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罂粟淫狱·鬣狗】(5) 作者:COCO不当人了!

海棠书屋 2020-11-16 00: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罂粟淫狱·鬣狗】 作者:COCO不当人了!2020/11/15发表于:SexInSex .(5)   「哗……哗……」   耿家别墅的浴室中热气蒸腾,滚烫的水流顺着白皙嫩滑有如凝乳的肌肤流淌   而下,高温使得莲蓬头下宋大美
.

【罂粟淫狱·鬣狗】

作者:COCO不当人了!
2020/11/15发表于:SexInSex

.
(5)

  「哗……哗……」

  耿家别墅的浴室中热气蒸腾,滚烫的水流顺着白皙嫩滑有如凝乳的肌肤流淌

  而下,高温使得莲蓬头下宋大美人儿的玉体被烫的发红,但她依然木木地站
在原

  地,仿佛这种滚烫的水流是一种救赎,一种涤净自己的惩罚方式,在水流淌
过宋

  雅精致的面容、尤其是眼角的时候似乎也混进了其他东西。

  「小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呜呜……」

  高温水流的冲刷持续了一段时间后,莲蓬头下木木站立的宋雅终于轰然崩塌,
捂着脸痛哭起来。她在今早醒来后突然发现自己浑身赤裸,四肢酸痛,触目
可及

  之处满是红痕和咬噬的痕迹,小腹胀鼓鼓、沉甸甸地,稍稍用力一按,就有
粘稠的白色浊液从私处涌了出来。宋雅早就不是什么天真的少女,而是生育过两
个孩

  子的成熟妇人,当然知道从自己下体流出的那些腥味浓重地白色液体是什么
鬼东西,在丈夫不在家的情况下,毫无疑问自己是被其他男人给狠狠地玷污奸淫
了!

  只不过到底是谁?

  门卫宫昆?!

  宋雅第一个念头想到就是那个整日色迷迷的农村小矮子,但是昨夜自己眼睁
睁看他离开别墅,应该不可能是他,宋雅隐约记得最后有意识前,喝下了儿
子耿晓光端来的牛奶,不久后就彻底没了意识,直到今早她浑身赤裸地醒来、发
现自

  己被人奸淫内射的惨痛现实。

  小光他……给我……下药?

  然后?奸淫了……自己的亲生母亲?!

  宋雅突然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浴室里,她晃了晃头试图将这个残忍可怕的推
测从脑袋中甩出去,然而这个推测一旦产生却像生了根一样牢牢地扎根在她
的内心里,怎样都无法释怀,被人奸污她固然是很愤怒,可是怀孕的时候被自己
的儿

  子下药迷奸……而且还射到里面……

  小光……小光他不是这样的孩子啊!!

  然而越是回想,宋雅就越觉得自己儿子有些不对劲,最近一段时间每当不经

  意间和儿子对视的时候,他的目光一直是躲躲闪闪,很多时候儿子自以为没
有发觉,可他却完全忽略了成熟女性的直觉,尤其是被人用目光窥视胸部和屁股
的时候,儿子耿晓光那不经意间向自己身体投来的火辣视线对于宋雅来说简直就
像深

  夜里的手电筒一样明显!

  儿子开始懂得像个男人一样欣赏自己,宋雅虽说有些尴尬,不过却也不是对

  自己风韵犹存能够吸引到儿子这样的小家伙而暗自有那么一点点羞涩和欣喜,
想着他可能是青春期发育的正常情况,只要找机会开导开导就好了,只是千想
万想她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耿晓光!竟然会丧心病狂到给自己下药,身为
儿子去奸淫自己的生母!!这简直就是个变态!!畜生!!!猪狗不如!!!

  想到儿子的液体仍旧残留在自己的身体深处,宋雅突然有一种强烈的作呕感,

  她开始发了疯一样在热水下用力搓揉自己丰腴的身体,每一个角落都不愿意
放过,

  从脚趾到大腿再到阴道深处、接着是丰润的乳房……就好像能够把自己受到
的屈

  辱全部搓下来一样。

  每当搓到那些极为明显的性爱余痕,宋雅就抽泣得更加厉害一些,想到自己
的肉体被这耿晓光这个畜生儿子恣意的凌辱,下药迷晕了自己后,在自己身
上各个部位抽插、射精、揉捏、舔弄、吮吸、啃咬……尤其是自己引以为傲的硕
大美臀,更是得到了格外的关照,以致现在肥美的臀部都处在肿胀的状态,密密
麻麻的掌印几乎将两片臀瓣完全印成了大红色。

  耿晓光!你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对妈妈这样!!呜呜呜……

  莲蓬头被骤然关闭,满是水雾的浴室中只留下了痛苦蹲伏在地上的宋雅和那

  一声声的呜咽。

  十五分钟后,宋雅肿着眼睛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大踏步径直迈向儿子的房间,

  「耿晓光!出来!我有事跟你说!耿晓光?!」

  宋雅头一次使出这么重的力道去砸儿子的房门,也罕见地直呼了儿子的大名,

  以她温柔如水的性格这可只有是在非常愤怒的情况下才会出现的!

  然而房门另一边却始终没有回应,扭了一下把手,房门应声而开,虽然房间
非常整洁,但身为女人的宋雅还是敏感地闻到了空气中那股非常轻微的精液
气息。抽了抽小巧的鼻子,宋雅铁青着脸走到儿子床前,循着气味掀开了折叠整齐
的被子,自己前一段时间丢失的两条丝袜和三条内裤赫然入目,更令她无法
相信的是,她在那一堆内裤和丝袜之中竟然同样发现了自己女儿耿思卉的贴身衣
物,而且无一例外,无论是自己的丝袜还是女儿和自己内裤的裆部内侧都糊满干
涸的精痂,很显然不止被当小菜射过一两次了。

  畜生!!!我怎么生了这么个畜生!

  宋雅脸色煞白,咚咚咚像头母暴龙一样冲下楼去找不见踪影的儿子耿晓光。

  如果说刚才宋雅还有那么一丝丝最后的期盼,那么现在连着最后的一丝丝也
彻底消失了,自己的亲生儿子耿晓光几乎已经在宋雅的心底坐实了他迷奸母
亲的恶劣罪行!

  「宫昆?在吗!?」

  宋雅叉着腰气喘吁吁地敲了敲门卫室的窗户玻璃,手搭遮阳棚往里看了一下,
里面半根人毛都没有,儿子无影无踪本来就让她心底压抑着的怒火无从发泄,
只能去找看管大门的宫昆询问儿子是不是已经出门了,然而本来就不算尽职的
门卫宫昆又无故翘班,这无疑是让宋雅更加火上浇油,暗下决心等丈夫回来无论
如何

  也一定要炒了宫昆!

  这时一阵哗啦啦的水声从门房后传来,宋雅循声找去,只看见门卫宫昆光着
膀子,大裤衩拉到腿弯上,握着他那根尺寸惊人的巨鸟正对着墙根放水,小
指粗细的尿柱从龟头的顶端喷射而出,划过长达两米的一道拱形弧线哗哗地冲到
对面的围墙上,惊人的尿量在尿柱的周围竟然蒸腾起一片水雾,在阳光的折射下
出现了类似彩虹一样的斑斓色带。

  宋雅吃惊地捂住了小嘴,她从没见过有男性能尿到如此气势磅礴,如此雄伟

  的地步。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丈夫,小便时总是一副无比痛苦的模样,扶着
墙半

  天才呻吟着挤出了几滴,常听泌尿科的姐妹们说,男人尿尿越猛,性能力也
就越

  强,就是不知道尿成这样是不是也性能力也一样超乎常人呢?

  呆呆的走到了赖三的身后,这个矮小瘦削的男人没想到也颇有些料,后背虽
然不宽但一条条的肌肉发达,爆发力十足,相比之下他的后腰则要显得细上
一些,如同公狗腰。

  更有意思的是,瘦得跟猴一样的赖三浑身大部分的肉几乎都集中在了屁股和
大腿上,他那两块壮硕发达的臀大肌在撒尿的时候紧紧绷着,不时耸动颤抖
几下,显得动力十足。不知道为什么宋雅脑中突然浮现起短跑比赛时运动员那高高
撅起,力量感十足的屁股来。

  尤其是他那根毒蟒,宋雅以前在医院无意间也看到过,只是觉得完全没有现
在来得硕大,原本虽然也很大,不过是根蔫茄子,现在的则好突然吃饱喝足
吸满了水分一样,变得黝黑发亮精气十足,殊不知这还要感谢她宋大美人自己的
淫水卵浆滋润。

  酣畅淋漓地尿了将近半分钟,赖三总算是将尿泡里的骚尿放了个干净,他握
住自己那根半软不硬的毒蟒,上下抖动了几记,将尿道里残余的尿液甩出来,
这才重新把它收回了大裤衩里。

  「唉!!吓俺一跳,俺刚撒尿呢,没看着宋姐过来。有啥事找俺?」

  赖三故意挺着下体,对准宋大美人,他那条大裤衩下连内裤都没有穿,硕大
的阴茎轮廓在空荡荡的裤腿中一眼就能看到。

  「你……」

  宋雅连忙把视线从赖三的下体挪走,看着四周的风景有些慌乱,一下子不知

  道该说什么,想了一会儿才磕巴着补充道:「我想、我想问问你、看没看到小
光?」

  「昂,耿晓光啊!俺看他一大早背着包就跑出去了,俺喊他他也不理咧,好像
有啥着急事儿似的……」

  「那你能帮我调一下监控吗?我……我有点私事要查一下监控……我知道家里
公共区域都是有摄像头的……」

  「那你得跟俺去门卫室查了!」

  赖三带着宋雅往门卫室走去,心中一阵狂喜,没想到自己这赃还真的栽成了!

  昨晚精虫上脑狠狠地干了宋大美人一炮,劲儿过了以后他正后悔没法收场,
生怕早上起来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能吃人的耿老虎,他甚至想过连夜逃走,但
尝过宋大美人的滋味后,要让他全盘放弃他是真的不甘心。忐忑之下还是选择留
在这里,而且稍微布置了一下,想把脏水泼在耿晓光脑袋上,没想到单纯的宋雅
真的

  被自己的布置引到了耿晓光身上,以为是自己儿子迷奸了她。

  事实上耿晓光那怂蛋哪敢干这种胆大包天的事情,就连这个迷的过程也是赖
三威逼利诱下他才敢下手,至于奸他可是万万不敢的。

  昨晚赖三摆明车马几乎相当于在耿晓光的面前奸淫了他的母亲后,胆小的耿
晓光已经被吓得肝胆俱裂,没想到自己竟然是亲手引狼入室,导致母亲失贞,
再被从母亲房间出来的赖三一顿唬吓,他几乎是连夜就收拾背包头也不回地逃
了出去,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赖三竟然依旧留在了这里,而自己出逃的行为也
无疑将所有的脏水都主动接了过去,在宋雅的心中坐实了一个迷奸母亲的畜生儿
子形象。

  赖三大马金刀地坐在凳子上,鼠标在电脑屏幕上来回点动着,站在他身后聚

  精会神的宋雅不由自主地向前俯身,那两只肥硕的吊钟型奶瓜就垂在赖三后
颈上

  不到五公分的地方,女体的温暖几乎隔着空气都能被他的后颈感受到,宋雅
混合

  着浓烈雌性荷尔蒙与乳香的体味在不断挑动着他的嗅觉神经,一缕缕发丝不
经意

  间搭在他的脖子上,痒痒的。

  「啊!不行不行!找不到!应该是坏掉了!」

  赖三故意猛地一抬头,满是头油的秃脑袋直接顶了宋大美人的香奶一下,只

  觉得沉甸甸温乎乎,说不出地享受。

  「呀!」

  宋雅抱住胸口往后推了一步,赖三这一顶让她有些发涨的乳房一阵舒爽,经

  历过昨晚的迷奸后,她在沐浴时就羞耻地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完全被唤醒了
一般,

  开始变得敏感十足,两只乳房变得前所未有地坚挺,有些类似于以前哺乳期
的涨

  奶状态,尤其是将那些粘稠的精液从阴道里一点点抠出来的时候,她竟然连
着小

  小地高潮了两次,这也不由得让她暗自骂了自己几声荡妇婊子。

  「那……那好吧……」

  宋雅有些为难地蹙了蹙眉,心思沉重地转过身去,刚想迈出门,却又被赖三

  叫住。

  「宋姐,你找耿晓光啥事啊,俺说不定能帮上哩!」

  「私……私事,你不要管那么多!看好门别让不认识的混进来就行!」

  「哎?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咧!俺可是想帮你来着,反正他可是不好找,
要是俺日了自己亲娘,俺也得赶紧脚底抹油找个没人的狗窝趴起来哩!这小
子昨晚就跑了,现在你再想找——没影了去球!」

  「你!!」

  宋雅刚想迈过门槛,听到赖三不满地自言自语直接脚下一软,险些一个跟头

  栽了出去。

  「你别胡说八道!!!我、我找我儿子就是有点事情!!再敢胡说,我非让老

  耿收拾你不可!」

  赖三把臭脚丫子放在桌子上,摸出根牙签来懒洋洋地剔着他那口大黄牙,对

  宋大美人虚张声势的威胁根本不睬,继续慢悠悠地说道:「俺可是乱讲胡话
的人,

  亲眼看见咧!你红口白牙冤枉俺,也不怕嘴上生疮脚底流脓!俺亲眼看见你
那个小崽子耿晓光给你下药抱到楼上去的!乖乖,恁小崽子胆儿也忒大了,小娃
娃不大他敢愣日亲娘咧!俺都有点害怕了,赶紧跟上去,结果还挨了一脚!耿晓
光那

  小畜生一边啃你奶子一边骂俺多管闲事,等啃够了,二话不说扒了你裤衩照
着那逼眼子里面就是捅哇,那岁数的小崽子就是这揍性!火气可忒旺了,俺拦都
拦不住!啧啧,

但还别说,你逼眼子可真嫩嘞,还是粉嘟嘟地,跟个大姑娘似的!」

  「你……」

  宋雅不敢置信地看着赖三仿佛下一秒就要昏厥过去。

  「……这还不算完,俺看那小崽子抱着你耸得差不多,估计要尿怂,俺就赶

  紧叫他拔出来,结果这小子死活赖在你大屁股上不下来,非要尿里面!!这
不是

  畜生是什么!俺就劝说小子你日亲娘可以,别他妈的把怂水也往里面尿,儿
子日大亲娘的肚皮,以后地府都不收咧!你猜这小崽子说啥?——他说他日自己
亲娘干俺屁事,还说你肚子里早就揣了个崽子,他想怎么射就怎么射!还说要把
你肚子里的崽子捅出来,正好给你种上呢!这不是畜生是什么,你说说!」

  「你血口喷人!!!」

  宋雅粉面几欲滴血,指着赖三尖叫道。

  「你这可就丧良心了,俺可是好心告诉你的咧,你要不信,俺可是看过你娃骑

  你光屁股蛋的,还知道你是个白虎星,裤裆里没毛咧,你肩膀头上那小崽子
可还咬了两排牙印,不信你就让俺看看你肩膀!

  当然,你要还不能信,说俺口说无凭,那这个……你总该信了吧!」

  赖三从抽屉里抽出一张照片,轻飘飘地飞向宋雅。

  宋雅几乎是本能地结果这张照片,视线刚刚落上去,就再也拔不出来了。

  拍摄这张照片周围的环境她再熟悉不过,分明就是自己的卧室,照片上的自

  己浑身赤裸,两腿大张地躺在床上,本就没有毛发覆盖的私处可以说彻彻底
底地

  暴露了出来,在自己的身边,一向乖巧听话的好儿子耿晓光脸涨得通红,握
着自

  己那根明显处于勃起状态的阴茎,正对准自己的阴户……

  「骗子!混蛋!无赖!」

  宋雅疯了一样把这张照片撕得粉碎,大口地喘着粗气看向赖三,然后绝望地

  发现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了一整沓……

  「你尽管撕,俺这还有的是,啥姿势的都有,嘿嘿,别打歪主意,你要是起歪

  心思,俺保证不过一天,你宋大美人和自己儿子乱伦通奸的照片,可就满世
界都是喽!」

  「你威胁我!我老公他不会放过你的!」

  宋雅气急败坏地威胁到,只不过她对于这种事情显得不太熟练,根本没有威

  胁性可言,那面红耳赤的娇嗔模样反而让赖三口水直流,恨不得立刻就把美
人按

  在胯下大快朵颐。

  「呦呦呦,俺可是怕死耿老虎喽,耿老虎可是大人物,罪恶克星,西北第一好

  人!看俺一眼俺都敢哆嗦咧,只是——你敢告诉你男人吗?!告诉耿老虎你
宋雅和自己的亲生儿子耿晓光乱伦通奸,就连逼眼子都被亲生儿子的怂水儿给灌
满了?!」

  「啪」一只红色巴掌印浮在赖三脸上,他给这一巴掌抽的连着转了两圈才停

  下,脑瓜子嗡嗡作响。

  「给我闭嘴!」原本笑得满脸褶子都开花的小黑个万万没想到,向来温婉内

  敛,外柔内刚的一家之母被他威胁得头脑发胀,听到他甚至开始要告到丈夫
那里

  去,再也忍不住心头怒火,她从手边拿起看门的电棍,对着矮小的男人就是
一棍捣实。赖三在这狭小的保安室躲闪不及,被高压电棒顶在腰眼「噼里啪啦」
电了个结实!整个人像个膨胀到极限后一下子被戳破了的气球,瞬间软了下来,
躺在水泥地上如同一只离了水的鱼抽抽不停。

  「啊!」宋雅被这一幕吓得不轻,手头的电棒也「吧唧」摔在地上。

  她刚才正在气头上,原本只是吓唬吓唬宫昆让他住嘴,不想失手把电棒调到
最大挡,竟然电得小黑个开始口吐唾沫直翻白眼。

  「啊你!你没事吧?!」宋雅作为专业护士长,连忙低头仔细看了看赖三干
瘦的胸脯,确保他还在呼吸之后,立刻转头开始在狭小的保安室里翻找藏匿
的相片。

  其实对于这种事她确确实实是心虚害怕了,她不敢想象一旦自己的丈夫得知
如此噩耗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说不定他真的会一枪崩了自己的亲儿子,再
一枪崩了自己?!

  宋雅不敢再去胡思乱想,她现在全部心思都在抽屉里数量多到夸张的相片上,

  从自己洗澡到事后的不雅照,甚至还有女儿耿思卉的各种内衣照,看得她浑
身发抖,怒不可遏!

  「啊呃!!!」一支电棒突然顶在宋雅小腿上,冒着蓝光的激烈电流顺着满
身香汗的柔嫩肌肤,一路传导至美人全身各处,喉头不停地发出怪叫声!

  「老子!真是!给你!脸嘞!!」歪斜个嘴的赖三,躺在地上匍匐着摸到电棒,

  拼了老命,向前一伸手把电棍按在了宋雅小腿上,大拇指抵住电棒开关,直
电得宋大美人跳起霹雳舞来。赖三还眼冒金星,慌乱间也没来得及找准位置,
电棒在宋雅小腿上的裙子上来回晃动,却没发挥出100%的电力,饶是如此,宋大
美人还是被电得浑身抽搐,只能牢牢扣住桌子,喉咙里「吱吱」作响,不肯倒下。

  「妈的!给!老子!跪!!」赖三见这贱人死死抵抗,左手一发力撑起半边身子,

  右手拿稳电棒,对着那肥美的巨大硕臀结结实实地顶死「呃呃呃呃!!!」
宋雅

  整个螓首向后弯折成90度,蓝色电流刺激得她再稳不住双腿,膝盖一软,
「叭」

  一声跪在地上!赖三见这匹母马终于跪倒,右手却仍不拿开电棒,对着那已
经略

  微有些潮湿的股缝,全力塞了进去!

  「宫!昆!!」宋雅双眼猛地张开到极致,咬着牙齿,撕心裂肺地大喊一声。

  赖三被一嗓子吼得耳膜欲破,差点手软将电棒弄落。

  「叫!你他妈再给老子叫啊!贱人!」蓝色电流照射在赖三扭曲歪斜的丑脸

  上,让他看上去如同地狱来的小鬼。

  「啊啊!啊啊啊!!」宋雅再忍不住敏感处强大的电流刺激,肥臀一松,竟然喷出

  一股尿液,这股淡黄尿液夹杂着些许阴道最深处的精液,一同喷了个干净!
看到一向高雅优美的宋家主母竟然在自己面前喷尿喷精,赖三内心黑暗的凌辱欲
得到极大的满足,一对脏手摸上湿漉漉的窄裙,「唰」一声,宋雅红润肥美的臀
部时隔半日又出现在他眼前。

  「呃……」宋雅趴跪于地,一对巨臀此刻被赖三拉开裙子,白花花的嫩肉湛

  露无遗,在她昏迷前的最后一秒,只听到赖三在身后,嘿嘿嘿的淫笑。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