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11-12)作者:天之痕

海棠书屋 2020-11-16 18:35 出处:网络 编辑:@海棠书屋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2019年12月3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1、蓝雾   加特林、M136以及各种手持冲锋的子弹,就像飓风,朝着黑星女侠的头顶上猛压过来,让她几乎透不过
.
【黑星续传】

作者:天之痕
2019年12月31日首发于第一会所

               
11、蓝雾

  加特林、M136以及各种手持冲锋的子弹,就像飓风,朝着黑星女侠的头
顶上猛压过来,让她几乎透不过气,身体还没站直,就被数不清的子弹射得跪倒
在地。铁丝网在噼里啪啦地想着,白色的铁丝在高压电流下,顿时变得乌黑。

  「唔唔!」苏珊眼里噙着泪,不停地咽呜。虽然她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但
从她的表情里可以看得出,对女侠冒死营救自己的感动,和对自己的懊悔。不过,
她的声音很快被淹没在雨点般的枪声里。

  「STOP!STOP!」奶酪骑士大声地尖叫起来。穿着两只滑稽的大头
皮鞋的双脚,不停地在地板上踏着。刚才黑星听到的那个尖锐的嗓音,正是从奶
酪骑士的嘴里发出来。不过,当时黑星还没看清是谁埋伏了她,就已经被铁网罩
住。紧接着,眼前是一片猛烈的火花,大威力的机枪射在她身上,让她疼痛不已。

  「唔唔……」苏珊拼命地反抗着,可是身上的身子把她绑得很紧,根本挣脱
不开。短短的几分钟,她眼前就像绽放了一场烟火盛宴,让她在感叹火药燃烧时
的绚烂时,心里也不免感到阵阵悚然。如此强劲的火力下,没有生物可以安然无
恙地生存下来。

  黑星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就像真的死了一样。她浑身上下,也不知道是因
为枪火的缘故,还是高压电的缘故,冒着一阵白色的轻烟,就像在蒸笼里被刚刚
蒸熟了的食物一样。

  「你们这群废物!啊!难道你们真的想打死这个婊子吗?」奶酪骑士手舞足
蹈地跳跃着,指责着那些枪手。

  谷仓分为上下两层。下面一层,是对方谷物和杂草的,上面一层,只在沿墙
的一圈,建了一条走道。当谷物堆积到一定高度的时候,人就需要登上这条走道
操作。这也正好成了匪徒们埋伏的好地方,在女侠进门之前,注意力全被谷仓中
间的苏珊吸引,完全没有留心到自己头顶上的埋伏。

  「走!下去看看,这婊子究竟死了没有!」几个大胆的匪徒慢慢地从悬空走
道上下来,朝着地上尸体般的黑星靠近。他们先用枪口拨了拨女侠的身体,见她
毫无动静,这才放了心,用脚尖狠狠地踢了她一脚。

  这三年来,白党可算是吃尽了女侠的苦头。她就像一个如影随形的幽灵,出
没在黑夜,却总能在他们动手干坏事的时候,准时出现。这回好不容易捉到了她,
当然要好好地发泄一下,心里的邪恶又像魔鬼一样,开始冒出头来。

  就在匪徒们得意忘形时,趴在地上的女侠忽然动了一下。楼上的匪徒还没紧
张得叫出声,她已经翻身坐了起来,伸出两只戴着皮质手套的修长胳膊,十个手
指插进铁丝网的缝隙里,用力一扯。坚韧的铁丝网在女侠的手中,就像撕碎一张
纸片这么容易。

  「啊!小心!」奶酪骑士这几年过得也不容易,不仅要提心吊胆地堤防着无
处不在的女侠,还要对付全城警察的围捕。他和哈曼博士安排在警局里的眼线,
接二连三地被苏珊局长拔除,令他好不懊恼。比起三年前,他的脸色更加苍白,
就像敷了一层厚厚的粉底。一看到女侠撕碎了铁丝网,他的脸上变得更加没有血
色,禁不住地一阵怪叫。

  「天呐!她居然没死!快跑!」刚刚靠近女侠的那几个匪徒,一看到黑星坐
起来,居然没想到反抗,丢下手里的冲锋枪,没命似的往谷仓外逃了出去。不过,
他们的动作比起黑星,算是慢了许多。女侠刚刚撕开铁丝网,两只手紧握在那张
大网的缺口上,用力的一拽。

  铁丝网是匪徒们事先布置好的,在女侠进入谷仓前,一直悬挂在屋顶上。大
网的八个角上,都被膨胀钩挂着。这时女侠忽然发起神威,嵌入墙体的膨胀钩居
然脱墙而出,出发嘣嘣的巨响,整张铁丝网也跟着一起散落下来。谷仓在女侠的
盛怒之下,摇摇欲坠。被撕成两半的铁丝网落下来的时候,正好罩在了那些匪徒
的身上,沉重的大网将他们立时压倒在地。

  「快开枪!」奶酪骑士急得大叫。

  没等匪徒们重新装上子弹,女侠已经化做一道黑色的闪电,轻巧地跃上了二
楼,像拎小鸡似的拎起那些个子远比她大的匪徒,扔到楼下。

  谷仓里又三三两两地响起枪声,但这次子弹一颗都没击中女侠。女侠神速出
击,打得那些匪徒抱头鼠窜。

  「乔纳森!快来帮我!」奶酪骑士见女侠跃上了二楼,已经顾不上自己平时
疯癫张狂的形象,居然纵身一跳,从二楼跳了下来。他脚上过于宽大的皮鞋,在
落地的时候,扭到了他的脚踝。奶酪顿时疼得大呼小叫,不过他仍然没有忘记向
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求救。

  乔纳森是一个身高超过两米的大块头,身上的肌肉就像健美运动员一样。他
手里那个一条套索,抡圆了胳膊,用力一掷。套索在空中滴溜溜地转了几个圈,
不偏不倚,套在了女侠的腰上。

  黑星在打倒了大部分匪徒之后,全力追捕着奶酪,根本没有注意到从天而降
的套索。顿时,她感觉腰上一紧,双臂被紧紧地贴在了身体两侧。

  「呵!」乔纳森大吼一声,两手握在套索的末端,用力地一拉。他自信凭着
膂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压倒所有人。不过,这一次女侠却让他失望了。乔纳森一
连拽了几次,女侠的双脚就像长在地上一样,一动不动。

  黑星深吸一口气,手肘像两边一撑,手臂顺势挣脱套索。她紧握在套索上,
那乔纳森朝自己的身前反拉过来。

  巨人般的乔纳森一个趔趄,扑到了女侠面前。黑星又像捉小鸡似的举着巨人,
远远地将他抛了出去。

  飞掷出去的乔纳森,撞倒了对面正要向女侠扑过来的几名匪徒,他们像打保
龄球似的,顿时被乔纳森撞得东倒西歪。

  「唔唔!唔唔!」黑星制服了乔纳森之后,正要追出谷仓,去抓奶酪。忽然,
她听到了苏珊含糊的叫声。

  她急忙回到苏珊面前,取下了塞在她嘴里的布团,安慰着说:「苏珊,你别
怕!我来救你了!」

  「不!不!」苏珊摇着头,「劳拉,你不要管我!快去捉奶酪!」

  女侠怎么能弃苏珊不顾,她用力地扯断了女局长身上的绳子,从地上拾起一
把枪,塞在她的手里:「苏珊,在来的路上,我已经打过报警电话了。一个小时
内,警察一定会赶来救你的!」

  苏珊点点头,找了个安全的地方躲了起来。她和女侠不一样,劳拉在变身之
后,可以刀枪不入,徒手打倒几十名壮汉,但苏珊毕竟是血肉之躯,敌众我寡,
不敢轻易交火。这种时候,她即使跟在劳拉的身后,也是个多余的累赘。只要女
侠能够捉住奶酪,那么她就是安全的。

  女侠安顿好苏珊后,转身追出了谷仓。

  从谷仓到庄园,有一条长长的碎石路。奶酪一瘸一拐地正在朝着庄园跑去,
姿势十分夸赞滑稽。

  在交手中,劳拉并没有看到哈曼博士的出现。不过,只要能抓到奶酪,那个
半身不遂的老博士,想必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来。

  黑星很容易就追上奶酪,飞起一脚,将他踢翻在地。她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个
怪胎曾经施加在她身上的屈辱,今天终于有机会报仇了,女侠下手毫不留情。尖
锐的靴跟几乎戳进奶酪的屁股里,疼得他哇哇大叫,双手捂着后面,不停地像小
丑一样滑稽地跳动着。

  「哎唷!哎唷!黑星女士,求求你饶了我吧!」奶酪跳了几下,大头皮鞋被
凸起在路面上的碎石一绊,跌倒在地,「黑星女士,以后我再也不敢了!」

  黑星女侠上前一步,踏在奶酪骑士的脖子上。长长的靴跟和有着优美弧线的
靴底,就像一把钢叉,叉住了奶酪骑士的脖子:「怪胎,本女侠今日便以正义的
名义逮捕你!」

  「呃!呃呃……哈,哈哈哈……」奶酪骑士被黑星的高跟靴踩得几乎透不过
气,艰难地呼吸着。忽然,他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又癫狂地大笑起来,「求求你,
饶过我吧……呃……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奶酪骑士虽然在笑着,但嘴里还
是不停地恳求着,声音尖细得就像女人。

  黑星忽然脸上一烫。她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奶酪不是真的向自己求饶,而是
在学着她曾经说话的语气,讽刺着她。

  「黑星婊子,难道你忘记了自己曾经这么下贱地向我求饶过吗……呃!」奶
酪讨厌的笑容让女侠恨不得马上在他脸上揍几拳。他的话越说下去,就越让女侠
感到愤怒,黑星忍不住地在脚上加大了力道,掐紧了他的脖子。奶酪的呼吸愈发
感到局促,两只眼睛像铜铃似的凸了出来。不过,他可恶的笑容始终没有消失。

  女侠怒不可遏,弯下腰,抓住奶酪的胸口,把他从地上拎起来,砰砰两拳,
打在他的脸上。顿时,奶酪的鼻孔和嘴角,污血像绽放的大王花一样喷了出来。

  但奶酪还在笑,笑容让女侠感到害怕和自卑。黑星用力地将他掷了出去,奶
酪成了断线的风筝,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一头砸进深深的茅草丛里。

  出人意料的是,奶酪居然没有昏死过去。他摇摇晃晃地又从草丛里站起来,
一瘸一拐地继续往庄园方向跑去。

  女侠已经控制了局面,奶酪迟早是她的俘虏,只要警察一来,她把这个怪胎
交给警察处置,也算了却了一桩心事。相信苏珊不会对这个恶徒手软的!

  奶酪在前面跑着,女侠在后面健步如飞。一眨眼的工夫,她又追上了奶酪,
伸出一条胳膊,扳住了奶酪的肩膀。

  奶酪在转身的一霎那,一团淡蓝色的迷雾跟着一起飘了过来。

  「啊!」黑星大叫一声,急忙躲闪,但为时已晚,还是吸进去不少雾气。

  原来,奶酪在逃跑的时候,已经暗中抓了一把粉末在手,等到女侠从他的身
后靠近,他就摊开手掌,把粉末吹成了雾气。

  淡蓝色的迷雾,看起来十分诡异,但在黑星女侠的眼中,却感觉无比熟悉。

  不好!是午夜的迷幻蘑菇!

  女侠马上就反应过来,连忙用双手捂在自己的口鼻上。她急忙后退了两步,
可是身体不由自主地晃了两晃,后跟绊到了茅草,这回轮到她摔下去了。

  黑星感觉自己的动作已经很快,虽然吸进去一些蓝雾,但对身体造成不了太
大的伤害。就算是同样剂量的麻醉药,黑星也自信有足够力气,以图自保。但身
体的反应,大出她的意料之外。脑袋里忽然轰隆一下,就像爆发了泥石流,一下
子变得混浊。本来已经加速的心跳,这时跳动得更加厉害,像一头小鹿拼命地在
她的胸腔里碰撞。

  女侠眼前灯火辉煌的庄园消失了,一望无际的茅草地也消失了,变成了一座
古堡。古堡尖尖的哥特式屋顶上,盘旋着始终都不会落地的渡鸦。渡鸦在凄惨地
哀鸣,能在夜空里传出很远。

  「啊!不要……」劳拉也说不清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居然身不由己地大叫
起来。在那一瞬间,她总感觉自己是赤身裸体的,就像……就像又回到了三年的
歌洛塔古堡里一样。她疯狂跳动的心脏,开始变得空荡荡的,似乎有人在不停地
侵犯着她的身体,让她尘封已久的恐惧,又在此刻如开闸的洪水,一下子涌了出
来。

  「不!这不是真的!」女侠拼命地摇着头大喊。

  她用力地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庄园和古堡不停在眼前交替。站在庄园前
的奶酪骑士,满脸是血,右手做出了一副握枪的姿势,指着女侠。

  「死老头,赶紧给老子交代,你为黑星那个婊子研制了什么新药?为什么能
维持这么长的变身时间?」奶酪一反常态,变得凶狠起来,面目狰狞。但是他在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又换了个位置,站在女侠面前。原来,他刚才枪指的方向,
不是女侠本人,而是某个不存在的人物。

  「不……我不能说……」奶酪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双手抱着头皮,在地上
蹲了下来。

  「妈的!你要是不说,老子马上就崩了你!」奶酪说完前面一句话,又站回
原来的位置,还是那个握枪的姿势,面目可憎。

  「我……我不知道!」奶酪又换了个身份说。

  女侠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怪胎,正在自编自演着一个场景。而那个被枪
指着的,畏畏缩缩的人物,像极了她熟悉的菲尼斯特教授。

  「啪!」奶酪大喊一声,假装是开枪的样子。

  「啊!」还是奶酪,身体忽然变得僵硬,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他
横卧在草丛里的样子,还是一脸血污,看起来像极了尸体。

  女侠可没有心思来欣赏奶酪奇怪的表演,咬了咬牙,从地上站起来。她惊异
地发现,自己居然还有力气能够站得起来。

  「不不不……黑星女士,你要去哪里?」奶酪的「尸体」忽然复活,像个小
孩子一样,屁股坐在地上,冲着女侠不住地摆手。

  劳拉虽然能感受到身体里的力气,但总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她不敢再和奶酪纠缠下去。趁着她尚且清醒,尚且有力气,赶紧回到谷仓里,救
出苏珊,一起离开这里。她走了几步,眼前的场景又开始变化,这次不是在那个
长满青藤的古堡里了,而是一个人头嘈杂的大厅。

  大厅里每个人都在说话,但黑星却听不清他们到底在说什么,只能感觉到他
们都很兴奋。她揉了揉眼睛,同样看不到每个人的长相。

  「啊!」女侠忽然惊叫出来,双腿不由一软,跪倒在地。她莫名地意识到,
自己居然又是赤裸的,那些看不清长相的人,每个人的目光却都锐利无比,牢牢
地盯着她。屈辱和羞耻一瞬间弥漫起来,让她再次感受到一股巨大的恐惧。她禁
不住地一阵哆嗦,体内的力气也在惶恐之中,荡然无存。

  没错!这是一个拍卖会现场。全国黑帮都受到了哈曼博士的邀请,赶来欣赏
他们曾经畏惧的女侠被俘虏后的凄惨样子。她和苏珊,就像超市里的牛肉,待价
而沽。

  「不对!我一定是疯了,快醒过来!」女侠愈发大力地拍打起自己的脑袋。
这一定是毒品在她脑海里造成的致幻反应,她不能在幻境里越陷越深,否则后果
不堪设想!

  拍卖会和庄园的夜景又交替了一会,劳拉终于又回到了现实中。虽然只有短
短的几分钟时间,但已让她满头大汗。汗水在她光滑的肌肤和柔软的皮衣里流淌,
曾让她感到无比舒适的战服,因为汗液紧贴在身上,却令她感到无比难受。

  「哈哈!亲爱的黑星女士,想不到吧?我们居然能找到菲尼斯特那个老家伙
的住处?」奶酪似乎想营造一个突然出现的效果,纵身一跃,从女侠的头顶上跳
过,从天而降,落在劳拉的面前大声说。

  劳拉感到头疼欲裂。她越想和幻觉抗争,毒品的效果就越明显。渐渐的,她
感到有些无能为力起来。但奇怪的是,她陷入幻境的几分钟时间里,奶酪居然没
有主动发起攻击,而是像杂技团里的小丑,一直在旁边跳着踢踏。

  「虽然,我打死了那个老家伙,但还是从他的日记里,找到了你的弱点!哦,
对了,这事恐怕连你也不知道吧?」奶酪说,「老家伙这几天刚刚发现,给你新
研制的特效药虽然能让你变得更加强大,尤其是嗅觉,也变得更加敏锐!这也说
明,你会对气味十分敏感,我没说错吧,黑星女士?」

  「唔……」女侠难受地呻吟了一声。奶酪说得没错,她最近确实对气味变得
敏感起来,甚至能在几英里之外,嗅到刚刚开火后枪口的火药味。难怪,她只吸
入了一点粉末,就对身体造成了这么大的反应。

  「哦!可怜的菲尼斯特教授,还没来得及把这个秘密告诉你,就已经去见了
亲爱的上帝!」奶酪尽力地想让自己装出一副可惜的表情,但还是忍不住地咯咯
怪笑起来。

  「不……」女侠哀鸣着。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发现变身的时间已经快要结束。
连续两次变身,第二次大大地缩短了变身的时间,也让她的身体濒临透支。她不
停地在地上爬着,越来越感到软弱无力。忽然,一道白光闪过,一身皮装的女战
士不见了,变成了一头金发,穿着性感职业套装的女记者。

  「亲爱的劳拉,我们又见面了!」奶酪像个绅士,对着劳拉单膝跪地,鞠了
个躬。

  变回真身的劳拉,再也无法和强效的毒品抗争,身体不停地颤抖着,两眼喊
着泪花,在脸颊上不停地流落下来,嘴里胡乱地叫个不停:「不要……不要碰我
……求求你们……放过我吧……」

  「你们这几个蠢货,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抬进谷仓里去!咱们的苏珊局长
好像很热衷于和我们玩捉迷藏的游戏,我们就陪她玩……」奶酪的话没说完,手
机忽然想了起来。

  「喂!哈曼,你这个老家伙,难道你没看到我正玩得开心吗?」奶酪接起哈
曼的电话,没好气地叫喊道。

  电话那头的哈曼的语气似乎十分焦急,叽叽咕咕地和奶酪说了几句。奶酪挂
断了电话,大骂一声:「不好!黑星母狗在赶来之前,已经报了警!现在警察正
在赶来的路上,快,把她抬到车里去,离开这里!」

            12、女侠变身的秘密

  劳拉昏昏沉沉,感觉身体在不停地摇晃。在她眼前,许多不同的诡异场景迅
速地切换着,让她分不清到底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过,有一点她是肯定的,
自己的手和脚已经被人用扎带绑了起来,丢在一辆七座商务车的后排上。车子一
路颠簸,也不知道要把她带到什么地方去。

  「啊!救命!放开我……」劳拉的耳边响起苏珊惊恐的叫喊,但她同样分不
清这是真是假。

  过了很久,车子才慢慢地停稳。劳拉感觉自己被人抬了下来,到了一座不知
名的建筑物里。接下来,她就什么也感觉不到了。每一次幻境的切换,都让她身
临其境,就像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重温了当初一年多的悲惨经历。就算是女超
人,也承受不了如此高频度的折磨,最终还是昏迷过去,不省人事。

  等到劳拉重新睁开眼睛的时候,毒品的药性已经有些消散,但仍有小部分余
毒残留在她体内,让她感觉头疼欲裂,眼皮沉重得像是被人用线缝合起来一样,
怎么也睁不开。她感觉身前有几个人影在晃动,这些人影看起来十分兴奋,无不
手舞足蹈。

  「哦,不!」劳拉顿时意识过来,自己又落入了那帮恶徒的手中,急忙抖擞
精神,抬起头来。在劳拉看清四周的一切前,感到肩膀和大腿根部上有些酸痛,
两个膝弯处像被绳子勒住,几乎嵌入她的肉里。

  这是怎么回事?劳拉急忙动了动身体,却发现浑身上下好像被什么东西固定
起来,无法动弹。

  她拼命地摇着头,脑颅里像坠着一块巨石,晃动起来的时候,巨石骨碌碌地
在颅腔里撞击,生生作痛。疼痛让劳拉渐渐清醒过来,她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处境。

  这是一件破旧的石头房子,屋顶不高,却很宽敞。靠墙的两边,用铁丝网格
起一道道栅栏,在每个栅栏里,圈养着马匹。哦,这原来是个马厩!劳拉顿时明
白过来。看来,他们又从庄园把她换到了某个农场。因为在城市里,是绝对不可
能会有马厩的。这个猜想很快就被证实。离劳拉所在之处不远,又一排通风的窗
口,从窗子里望出去,是一片旷野。

  天是阴沉的,浓浓的乌云不停地翻滚着,就像大海里的波涛一样,似乎随时
都有可能降下一场瓢泼大雨。满目的茅草已经不见,换成了突兀嶙峋的怪石,石
缝里长满了青草。在远处,阴婺的天和狰狞的地,交合在一起。

  劳拉昏迷过去的时间并不长,黑夜才刚刚开始。马厩外看不到一丝多余的灯
光,完全是一片黑茫茫的景象。

  马厩的中间,有一根柱子,劳拉的上身被人用绳子紧紧地禁锢在柱子上。绳
子绑得很紧,几乎把她勒得透不过气。劳拉的双脚离地,整个人就像悬空似的。
事实上,她的脚尖离地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因为在她昏迷的时候,匪徒们已经
在她的膝弯上吊了一根绳子,绳子的一端,栓在她的右腿,另一端却栓在左腿上,
中间被高高地挑了起来,挂在离她头顶不远的一组滑轮上。

  绳子很短,又由于中间被挑起,所以把劳拉修长的双腿也高高地吊了起来,
成M字状朝着两边分开着。在酒吧后街与贩毒的罗兰爵士发生冲突后,史蒂夫意
外负伤,劳拉在女超人和女记者的身份之间不停切换。但她还是抽出时间,把一
身礼服脱了下来,换成行动更方便的通勤职业套裙。深蓝色的裙子很短,短得几
乎只能遮住劳拉的屁股,此时双腿被无情地朝着两侧吊起,裙子全被卷到了髋部,
露出她双腿之间的春光。

  劳拉的腿上穿着一双肉色的连裤丝袜,在包裹着她修长双腿的同时,也包裹
了她整个胯部。在丝袜映衬下的内裤,看上去比原来的颜色更深邃一点。但在庄
园里时,劳拉已经结束了变身时间,被午夜迷幻蘑菇折磨时,身体不停地在荒草
地上打滚,薄如蝉翼的丝袜已被勾出一个个巴掌大小的洞口,露出里面白皙嫩滑
的肌肤本色。

  「啊!」劳拉心里忽然一沉,眼前阵阵发黑。当她意识到自己再次落入匪徒
手中的时候,所有的恐惧和绝望,都在这一瞬间涌了上来,牢牢地占据在她的心
坎上。她尖叫着,身体挣扎得愈发猛烈。在她挣动时,双腿不停地交替用力,维
系在两个膝弯间的绳子也跟着在头顶滑轮的绳槽里反复滑动,让她悬浮在半空里
的下半身左右摇摆,像是在跳舞一样。

  「哈哈!我们尊敬的黑星女士……哦,不,现在应该叫劳拉小姐终于醒过来
了!」奶酪被扭到的脚踝看起来还没有完全痊愈,但着丝毫也不影响他的雀跃,
一瘸一拐地蹦跳着,嘴里尖锐的嗓音让劳拉感到耳膜一阵阵发痛,「尝过了哈曼
老头亲自研制的毒品,感觉如何?劳拉小姐,午夜的迷幻蘑菇在酒吧里可是能卖
出一个好价钱的。不过,你完全不必担心价钱的问题,因为你的肉体就是对我们
最好的补偿!」

  「啊!混蛋,放开我!」劳拉对自己的姿势感到屈辱无比,拼死地挣动了两
下。她软软的小腿在挣扎时,也跟着来回晃动,把她穿在右脚上的黑色高跟鞋颠
落下来,露出一只白嫩的玉足。劳拉虽然已经三十多岁了,但由于平时保养得不
错,因此看上去还是十分年轻。五趾蜷曲的玉足,看起来既纤瘦,又修长,十分
性感。

  「住嘴!你这块臭奶酪!」哈曼博士居然也出现在马厩里。他和奶酪骑士一
样,被警方围捕的日子过得并不十分惬意,身材变得更瘦弱,更佝偻,头顶秃发
的面积也变得更大,只剩下后脑半圈灰白稀少的头发,就像干枯的稻草一样。不
过,当他得知黑星女侠又被他重新抓获的时候,眼睛里还是射出一道凌厉的精光
来。

  「上次被黑星母狗从古堡里逃脱,都是因为你粗心大意,还得我们东躲西藏
了三年!这一回,你可不能再给我出半点岔子!」哈曼博士气愤地说。幸亏他的
双腿残废,只能坐在轮椅上站不起身,要不然,他想起这三年来的委屈,真会把
奶酪骑士当场掐死。

  「不不不,哈曼老头,这三年要不是我帮你找地方藏身,你早已被亲爱的苏
珊局长关进监狱里去了!」奶酪也不示弱,生气地叫喊。

  「哼!」哈曼看上去并没有那么多精力和奶酪拌嘴,不屑地从鼻底里呛了一
声,说,「要不是我最亲爱的歌洛塔夫人为我们提供了重要情报,在城市里兴风
作浪,恐怕到现在我们还是亡命天涯!」

  哈曼博士的话音刚落,忽然一个窈窕的身影从灯光的阴影里走了出来,走到
博士的身边,弯腰亲吻了一下他布满了皱纹的脸。

  歌洛塔夫人!?

  劳拉的脑中,顿时又是一阵轰鸣。在看到歌洛塔夫人的那一瞬间,她仿佛明
白了什么。啊,没错!这一切一定都是这个恶毒的女人在背后捣鬼!

  原来,昨天晚上,已经被倒手多次的歌洛塔夫人出现在罗兰爵士的据点里,
一开始确实没有认出劳拉。不过,后来史蒂夫和劳拉与罗兰爵士发生了激烈的冲
突,史蒂夫在交火中身负重伤,差点丧命。劳拉情急之下,只能变身成黑星女侠,
打倒了那些恶棍。歌洛塔夫人到死也不会忘记那位一身皮装的女战士,对她又恨
又怕,趁着双方互相打斗的时候,偷偷逃出房子,因为怕警察忽然冲上楼,被他
们逮个正着,所以只能躲藏在屋顶。谁知,劳拉不愿意自己的身份在史蒂夫面前
暴露,等警察一到,也纵身到了屋顶观望。女侠没有发现躲在暗处的歌洛塔夫人,
等到警察把史蒂夫抬上救护车之后,又到菲尼斯特教授家里去暂时躲避,变回真
身。菲尼斯特教授的家和酒吧后街的距离并不远,歌洛塔夫人虽然追不上女侠的
脚步,但能看得清清楚楚,她消失在了一扇布满灰尘的窗户后面。

  歌洛塔夫人没有忘记当初黑星女侠把她交给蓝胡子安东尼的遭遇,更不会忘
记因为她,才让白党视若珍宝的假钞模板被毁,导致自己受到哈曼博士的惩罚,
从此由一个高贵的男爵夫人,沦落成人尽可夫的性奴。所以,歌洛塔夫人没有犹
豫,马上联系了哈曼博士。

  哈曼博士在得知了黑星女侠的秘密后,欣喜若狂,但由于现在全城贴满了他
和奶酪骑士的通缉照片,不敢轻易出现在城里,所以就把事情交给了歌洛塔夫人
去办,给了她足够的权力,可以调动仍隐藏在城市里的白党党徒。同时还告诉了
她一件秘密,让歌洛塔夫人惊愕不已。这个秘密,歌洛塔夫人不敢轻易暴露,但
也通过电话,联络了接头人。

  比起黑星女侠和苏珊的遭遇,歌洛塔夫人并没有好到哪里去。这是她唯一翻
身的机会,所以不敢大意,处处小心谨慎。在和接头人通话之后,先是冲进了菲
尼斯特教授的家里,击毙了老教授,把苏珊和劳拉从医院引开,另一组人又在医
院下手,劫持了史蒂夫。劳拉由于担心史蒂夫的安危,不得不和苏珊暂时分开。
歌洛塔夫人在苏珊往医院赶的路上,伏击了警队,在射杀了所有警员之后,又劫
持了女局长,让女侠疲于奔命,两头不能兼顾。

  接下来的事,便交给奶酪骑士处理了。歌洛塔夫人和接头人故意在枪击现场
留下踪迹,让女侠尾随而至。奶酪骑士至少有一句话没有撒谎,菲尼斯特教授虽
然打死也不肯透露关于女侠的秘密,但通过他的实验笔记,还是摸透了女侠的弱
点。

  奶酪骑士刚得到菲尼斯特教授的笔记时,看得上面密密麻麻的一连串符号,
就像蚯蚓一样,简直抓狂。但笔记到了哈曼博士的手里,却看得一清二楚。他事
先让奶酪骑士随身藏了一袋致幻药剂,在伏击女侠的时候,让她自以为已经得逞,
放松警惕,奶酪这才把药物吹进女侠的鼻孔里。

  劳拉在使用了特效药后,能力虽然全面增长,变得几乎无懈可击,嗅觉也变
得异常灵敏。这是个优点,但同样也是个弱点。果然,女侠在吸入午夜的迷幻蘑
菇后,药效来得比常人还要大,尽管她有坚强的意志,却还是没有抵抗住药性的
侵蚀,让她在一次紧接着一次的虚幻打击中,渐渐变得脆弱,直到最后昏迷。

  歌洛塔夫人这次算是立下了大功,所以在哈曼博士面前,也不再显得畏畏缩
缩,地位简直与奶酪骑士平起平坐。在亲吻了哈曼博士的脸后,她走到劳拉面前,
跟她打了个招呼,说:「嗨,黑星女侠,想不到吧,你这次会落到我的手里?」

  「不……」劳拉已经绝望的心,顿时变得更加无助。对歌洛塔夫人的恶毒,
她可谓是深有体会。在与这个蛇蝎美人的交手中,双方互有胜负,但最终还是女
侠棋高一筹,战胜了她,也让她尝到了失败的滋味。高傲的歌洛塔夫人在三年里,
不停地被人倒卖,完全失去了自由,她就像一件交配工具,每天都被不同地男人
强暴,简直生不如死。要知道,歌洛塔夫人虽然是双性恋,但相对于男人来说,
她还是更钟情于女人。但在匪徒们的手里,尤其是那些曾经任由她驱使的部下手
里,她已经没有了和女人接触的机会,一个接着一个的男人,让她感到无比恶心。
而对女侠的仇恨,歌洛塔夫人也日积月累,变得不共戴天。这次劳拉又落入歌洛
塔夫人的手中,她已经明白,自己的下场,绝对不会比当年更好。

  「等等!」奶酪骑士拦在歌洛塔夫人和劳拉的中间,大声地说,「美丽而尊
贵的夫人,请允许我先向伟大的黑星女侠问句话!」

  歌洛塔夫人当然没有意见,点点头,又回到哈曼博士的轮椅旁边。

  奶酪骑士转身面对着劳拉:「亲爱的黑星小姐,咱们的哈曼老头对你变身的
秘密很感兴趣。如果你能把菲尼斯特教授的研究成果告诉哈曼,兰斯洛特感激不
尽!」

  劳拉虽然被吊得十分难受,但还是咬着牙摇了摇头。这可是菲尼斯特教授到
死都没有说出来的秘密,她不能把这个秘密再向坏人们透露。

  「啊!」奶酪骑士忽然变得十分生气,双手不停地搓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像个孩子似的跳了起来,大喊大叫,「你居然拒绝我如此诚挚的恳求!啊啊!」

  看到奶酪骑士跳脚,劳拉的心忽然颤抖了一下。这个怪胎就算在平时,也阴
险得令人害怕,如果他生气起来,会有什么后果,劳拉不用想也能猜得到。

  「咳咳!奶酪,黑星女侠是我们尊贵的客人,你可不能对她无礼!」哈曼博
士说,「我们不是还有个客人要来吗?快把她叫到里面来!」

  在场的匪徒除了哈曼、奶酪和歌洛塔夫人外,还有以乔纳森为首的几名打手。
这几个人都是白党最后的头目,被派来保护行动不便的哈曼博士。一听到他的吩
咐,几个壮汉走出马厩,把仍关押在商务车里的苏珊局长提了出来。

  在谷仓里的时候,女侠虽然救出了苏珊,但急着要追赶奶酪,所以只能让她
暂时藏身在干草堆后面。黑星女侠有个条律,就是从来不出手杀人,凡是逮到的
匪徒,都交给警方处理。也正是因为如此,刚正不阿的苏珊局长才允许这个城市
的上空有一名皮装义警的存在。在谷仓里和黑星搏斗的匪徒,虽然都受了伤,但
都没有丧命,只是一时被女侠掷得疼痛,站不起来。等过了一会儿,他们身上的
痛感渐消,又朝着苏珊围拢过来。

  这个时候,如果女侠已经制服了奶酪,再驱散这些乌合之众,也不过是举手
之劳。但她迟迟未归,这才让苏珊在迫不得已之下,和匪徒们发生了枪战。苏珊
手里的半自动步枪子弹很快就用馨,虽也撂倒了三四名匪徒,但终究是寡不敌众,
被匪徒团团围住,束手就擒。

  一直没有露面的哈曼博士,其实正躲在这个农场里,密切地关注着白党和警
察的动向。在某一间房子里,放满了各种监控设备,一帧帧画面让他足不出户,
就能把全城的动向了如指掌。他忽然发现,有一串闪烁着警灯的武装警车从警局
门口开出,正朝着庄园方向赶来。他连忙用电话通知了奶酪骑士。因为和黑星女
侠的战斗,让奶酪的手下伤亡惨重,他不想再和全副武装的警察发生火力冲突,
只好下令转移,前来和哈曼博士会合。

  已经便会真身的劳拉和苏珊一起被匪徒们塞进了停在庄园门口的那辆商务车。
这辆商务车虽然弹痕累累,但仍然能够发动得起来。他们几个人一窝蜂地钻进车
厢,朝着哈曼的农场疾驰而去。当然,他们不再沿路留下记号,让那些姗姗来迟
的警察们在庄园里扑了个空。

  在路上,乔纳森想起自己被苏珊击毙的几名手下,顿时怒火中烧,对紧缚着
的女局长上下其手。他手臂上的劲道很足,把苏珊捏得浑身作痛,就像骨架都快
被拆散了一样。苏珊忍不住地大呼小叫,女侠时昏时醒,偶尔听到一两声女局长
的惨叫,但还是提不起精神来反抗。等到了农场,昏迷的劳拉先被人架到了马厩,
在柱子上吊了起来,苏珊依然被仍在车厢里,留下一名打手,用枪口顶在她的脑
门上。

  苏珊不敢乱动,直到商务车的车门又被人拉开,这才被绑着也进到马厩里。
她被拉到距离劳拉不足十步远的地方,被乔纳森在膝弯上狠狠地踢了一脚。毫无
反抗之力的女局长,顿时双腿一软,跪了下去。乔纳森抬起一个膝盖,顶在苏珊
的后背上,伸手抓住她的头发,用力地往后一拉。

  苏珊疼痛地想要大叫,可咽喉已经被硬生生地扯直了,根本叫不出声音。顿
时,她感觉自己的颈部像要被扭断了似的,连呼吸都成了困难。

  「苏珊!」劳拉从清醒过来的时候,直到现在,一直没有见到苏珊。她在心
里暗暗地祈祷,希望苏珊已经逃出魔掌,正带着大队警察,在赶来救她的路上。
这时,她一看见同样成了阶下囚的女局长,心顿时沉了下去,变得冰冷。

  苏珊身上的警服,由于在挣扎和搏斗中,已经变得凌乱。在车上的时候,又
被乔纳森趁机欺凌,胸前的扣子已经散了开来,露出里面白色的裹胸。女局长的
胸部丰满,裹胸几乎包不住她巨大的乳房,让人怀疑随时都有可能会跳跃出来。
她的脚上,穿着及膝高的长筒警靴,但也在与匪徒交火的时候,让她在泥泞地里
不停地奔跑,此时上面也沾满了灰白色的污迹。

  「哦……伟大的黑星女侠,」奶酪骑士像表演话剧似的,又开始疯癫起来,
「快来瞧瞧我们最敬爱的女局长,她是多么无助,多么害怕啊!你要是不把变身
的秘密说出来,我可不敢担保,邪恶的哈曼老头会对她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

【未完待续】
0

精彩评论

暂无评论...
验证码 换一张
取 消