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影视剧H改编——《小欢喜》】 (6) 作者:jukeschinese

海棠书屋 2020-07-10 10:00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影视剧H改编《小欢喜》】 作者:juekschinese2020-6-24发表于S8   第六章:补习性事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林磊儿便早早地起床,吃完小姨童文洁做的早餐后,出门围着小区跑了两圈,出了一身汗。
.

【影视剧H改编《小欢喜》】

作者:juekschinese
2020-6-24发表于S8

   第六章:补习性事

  一夜好梦…

  第二天一大早,林磊儿便早早地起床,吃完小姨童文洁做的早餐后,出门围
着小区跑了两圈,出了一身汗。

  等林磊儿跑步回来的时候,方一凡还在睡觉,今天不用上学,他可不得使劲
地睡个饱,就连小姨童文洁也不会催他起床。

  早上9:00不到,童文洁约着宋倩早早地出门去上瑜伽课了,家里只剩下
依旧无所事事的小姨父方圆,以及依然睡得像死猪一样的方一凡。

  林磊儿感觉有些无聊,也不知道要做些什幺来打发时间,学习是不存在的,
要是以前的林磊儿铁定在书桌前题海作战。但现在的他,随随便便一份考卷,拿
个满分都是轻轻松松,两世为人,本来不是个爱学习的人,现在哪还有啥学习的
兴趣。

  无聊的林磊儿只能和小姨夫,一起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剧。不知道方圆这
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怎幺净喜欢看些家长里短、婆婆妈妈的狗血剧,看得林磊儿
直打哈欠。

  快到10:30,方一凡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出来洗漱,完了之后,早饭也
不吃,又窝回了床上,此时正躺在床上,拿着手机在看着什幺,还呵呵傻笑着。

  林磊儿正准备探头去看看方一凡在干嘛的时候,就听到兜里的手机响了,拿
出来一看,发现是一个陌生号码,不过区号显示的是北京,也没多想随手接通了,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女声,“磊儿,我是你肖楠阿姨呀,就是王一笛的妈妈,你
还记得我们昨天约好的事情吧?你现在有时间过来给我家小迪补课吗?”

  “你好,肖楠阿姨,现在吗?好的,时间我有,那我现在就过去!”林磊儿
也不推辞,顺势答应下来。

  王一笛她家租住的房子也在小区里面,也不远,走过去不到5分钟,等林磊
儿到的时候,王一笛他妈妈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林磊儿过来,肖楠满脸笑容,
客气地将他迎进了门,一边给他拿拖鞋,一边客气道:“磊儿,不要客气,就当
在自己家里一样,小迪在房间里面,我这就带你过去。”

  进门看了看屋子的格局,和他们现在住的那间户型差不多,也是2室1厅的
那种,开放式的厨房,收拾得挺干净,可以看出肖楠是一个蛮会持家过日子的女
人。

  “小迪,磊儿来了,你也不说出来迎迎,太不懂事了!”说着肖楠便推开了
一间房门,对着里面笑骂道。

  然后便见王一笛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林磊儿之后,王一笛先是朝他点点头,
甜甜的笑了笑,然后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道:“磊儿,麻烦你了,大周末的,
还要来给我补课。”说完便到冰箱里,给他拿出了一瓶绿茶饮料。

  林磊儿顺手接过,笑着开口对她说道:“没什幺,反正今天我也没事做,无
聊正无聊着呢…给你补课,我愿意!”后面半句,说得很小声,只有他们两人之
间才能听到。

  听到林磊儿那句“我愿意”,王一笛的脸瞬间红到了脖子,害怕母亲发现自
己的异样,她便率先回了房间,然后在里面对林磊儿喊道:“磊儿,你进来吧,
我们今天就在这里补课。”

  当林磊儿踏进王一笛的闺房的时候,入眼的便是满眼的粉色,床单、被套、
枕头、枕头边的玩偶、窗帘、书桌、衣柜,都是粉色的。没想到,王一笛大大咧
咧的性子,竟然还有一颗卡哇伊的心。林磊儿进到房间后,也没有关上房门,此
时的肖楠在家,肯定不能冒失地去关房门。

  看到林磊儿进来后,四处打量自己的房间,王一笛便有些嗔怪道:“林磊儿,
不许瞎看!快过来给我补习功课。”说着她便对着林磊儿招招手,示意他坐在自
己身边的椅子上。

  肖楠在家,林磊儿也不能做些什幺,说些什幺出格的话,老老实实地开始给
王一笛补习起功课来。期间,肖楠进来过两次,一次进来看了看,还有一次是给
他俩端切好的水果。

  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听到外面客厅,肖楠接电话的声音,“啊,怎幺这样,
好,好,我这就过去,你先别着急!”

  接完电话,肖楠便对着房间里面喊道:“小迪,妈妈现在要出去一趟,你在
家里好好学习,我好不容易把磊儿请来了教你,别闹!”

  听到自己母亲的叮嘱,王一笛对着宁儿做了一个鬼脸,然后便应道:“妈,
我知道了,你安心出去吧,对了,妈,你什幺时候回来?”

  “我也不确定,最起码要两三个小时。”说完也不待王一笛回应,肖楠便匆
匆忙忙出门去了……

  肖楠出门后不久,王一笛的心也跟着飞了,不再认真听讲,双手捧着脑袋,
呆呆地望着林磊儿的脸,时而还发出“呵呵”的傻笑声,清醒过来后,便用双手
去遮自己变得红润的俏脸。

  王一笛的五官,并不是那种精致小巧的类型,有点混血的感觉。她的五官比
较立体,鼻梁高挺,大大的嘴唇,皮肤白皙,笑起来有些俏皮,灵动可爱。

  王一笛此时的这番表现,傻子都能看出来她对林磊儿的好感值爆表,甚至早
已经芳心暗许。

  时机场合都合适,少女春心萌动,她母亲肖楠也不会在短时间内回来,林磊
儿果断决定采取行动,起身将房门反锁,走到王一笛身边,掰开她正捂着俏脸的
白嫩双手,低头便朝着她的粉嫩的香唇吻了上去。

  少女的双唇柔软滑嫩,似乎被林磊儿突然的吻吓到,此时的王一笛整个人都
愣住了,满脸惊讶,好看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林磊儿趁着少女愣神之际,用舌
尖撬开了少女的贝齿,大舌头顺势侵入了她的口腔,迅速缠上了柔软滑腻的小香
舌,挑逗吸吮起来。

  王一笛终于回过神来,刚开始还有一些轻微的挣扎,很快便沉醉在林磊儿火
热的亲吻中,慢慢地开启回应起来。她的回应很生疏,而且小心翼翼,随着热吻
的深入,鼻息也开始慢慢变得沉重起来。

  当林磊儿的大手攀上她的双峰的时候,王一笛的娇躯轻微地颤抖起来,她害
羞地躲开林磊儿的亲吻,红着脸娇声道:“不要,林磊儿你个臭流氓,你欺负我!
人家不干了~”

  没想到,王一笛平时大大咧咧的性子,此时竟然显得柔柔弱弱的,这可一点
都不像她,她一直都是那种很放得开的活泼性子。她这副柔弱的样子,欲迎还羞,
一下子就刺激了林磊儿的欲望,他下身的大肉棒立马挺立了起来,哪里还受得了。

  林磊儿猛地起身抱起王一笛的身子,扔在她的床上,然后栖身压了上去,又
是一番热吻,这次的吻王一笛也开始主动回应起来,甚至到最后占据了主动,将
她的小香舌深入了林磊儿的口中。

  良久,唇分,此时王一笛的嘴唇看上去都有些红肿起来。林磊儿开始放过她
的香唇,将目标转移,埋首在她白皙嫩滑的脖颈间吮吸起来,少女身上特有的体
香混合着薄荷味洗发水的发香充斥着林磊儿的整个鼻腔,让他心里的欲火烧得更
加的猛烈。

  当林磊儿的大手从王一笛的上衣下摆伸进去,攀上她胸前少女双峰的时候,
她的嘴里发出了几声微弱的抗议声,“不要…不要…不可以这样…流氓…流氓!”
但她却既不阻止也不反抗,林磊儿知道她只是出于少女本能的害羞反应。

  王一笛的身材苗条高挑,但是她的双峰规模可不小,一只大手堪堪握住,平
时在宽松的校服的遮掩下,真的很难看出来。

  身下少女的默认,鼓励了林磊儿,将她身上的白色紧身T恤连同里面的胸罩
一起推到了她的两颗丰满之上,将她两颗饱满白皙的少女乳房,完完全全暴露在
了他的眼前,这是怎样一副美景,那白嫩乳房的最顶端两颗粉嫩的乳头彷佛有某
种魔力,吸引了林磊儿全部的目光,他再也经受不了诱惑,低头埋首其中。

  少女的乳香扑鼻而来,不同于熟女的浓郁,王一笛身上的味道是一种淡淡的
清香,他用双唇含住少女的一颗乳头慢慢吸吮着,另一颗乳头被他的大手画着圈
地揉搓抚弄着。

  王一笛特别让林磊儿着迷,他如同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在她两个饱满的乳房间
来回采着蜜,换着花地玩弄着。

  林磊儿的辛勤工作,让身下未经世事的少女早已沉醉在情欲之中,低声浅唱
地呻吟起来,最后甚至渴求出声,“磊儿……我的身体……好奇怪……啊~!
……我感觉……要……要尿了……啊~!”

  未经世事的少女不知道此时身体奇怪的感觉,但已经历经过几个女人的林磊
儿哪里还不知道身下的少女,被他弄得即将迎来人生中的第一次性高潮。他的大
手立马下移,一把撤掉少女粉色的卡通内裤,摸到了少女最私密的花房处,入手
便感到满满的湿意,果然身下的少女来了感觉已经渐入佳境,只待高潮的来临。

  林磊儿不想错过王一笛人生第一次性高潮私处的风景,脑袋立马离开乳房,
身体下移,埋首在她的白嫩的双腿间,入眼便看清了少女私处花房蜜穴处的风景。

  少女的阴毛稀疏,一小撮细软的阴毛趴俯在阴阜处,下方是一条充满褶皱的
细缝,两瓣粉嫩的阴唇只是稍稍露出了一丝踪迹,早已经被蜜穴里分泌出的淫液
打湿。

  林磊儿从少女乳房的离开让正要攀上欲望巅峰的王一笛一阵失落,身体微微
抗议,情不自禁地将林磊儿的脑袋夹在了双腿之间。这样一来,他的嘴唇自然而
然的贴上了少女的蜜穴,一股少女私处散发的荷尔蒙的味道夹杂着少女的体香充
斥着林磊儿的鼻腔,让他情不自禁的深吸了几口气,彷佛世界上最猛烈的春药,
将他全身的欲望点燃。

  他伸出舌头,用舌尖分开两瓣隐藏在细缝中的粉嫩阴唇,开始舔舐起来。随
着他的舔舐,少女的身体开始颤抖起来,夹着他脑袋的白嫩双腿更加用力,浑圆
挺翘的臀部微微抬起,一双白嫩的双手攀上了他的脑袋,抓起了他的头发,嘴里
的呻吟开始变得高亢起来。

  “啊~!磊儿,不行……你快离开,我……我要尿了~!啊……啊……尿了
……尿了……啊~!……好丢人!”

  当林磊儿的大舌头挤进她的蜜穴,在她紧凑的阴道内扫荡不过数下,王一笛
的身体绷紧,开始猛烈地颤抖,双腿用力地夹着林磊儿的脑袋,臀部猛地抬离床
面,一大股潮水喷溅在了他的嘴上和脸上。

  王一笛竟然潮喷了!少女的第一次性高潮就达到了最高境界,真是一个极品
尤物!林磊儿心中大喜,他要尽快占有身下的少女。不待身下的少女从初次高潮
的余韵中回过神来,林磊儿便起身分开她的双腿,跪坐在她的双腿间扶着自己的
大肉棒抵在了少女的蜜穴口,臀部用力一挺便送了进去。

  “啊~!好痛!快……快……拿出去,不要……啊!”王一笛痛呼出声来。

  “啊~!好紧!好爽!”欲火焚身的林磊儿早已理智全无,一下子便突破了
少女珍贵的处女膜,一点也不怜香惜玉,大肉棒粗鲁地全根而入,只是身下少女
的呼通声将他的理智稍稍拉回来了一点,开始弥补自己的过错,用他这段时间在
小姨童文洁和李萌老师身上实践过的高超性爱技巧,挑逗爱抚起身下的少女。

  之后的一切,便水到渠成,从最开始的直呼痛,到之后的苦尽甘来,尝到甜
头后的王一笛,和刚开始的欲迎还羞、柔柔弱弱不同,变得大胆狂野起来,一点
也不像是第一次经历性事的少女,如果不是床单上的鲜红的玫瑰贞血,提醒着这
个女孩是第一次,林磊儿都有些怀疑她的纯洁了。

  到后来,王一笛更是翻身起来,坐在了上面,化身疯狂的女斗牛士,直到再
一次高潮过后,彻底瘫软在林磊儿的身上。

  林磊儿也不给她休息的时间,化身没有感情的打桩机器,将她摆弄成各种姿
势,死命地输出、抽插、操干。王一笛从小学习舞蹈,柔韧性没得说,摆出任何
姿势都轻而易举。

  “磊儿……好哥哥…我不行了…我快死了!啊…啊…啊…”

  “小笛,我也要来了,啊……要射了,给你…嗯!”

  林磊儿用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爆发在了王一笛的蜜穴深处,此时的王一笛,
双手撑在床上呈现一个后仰下腰的姿势,林磊儿双手搂着她的细腰,跪在她的双
腿之间,大肉棒死死地抵在她蜜穴的最深处。这种场景,实在是淫荡,日本的成
人教育片里,也很少能看到这幺高难度的动作。

  系统提示:【目标女性高潮,发现欢喜能量,提取中……系统能量+3%,
系统剩余能量25.01%】

  系统提示:【中出内射目标女性,发现欢喜能量,提取中……系统能量+2
%,系统剩余能量27.01%】

  系统提示:【俘获新的目标人物,奖励体质+1,颜值+1,自由属性点+
2】

  玩了这幺多高难度的动作,林磊儿的体力消耗也有些大,大肉棒抵在蜜穴深
处,也不退出,搂着王一笛的身子趴在床上喘息着。

  休息片刻,恢复一些精力后,林磊儿便从王一笛体内退出,对着身下的她调
笑道:“小迪,没想到你第一次就这幺狂野,刚开始不是柔弱的欲迎还休的吗,
怎幺突然变了一个风格?”

  “讨厌,你坏死了!还不是看你不行,我才占据主动的。”明知道这是王一
笛的故意狡辩,但林磊儿还是有些微微被激怒,男人怎幺能说不行?

  “刚才不知道是谁一直喊着,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哈哈哈…”

  “谁不行了,我好着呢,要不然咱俩再来一场,谁不行谁就是小狗。”王一
笛硬撑道。

  这还是林磊儿来到这个世界以后,第一次有女人敢对他发起二次挑战。于是
他便挺身上前,将自己的大肉棒凑在了王一笛的脑袋边,摸了摸她的秀发,轻声
道:“来给我舔舔,你这张大嘴,正适合!呵呵…”

  “去~你讨厌死了,你这东西上面都脏死了,怎幺能够用嘴去…”

  “哪里脏了?上面不都是你的东西,你还嫌自己脏啊?”说完便将自己的大
肉棒抵在了她的唇边。

  虽然有些嫌脏,但是王一笛还是顺从地张开嘴巴,含了进去。王一笛的吹箫
技术很生疏,体验一点也不美好,但是看她那清纯中带点魅惑的小脸儿,在自己
的身下起伏着,又想到了她是那天教师女厕嘘嘘水声的主人。

  那天的莫名刺激又涌上心头,下身的肉棒瞬间膨胀得更为粗壮,让身下王一
笛的吞吐变得有些困难,于是林磊儿便不在勉强她,将她身子翻过去,从背后狠
狠地进入了她。

  又是一番激烈的厮杀,身下王一笛的白嫩的臀瓣都因为肉体的猛烈撞击,变
得红润起来,她的呻吟声也变得有气无力。林磊儿突然清醒过来,剩下的女孩子,
虽然表现得有些狂野,但她毕竟还是第一次经历性事的雏儿。

  林磊儿有些自责,不再刻意压抑自己喷射的欲望,死命地挺动几下,便再次
爆射在了王一笛蜜穴深处的子宫内。

  爆发完后,刚想趴在床上回一下血的林磊儿,便听到了系统的提示。

  系统提示:【目标女性高潮,发现欢喜能量,提取中……系统能量+3%,
系统剩余能量30.01%】

  系统提示:【中出内射目标女性,发现欢喜能量,提取中……系统能量+2
%,系统剩余能量32.01%】

  【系统能量超过30%,激活个人智能辅助系统,请命名。】

  原来可以连续两次获得系统能量,林磊儿还是第一次发现,个人智能辅助系
统是个什幺鬼?算了,有机会再来研究。

  良久,身下缓过劲来的王一笛,伸手推了推压在他身上的林磊儿,示意他离
开,不要压着自己。

  林磊儿翻下身子,大肉棒离开王一笛的身体。便见王一笛挣扎地想坐起身来,
可能动作太大,一下子牵扯到了下身的伤势,又跌坐下去。

  “哎呀,都怪你,像头蛮牛一样,我那里都肿了!”看了看自己红肿的蜜穴
阴唇,王一笛有些欲哭无泪,又想到什幺,有些急切的对林磊儿喊道:“坏蛋,
你刚才两次都弄里面了,会不会搞出人命来?不行,以防万一,你等会出去给我
买点避孕药回来。”

  这确实是个问题,之前和小姨童文洁还有李萌老师做的时候,他一直都是弄
在里面的,这没当回事,怎幺爽怎幺来,那两个女人都惯着自己,让他都习惯了,
忽略了这点。他们的年纪怀孕还好说,王一笛这样的年纪,如果怀上了,麻烦可
大了!

  但总是吃药也不是办法,对于她的身体也不好,看来要想办法解决一下这个
问题了,有时间看看系统里面有没有相关技能能够解决。

  “好吧,等一下我出去给你买药回来,你别担心。”

  听到林磊儿的答复,王一笛松了一口气,身体的疲劳又开始袭来。两人便相
拥着躺在床上温存了很久,直到林磊儿在不经意间瞟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闹钟。

  已经下午2:30了,王一笛妈妈肖楠已经出去快两个半小时了,估计也快
回来了,要是被他抓奸在床,那玩笑可就开大了。拍了拍蜷缩在自己怀里人儿的
小屁屁,林磊儿柔声道:“小懒猪,起来了,赶快收拾一下,你妈快回来了。”

  听到林磊儿的话,怀里的王一笛立马惊坐了起来,慌乱地开始收拾起来。等
她穿戴整齐,换上干净的床单被套,突然跑过来,一把揪住林磊儿的耳朵,假装
凶狠狠的说道:“你这个坏蛋,你说谁是小懒猪呢?看我不揪掉你的耳朵。”

  王一笛其实并没有用什幺力,林磊儿也不计较,陪她打闹着。打闹了一会儿,
王一笛突然顿下身子,在房间里面,用鼻子使劲地嗅了嗅,低声自言自语道:
“房间里都是那个味道,有些太浓了,等一下妈妈回来会发现的,不行,我要解
决一下。”

  说完便急匆匆的出了房间,不久后便返回,手里竟然拿着半个榴莲,一边将
榴莲放在书桌上,一边对林磊儿招招手,“磊儿,过来吃榴莲,遮一遮房间里面
的那种味道。”

  王一笛这幺说,林磊儿瞬间变明白了怎幺回事,拿起榴莲便吃了起来,虽然
他不怎幺喜欢吃榴莲,但他也不属于那种特别排斥榴莲味道的人。和林磊儿不同,
王一笛特别喜欢吃榴莲,所以他在房间里面吃榴莲来掩盖那股味道,不会引起她
妈妈的怀疑。

  还没等林磊儿吃上两口,王一笛的妈妈就回来了。

  肖楠回来的第一时间便来到女儿的房间,刚进房门便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
闪身便退了出去。

  “王一笛,你这个死丫头,又在房间里吃榴莲,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房
间里吃这鬼东西,下次再这样,我就不给你买了!”肖楠就是特别讨厌榴莲气味
的那种人,刚才她那闪身出门的动作,便足以说明问题。

  果然还是女儿了解自己的母亲,想到用榴莲的气味遮掩刚才的味道。王一笛
这丫头,鬼精灵鬼精灵的。

  如果不是肖楠极其讨厌榴莲的气味,就算有榴莲气味的遮掩,此时她进入房
间还是有可能闻到那股欢爱过后留下的浓烈味道的,毕竟她是过来人。

  因为讨厌榴莲的味道,估计这两天肖楠都不会进入到王一笛的房间了。看到
自己母亲的动作,和客厅里传来的咆哮,王一笛毫不在意的应道:“知道了,知
道了,下次不会了,这不是磊儿想吃吗,所以就给拿进了。”

  得,甩锅给了林磊儿,林磊儿的这个锅,不背也得背了,谁让他刚破了人家
的身子。给王一笛使了个眼神,林磊儿离开房间,到客厅向肖楠告别,“肖楠阿
姨,我要回去呢,今天下午和表哥约好了,一起出去玩。”

  “哎呀,磊儿,今天真是辛苦你了,阿姨太谢谢你了,改天有时间,再来给
我家小迪补补功课。”

  “好的,以后一定常来,我先走了,阿姨,再见!”

  ……

  出门后,林磊儿便直奔小区的便利店,买了一盒避孕药后,又返回了王一笛
家。

  “磊儿,你怎幺又回来了?”看到站在门口的林磊儿,肖楠有些疑惑的问道。

  “阿姨,我刚才学习资料忘拿了,我回来取一下。”林磊儿之前就想好了对
策,故意将学习资料落在了王一笛的房间里,等出去买好药之后,以这个为借口
回来给王一笛送药。

  “那你快进来,小迪还在房间里,你自己进去取吧,阿姨就不过去了,那个
榴莲的味道阿姨实在受不了!”说完,便将林磊儿让进了房间。

  进到王一笛的房间,给了她一个眼神,便将买回来的避孕药偷偷的塞给了她。
然后故意出声说道:“小迪,学习资料忘拿了,我回来取,你记得我刚才布置给
你的习题,别忘了做,我可要检查的。”

  林磊儿的话意有所指,王一笛对着他做了个鬼脸,比了个OK的手势。

  再次离开王一笛家后,林磊儿整个人都喜滋滋的,不仅征服了一个美少女,
满足了自己的性欲,又获得了一个稳定的能源途径,一个字,爽!

  林磊儿开心地哼着小曲往家的方向走去……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