇身边。

  这美妇身材十分高挑,乌黑亮丽的头发高高盘起,搭配一只光彩流转的头饰,
显现出中年妇人的成熟美艳与身份的大气庄重,露出雪白细腻的粉颈,往下看粉
黛轻施,容貌艳丽,细长如月的弯眉,高挺如玉的琼鼻,嘴唇红润娇媚而又有些
丰厚,涂着魅惑的粉色口红,嫩滑的俏脸毫无瑕疵,细腻雪白的肌肤吹弹可破,
性感的朱唇旁,一粒小小的美人痣点缀其中,犹如点睛之笔更添几分诱人的魅惑。
一双媚眼勾魂夺魄,流露出几分风骚的意味,眼角有一些轻微的鱼尾纹隐现,但
这非但没有破坏她的美丽,反而平添上中年妇人特有的成熟美艳撩人风情。

  此刻这美妇身穿一身水蓝色紧身吊带短裙款式宫装,裁剪得体布料紧紧地贴
附在了她丰乳肥臀的娇躯之上。上面绣着凤纹和时下最流行的蕾丝款式图案,半
透明的编织技术更是使得美妇大片粉白细腻的肌肤半遮半掩地展现出来。

  水蓝色连身宫装的上身是吊带低胸的款式,曲线优美的粉颈上挂着一心形的
白金项链,露出了她的精致锁骨和白皙硕大的双峰,胸前丰满的双乳把半透明薄
薄的宫装都撑得有些透明,里面蕾丝胸罩连花纹都隐隐约约能看出来,两只粉白
硕大的豪乳被紧紧裹在衣衫内。

  线条从肋骨以下,便倏然收敛,那条不堪一握的水蛇腰被宫装紧紧包裹,平
坦的小腹之下,曲线却又陡然扩张开来,勾勒出一个浑圆肥美硕大高耸的蜜桃美
臀,高翘坚挺的臀瓣同样将下半身的水蓝色超短罗裙十分紧绷,本来就不长的罗
裙裙摆被美妇滚圆肥美的大屁股高高的顶起一个诱人的弧线,裙摆被硕大挺翘的
肥臀撑得往上提了几公分,婀娜诱人的腰臀曲线被衬托的淋漓尽致,超短罗裙下
露出两条雪白的大腿浑圆而又充满肉感,但因为双腿特别长,所以看起来十分匀
称诱人,两条丰腴肥美的修长粉腿裹着肉色丝袜,滑腻的肉丝美腿散发着一种骚
熟肉味,大腿根部露出一截蕾丝细边花纹,看起来应该是吊带的款式,透过紧裹
美腿的肉色丝袜,可以清楚地看到丰腴长腿雪白滑腻的肌肤。

  这美妇有着艳丽无比的妖冶容貌,又有肉弹般淫熟丰满的绝美身材,多一分
则肥,少一分则瘦,透露出丰满美熟女风情万种的诱惑,简直就是一位让任何男
人看一眼都会联想到床笫之事的绝伦尤物。

  这位艳冠天下的「大周王朝第一美人」,如今也是当朝的皇后,就是我的母
后,董淑贞。

  母后董淑贞一走进屋内,屋内立刻香气四溢,原来她自由修习的神功「幽媚
诀」会催生分泌一种诱人香气,男人闻之都会心神俱醉,走到哪里都会自带留香,
诱人心脾,使男人与她对战之际处于大大的不利,就算不在武功对决中这香气也
总是芳香迷人,原来我之前刚进屋内闻到的隐隐约约的香气就是母后身上的。

  母后是峨眉仙圣派传人,精通奇门秘技【幽媚诀】,是仙圣派不世出的绝顶
高手,武功高强,再加上天生丽色,体态婀娜,美艳迷人,早年行走江湖的时候
就曾被誉为「幽媚仙子」。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下山修行的途中邂逅了当时还是太子,出外巡守的父
皇,当时幕后早已出落成一个身材高挑丰满的性感美女,再加上她天生就长着一
张骚媚勾魂的艳丽脸蛋,父皇立刻就被她惊人的美色吸引,疯狂的追求她,英俊
正直的父皇很快打动了母后的芳心,两人双双坠入爱河。

  很快,父皇正式对母后求婚,母后也放弃了江湖浪荡的生活,进入宫廷之中
成为了太子妃,数年之后成为了母仪天下的皇后,多年来生活上养尊处优,使得
她原本艳丽的娇容,丰腴动人、玲珑有致的身段整天包裹在各种妩媚性感的宫装
中,更加性感骚媚,举止间无不散发成熟诱人的韵味,任何男人看了都难免会想
入非非。

  众人一看美艳的母后一直躲在后面的屏风后面听他们开会,他们都是武功高
手,却无一发现屏风后面躲着人,可见母后武功之高强。

  母后扭动性感妖媚的娇躯走上前来,在场所有的男人立刻被母后丽色所惑,
多多少少都流露出色欲的表情,只是此时父皇也在场,他们无人敢表现得十分明
显。此时母后突然转出来反对,众人却不知道她有何意见。

  「怎么,皇后反对战事?」父皇当然知道母后在后面倾听,母后一向聪慧无
比,时常有过人胆识,他倒也想听听母后的意见。

  母后董淑贞走到父皇身边,细嫩的玉手扶着他宽阔的肩膀,柔声道:「臣妾
并非反对战事,燕国如此无礼,当然应该狠狠惩戒,臣妾只是对留守监国之事有
意见。」

  母后董淑贞说到此处,用责怪的眼神看了看我,柔声道:「太子于国家政事
不熟,本来监国期间管理国政的压力就不小,因此我建议由擅长内政的亲王留守
国内。」

  随后侧脸瞄向众人扫视了一圈,最后落到了晋王刘充身上,柔声道:「依臣
妾之见,留守人选当属晋王,他担任户部尚书,正好在后方补给粮草,调度后勤。」

  我心里一惊,怎么一向对我宠溺无比的母后和我的提议对着干,只见这晋王
刘充也没想到母后居然来为他说情,让他留在宫内,面露喜色,口干舌燥地咽了
口口水,不自禁地死死盯着她丰满熟艳的胴体,母后身上各处都散发出诱惑男人
的骚浪意味,确实是诱惑男人的超级大杀器。

  「确实,皇后言之有理,就让晋王留守,辅助太子监国。」父皇说道。

  刘充马上上前道:「微臣领命!微臣肯定与皇后娘娘一同,协助辅助好太子,
做好后勤保障,已保后方不失,陛下必将马到成功,一战而成!」说完还狠狠地
瞪了我一眼。

  这家伙真是个十足的马屁精,我站在一边听着皱眉头,我已经这么大个人了,
还要他来辅助什么,不过我也没多说什么,心想不知母后如此这般是何用意,只
能上前表态会好好做好监国重任,就这样父皇就宣布御前会议散会了。

  众人退去后,我也正准备告退,父皇却留下了我把我叫到身边。

  「皇儿,最近武艺可有精进?」父皇盯着我说道。

  我暗叫不好,微微抬头,看见父皇虽面带焦虑,却似乎无责备自己的意思,
略微放下心来,连忙拱手回道:「回禀父皇,儿臣近来苦练武艺,颇有精进。」

  我撒谎起来简直是不带眨眼的,我知道父皇不会真正去考校自己,即使有武
士和自己切磋,对方也不会不识相到不给我薄面。所以我一向有恃无恐。

  这时站在父皇身边的母后甜腻柔和的声音传入我耳中:「陛下,我看隆儿步
履稳健,精气健硕,内功显是增长不少,这阵子他应该好生用功练武了。」

  母后一边贴心地伸出羊脂白玉般粉嫩的玉手为父皇倒了一杯茶水,一边温言
软语地帮我美言道,妩媚的大眼笑盈盈地看着我,母后一向对我十分宠爱,每次
父皇训话时都会帮我说话。

  「嗯,希望你要有作为国储的担当,不要再像孩童般玩世不恭,这国事日理
万机,我出征后你可要好好勤勉学习,切不可贪玩误事。」父皇严肃地说道。

  我连连点头,这时母后也娇声说:「皇儿,你可不能整日贪玩应付了事,你
父皇操心国事,我也对你多有宠溺,今后你可要更加勤学苦练,要早日成为一个
顶天立地的好男儿,才能做好你父皇的接班人啊,你懂了吗!」

  我看着母后温柔的脸上带着关爱对我娓娓道来,她对我一向十分宽爱,很少
说这些正经的教导话语,赶忙行礼道:「儿臣一定谨遵父皇母后教诲,加倍潜心
努力,不付父皇与母后的重托!」

  「嗯,你要有这份心就好了,你先去吧。」父皇大手一挥道,我转头与美艳
母后妩媚的大眼对视了一下,行礼之后就退下了大殿。

※※※※※※※※※※※※※※※※※※※※※※※※※※※※※※※※※※

  我离去之后,武英殿中。

  「陛下,你我的【龙凤乾坤功】刚刚练到了最关键的时候,你却要御驾亲征,
这…」皇后董淑贞坐在皇帝刘显身边,面带忧色地说道,水蓝色性感宫装紧裹的
丰满娇躯紧紧挨着他雄武的身体。

  「无妨,练这神功不在乎一朝一夕,如今燕军犯界,包围冀州,我当然要以
国事为重,此番出征朕势在必得,必须要为了我大周和太子打出一个太平江山,
太子虽说不爱习武,可是于朝政还是颇有钻研,人也算正直,算是个可以托付的
储君。」皇帝刘显抱住皇后,缓缓说道。

  皇后将臻首靠在皇帝健硕的胸口,精雕玉琢的美手轻轻按住孝仁皇帝的衣襟,
丰满红润的嘴唇微微张口说:「我只怕…我只担心陛下您的安危,刀剑无眼…你
可要好生保护好自己。」说罢美目已经隐隐有了泪光。

  皇帝低头在皇后雪白的额头轻轻吻了一口,笑道:「皇后无需多虑,我【七
大限】神功早已出神入化,【龙凤乾坤功】也已练至四层,当今天下几乎无人可
敌,那燕国蠢猪岂能伤我分毫。」

  随后他又说道:「不过,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切记千万不要单独修炼【龙凤
乾坤功】,突破第四层到达第五层的关口极为凶险,若单独修行失败,将会遭到
功法反噬,不仅筋脉寸断,功力尽失,哪怕有皇家无数灵药强行续命,也苟活得
极为痛苦,所以你千万记住不要单独修炼。」

  皇后点头道:「陛下放心,妾身在陛下凯旋归来之前定然不会继续修炼。」

  皇帝随后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略带苦涩的说:「朕自幼修习那皇家绝学【七
大限】,这么多年来可苦了你了!」

  皇后深知皇帝言语中的情意,满含深情地抬头与皇帝对视,娇媚地说道:
「陛下,臣妾不苦,臣妾与陛下多年来心意相通,已感心满意足。」

  皇帝紧紧抱住皇后的娇躯,凝视着她迷离的美目说道:「淑贞,待朕归来之
时,我们一同冲击【龙凤乾坤功】第五层,只要冲上第五层,就可以完全化解【
七大限】的副作用,到时候朕再来好好疼爱你,补偿你多年来隐忍之苦!」

  皇后低声地「嗯」了一声,挨入他怀中,两人动情地紧紧搂抱在一起,良久
良久…

※※※※※※※※※※※※※※※※※※※※※※※※※※※※※※※※※※

  散会回亲王府的晋王刘充此刻却别有心事。

  这刘充虽然外表高大英俊,其实是十足的色胚,自持富可敌国,平日里就猎
艳无数,最喜丰乳肥臀的中年熟女,只是他心思敏捷,确有几分真才实干,在皇
帝面前十分懂得隐藏自我,又有大把的钱财打点各处,因此劣根性一直没有被人
发觉。

  他平日里出入宫廷,早就对骚艳无比的皇后董淑贞垂涎已久,这美艳皇后平
日里端庄优雅、雍容华贵,整天都是以凸显身材的紧身连衣裙宫装为主,胸部硕
大饱满,还有一个浑圆挺翘,肥美隆硕的翘臀,不管穿什么宫装都会感觉像一个
鲜嫩多汁的浑圆水蜜桃般耸在身后,让他每次都馋的心火直冒。

  奈何皇后身份高贵,武功却又十分高强,他绝对无法用强,因此才一直不能
得手,这肥熟的艳肉就在宫内而不能得的感觉,让刘充每日都心急似火。

  今日听到有军国大事,阴险的他立刻灵机一动,提议父皇御驾亲征,这样他
会带走大部分宫内守卫与许多亲王大臣,到时候只有皇后在宫内,他再想伺机寻
找机会。

  刚才一下子听说太子刘隆提议要他前往到前线,本来以为要功亏一篑,没想
到皇后居然来为他说情,让他留在宫内,他心中狂喜,心想这骚艳皇后难道对自
己有意,但表情却不漏声色。

  他与太子素来不睦,因为两人差不多年纪,而他又自认为处处比太子优秀,
在政界与民间都享有很高声望,皇帝对他的评价也很高,让他有了觊觎皇位的不
臣之心,若是太子身死,自己将是有利的储君竞争者。

  刚才御前会议的时候,他紧盯着熟媚性感的皇后,那妖冶娇躯下高耸硕大的
豪乳、纤细的柳腰,浑圆的蜜桃美臀都让他神魂颠倒,恨不得马上扑到她的身上,
扯下她的包臀罗裙,撕开她的肉丝裤袜,然后将肉棒插进她的蜜穴,狠狠地肏干
她那丰腴肥美、散发着诱人妩媚气息的一身美肉!

  本来骚艳性感的皇后对他从来不假辞色,基本从来没有正眼瞧过他,皇后身
份尊贵,武功极强,他自己有些觉得无法高攀,但是这次御前会议她居然出面解
救自己,帮助自己留在宫中,肯定大有用意。不管她什么用意,此举都正中刘充
下怀,让他仿佛看到了机会,刘充此时一边想着,一个邪恶计划开始在他脑中出
现,想着自己说不定真的能很快就尝尝这块鲜美肥肉的滋味。

※※※※※※※※※※※※※※※※※※※※※※※※※※※※※※※※※※

  从武英殿出来已是晚上,我慢慢骑着马回到太子殿,心想父皇出征之后,这
下不会再有人在宫中找我麻烦,我自得其乐,心中也不免欣喜一番。

  我心中想着今日母后性感的妆容打扮,感叹母后真乃当今第一美女,我从小
便有严重的恋母情节,再加上母后生得极为美艳,身材前凸后翘,虽然我后来肏
干过不少宫女艳妓,早非处男,但依然对美艳无比的母后怀有色心,只不过我从
来都是有贼心没贼胆罢了。

  突然,从旁边草丛冲出来几个黑影,拔出长剑就对我砍来!

  我大惊失色,刹那间反应到,这皇宫之中居然会有刺客!我赶忙闪躲,但是
武功低微的我怎能闪下这些刺客的袭击,我很快就被砍翻下马,身中数剑。

  我边逃边挥剑抵挡,今天没带护卫真是失算,周围居然也没有卫兵,很快我
被逼到一处皇家园林甲山附近,这甲山边上有个水池,慌不择路的我只能跳入池
中,跳下去的时候背心剧烈一痛,又被狠狠地刺中一剑,这剑直接背心透前胸,
把我捅了个透心凉。

  我心想这下完了,绝望地跌入湖中,浑身的剑伤遇到冰冷的湖水,更加刺痛,
因为大量失血,很快头脑就开始模样,周围的模样都扭曲了起来。

  我是要快死了吗,妈的,真是不甘心!

  这时我隐约听到岸边有人说道:「刚才这一剑,已经要了他的命了吧!」

  「那当然,我师兄可是号称天南第一神剑,这种杂鱼货色,一剑还不能毙命?」

  「还是小心为上,命令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们下去搜一下,把尸体捞上
来。」

  妈的,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派来的刺客,千算万算没想到在皇宫内还有人敢行
刺我,我感觉自己的意识逐渐模样,身体越来越往下沉,这皇家园林的水池一般
都很浅,哪里来的这么深的池水。

  我很快跌入到了湖底,感觉到湖面的水流,估计那几个人下来搜查我了,看
来我是彻底完蛋了,也不能动弹,于是我就闭上眼睛等死。

  这时,突然我的身子按到了湖底一个按钮模样的砖头,我一下子被滚了进去,
那砖头从我滚下去的地方立刻合闭,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这湖底居然有个机关。

  我隐约还有些意识,就感觉自己越滚越深,然后好像滚进了一个大水缸,四
周都是冰冷的水,我的眼耳口鼻都浸入了湖水,但这湖水却让我十分舒服。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去,我居然意识逐渐清醒,随后就听见剧烈的「哐当」一
身,我狼狈地滚到了一个泥土地面上。

  我不是应该肯定已经死了吗?我连滚带爬地站了起来,只见这是个十分狭小
的洞窟,我面前有个破裂的水缸,里面有个基座模样的托盘。

  抬头看,上面居然是池水漂浮在洞窟顶端,不知道被什么力量格局,这池水
没法浸没下来,只有水缸那个部位连通着一部分的池水。不过此刻随着水缸破裂,
那个地方的池水也不再流出。

  我随手一模,身上本来应该满是窟窿眼的剑伤居然一个都不见了,我不可思
议的扯下衣服检查,我这华贵的太子袍已经满是血迹潮湿,污烂不堪,但是我的
身子完好无损,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我狠狠捏了下大腿,很疼,看来这不是
个梦,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时我看见洞窟的一侧有个凸起的东西,借助上面湖水折射下来的阳光,看
起来像是个神龛,里面供着一个穿着绿色凯甲的佛像。

  我走上前去打量了一下,从没见过这个样子的佛像,就伸手过去触碰,没想
到我刚摸到这佛像,一阵绿色的光从他身上炸开,直接把我炸的倒在了地上。

  只见在一片绿色光芒中,里面是一个全身铠甲威风凛凛的铠甲战士漂浮在空
中,这铠甲也是绿色的,他戴着绿色的头盔,看不见他的表情。

  我被眼前这奇景吓傻了,只见那绿甲战士大声说道:「来人是否刘雷风的后
代!」

  刘雷风是我朝开国太祖武皇帝,我立刻颤声回答道:「我…我是他的后代,
我是当朝太子刘隆,你…你是谁?」

  这绿甲战士听到我是太子,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笑声震耳欲聋,随后他说道:
「得来全不费工夫,我名叫张玄华,刚才已经救了你一条狗命!」

  我心想这人名号从没听说过,叫这么大声干嘛,不过这人看来确实十分牛逼,
我这么致命的剑伤都能治好,是我的救命恩人,于是恭敬地行了一个礼问道:
「张前辈你好,多谢救命之恩,不知您救我一命,要何酬谢,您又为何在这湖底
洞窟的…的一座佛像之内。」

  张玄华道:「嘿嘿,我的肉身早已灰飞烟灭,此刻只留这精魂在这佛像,等
着有机缘之人前来,看来你我就是有缘人,你又正好是刘雷风后代,我救了你一
命,你需当好好答谢我!」

  我说:「那是那是,我乃本朝太子,你要什么谢礼我都可以给你,只是我现
在自己强敌环伺,朝夕难保。」

  张玄华大笑一声,说道:「你说你己强敌环伺,朝夕难保,你是否练了那刘
雷风的什么狗屁【七大限】,我告诉你,那狗屁武功不练也罢。」

  【七大限】是我朝历来皇室最强的武功,只有坐上皇帝宝座才能练习,在这
张玄华面前居然不值一提,看来我真的是遇到了绝世高手,我马上屁颠屁颠地跪
拜道:「晚辈武功低微,致使被人鱼肉,悔之不及,还望前辈指点。」

  张玄华大笑道:「我这有一门绝世武功,可以传给你,你做我门下子弟,也
算是答谢我的救命之恩。」

  我大喜道:「多谢前辈!只是我自幼未好好练武,根基很差,不知现在开始
练,是否还来得及。」

  张玄华道:「没事,我这武功极易修炼,而且一旦掌握,进境飞快,练至最
后,可达当世无双的境地!」

  我此时没有细想,这武功能练到当世无双,怎么这人还被困这湖底,只是马
上大喜地说道:「好好好!多谢师傅错爱!还请师傅示下!」

  我已经马屁拍上,喊他师傅了,这张玄华立刻放声大笑,然后只见他大吼一
声,身上的绿色光芒直灌入的我体内。

  我立刻感觉一阵强烈的内力冲进体内,尤其是大脑和四肢各处,隐隐还集中
在下身阳具上,我一时有些诧异,但是知道这是前辈传递内力,赶忙闭眼接受。

  很快,张玄华就把武功传完了,这时他身上的绿色光芒已经很淡了,他声音
也立刻变得苍老许多:「好了,我已将本门内力全部传送给你,本门武功没有招
式,全靠内力,只要你内力浑厚,一招一式都可取人性命,不用招式!」

  我心想这倒是个道理,但是我没感觉我的内力比之前强多少,于是问道:
「师傅,我感觉确实身体充沛,但是内力并没有大幅增长,是否还需修炼?」

  张玄华道:「当然,这门武功没法全部传功,你还是只能从头修炼,不过我
已经改造了你的身体,包括大脑构造和你的阳具,更适合你修炼,以后你进境肯
定突飞猛进,天下第一指日可待!」

  大脑和阳具!这是什么鬼!我失声道:「师傅,为何练武还要改造我的身体,
这究竟…」

  张玄华此时大笑一声,说道:「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今后你若有机缘,这武
功会自然自发的在你体内运转,无需你主动修炼!」

  我靠!又没招式,又没告诉我怎么修炼,然后说可以自动帮我修炼,还有这
么好的事,不过我转念一想,这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没有他此刻我已经死了,也
没办法问这么多了,因此我只得说道:「师傅,这…功夫确实特别,弟子…弟子
只能试一试再说了。」

  张玄华又大笑一声,声音震耳欲聋,随后说道:「你师傅我大限已到,就此
别过,希望你好好练功,将我们武功好好传下去!」

  刚说完,就看见他身上的绿色光芒全部消失,绿色盔甲一下子四散掉落在地
上,里面空无一物,随后那绿色铠甲佛像旋转了一下,轰隆一声,在后面出现一
道暗门,里面是一个向上的阶梯。

  我心想,今日遭此奇遇,看来也是与这人有缘,于是简单用泥土把这人的盔
甲埋了起来,拢了个小土堆,然后从哪个向上的阶梯走上去。

  饶了几个弯,我走到顶部,是个死路,但是旁边有个绿色的砖头,与其他颜
色不同,我按了上去,暗运了刚刚运转的内功,只见虽然我什么招式都不会,手
指尖一阵绿光,那砖头爆裂,顶部的机关打开,出现了通往地面的出口。

  我看着手心,哇靠,这内力果然厉害,刚学会一施展就可以捏爆砖头。

  我走了出去,发现这里是皇宫甲山的花园另一端,我赶忙爬了上去,乘着夜
色赶回了太子府。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