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13-14)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20年01月1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13、卑鄙的人们   「够了,」苍老的哈曼博士驾驶着他的电动轮椅从旁边进入到劳拉的视野里,歌洛塔夫人像个忠心的仆人一样紧随其后,「你这块臭奶酪是问
.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
2020年01月12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3、卑鄙的人们

  「够了,」苍老的哈曼博士驾驶着他的电动轮椅从旁边进入到劳拉的视野里,
歌洛塔夫人像个忠心的仆人一样紧随其后,「你这块臭奶酪是问不出什么结果来
的了!对付这些贱人,可不能心慈手软!难道你忘记了我们是怎么被她们穷追不
舍的吗?」

  「啊!你这个半身不遂的老头,」奶酪骑士愤怒地叫着,「你居然敢对这两
位高贵的女士如此无理!与你同流合污,简直是我兰斯洛特的耻辱!」

  哈曼博士的脸阴沉下来,和奶酪这个怪人拌嘴,他始终很难讨到便宜。哈曼
博士转过头,对歌洛塔夫人说:「既然女侠不肯说出变身的秘密,接下来应该怎
么办,就不用我吩咐了吧?」

  「当然!」歌洛塔夫人笑了笑,扭着屁股走到劳拉面前,「黑星女侠,想不
到吧,你还是有一天会重新落到我的手里!你知道吗,这四年我是怎么熬过来的?
现在我要你也同样体验一下!」她的话说着说着,五官忽然变得狰狞起来,好像
要扑咬上去,把劳拉撕成碎片。

  劳拉浑然不惧,目光迎着歌洛塔夫人恶毒的表情直视。

  「瞧我们可爱的歌洛塔,居然愤怒成这个样子,」奶酪骑士不甘心自己苦苦
生擒来的俘虏被人率先占有,「你快点把秘密说出来……哦,对了,你要是不想
告诉别人,单独跟我说悄悄话也可以!」

  「劳拉!不……你不能告诉他们……」苏珊的身子在发抖,很少有人知道,
这个让全城的罪犯都颤抖的女人,其实内心之中,对罪犯也同样充满了恐惧。黑
星女侠变身的秘密,是她和劳拉最后的希望,她宁死也不能让这个秘密落到敌人
的手里。

  劳拉点点头。比起苏珊,她更在意这个秘密。

  「闭嘴!你这个贱人!」歌洛塔夫人狰狞的面目忽然变得更加可怕,转过头
对苏珊大声地叫喊起来,「她要是不说,我就狠狠地惩罚你!」

  「歌洛塔,不要跟她们废话,快干你该干的事!」哈曼博士显然已经没有了
耐心。

  「乔纳森,快把女局长吊起来!」歌洛塔夫人吩咐着。

  乔纳森显然有些不情愿。刚才被黑星女侠狠狠地一掷,直到现在,他还是浑
身疼痛,骨头像散了架似的。而且,歌洛塔夫人曾是个人人鄙夷的性奴,现在一
下子成为了哈曼博士身边的红人,让他有些接受不了。

  「乔纳森,快照办!」哈曼博士命令道。

  乔纳森狠狠地瞪了歌洛塔夫人一眼,却不敢违抗哈曼博士的话,和几个手下
懒洋洋地动起手来。

  在捆绑着劳拉的柱子对面,还有一根同样的木柱,一前一后,共同支撑起整
个屋梁。匪徒们把苏珊的双手紧紧地反剪在背后,身上又胡乱地缠了几道粗糙的
麻绳,往马厩的横梁上一吊。

  苏珊朝前半倾着上身,整个人却已经悬空起来。她被吊上去的位置,离身后
的柱子不远,却始终无法依靠到柱子上。紧接着,乔纳森又拿起一把锤子,在柱
子后面,与自己肩膀差不多高度的地方用力地钉进了一枚长长的铁钉,露出半英
寸在外。这时,两名匪徒从柱子后侧一左一右包抄过来,很轻易地就捉住了苏珊
早已离地的双脚,把她两条修长健美的双腿用力地往后拉了过来。

  苏珊被吊在空中,根本无法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身体更加朝前倾斜过来,
双腿却左右环抱在柱子两侧。匪徒们拿出一条只有两英尺长的绳子,一头系在苏
珊的左脚脚踝上,另一头系在她的右脚上。其中一人握住绳子的中央,往上一挂,
挂到了刚刚乔纳森钉上去的铁钉上。

  「唔……」苏珊难受地呻吟起来,虽然隔着厚厚的警服,但她还是能感觉到
麻绳几乎要勒进皮肉里去的疼痛。她的身体已成45度角朝前倾斜,双腿却往后
高高地弯曲起来,被一根绳子用诡异的手法,挂在钉子上。她的平跟警靴的靴底
上,仍然沾满了泥泞,有些已经风干,有些还是湿漉漉的,看起来一块黑,一块
白。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她!」劳拉看着苏珊因为自己而受苦,又是
内疚,又是愤怒,冲着那般匪徒大声地叫喊起来。

  歌洛塔夫人却不理睬劳拉,继续指挥着乔纳森等人凌辱苏珊。她指着苏珊,
对乔纳森说:「你们不是很害怕这个女人吗?现在把她的衣服全部扒光,看看你
们的心里,还剩多少恐惧?」

  歌洛塔夫人说得没错,哈曼博士等人,尤其是他身边的这些跟班,自从被警
方通缉以后,每天几乎朝不保夕,甚至在做梦时,都会梦见身穿警服的女局长从
天而降,把他们制服。这时,无需歌洛塔夫人的指挥,乔纳森等人已对苏珊动手
动脚起来。

  他们用力地撕开了苏珊的警服,连同着她内里雪白的衬衫,狠狠地往两边一
分。由于苏珊的身上被绑着绳子,乔纳森在撕开她衣服的时候,还是费了一些劲,
但这丝毫也阻挡不了恶徒的热情,还是把女局长的胸脯完全袒露出来。

  在警服和衬衫下,苏珊戴着一条浅紫色的胸罩。胸罩只有半个手掌大小,几
乎不能掩盖她丰满的双峰,只能堪堪把那两颗鲜嫩的乳头挡住。不过,作为苏珊
身体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没能坚持多久,很快就被乔纳森粗暴地扯了下来。

  苏珊忽然感觉胸前一凉,大声地叫了起来:「呀!干什么?放开我!」

  乔纳森本想趁机在苏珊的乳房上用力地捏上几把,但歌洛塔夫人已经走了过
来。她恶毒地笑着,双手捧起苏珊的乳房,竟低头把那已经坚挺起来的,看上去
像是成熟樱桃的乳头含进自己嘴里,用力地吮吸咀嚼起来。

  「啊!不可以……」苏珊从未见过歌洛塔夫人,但在劳拉的嘴里,多少还是
听过一些有关于这个女人的事。男爵夫人,白党女头目,但黑星女侠的丰功伟绩
中,这无疑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女人。苏珊也听说,这是一个对男人和女人都感兴
趣的风骚浪妇,可她当真被女人侮辱身体的时候,还是很难压抑住心里的羞耻,
开始反抗起来。

  当苏珊意识到自己重新又落入恶徒们的手里,她唯一指望的黑星女侠也成了
阶下囚时,感觉自己又堕入了黑暗的地狱之中,她不敢反抗,不敢挣扎,就连说
话也不敢太过大声,唯恐惹怒了这些穷凶极恶之徒。但此时,她不知哪里来的勇
气,不顾一切地扭动着身体,斥骂着眼前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苏珊开始反抗,却又很快意识到,她的所有抗争,都是徒劳。被捆绑成这样
耻辱的姿势,身体几乎沾不到任何实处,无从发力。她的挣扎就像毛毛虫跳舞一
样滑稽可笑,笨拙的胴体在空中摇晃不停,被挂在铁钉上的双脚,却不知什么原
因,始终也挣脱不下来。

  「贱人,原来你这么喜欢被我舔奶头!」歌洛塔夫人的嘴角沾着口水,表情
看不出到底是在笑,还是在讽刺,「你们看,她的奶头居然硬起来了!」

  「啊!没有!怎么可能?」苏珊虽然心里极其厌恶,甚至有些恶心,但在歌
洛塔夫人纯属的舌技下,身体还是在不知不觉当中,发生了可耻的反应。

  「歌洛塔,别闹了!」哈曼博士铁青着脸低吼,「你要是问出了我想要的秘
密,这两个女人就随便你玩。但是,在此之前,你最好赶紧给我进入正题!要不
然,我会把你重新扔到那些臭男人的裤裆下去的!」

  歌洛塔夫人面色变得苍白,几乎来不及指挥乔纳森做事,亲自扭着屁股,在
一旁的干草堆里翻找了一阵子,终于翻出一根比大拇指还要粗的电缆来。

  农场一般位于郊外,线路不稳定的事时有发生,所以都会在农场的某个地方,
安装一台发电机。歌洛塔夫人手中拿的电缆,正好接通在马厩外的发电机上。她
用力地把肮脏的电缆从角落里拖了出来,从暗黑色的线头里,剥出金光闪闪的铜
芯,缠绕在苏珊的乳头上。

  「啊!你要干什么?不可以……啊!劳拉,快救救我!」苏珊很快就意识到
歌洛塔夫人的企图,吓得脸上一丝血色也没了,大声地呼救起来。

  「嘻嘻!劳拉现在自身难保,又怎么会来救你?」歌洛塔夫人阴险得笑着,
「亲爱的女局长,这可是一件十分刺激的事,希望你会喜欢!准备好了吗?我要
去开发电机了!」

  「住手!你们不能这样对她!」劳拉看在眼里,急在心间,可她现在的姿势,
比起苏珊来,也好不了多少。奶酪和乔纳森等人还没开始向她动手,要不然,她
相信自己身上的衣服,比苏珊的更容易被扯掉。

  「哦!伟大的黑星女侠,你快看看,他们竟然这样对待尊敬的女局长!天呐,
我都快要看不下去了!如上帝般拯救世人的女侠,你在哪里?快现身吧!」奶酪
骑士的腿还是一瘸一拐的,他手舞足蹈的样子,看起来更加可笑。

  「这可是110伏的电压,我要是一启动发电机,说不定她下贱的乳头,很
快就会被烤成黑色!黑星女侠,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着女局长受这样的酷刑吗?」
歌洛塔夫人还是没有放弃,想用恐吓的手段从劳拉的嘴里套出秘密。

  劳拉很想顿时把所有的秘密告诉匪徒,但这个秘密一旦说出来,她只会遭受
更加残酷的暴行。所以,劳拉只能抱歉地望着苏珊,为自己的自私和狠心而感到
内疚。

  歌洛塔夫人狠狠地瞪了劳拉一样,从马厩里走了出去。马厩外的夜空依然漆
黑,黑得就像被墨水涂过一样。她妖娆的身姿很快消失在夜色里,摸索着找到了
装在马厩附近的发电机。她借着手电筒的亮光,在发电机上捣鼓了一阵,终于找
到了那个开关旋钮。

  当歌洛塔夫人打开旋钮的时候,发电机的马达顿时隆隆地轰鸣起来,就像一
头潜伏在夜色里的野兽在不停地嘶吼。

  只有一墙之隔的苏珊,身体似乎遭到了什么无形重物的撞击,整个人忽然被
用力地往后推了出去。在那一瞬间,她几乎没有任何感知,脑袋里只剩下一片空
白,甚至还没来得尖叫,大腿根部就狠狠地撞到了柱子上。紧接着,她像是痉挛
一样,浑身都震颤起来,嘴里「啊啊啊」的叫个不停。

  「住手!你们快住手!这样下去,她会死的!」劳拉虽然已经不再害怕电击,
但电击曾经在她身上带来的伤害,永远也无法消除。在看到苏珊身受电刑而惨叫
不止的时候,她心如刀绞,冲着哈曼大声疾呼起来。

  电缆线缠绕在苏珊的乳头上,离心脏最近的位置,强大的电流穿过她的身体,
让她的心跳不停地漏拍,连眼睛都翻白起来,嘴角口水不停地滑落。她机械似的
痉挛着,被吊在半空里的身体,就像忽然被甩到旱地上的鱼,颠簸不停。

  苏珊被电击的乳头瞬间变得僵硬起来,丰满的乳房里,似乎一下子塞满了填
充物,又硬又结实。很快,哈曼博士发现她裤裆里的颜色变深起来。原来,可怜
的女局长居然在强劲的电击之下,小便失禁了。

  「快停下!停下!你听到了没有,婊子!」哈曼博士几乎是掐着秒表在计算
时间。当电流通过人体达到一定时间,苏珊很有可能一命呜呼。但在发电机旁的
歌洛塔夫人,正沉浸在自己残忍的报复中,耳边充斥着马达的轰鸣,竟然没有听
到哈曼博士的喊话。

  「乔纳森,快去让那个婊子停下来!」哈曼博士像疯了一样喊道。他可不想
把刚刚俘虏的女局长,转眼就弄死在这里。

  乔纳森冲出门外,推开歌洛塔夫人,关上了发电机。

  马达停了下来,苏珊狂颤不已的身体似乎也得到了解脱,顿时软软地垂了下
去。

  「哦!天呐!这真是太惨了!」奶酪骑士用手挡着脸,装出一副于心不忍的
样子,大声地尖叫着,「哈曼,想不到你这个老头这么狠毒!」

  「苏珊,你没事吧?快醒醒!」劳拉害怕苏珊就此丧命,紧张地呼唤着。

  但苏珊确实像死了一样,僵硬的身体在空中不停摇晃,嘴里的口水比刚才流
得更加猛烈。

  乔纳森从外面回来,歌洛塔夫人却没有跟在身后,也不知道到底去了哪里。
哈曼博士一见到乔纳森,就说:「快去看看!那母狗死了没有!」

  乔纳森检查了苏珊的脉搏后:「博士,她还活着!」

  哈曼这才松了口气,继续命令:「快去把她的裤子也脱了!」

  苏珊失禁后把警裤尿得完全湿透,但密不透风的裤子,就像一层塑料薄膜,
把尿液都裹在苏珊的裤裆里。这时,她的大腿中间已鼓起了一个大包,沉甸甸的
往下坠。

  乔纳森捂着鼻子,走到柱子旁,从裤兜里掏出一把剪刀。他本应该对这种美
差欣喜若狂,但由于苏珊的下半身,已经洒满了排泄物,这让他变得有些反感起
来。他用力地捧住苏珊的小腿,往上送了送裤子,把她的裤脚从靴筒里拔了出来。
他的剪刀从裤脚开始,一刀一刀地往上剪。

  哗啦一声!当乔纳森剪开苏珊的裤裆时,被兜在里面的一大包淡黄色尿液,
忽然洒在了地上。

  「该死!」乔纳森咒骂着,但还是不得不继续执行老大的命令,把苏珊的裤
子全部剪了开来。

  苏珊终于有些清醒过来,当她意识到自己下身冰冷,本能地想要挣扎,但身
体里的力气,好像被电流在瞬间掏空了一样,根本使不出来。她轻轻地动了动手
脚,又垂下脑袋,像昏迷了一样。

  脱光了裤子的苏珊,样子看上去十分奇怪。上身警服凌乱,外衣和衬衫同时
豁开在胸口两侧,露出丰满的乳房和被电击后显得有些乌黑,已经金属化的乳头,
下身却光着两条修长的白腿,纤细的小腿插进宽大的靴筒里。由于她的姿势,前
后两个肉洞,暴露无遗。

  苏珊的双腿还是湿漉漉的,淡黄色的尿液落在她白皙的肌肤上,也变成了雪
白透明,就像一颗颗美丽的水晶。

  「呃……」苏珊呻吟着,不知道是昏迷时的梦呓,还是清醒时的喃喃自语。

  笃笃笃!歌洛塔夫人的高跟鞋踏在坚硬的地面上,发出清脆响亮的脚步声,
她好像在外面见了什么人,满脸喜悦,走到哈曼博士的身边,轻轻地俯下身,耳
语了几句。

  哈曼博士一边听,一边额头上的愁眉渐渐舒展开来,点头说:「好!交给你
去办!」

  歌洛塔夫人又对乔纳森吩咐:「把她放下来!」

  乔纳森还是看上去很不服气,但在哈曼博士的面前,不敢和歌洛塔夫人来硬
的,只好听从吩咐。他和几名匪徒把苏珊从屋梁上放下,把女局长像拎小鸡一样,
跟在苏珊的身后,出了马厩,身影很快又被夜色淹没。

  「你们要带她去哪里?哎呀!你放开我!」如果是黑星女侠,这么简单的绳
子,她很容易就能挣脱,但她现在偏偏是女记者劳拉,没有女侠的超能力,只能
无助地叫喊着。

  「苏珊局长去见一个老朋友,」哈曼博士的轮椅转了个圈,开到劳拉面前,
「黑星女侠,这几年你可让我吃够了苦头,现在轮到我们了!」

  14、快,重新戴上这个奶酪骑士笑起来的时候,血红的嘴角都快咧到了耳
根,露出白森森的牙齿,让人看起来不禁有些毛骨悚然。

  劳拉恐惧地想要往后退去,可是身后又是坚实的柱子,她现在的样子,就像
蹲在厕所里撒尿一样屈辱。

  哈曼博士说:「奶酪,你快去她身上搜一遍,说不定能找到被她藏起来的特
效变身药!」

  奶酪骑士生气地说:「臭老头,你居然让高贵的兰斯洛特干这种卑鄙的事!
啊!我绝不会冒犯这位伟大的女侠的,除非她不听我的指令!」

  「臭奶酪,你倒是让她拿出变身药来呀!」哈曼博士也显得有些愤怒,不停
地摇晃着轮椅上的操纵杆,把轮椅像电动车一样,在劳拉面前来来回回地开着。

  奶酪骑士赌气地走到劳拉身前,摘下头上那顶看起来有些破烂的帽子,绅士
地鞠了个躬,说:「亲爱的黑星女侠,请你把变身的秘密告诉这位老人家。你要
是不说,嗯……」奶酪故意歪着脑袋想了想,「这位可怜的老人家可能会十分愤
怒!」他又压低了声音,像要和劳拉说悄悄话,「他生起气来,可是十分可怕的
哦!」

  劳拉已经铁定了心,打死她也不会把秘密说出去的,用力地摇了摇头。

  奶酪骑士大叫一声,两只比船还大的皮鞋在地上踩得哒哒直响:「啊!你居
然如此伤我的心!」

  「奶酪,你快别演戏了!」哈曼博士说,「你有什么手段,赶紧都使出来!
这一次,我们一定要让黑星母狗彻底屈服!」

  奶酪骑士气冲冲地走到劳拉身边,开始在她的身上胡乱地摸了起来。手机、
钱包、记者证、身份证,一样一样地被奶酪从劳拉的衣服口袋里摸出来,漫不经
心地撇上一眼,又随手一丢。

  「你干什么?放开我!」劳拉感觉到奶酪骑士的手十分冰冷,冷得就像死人
一样,让她禁不住地打起了哆嗦。在冰寒的侵蚀下,她更加害怕起来,可是身为
罪犯克星的女侠,又怎么能在这些无耻的恶徒面前露出恐惧的神色?她定了定神,
义正言辞地喝道。

  「哦!不!」奶酪好像很失望,抱着脑袋捶胸顿足,对哈曼说,「你看,我
得没错吧?这位女士身上根本就没有藏特效药!」

  劳拉暗暗庆幸,自己身上的特效药已经用完。往往在出门的时候,她都会随
身携带两个变身药,一颗藏在假牙里,一颗藏在身边备用。两颗变身药足以应付
任何突发事件,这一次要不是被人设计,苏珊被人劫持,让她来回在城市里穿梭,
她早就回到自己的家中,洗上个热水澡,舒舒服服地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夜晚静
谧的时光了。

  「哼!」哈曼博士愤怒地瞪了奶酪一眼。奶酪像是早已猜到女侠的变身药用
完,要不然他也没这么容易就能擒住女侠。哈曼博士指挥着手下大喊:「快把她
的衣服给我脱光!」

  「哈哈哈哈……」奶酪骑士忽然怪诞地大笑起来,指着哈曼前俯后仰,「你
这个死老头,脑子里都是龌龊的想法,像黑星女侠这么高尚伟大的人物,怎么会
贴身藏药?」

  哈曼博士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恨不得上前一耳光拍死这个怪人。他对哈曼
的嘲笑,让他这个身为白党之首的大人物下不了台。

  果然,当一名剃着光头,后脑布满了纹身的男子上前,撕开劳拉简便的通勤
小西服后,身上光光如也。

  「住手!」劳拉见自己的身体也被无情地赤裸出来,羞得满脸通红,大声斥
骂。

  和苏珊女局长一样,劳拉的身体也被几道绳子紧紧地捆绑着,那纹身的光头
需要使出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把她身上的衣服撕破。很快,那一具鲜嫩润滑,几
乎看不出已经是三十多岁女人的胴体瞬间袒露出来,白皙而丰满的乳房,在昏暗
的马厩里,就像一盏明灯,照得哈曼博士的老眼眯了起来。

  劳拉不停地挣扎,娇嫩的背脊在粗糙的柱子上磨蹭。不一会儿工夫,已经被
擦得火辣辣地疼痛起来。她越挣扎,身体就越往下滑,但捆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却
没有跟着一起滑坠下去,因为柱子的表面粗糙而坑洼,摩擦力自然也就更大,绳
子挂在上面,像被钉子牢牢地固定起来一样。劳拉的身体一下滑,这些绳子就在
她的身上勒得更紧,几乎嵌进肉里去了,把她两只坚挺鲜活的肉球勒得往外凸出
来,硬邦邦的。

  「啊!你!」奶酪骑士忽然大叫一声,两只大头皮鞋又前后快速地踩踏起来,
像是被什么东西刺激到了一样,指着劳拉叫着,「你居然把尊贵的兰斯洛特送给
你的礼物弄丢了!啊!我要狠狠地惩罚你的不敬和放肆!」

  可怜的黑星女侠,曾经落入这帮恶棍的手中,惨遭凌辱,乳房和阴蒂都被穿
了孔。这是女侠身上永久的伤疤,即使在菲尼斯特教授发现特效变身药后,这些
伤口上的皮肉已经愈合,就算她的自愈能力超人,也不能再恢复原样了。这时,
劳拉的乳头上,还留着一个暗红色的洞眼,就像耳洞一样,原本挂在上面的电击
乳环,已经在她逃离的那一天被她亲手毁掉。

  奶酪骑士的愤怒正是源自于此,口中所指的礼物,也正是因为哈曼博士设计
出来的电击乳环和阴环。

  「奶酪,你别急!既然下贱的黑星母狗这么嫌弃我们的礼物,那我们再给她
换个更好的!」哈曼博士很快就明白了奶酪骑士话中的意思,愁眉稍展。

  「你看,我又对上次的乳环和阴环做了改进,不仅可以调解电流的大小,还
有另外的妙用!快,帮这条母狗重新戴上这个!」哈曼博士从轮椅一侧的匣子里
取出两个乳坠,丢给奶酪骑士。

  奶酪骑士接下乳坠,翻来覆去地仔细看了一遍:「啊!你这个糟老头,居然
还对我卖关子。不过,兰斯洛特不需要你告知,他很快就会琢磨明白的!」

  这次的乳坠,和上回戴在劳拉乳头上的乳环样子有些区别。这是一个纤细的
圆环,下面挂着一条又短又细的链子,在链子的末端,吊着一个只有指甲大小的
镂花圆球,看起来十分时尚,就像街头姑娘们挂在耳垂上的坠子。

  「啊!想不到我们可怜的哈曼老头,居然能设计出这么时髦的东西!」奶酪
骑士又像朗诵似的赞扬着,又看了一眼美丽而屈辱的劳拉,「这件首饰配在黑星
女侠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

  「啊!你们不能这样!」劳拉惊恐地大叫,她永远也不会忘记,戴上哈曼博
士的邪恶发明后,自己是怎样的下场,「住手!啊!我叫你住手!混蛋!我饶不
了你!」

  劳拉一边叫,奶酪骑士却已经动手把乳坠最上面的那个圆环穿到了她的乳头
里去。劳拉的乳洞早已成形,这次穿进去,丝毫也没伤到皮肉,但被尖锐的环尖
刺扎着皮肤,还是有些隐隐作痛。劳拉的上身在挣扎中,更加往下滑,屁股的落
点已经超过了她软绵绵地垂下来的双脚,黑色丝袜被绷得紧紧的,皮肤上的白皙
再也掩藏不住,从薄薄的蝉翼下隐露出来。

  哈曼博士一看到乳酪替劳拉戴上了乳坠,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一个遥控器。在
这个遥控器上,除了有几颗不知名的按钮外,还带着一个滚轮。老哈曼先按下了
遥控器上最大的红色按钮,只见角落上的一颗指示灯闪了一闪,他这才慢慢地推
动那个滚轮,由上自上。

  劳拉没有看到老哈曼的操作,但很快感觉到乳房里好像有什么细微的东西在
跳动。每一次跳动,都像有人用针刺进她的皮肉一样,不仅灼热,而且疼痛。

  「啊!不要!」劳拉能明显地觉察到,这是电流的刺痛,自从她服用特效药,
开始对电击免疫之后,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遇到这种怪异的痛觉了。不过,她现在
并不是在变身状态,所以对电流还是十分敏感。由于是电流从她的两个乳房里穿
过,让那刺痛好像被放大了无数倍。

  「住手!啊!我不会放过你们的!」劳拉明知是哈曼博士在捣鬼,但身体被
绑得结结实实,无法冲上去和他拼命,她只能绝望而无助地惨叫着。

  「黑星母狗,你已经这个样子了,居然还敢恐吓我们!」哈曼博士也狰狞地
笑了起来。虐待这位高高在上的女侠,是他最大的乐趣。这种乐趣,已经很多年
没有尝到了,被吊起胃口的感觉,让他几乎发狂。这时,他已经兴奋起来,忘记
了刚才所有的急躁和不安。

  劳拉始终想不明白,这些恶棍,尤其是哈曼博士,为什么对她变身的秘密这
么感兴趣。据菲尼斯特教授说,她之所以能在吃了避孕药后变身成一个更强壮,
更敏捷的女战士,这完全得益于她非同寻常的体质。一般的人,就算吃上一车的
避孕药,也绝不会有她现在这样的效果。

  「啊!啊!住手!」劳拉很快发现,乳房里的电流感越来越强烈,虽然不像
刚才苏珊承受的那么惨烈,但也快要突破她生理最后的底线了。她的两只乳房已
经变得又硬又挺,身体也开始情不自禁地痉挛起来,几乎连话都快说不完整了。

  「够了!」奶酪骑士忽然从哈曼的手里夺下遥控器,「你这个死老头,难道
不能有点情趣吗?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女记者!」奶酪骑士说着,按下了那颗大红
色的按钮,劳拉体内的电击感顿时消停下来。

  不过,可怜的女记者的额头上,已经泌出了一层薄薄的汗珠。

  老哈曼的这件新发明,在四年前就已经研制出来,但还没用在黑星女侠的身
上,就已经被她从古堡里逃脱出去。接下来,他东躲西藏,却一直没有放弃对这
小发明的改进。小小的坠子里,藏着一颗大容量的电池和一些小电子配件,能够
通过链子,持续不断地对女侠人体里供电,造成一次又一次的脉冲电流。比起原
来的乳环,更经久耐用。

  「啊!哈曼老头,难道你忘记我们伟大的黑星女侠的特点了吗?」奶酪骑士
兴奋地玩弄着从哈曼博士手里抢过来的遥控器,一边雀跃,一边走到劳拉的身前,
从身边取出一颗避孕药,塞进她的嘴里。

  「住手!你要干什么?」哈曼博士脸色大变,整个人在轮椅上剧烈地颤抖起
来。在这几年里,他的人已经无数次和黑星女侠交过手,他惊讶地发现,服用特
效药后的女侠,居然不再害怕电击,而且速度更快,力量更大,简直找不到缺点。
日子一长,他也渐渐忘记了女侠曾经的缺点。这时,奶酪骑士把避孕药塞进劳拉
的嘴里,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劳拉还没有从前面两次变身的疲倦中缓过神来,依然感觉心跳加速,浑身上
下忍不住地冒虚汗。但一看到避孕药,她的精神顿时一振。能够让她自己和苏珊
脱离魔掌的,只有这种神奇的药物。变身成女战士,把这些恶棍统统击倒在地,
绳之于法!

  白光照亮了整个马厩,让黑夜变得像白昼一样。白光闪过,黑星女侠又出现
了。和夜色融为一体的暗红色战袍,只能刚刚遮住屁股的皮短裙,高得包裹膝盖
的高跟靴,让劳拉从屈辱的女记者,顿时变成了英姿飒爽的女战士。

  不过,在变身前,劳拉始终保持着像在蹲坑里撒尿的姿势,在变身后,她还
是保持着这个屈辱的姿势。

  「啊!」女侠羞得几乎无地自容,禁不住大叫一声。但是,她很快感觉到身
体里涌上了像是永远也用不完的力气。用力地一挣,把绑在她身上的绳子全数挣
断,稳稳地落在地上。

  其实,劳拉被吊了这么长时间,双腿已经开始麻木起来,但变身之后,她完
全没有半点不适,就连纠缠她已久的困倦,也一扫而光。

  「奶酪,你这个蠢蛋!」哈曼博士吓得惊叫起来,「难道你忘了,黑星母狗
已经对电击免疫了吗?」他痛骂着奶酪骑士,手忙脚乱地握住电动轮椅的操纵杆,
拼命地向马厩外逃了出去。

  女侠深吸一口气,也没想那么多,只觉得这是制服歹徒最好的时机。她娇喝
一声:「站住!」纵身一跃,朝着奶酪骑士扑过去。

  刚才一时大意,让奶酪骑士反败为胜。这一次,劳拉确信,绝对不会失手。

  在这一瞬间,劳拉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些异样,虽然到处都有使不完的力气,
但好像还是有些力不从心。不过,对付半身不遂的哈曼博士和怪癖的奶酪骑士,
这已经足够了。

  「啊!」女侠忽然惨叫一声,刚刚跃到半空的身子,忽然痉挛了一下,又僵
硬地摔了下来。一声闷响,砸在奶酪骑士的大头皮鞋旁边。

  「哈哈!」奶酪骑士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兴奋得又开始手舞足蹈,他脚
上的扭伤好像已经被激动麻木了,完全看不出有半点瘸腿,「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黑星母狗换了变身药,还是和以前一样!」

  原来,奶酪骑士刚刚给劳拉服下的是普通的避孕药。普通避孕药的变身效果,
当然和以前没有什么差别。她虽然强壮,但还是怕被电击,即使是微弱的电流,
却能让她浑身上下的血液都沸腾起来,造成一股轩然大波。

  劳拉和哈曼显然都没有料到这一点,他们一个壮志满怀,一个惊慌失措。突
如其来的反转,让劳拉觉得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简直就是一个滑稽的笑话。

  「哈哈!老哈曼,想不到你这么胆小如鼠!哈哈哈!」奶酪骑士尽情地讽刺
起惊魂未定的哈曼博士,却仍不忘摆弄着手里的那个遥控器。

  黑星女侠的战服质感很好,紧紧地包裹着她性感的胴体,裸露的部位是雪白
的,但被战衣覆盖的地方又是漆黑的。这时,她的乳头上好像发生了什么可怕的
事,在柔软的战服下不停地跳动着。

  奶酪其实已经被调解电流大小的滚轮推到最高,释放在女侠身体里的脉冲电
流也变得频繁而猛烈,不停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啊啊啊……」女侠的双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胸口,几乎要把那两团丰腴的
肉球捏碎。事实上,她是拼命地想要把戴在乳头上的那两个电击乳坠取下来,但
隔着紧身的战服,一时半刻,双手居然伸不到衣服里面去。而且,在电击时,她
浑身都像抽筋了一样,四肢都是笔直而僵硬,这个简单的动作,竟无法完成。

  「停下来!啊……停下来……」女侠一边惨叫,一边痉挛着在地上不停地打
滚。

  奶酪骑士把滚轮往下一拨,又把电流调到了最低,几乎为零。

  女侠感觉体内的重负瞬间消失,好像变得轻松了许多,但无奈的是,没有特
效药的她,对电击依然敏感,经过奶酪骑士的这场疯狂电击,她浑身上下已经像
是脱力了一样,使不出半点力气。

  「快!快把你们的手机拿出来!」奶酪骑士看着女侠咬着牙,又摇摇晃晃地
站了起来,兴奋地对身边的打手们大喊,「快把这段视频拍下来,我要让全市的
市民都看到,无敌的兰斯洛特骑士是如何击败黑星女侠的!」

  打手们纷纷掏出手机,把镜头对准了女侠和奶酪。

  这时,女侠已经支撑着沉重的身体重新站立起来。她咬着牙,再次向奶酪骑
士扑了过去。

  尽管劳拉的心里已经绝望,以前的变身,恶棍们已经将她摸得了若指掌,她
的任何弱点都被敌人掌控着,但是作为这座城市最后的曙光,她不能轻易认输,
就算是一场注定要输的赌局。

  「啊!」劳拉的胸口又是一阵火辣的刺痛,还没冲到奶酪骑士的身前,双腿
一软,又跪了下来。

  奶酪骑士大摇大摆地朝着她靠近,抡起手臂,一拳打在女侠柔软的小腹上。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