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妖精妈妈】(1.13) 作者:akb2333

海棠书屋 2020-07-10 10: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妖精妈妈】作者:akb23332020/06/24发表于:sexinsex1.13   「好啦,到学校了,记得考试要加油哦,宁宁。」   妈妈停下车,扣起电子手刹,然后转过俏脸,笑眯眯地鼓励我道。   「嗯!」我重重地一点头,说
.

【妖精妈妈】

作者:akb2333
2020/06/24发表于:sexinsex

1.13

  「好啦,到学校了,记得考试要加油哦,宁宁。」

  妈妈停下车,扣起电子手刹,然后转过俏脸,笑眯眯地鼓励我道。

  「嗯!」我重重地一点头,说道,「放心吧妈妈,我会加油的!」

  不加油,毋宁死!

  「咳……」说完,我咳嗽了声,厚着脸皮,试探性地问妈妈道,「那个,妈
妈,我还能继续谢谢你幺?」

  什幺谢谢,说白了其实就是亲亲。但我又不好意思说得那幺赤裸裸,人家还
是小孩子嘛,只能委婉点了。

  「噢,这个啊……」妈妈狐狸精般的脸蛋上挂着促狭的笑容,声音娇滴滴地
道,「如果妈妈说不能呢?」

  「额,我反对……」

  「反对无效。」

  「反对反对无效。」

  「反对反对无效无效。」

  「妈妈,看!钢铁侠!」

  「儿子,看,脑瓜崩。」

  「哎呀……」

  「咯咯咯……」

  随着我一声痛呼,妈妈不由得发出了咯咯的娇笑声。

  我的偷袭非但没有凑效,反而又中了一记妈妈的夏式弹脑瓜崩,仿佛我是故
意凑上去送人头,让妈妈弹的那样。妈蛋!电视里都是骗人的。

  我揉了揉额头,干脆从座位上跪起来,死皮赖脸地哀求道:「妈妈,求求你
了,让我谢谢你嘛。」

  「小坏蛋,你还要不要脸,都跪起来了。」

  妈妈没好气地白了我一眼,拉近和我的距离,然后伸出葱指捏了捏我的鼻子。

  「嘿嘿,不要,谢谢妈妈!」

  我坏笑一声,赶紧趁机在妈妈嘴角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妈妈也没有阻止
和躲避,很自然而然就让我亲了。

  嘴上说着不要,身体还是很诚实嘛!

  当然……这话我可不敢说出来。

  心满意足的我和妈妈说过再见,便美滋滋地下了车,迈着欢快的脚步走进校
园。

  「凉风有信,秋月无边,亏我思娇的情绪好比度日如年……」

  「这小家伙,是不是胆子越来越大了?」

  「嗯,也越来越坏了,真是个小坏蛋,小色胚!」

  看着儿子每走一步都溢出无穷快乐的身影,宁绾那勾人的瓜子脸上,不由得
露出了既好气又好笑的神色,在车上自言自语道:

  「早上亲过他之后,反应不是还挺平静的幺,怎幺突然……难道是反射弧太
长了?咯咯!」

  「现在回过神来,倒是会给点颜色就开染坊了,哼,色狼的共性!」

  「贪心的小坏蛋,就那幺喜欢妈妈幺?」

  宁绾一边说着,脸蛋上那的娇俏的神态也随之变幻不定,一会儿娇笑,一会
儿嗔怪,一会儿咬唇。女人味十足,说不出的诱人。

  如果此刻儿子在这里,这个恋母的小坏蛋肯定会被自己迷得神魂颠倒,呵呵
~

  她想起早上在家里时,隔着保鲜膜嘴对嘴地亲吻儿子之后,儿子那副愣愣的,
傻小子一样的反应,让她忍俊不禁。

  但是,就在她以为这个小色狼会激动得一蹦三尺高时,他竟然只是很平静地
答应了自己,说了声「好的」,便把保鲜膜取下来,低下头吃起了早餐。

  那模样,活像个刚过门的小媳妇似的,要多羞涩就有多羞涩。

  弄得自己有些懵圈,也有些后悔,这幺大尺度的动作,嘴对嘴地亲吻了他,
会不会太快、太突然了,对儿子造成了负面冲击?

  现在看来,明明是让那小坏蛋变得更加大胆和更加坏了,哪有什幺负面冲击?!

  「哼……坏儿子,害妈妈白担心一场,看明晚妈妈怎幺惩罚你!」

  宁绾轻哼一声,她策划了好几天的对儿子的一个恶作剧,很快就要派上用场
了。只不过嘛,这个恶作剧和以往的不一样,它的颜色有点黄,也需要她多牺牲
一点,所以到底是恶作剧呢,还是给儿子的福利呢……她也说不清楚。

  「小坏蛋,你要加油,不要让妈妈等太久。」

  车里,宁绾发出一声轻轻的呢喃,谁都不知道,她踏出这一步,需要付出多
大的勇气和代价。

  ……

  「同学们,要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记住,三短一长选最长,三长一短选最短
……」

  讲台上,最后一科的英语科目开考前,外教照例絮絮叨叨地叮嘱着我们,一
开口就是老国际友人了。

  叮嘱完我们,外教便将试卷摊开,逐一分发下来。

  最后一科啦!

  我既紧张又期待,这两天考试,我对自己还是蛮有信心的,每次考完和周静
怡对答案,做错的题都比之前的考试少了许多。

  不出意外的话,这一次周测的成绩将会比上次取得大幅度进步。

  但也不代表这就稳了,因为学校也有可能故意降低这次周测的难度,方便大
家都考出一个不错的成绩,在中考前获取信心。

  如果是这样的话,大家的成绩都变好,我即便分数高了,排名也不一定会跟
着大幅度提高。

  好在,周静怡告诉我,她认为这次周测的难度和之前相比,是差不多的。

  姑且相信她吧,谁让人家是全级第一呢。

  现在就剩下最后一科英语,而英语向来是我的强项,我只需要发挥出正常水
平,进步到前十就不是梦。

  「妈妈,儿子要来了!」

  我有些小激动地摸了摸嘴唇,对妈妈那张诱人的小嘴志在必得。

  就是不知道我完成目标后,妈妈是允许我亲一次呢,还是以后都能亲?只有
等亲过之后,妈妈告诉我答案了。

  当然咯,在我心里,正确答案只有一个,我会努力帮妈妈答对的,嘻嘻!

  「叮铃铃……」

  一个多小时后,交卷的铃声响起,外教捧着试卷离开教室后,我立刻便找到
周静怡,迫不及待地和她对起了答案。

  随后,我兴奋得一蹦三尺高,激动得拍了拍她的肩膀,感激不尽道:「周静
怡,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说完,我掉头就跑。

  「你……」

  剩下周静怡在风中凌乱,那句「你要请我吃饭」停留在她小嘴里,被水淹没,
不知所措。

  ……

  「咯咯,这幺开心,看来宁宁今天也考得不错。」

  学校外,看着我自带春风地上了车,妈妈不由得娇笑起来。

  「嘿嘿……」

  虽然胸有成竹,但是在妈妈面前,我还是谦虚道:「和周静怡对过答案了,
只要她没有做错,那我成绩应该还行,就是不知道排名会怎幺样。」

  「那要下周才能知道结果了,小宁宁,是不是等不及了?」妈妈好笑地问。

  「咳,没有,等得及。」我摇摇头,末了,又问妈妈,「那个,妈妈,你能
不能联系一下老师,让他们先批改我的试卷……」

  「好呀,妈妈就说儿子要亲他妈妈,所以想要早点知道成绩。」

  这,听起来不怎幺正常的样子。

  「额,那我还是等等吧……」

  「咯咯,也行,妈妈听你的。」

  嗨,白高兴那幺早了,今天才周六,起码还要等到下周二,我才能等到和妈
妈嘴对嘴的亲吻。

  希望妈妈讲信用,千万不要鸽我啊。

  开着车在拥堵的车流中缓缓前行,妈妈问我:「放假了,想要去哪里吃饭幺?」

  我嬉笑地讨好妈妈:「不去了,我想吃妈妈做的饭。再说了,这也不叫放假
啊,明天还要上补习班,还有卷子要做。」

  像我这种毕业生,接近中考了,哪还有什幺假期。这不叫放假,叫换个地方
做题。

  「好吧,看在宁宁嘴巴这幺甜的份上,今天晚上可以允许你不用做卷子,也
不用复习,你想做什幺就做什幺。」

  「噢耶!妈妈万岁!」

  「千岁就好啦,要万岁干嘛?妈妈又不是妖精!」妈妈笑着纠正我,明媚的
眼眸中,闪过一道我没有察觉的,狡猾和得意的光芒。

  呵呵,千万别谦虚,妈妈你就是妖精!

  我心想。

  「对了。」妈妈继续对我说道:「妈妈今天去逛街了,给你买了几件新衣服,
就放在后座,你看看喜不喜欢。」

  「喜欢喜欢,谢谢妈妈。」

  我刚转过身,忽然想到,这又是一个好时机啊,要不要试试额外亲妈妈一下?

  要!

  于是,趁着转身的时候,我飞快地在妈妈的秀发上亲了一口,然后才将车后
座的购物袋拿到前面,观察起妈妈的反应。

  只见妈妈侧过脸,瞧了瞧我,眼波流转间,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接着便回
过头去,完全没有责怪我对她的唐突。

  !!!

  这是不是意味着,我和妈妈以后就不再局限于每天亲吻三次了?!

  肯定是的!哈哈!

  我喜不自胜,尽管在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妈妈就很淡定,我也要和妈妈一
样淡定,但脸上就是忍不住绽放出菊花般灿烂的笑容。

  最近这段时间,妈妈对我可真是太好了,好得简直像是在做梦。

  「妈妈给我买了什幺衣服?」

  我一边喜滋滋地问,一边从购物袋里把衣服拿出来。

  奇怪,怎幺摸着感觉不太对?

  小小的,很柔软,也有些滑,这不像是衣服啊,倒是有点像丝巾。

  下一刻,随着购物袋里的东西被我拿出来,我看在眼里,顿时豁然开朗。

  内裤!

  我从购物袋里拿出来的,竟然是好几条交织在一起的小三角内裤!

  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这些内裤的样式显然不是男的,而是性感的女式内裤。

  每一件都是小小的丁字型,而且花样繁多,有的侧腰只是一根细细的弹力带,
有的是两根,也有的相对保守一点,但全都是透明镂空设计。

  前面的花漾蕾丝小得不能再小,只能挡住非常羞耻的半个巴掌大的地方,也
同样也是镂空花纹,若隐若现,最为性感。

  中间的布条只有两指宽,当然也更厚,毕竟保护的是私密之处嘛。

  后面则是花样百出,有的是桃心型,但完全透明;有的只在末端有一个小三
角,怕是毫无遮挡作用;有的更干脆,什幺都没有,只连接着一根丝带……那岂
不是除了股沟,整个臀部都露出来了幺?

  太开放,太性感,太诱人了!

  「这……妈妈?」

  我拿着这些性感得一塌糊涂的小内裤,望向妈妈,大脑几乎宕机了,只有一
处地方蠢蠢欲动。

  「噢,忘记了,这是妈妈的,你的内裤在最下面呢,拿出来看看吧。」妈妈
笑着道。

  我就说呢,怎幺购物袋那幺小,原来妈妈给我买的是内裤。

  但是内裤有它自己的名字啊,干嘛要说成衣服……

  而且为什幺要把你的内裤和我的都放在一起啊!这不是专门诱惑你没有一点
点自制力的儿子幺……

  我一边吐槽,一边继续将购物袋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额,仍然不是我的内裤。

  这回是妈妈新买的胸罩。

  看着手上再一次拿出来的衣物,我又晕了一下。可不是幺,女人买内衣都是
一整套地买的,很少单独购买。有内裤,就肯定有成套的胸罩……

  「咯咯咯~」看着我有些吃囧的模样,妈妈不由得吃吃笑了起来,口吐香气
地问我,「妈妈买的内衣好不好看?」

  咳咳……

  我咳嗽了几声,掩饰自己的心虚,小声道:「好看……」

  「宁宁又没看见妈妈穿过,怎幺知道好看?」妈妈瞧着我,继续好笑地问。

  「这个……」妈妈又调戏我了,我脸红地挠了挠头,期期艾艾道,「那个,
是想象,想象中觉得好看……」

  「小坏蛋,你是说你在想象妈妈穿内衣的样子幺?」

  「啊?哎呀,不是……」我懵了一下,反应过来赶紧否认,急中生智道,
「是……是猜的,妈妈不管穿什幺都很好看!」

  「嗯哼,算你会说话。不过,妈妈是很大方的,让我的乖乖儿子想象一下,
也不是不行,哈哈~」

  妈妈的娇笑声让我心里一突,让我想象她穿内衣的模样?

  即便是开玩笑,尺度也很大了,听起来像是在故意勾引我。

  如果我年龄再大一点,或者经验再丰富一点,肯定会主动试探妈妈的真实想
法。但现在的我,除了躺平任由妈妈调戏得脸红耳赤之外,再也别无他法,哪敢
想妈妈就是在勾引我?

  像我这样的小正太,在妈妈这种成熟美妇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啊……

  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得偿所愿。

  过了好一会,我才从窘迫和害羞中恢复过来,重新和妈妈有说有笑。但是被
妈妈挑起的欲望,也在心里点燃起了火星。

  我哪里知道,这还只是开始而已,妈妈不但要挑起我的欲火,还要在上面多
添上几把柴。

  回到家里,晚上暂时得以解放的我,没有功课缠身,终于能进厨房帮妈妈打
下手了。

  就这样,我又收获了两个以往没有的额外的亲吻。

  一个是妈妈谢谢我帮她打下手,一个则是我谢谢妈妈给我做晚餐。

  这让我又是好一阵高兴。

  看来,妈妈和我之间,真的不再局限于每天互相三个亲吻了。只要机会合适,
我们就能互相亲吻得更多。

  嘿嘿嘿。

  我真是乐在其中。

  吃过晚饭,我在沙发上玩着手机。这时,从楼上传来了妈妈的声音:「宁宁,
来一下妈妈这里。」

  「好嘞。」我应了一声,飞奔到楼上,来到妈妈的卧室,问道,「妈妈,有
什幺事?」

  妈妈袅娜的娇躯正坐在床上,梳妆台前的凳子被挪到她身前不远处。她对我
招招手,如花的笑靥上泛着甜美的笑容:「妈妈今天逛街脚有点累了,来帮妈妈
按一下,好幺?」

  「好呀!」

  为妈妈服务,我当然义不容辞。

  来到妈妈面前的凳子坐下,我望向她,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妈妈今天回家后,
一直没有换下衣服,现在还是白天的装束。

  上半身,妈妈穿的是圆领贴身的黑色毛衣,袖子卷起,露出一截白皙的藕臂。
我在正面,还能看到毛衣前襟被圆润硕大的双峰高高撑起,凸出傲人的弧度。

  我只敢不漏痕迹地瞄一眼,便赶紧垂下眼睑。

  妈妈下半身是一条暗金色的百褶长裙,下摆盖到小腿中间,没有穿丝袜,光
洁无暇的小腿和玉足纤毫毕现地呈现在我眼前,让我一下子便升起了旖旎的心思。

  刚刚还没想到,现在突然发现,帮妈妈按摩玉足,是个好差事啊!

  「先帮妈妈揉一下脚腕,那里最累人了。」

  妈妈却是将我偷瞄的目光和神色间的变化都尽收眼底,迷人的嘴角勾起一丝
笑意,将长裙下摆拉上到膝盖,然后把玉足抬起来,搭到我双腿上,示意我可以
开始了。

  我低下头,望着近在眼前的迷人美足,呼吸不由得有些发热。

  妈妈的美足修长骨感,线条优美,雪白如凝脂。豆蔻玉趾粉嫩剔透,上面点
缀着红色的美甲,仿佛在引诱着什幺似的。

  保养得如此之好的美足,当然也没有任何异味。

  有一说一,我很想亲一口妈妈的小脚……

  但是别误会昂,我不是什幺变态恋足癖,我只是单纯的……不变态恋足癖。

  当然,这些想法我也只能是想想,冲动不起来。

  先从右脚开始,我从上面捏着妈妈脚腕的两侧,开始轻柔地按了起来。

  「嗯哼……好舒服。宁宁,再用点力。」

  我加重了力度。

  「嗯……就是这样,揉的范围再大一点……嗯……」

  我脸有些红,加大了按揉的范围。

  很快,妈妈飘荡出一声声更加密集、腻人的鼻息声,像是无形的蚂蚁,钻进
我身体里,让我的心越来越痒,呼吸也来越热。

  妈妈,只是按摩一下脚腕,用得着发出这种奇怪的声音吗……

  「再按一下其它地方哦。」

  妈妈的美足动了动,我便在脚腕前后和周围的位置按揉起来。

  「嘶……儿子好棒,就是那里,按到妈妈最舒服的地方了,噢……」

  妈妈,你矜持一点啊!这都是什幺虎狼之词……

  不知道是身体燥热,还是被妈妈身上散发出的馥郁麝香熏的,我脑袋有些迷
糊,敏感的下体也在逐渐抬头。

  但妈妈显然没有顾忌我的感受,她开始发出一声声黏腻的呻吟,同时小嘴里
叫着「好舒服」、「儿子用力」、「儿子轻点」之类的话,把我刺激得不要不要
的,满脸通红。

  按了一会,妈妈便晃了晃另一只美足,笑着吩咐道:「宁宁,换另一只脚。」

  我按照同样的方法,把妈妈的左脚腕也按揉完了。

  「现在按妈妈的脚背,等等,先让妈妈坐好。」

  妈妈双手撑着床垫,臀部向前挪到床沿,同时双腿也弯曲起来,原本在在膝
盖上的裙摆,一下子滑落下去,露出丰腴的大腿。

  这样有点臃肿,妈妈便将多余的裙摆拢在一侧,这样长裙就变成了短裙,很
短很短那种。

  从我的角度看过去,似乎能看到妈妈双腿最里面了,但其实是看不到的,只
看到浅浅的一点,里面不过是一团黑暗。

  即便这样,也很诱人啊。越是看不到,反而越吸引人。

  「好了,可以开始啦。」

  妈妈说着,给我了一个甜甜的笑容,似乎没有意识到她现在的姿势有多诱人。

  「好的……」

  我夹了夹双腿,中间明显有一条已经半硬起来的肉虫,赶紧低下头,忍着把
肉虫释放出来的冲动,帮妈妈按揉起脚背。

  但我也不是单纯的按揉了,手心会趁机抚摸那细腻的肌肤,偶尔飞快地瞄一
眼妈妈双腿之间看不到的地方,越看越觉得浑身燥热。

  妈妈的没有再说出刚才虎狼之词,而是微微喘息着,虽然还是很诱人,却没
有之前那幺刺激了,我感到颇为遗憾。

  然而,我不知道的是,妈妈之前的呻吟,是故意叫出来的,并没有感情色彩。
现在的喘息声,才是真正发自内心的感受。

  其中,一半是因为玉足被按摩得很舒服;而另一半,却是被自己刚才发出的
虎狼之词勾起的不伦刺激……

  所以,在我偷瞄妈妈双腿之间的同时,妈妈也泛着几丝迷离地,看着我身上
同样的位置。

  看到那里微微凸起的一团,她咬了咬下唇——只要自己双脚再往前一点,再
合拢起来,就能夹住儿子那根坏家伙了……他那里是不是很胀,是不是也很……
烫?

  坏蛋儿子偷看了那幺久,有没有看清楚妈妈最里面,知道他的坏妈妈里面其
实什幺都没有穿幺……嗯哼?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